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兇判惡終有時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2月11日】 今天是著名的紐倫堡「醫生審判」五十四週年紀念日。

一九四六年十二月九日,在德國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對二十三名納粹德國醫生開庭起訴,控告他們直接參與戰爭犯罪,對人類犯罪等罪行。

醫生的天職是救死扶傷;然而大批德國醫生在納粹當政期間竟泯滅良知,助紂為虐。不但高達49%的德國醫生加入納粹黨,而且先後參與並在技術上主導了慘絕人寰的「絕育計劃」,「最終滅絕」,「死亡集中營」,「人體實驗」,「人種比較」,「雙胞胎比較」等等令人髮指的犯罪行為。其中「絕育計劃」迫使數十萬所謂「劣等人」絕育;為了更大規模更快地使「劣等人」斷後,納粹醫生們試驗了多種殘忍的大規模絕育方法;由於覺得這樣的種族滅絕速度還不夠快,納粹醫生們又配合希特勒尋找更快的「最終滅絕」方法,其中「毒氣室」就是納粹醫生們喪盡天良的「傑作」;在「死亡集中營」裏,納粹醫生們負責挑選健康的囚犯去做奴隸,將體質稍差的送進毒氣室;納粹醫生們還參與協助蓋世太保對囚犯的折磨虐待,在醫學上保持折磨的「質量」以及人犯的暫時不死;納粹醫生的種種實驗為希特勒的「優秀人種」提供了「科學」的「根據」……可以說,納粹醫生們給希特勒納粹對人類的犯罪在技術上提供了最重要的協助。這也就是為甚麼在完成了對納粹德國主要戰犯起訴和審判之後,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的第一個審訴案件就是「醫生審判」。

像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其他十二個審訴案件中的被告們一樣,納粹醫生們也辯解說他們只是遵從命令。然而事實證明,並沒有甚麼具體的強迫命令迫使他們去傷天害理,也沒有任何一名德國醫生因拒絕從惡而受到迫害。這些納粹醫生們顯然受過最好的教育,其中一些還是當時最有名的醫學家、科學家,但他們沒有想到會被人鄙夷為「沒有良知的大腦」。這些納粹醫生們顯然夠聰明,但他們沒有想到所倚靠的納粹強權一旦灰飛煙滅,他們「上面叫我這樣做的」詭辯竟然不足苟命。

今天人類大多數有關保護人權的文件、條約、宣言,包括聯合國「人權宣言」都源於對二戰期間人類浩劫的審思,特別是通過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進行的調查審判。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前後歷時四年多,包括「主要戰犯審判」,「醫生審判」,「執法官審判」等十二場大審。在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基礎上,聯合國成立了國際正義法庭。由於國際正義法庭只能審判國家而不針對個人,聯合國於1998年又決議成立國際罪犯法庭,直接負責追究戰爭犯罪,對人類犯罪,種族滅絕中的個人犯罪行為,使這些罪犯不能再躲藏在國家、政府的名義之下!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此日此時,不知那些在中國精神病院裏昧著良心對健康的法輪功弟子下藥的那些「醫生」「護士」們,你們可曾想過你們將來是否會在國際罪犯法庭面對全世界的審判?在全世界越來越重視人權的今天,你們是不是覺得你們的運氣倒會比那些納粹醫生們要好?你們是不是覺得看不到那一天了?你們到時是不是準備說是江澤民抓著你們的手去給法輪功打針?你們可曾想過,不久的將來的那一天,「對法輪功怎麼樣都不過份」的邪惡命令根本無法成為你們參與迫害的藉口?

給自己留點機會,對自己的良知懺悔吧!

美國大法弟子
2000年12月9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