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賣良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2月12日】我28歲開始患病,腦血管出現血偏癱,後諸多病症逐年增多,十多年連綿不癒,年紀輕輕就掙扎在死亡線上,生活在痛苦絕望當中。

96年8月我修煉法輪功後一個月就恢復健康,法輪大法使我起死回生,祛病健身,道德昇華的奇蹟在我周圍影響很大。7.20以後,隨著法輪大法的被歪曲,打壓政策的升級,我自然也就成了眾所注目的對像。

那天,7.20上訪被抓回來後,就被牢牢實實地關了起來,一天二十四小時專人值班看管,失去了與外界的一切聯繫,部領導輪流做轉化工作,要我脫離法輪功,和黨中央(反對法輪功)保持一致,如果不能「轉化」就不能上班,開除黨籍。我說,開除就開除,不上就不上,我決不出賣良心,修煉到底。是的,我是一個共產黨員,但黨的思想路線不是實事求是嗎?黨章不是規定共產黨員要堅持真理,不怕犧牲嗎?要求共產黨員要見義勇為,敢於和壞人壞事做鬥爭嗎?報紙電視所有的宣傳報導都是不符合事實的歪曲捏造,而我們真修弟子成千上億煉功後身體健康,道德高尚,利國利民的真況為甚麼不敢報導呢?而我恰恰是法輪大法從理論和實踐上都深深收益的見證者。我能為了個人眼前的名利而出賣良心嗎?做一個人要做一個好人,要不然這個社會將成為沒有好人的社會。

我感到很傷心,這麼多年水深火熱,在死亡線上的掙扎,沒有被人這樣「關心」過,那天交了四萬元腦手術費,如果死在病床上,恐怕也不會有多少人知道,而法輪大法奇蹟般地挽救了我,給了我健康、和諧幸福的生活,卻突然間被這麼多人、這麼多部門,從中央到地方,公安、街道、單位、全社會都這麼關心起我的前途、利益、家庭和未來。沒有師父、沒有修煉就沒有我的新生,逼我們脫離師父,脫離大法不就等於逼我們脫離生命、脫離健康和幸福嗎?而沒有了健康,沒有了生命,名利還起甚麼作用呢?人怎麼能這樣,不顧別人的死活,作出這樣傷天害理的事呢?

我很痛心,是甚麼人如此無視人民的感情和意願,顛倒黑白地將法輪功定為「邪教」。誰都知道李洪志師父教我們的是「真、善、忍」,要求我們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都要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事事處處都要為別人著想,達到無私無我的境界。這是邪嗎?煉功後,我們努力按照師父的要求去修去做,家庭和諧了,過去打罵孩子現在沒有了,社會上那些司空見慣的夫妻家庭矛盾在我們這都沒有了,大家都在努力做好向內找,和睦、信任、幸福。特別7.20以後,先生表示不管我被關被抓被開除,如何對待,決不離婚,做一個最好的丈夫,體現出一個好人在危難之中很高的境界。在單位裏,我們同樣做好,煉功後不久我恢復正常上班,年年被評先進、優秀,過去從未有過的。

就在4.25前,部競爭上崗演講中,獲得了全場唯一最真誠熱烈的掌聲。因為我們不為了爭甚麼,不論幹甚麼,我們別無所求,但是我有熱情、眼淚和汗水貢獻給大家。因為師父就是教我們這樣純淨、善良、不求回報地對待工作,對待大家的。所以,儘管那時上頭已有密令對我這個法輪功弟子要嚴加「管教」甚至處理,還是阻擋不住那些發自內心的掌聲和民意,票數列前三名,阻擋不住大家非常真誠的愛護和肯定。在省委飯堂我作為熱門話題被討論了幾天。省報來採訪報導最後因為我煉法輪功而擋掉了。

在社會上,我們也努力做一個好人,為別人著想。十五大代表趙雄英瑤族學校的窮孩子們沒有錢上學,我捐了近一萬元資助,還有一大批衣物和生活學習用品。被助的孩子和家人流著眼淚說沒見過這樣的幫助,學校寫著大紅紙到單位來感謝,同時,我們尊敬公安幹警抓壞人,維護治安,見義勇為的辛勞,學師父一樣為他們捐款,兩次捐了大概五萬元。煉功後,不用看病吃藥,生活儉樸,省下來的獎金、福利都捐了出去,記者採訪不留名、不計報,可惜的是現在公安不抓壞人,卻反過來抓我們這些捐款的好人,我姪子、侄媳及他全家、姐姐、弟弟、母親煉法輪功,多次被抓被關押,侄媳弟被判勞教三年,至今還在獄中受盡打罵。侄媳也因煉法輪功而被省公安廳開除。同事們私下說,論敬業精神,哪個比得上你,論不圖名利,無私地為別人付出,更沒有人能比得上你,說絕對相信法輪功的人是真正的好。而這都是修大法,師父教我們才會這樣的。要沒有修煉,根本就做不到,同樣是道德敗壞,人人為近敵。

可是,在民眾心目中,這麼正、這麼好的法在被歪曲、誹謗,打成邪教之後,那個處處被法開創出來的祥和、安定、美好的環境全被破壞了。原來到處被肯定,被歡迎、被讚揚的大法弟子一夜之間全都成了敵人,打壓不斷升級,受盡磨難和摧殘,令世界輿論抗議和不滿,我因為不肯出賣良心,不肯轉化,堅持煉功,而且擔心放出去會隨時上訪,給單位帶來壓力,所以一直不給上班,除了專門負責「幫教」的人員之外,不讓任何人與我接觸。公安領導找談話都有專車、專人「護送」。我的家人出於親情也把我看管著,誰也不知道我真實的情況,傳給外界的只是根據需要講的話。

因為全省委只有我一個人沒有「轉化」,「中毒」太深,「非常頑固」,不能與黨中央(反對法輪功)保持一致,各方領導壓力很大,「影響了大家」,就在不准上班,不能跟社會接觸的同時,在省委各部委傳出的消息是,組織部的幹部李××因煉功、丈夫與其離婚,精神受到刺激,走火入魔,自己不來上班了等等,還有更離奇的。所有幹部聽到的、傳出的都是這個,遍及整個社會和各地市。我家人、朋友、親戚外出在各地各處都聽到這些議論,給他們精神上造成很大的傷害。我也就這樣被同事被省委被眾多不明真相的人當做精神病來對待了。而我一個人被關了半年,與外界脫離,承受著整個社會的壓力。

我們不責怪任何人,不論誰看管我都是因為對法輪大法不公正所造成的。我們理解親情的苦衷。我們也不怨恨那些傳說著不實的話給我們所帶來的傷害,因為他們大多數都是不了解情況的。就算知道真相也大多是被迫做的。其實他們內心裏都知道,背地裏也在說,李××真的很好,人品、人格沒得說。可是為了生存他們不得不說著違心的話,做著違心的事。然而我們確確實實感到痛心,為甚麼人性如此地被扭曲著,一個正常的社會能是這樣的嗎?而扭曲了整個社會與人心的背後那股勢力,能是真正的對人民、對社會負責任的嗎?我覺得很慚愧,對比那些受盡酷刑,流血犧牲的弟子,對比那些被強行關進精神病院受盡摧殘折磨的弟子,對比那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微笑著面對一切的弟子,差距太大,面對突如其來的磨難,還修不出師父所教給我們的「善」,與師父要求我們的境界相差太遠。

我感到很自豪,因為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深重的磨難為我們大法樹立著他無比偉大的威德,也為大法弟子書寫了最輝煌的一頁。

我們呼喚那些世間的人們,不要再盲目邪惡地對待法輪大法和他的弟子們了!大法弟子那高尚的品德,無私的心懷和堅定真理、不屈不撓的崇高境界還不能喚回你們那被埋沒的良知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