新疆特寫:豪情、獄中堅修、想念師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2月19日】來自新疆的豪情

龍年到來之際,新疆全體大法弟子向敬愛的師父問好!請師父放心:新疆弟子在堅持修煉,他們以拒絕交書、集體煉功、集體學法、進京上訪、獄中絕食等各種形式維護著大法,表達著對大法堅如磐石的信念。

今年元月下旬的一天,大法弟子王某某在一功友家串門時,進來了一幫公安人員,功友被帶到派出所去了,留下她替功友看家。此時幾個公安開始搜功友的家,翻出了很多大法書,從牆上取下大法條幅,準備全部拿走,還想讓王某某簽字證明。王某某義正詞嚴地拒絕了:「主人不在,你們有甚麼權利拿她家的東西!……」公安見她不簽字,想強行拿走。她毅然表示要以生命維護大法。公安人員在她大義凜然的正氣面前害怕了,退縮了,終於一本書也沒敢拿,只好把她押到了派出所,走前一個個還在她面前拍拍衣服口袋表白「你看,我可甚麼也沒拿呀。」她最後一個走出房間,替功友鎖好門,坦然的去派出所……。

自去年7月以來,因集體煉功,進京上訪,傳閱大法資料等原因,全新疆已先後有數百名大法弟子被抓進拘留所、戒毒所、看守所。有位弟子僅僅因為給當地縣政府寫了封上訪信反映大法的真實情況,就被拘留了15天。到目前已有30多位弟子被判了1--3年勞動教養,關押在烏魯木齊、石河子等地的勞教所中。他們在勞教所受到比刑事犯更苛刻的對待。刑事犯家屬每週都允許探視,而大法弟子一個月才能探視一次,且只准直系親屬探望。親人見面談話,公安人員就坐在旁邊監視,甚至搶著替被探視弟子回答親人的問話。每次探視結束,被關押的大法弟子都要被脫光衣服檢查,不許帶進大法書籍和資料。勞教所的勞動定額定得高,八小時根本完不成。弟子被迫加班加點,甚至幹到通宵達旦。所中規定不許煉功學法,違者要遭殘酷毆打、體罰。就在如此嚴酷環境中,大法弟子們仍不畏強暴,堅持煉功。為了煉功,他們犧牲本來就少得可憐的睡眠時間,為了煉功有位弟子被捆住手腳仍在雪地裏,有的女弟子被剃光頭髮。但這令人髮指的暴行仍然動搖不了弟子們堅修大法的心。

在烏魯木齊六道灣看守所,一名女弟子應堅持煉功被戴上只有死刑犯人才戴的手腳聯銬(手銬與腳銬之間由鐵鏈相連,人站起來就得彎腰)。吃飯、解手都由同室難友伺候。戴上後管教押她「遊號子」,每到一個號子就問:「還煉不煉?」雖然她只能彎著腰艱難挪步,可是回答是那麼堅決:「煉!只要放開就煉!」連著遊了兩三個號子都這麼回答。管教被她的精神震懾,不敢讓她再游下去,就押回了監室。為了制服她,手腳聯銬整整戴了一個星期。她寧死不屈,表現了對大法金子般赤誠的心。

新疆大法弟子2000年2月16日


新疆獄中弟子堅修大法想念師父

我於99年11月12號被判勞動教養一年半,關押在新疆烏魯木齊市烏拉泊勞教所。至今已快3個月,外界大法弟子的情況近期才有所聞,從廣播中得知研究會負責人分別被判刑。目前,從被送上來的勞教人員口中得知烏市各個看守所都關押有不少大法弟子。目前烏拉泊已有將近20名大法弟子,分別被判處3年、2年、1年半、一年不等。其中三中隊二名、四中隊二名、其餘皆在二中隊(女隊)。大法弟子在勞教所經受的考驗和磨煉也是難以想像的,在我的記憶中能說得出名字的有王敬華、羅丹、鄒科文、冶飛、高曼曼、陳東漢。勞教所的生活遠遠比勞改更殘酷得多,可是大法弟子在這種殘酷的環境裏又在擺放自己的位置。

四隊陳東漢被捆手腳丟在雪裏仍然要與大法共存!要知道他已看守所絕食多日了。二隊(女隊)有四名女弟子因堅定修煉被剃了光頭。2000年元月是勞教所大法弟子第一次召集在一起看醜化大法的錄像,在將近三個小時的時間裏,房子裏靜的出奇,大家全都聚精會神的在看,他們在看甚麼呢?他們想從裏面再看看師父!他們被關進來有的將近半年了,有的則更長時間,在這樣一個鬼獸遍地的環境裏,我們太想師父了,想念師父的心無以言表。當我們第二次看這個錄像的時候,是在大禮堂,全所近1000人都看了,二隊有四名女弟子哭了,哭得泣不成聲,驚動了整個禮堂。想念師父、見到師父的心情是無法言表的。師父啊,我們將永遠想念你,感激你。我們在今後的歲月裏已沒有甚麼可求的了。我們這一世能成為您的弟子,已經是無比自豪和榮幸了,我們的生命也已經與大法融為一體了。在整個勞教所修煉過程中,我本人也悟出了在護法中修心斷慾……

大法新疆弟子2000.02.16.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