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女學員趙靜在河北玉田被警察打死詳情(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2月28日】

經多方查實,12月7日「明慧網」登出的關於吉林市女學員趙靜在河北玉田被警察打死一事屬實,許多人可以做證,同時更正同天登載的19歲男學員被打死就是指趙靜,實為一人。現將詳細情況概述如下:

今年11月22日,為衝破警察的封鎖,長春市及外地學員40多人共租了一輛臥鋪大客車,準備進京上訪。車行至河北唐山與玉田交界的收費站附近的檢查站時(出玉田),學員們紛紛下車步行通過後又上車準備前行。這時從對面開來一輛黑色轎車緩行,有學員見轎車內人將大客車號記下。過了幾分鐘轎車又從後面追上大客並橫在車前截住。黑轎車上下來的路政稽查員和公安人員先向車上人要身份證,後又讓車上人罵師父和大法,見無人順從,就說你們都是練法輪功的吧?跟我們走吧,讓司機開大客跟著警車走,並有三個警察上到大客上來押車。車行途中,大客車上19歲女學員趙靜從大客車靠後右邊車窗跳下。幾分鐘後車停下,警察問剛才從車上跳下來的人是甚麼地方來的,由於學員都是各地來的,臨時湊在一起,絕大多數確實不認識,警察就將前面先下車的人打了幾個耳光,並告訴車上人說她只受點輕傷,腳脖子擰一下,沒有事。後就將所有人押至玉田公安局的一個看守所,將所有學員關在一個大屋子裏,並讓坐在水泥地上,然後一個一個叫出去審問是甚麼地方來的,學員都不說,他們就用盡各種辦法折磨手無寸鐵的大法弟子,尤其是男學員每個人都被折磨幾個小時,有的拿縫衣針扎學員的十個手指肚、扎人中穴,有的用刀片切開學員的手指「放血」,不准包紮,有的用高壓電棍擊打。對男學員一般是三、四個警察輪換打,打累了換人接著打。學員們由於心中有法,都堅強地挺過來了。當晚一個警察又來問跳車的女孩是甚麼地方人,這時還說她只受輕傷。第二天晚,一個警察來還是問跳車的女孩是甚麼地方人,並說她受了重傷,需要在醫院治療,你們誰知道她是哪裏來的?有學員出去,後來情況不詳。第三天警察又來說跳車的人摔死,留下5個學員當人證,其餘都在第四、第五天押回長春,絕大部份送勞教所(後回來的5人也都送勞教所)。在關押期間所有學員被兩次搜身,連戒指、耳環、手錶都給摘下,全車人所帶人民幣總值估計至少1.5~2.0萬元,全部沒收,連收據也沒給。

在當天晚上有許多學員聽見有打人聲、女人哭聲和狼狗叫聲,推測當時趙靜被追回後也關在同一院內。

由上述過程可以斷定趙靜被打死無疑。

活蹦亂跳的19歲少女(今年三、四月份才得法)只因想進京說句公道話,且還沒到北京構成「犯罪」事實(如果上訪也犯罪的話!),竟被幾個男警察群毆致死,難道這就是進入二十一世紀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土上人民警察的「光輝形像」?!這就是「人權最好時期」的真實寫照?!

聽說此事公安部已知道,並且長春市公安局與玉田公安局因為此事也交涉很長時間,理由是玉田警方在截車後沒有及時通知長春方面,而是在兩次搜拿全車人錢物,並打死趙靜後才通知長春公安局。在此,我們長春法輪大法弟子強烈要求公安部詳查此事,嚴懲殺人、搶劫兇手。號稱人民警察,人民的保衛者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殺害19歲無辜少女,並無理搜拿群眾財物,已構成故意殺人搶劫罪,如不依法懲治,不但民憤難平,天理不容,也嚴重損害了公安形像、國家形象。警匪一家,到底誰在製造社會不穩定,昭然若揭。

該車上另一值得讚歎但也很悲壯的事件是車上年近60歲的老學員張大媽帶了全部兒女──三個女兒一個兒子同往,其中只有大女兒已婚,三個小的都未成家。令人髮指的是主管張大媽的孟家屯派出所惡警郭某等人為多得獎金(公安系統有文件規定,多抓一個法輪功學員多得一定數額的獎金)將張大媽送到鐵北看守所(估計結局也是勞教),其餘4個孩子全部送勞教所!三個女孩是:孫嵐、孫霞、孫楚析,現都在長春黑嘴子女勞教所,男孩孫崗被送往葦子溝勞教所,年僅25歲!家裏只剩年近60歲的孫大叔孤零零一人守望空蕩蕩的家,因過度傷感而大病一場。張大媽,可讚,可頌!惡警郭某等人,可悲,可恥!真是到了出賣靈魂、出賣良心的時候了,你們的靈魂就值區區幾百元幾千元人民幣!?中國當今的警察有多少個郭某?學員每個人身上帶的錢少則200─300元,多則達3000─4000元,數萬元錢被玉田公安局警察沒收後,連條子也沒給,這不是明目張膽地殺人搶劫又是甚麼?!中國豢養一大批這種穿著警服的土匪,社會怎麼能穩定?司法腐敗到如此程度,怎麼可能「依法制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