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三位獄中的長沙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2月13日】最近聽到幾位長沙的功友被監禁判刑的消息,心中感慨萬分。幾年前在長沙與他們相識的情景好像就在眼前。

譚覓覓,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孩子,文文靜靜的樣子,總是笑瞇瞇的。與她的交談讓我感歎,在這個年代,一個年輕的學生,竟然會有那麼強的修煉之心。她曾跟我談起,得法前一直在尋尋覓覓,上中學的時候就常常去廟裏,跪在佛像前她不像別人那樣求發財、求前程,她對佛發願說要求真法。「偶然」的機會她得到了《轉法輪》,看書時禁不住地流淚。這次她被捕前我曾與她聯繫過一次,那時她正在外地,長沙市發現一處儲存上萬冊大法書籍的地點,作為重大案件通緝。覓覓說她要回去承擔這件事,不然要牽連很多人。聽說她一下飛機就被捕了,現已在看守所關了近半年,不得與外界接觸。聽說1月份開庭審理時,她看起來很平靜、很精神,跟家人說她很好,請放心。在這樣被隔絕的情況下,也不知在裏面都受到了甚麼樣的待遇,這麼年輕、看似柔弱的姑娘表現得這樣無畏,真讓人敬佩!

馮飛,三十多歲、高高壯壯的溫州小老闆,豁達而誠懇。他和我談起過得法經歷,簡直讓人難以置信。改革開放的大潮讓許多溫州個體戶發了財,馮飛也就此當上了小老闆,在長沙掛著公司總經理的銜,住著高級賓館,過著花天酒地的生活。他跟我描述說:「我得法前真是不知怎麼過,房裏擺了一櫃子酒,交了一群社會上的朋友,白天睡覺,晚上打牌賭博,出手都是上千元,滿屋子煙霧繚繞」。96年中秋晚上----馮飛每談到此都是感慨萬分----那天無聊,便約了幾個朋友,譚覓覓是他朋友的朋友。那天譚覓覓帶了一本《中國法輪功》修訂本,但見席間馮飛談吐的那付樣子,一直不想把書給他。臨走時譚覓覓還是問了一句,問他想不想看一本氣功的書,馮飛隨便地說,拿來看看吧。這本書就此改變了馮飛的生活。看了一夜的書,第二天一早,馮飛就等待在烈士公園門口了,6點鐘公園開門時,譚覓覓見到他穿得西裝筆挺,已經畢恭畢敬等了一個小時了。從那以後,烈士公園煉功點,你就能看到風雨無阻的準時站在錄音機旁邊的高個小伙子,那就是馮飛。馮飛說:「我後來租了一個便宜的房間,自此沒抽過一根煙,沒喝過一滴酒」。聽說他後來很積極投入弘法活動,開了一個書店,幫助很多人購買大法書籍。試想一個看《中國法輪功》轉變如此之大的人,當然希望更多的人能夠受益。況且一本《轉法輪》只收12元人民幣,能是斂財嗎?我聽說馮飛幫輔導站租場地開交流會,為大家印發經文等,出了不少錢,化了很多精力。長沙電視上曾播放他被抓的鏡頭,臉看起來變形了,像是挨了打。據說他是最「頑固」的一個。一月份開庭他的罪名較大,因他開的書店出售了很多大法書籍,並且他擔任了長沙市副站長。記得馮飛前年想參加新加坡法會,費盡周折未能成行,始終沒能了卻見師父的心願。我真佩服他們在這樣艱難的情況下能夠這樣堅定。

陳陽的模樣我都記不清了,只記得他話很少,總在幹事,登記買書啦,教新來的動作啦,拉廣播線準備交流會啦,都見他在忙。聽說他是在北京與同修交流時被捕,當時他抱住公安大腿,讓其它功友快走。長沙電視上播了他被抓回的鏡頭,他和妻子被秘密判了2年徒刑。

記得幾年前他們就在背《轉法輪》,相信他們在獄中被隔離的艱難情況下,能堅修大法。他們的精神,他們的大善大忍,激勵著我更加精進。也希望中國政府、執法人員,再三考慮,不要錯把好人當作壞人整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