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蘭媒體關於趙明和其他兩位學生的報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1月6日】據<愛爾蘭時代>報導--

修煉法輪功的學生被阻止返回
克諾.歐克拉瑞,北京
(<愛爾蘭時代> 愛爾蘭 星期二,2000年1月25日)

在都柏林讀書的三位學生在新年假日過後被中國阻止返回愛爾蘭,顯然因為他們是法輪功精神運動的成員,參與了法輪功的活動。

根據駐都柏林法輪功學員、都柏林微軟公司的雇員、來自山東省的戴冬雪(音譯)女士提供的消息,其中一人已被警方拘留,另外兩人被軟禁。法輪功結合氣功以及道家、佛家思想,在7月被中國政府以「X教」之名禁止,因為在此之前法輪功成員在北京發起了一個大規模請願活動要求政府停止對法輪功的騷擾。在中國的幾位法輪功負責人被判處長期徒刑。

戴女士在1月20日寫給外交部的信中詳述了這三位學生的具體情況。昨天她在都柏林說,「我們希望愛爾蘭政府要求中國政府讓他們回到愛爾蘭繼續學習,過正常生活」。

此部門的一位官員說:「他們是中國公民,回到了自己的國家,我們對此事沒有管轄權。」

但是,他說,最近在12月份,一位外交部高級官員,湯姆.伯斯特先生在都柏林會見中國官員,在雙邊交換意見時,他代表外交部對法輪功的待遇問題提出了關注。

被拘押在監獄的學生是楊方(音譯)女士,她是丹.勞各瑞高級學院的會計學學生,於12月19日被警察逮捕,當時她正在北京的一位朋友家中,與三位來自英國的法輪功學員在一起。

戴女士說,這三位英國學員被拘留了兩日後被驅逐出境,但是楊女士仍然被拘押在她家鄉遼寧省瀋陽市。

她說,趙明先生是三聖學院計算機科學系的一位研究生,他於1月5日去國務院信訪辦公室請願而被逮捕。

幾日後,他被保釋,但是他的護照被沒收,取回護照的條件是寫保證書,同意不再投訴政府對法輪功的政策。他在吉林省被軟禁。

劉豐(音譯)先生是丹.勞各瑞社區學院的行銷學學生。根據戴女士的消息,他因帶回家一封衛護法輪功的書信,在遼寧省被軟禁,

12月12日,他參加了香港法輪功交流會,在會議期間,他接受「愛爾蘭時代」的採訪,為此運動解釋說:「我們不是宗派。一個宗派是封閉和秘密的。我們不介意人們進來看看,了解一下我們法輪功只是為提高身心健康的功法。」

戴女士說,她自己在1月1日被拘留了4日,當時她在北京打聽去國務院信訪辦公室的方向,於1月4日被送回愛爾蘭。



在中國訪問期間抗議的人權活動家
撰稿:柯門.卡西迪

在中國副總理李嵐清今天開始對愛爾蘭進行貿易訪問之時,都柏林三聖學院研究生聯合會的人權活動家們將發起一場抗議活動。他們將會抗議北京對趙明先生的逮捕和拘留,趙是都柏林三聖學院計算機研究生。

趙先生與另外兩名在愛爾蘭學習的中國學生楊方和劉豐先生在去年聖誕節回北京度假時被拘留。楊女士在薩利諾京的高級學院讀會計學,劉先生在丹.勞各瑞社區學院讀行銷學。被逮捕的還有戴冬雪女士,她是都柏林愛爾蘭微軟公司的雇員,之後被釋放。

這四人是因抗議中國當局對他們法輪功同修的虐待而被逮捕的。法輪功吸收了佛家靜坐練習和信仰,西方信仰法輪功的人數在增長。

中國官方對法輪功的統計數字是七千萬到一億。去年的鎮壓並非偶然,因為法輪功的追隨者來自社會各階層,包括中共黨員,軍人和政府官員。

最近對江西省(經濟增長和改革的關鍵地區)副省長胡長青(音譯)控以貪污罪而處以極刑,被認為是與反法輪功運動有關。他是高級宗教事務官員,是自1949年以來被處以極刑的中共最高官員。根據安東尼.歐布阮先生的「愛爾蘭支持西藏團體」的報導,李先生對愛爾蘭的訪問在策略上是具重要意義的。

「訪問正好是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日內瓦會議之前,中國人權記錄正受到嚴密觀察之下,」他說,「這是他們對任何可能反對他們的國家所慣用的計謀,而愛爾蘭在發表自己的意見方面一直很好,儘管最終沒有脫離歐洲聯盟的失敗的對話政策。」

在4月6日,愛爾蘭國會外事人權委員會一致通過了一個決議案,承認雙邊對話沒有能夠使中國人民和西藏人民的人權問題得到「具有意義的改善」。它還敦促北京與達賴喇嘛進行談判。

根據倫敦戰略研究所的一位分析家傑若德.西格爾,北京作為西方的、特別是美國的「戰略伙伴」,其角色被嚴重地誇大了。他說,儘管在經濟增長方面它在世界上排第七位,列在意大利之後,巴西之前,但是它的人均國民收入則排在最低國家之列。


法輪功學生被禁止返回
撰稿:鄒.翰弗瑞斯
(<愛爾蘭時代> 愛爾蘭 星期四,2000年5月11日)

由於三位在愛爾蘭讀書的中國學生被拒絕返回愛爾蘭,人們對他們的命運越來越關注,他們是因屬於被禁法輪功佛家運動的成員而被拒返回的。

他們是在上個聖誕節回家探親時在北京被逮捕的,且被命令在譴責法輪功文件上簽字,法輪功被中國政府定為「X教」而禁止。

他們三人的護照被收繳,如果政府確認他們繼續修煉法輪功,包括法輪功的氣功練習和打坐,他們就面臨著被起訴和長期監禁。

這三人之一,趙明(29歲),曾一直在都柏林三聖學院計算機科學專業學習,上個月在天安門廣場參加反對政府騷擾的抗議活動,險些被捕,當時有約100人被警察拘留。他自此一直處於躲藏之中。

都柏林的法輪功成員戴冬雪女士說:「如果警察找到他,他就面臨著被投入監獄的危險,那意味著會蹲很多年監獄,或者情況更糟。」在近幾個月裏,政府對法輪功成員施加的刑期越來越長,一些人甚至被判長達將近20年。有人擔心不久會動用死刑來進一步遏制法輪功。自從禁令10個月前生效以來,至少18人死於警察監禁。包括2人是來自冬雪女士的家鄉山東省。「一位60歲的女士被毒打三日後死亡,一位40多歲的男士被酷刑折磨一天後死亡。」

冬雪女士,都柏林微軟公司雇員,去年12月份回北京度假時被逮捕。她認為她自己很幸運,沒有受到任何虐待,並且在被拘留了幾個小時之後能夠返回愛爾蘭。但是她說「有一個政策,從中國之外來的人受到的待遇比地方上的人要好些。」

與(趙)明先生一起被捕的另外兩名學生之一是楊方女士(29歲),她是丹.勞各瑞高級學院的會計學學生,她被警察監禁了40天,另一名是劉豐先生(23歲),丹.勞各瑞社區學院的行銷學學生。兩人都不能自由行動,也不允許與其他法輪功學員會面,冬雪女士說。

外交部在一份聲明中說,愛爾蘭已經就這幾個人的被捕以及法輪功成員被施加的重刑表達了關注,政府還敦促中國當局不要違背中國簽字了的聯合國公約的原則,尤其是不要違背有關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和結社自由的原則。

但是,關於這三位學生,外交部說因為他們不是愛爾蘭國民,「愛爾蘭在此問題上沒有領事功能。由於他們是中國公民,他們在中國期間受到中國法律的管轄,包括法輪功問題。」

為紀念世界第一個法輪大法日,都柏林法輪功學員們將於星期六5月13日上午10:30到下午6:00在格瑞夫頓舉行公開煉習。關於法輪功進一步的消息可以在www.minghui.ca/eng.html或www.falundafa.org上找到。



對法輪功成員的拘留
(愛爾蘭時代--信件 2000年7月1日)

先生:

中國政府不允許趙明先生回愛爾蘭繼續他的學習(「愛爾蘭時代」,1月25日),這在中國惡劣人權記錄上又抹上了一個令人擔心的污點。

趙明先生是三聖學院的研究生,在計算機科學系網絡和電訊組學習,他是我們研究生社區中有用的人材和受到尊敬的一員。他還在都柏林大學靜坐協會講授深受歡迎的法輪大法課程。

作為都柏林三聖學院3400名研究生的第一個發言人,我只能表達我們對愛爾蘭外交部不願處理這個事件的震驚和失望。我真誠地希望新的部長將會在這個問題上採取更加積極的努力。只有不斷施以強烈的國際壓力才會使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專制政府糾正其強加於其國民的不公正行為。

你們的,
理查德.A.馬迪根 都柏林三聖學院研究生聯合會主席



對法輪功學員的逮捕
(愛爾蘭時代--信件 星期三,2000年2月2日)

先生:

獲悉楊方女士、趙明先生和劉豐先生因煉習和提倡法輪功而在中國遭到逮捕感到震驚。我在愛爾蘭認識了他們三人,沒有人比他們更不會傷害人,沒有人比他們更受人尊敬,他們在邁瑞沿廣場靜靜地煉習他們的功法。

法輪功絕對是非政治性的,旨在通過煉功和學習達到自我提高。其基本哲學思想對許多西方人來說是不易理解的,但是這三個人,都是模範公民,他們的行為是對他們這個功法的最好的宣傳。

確實,法輪功有其神秘的一面,也許為馬克思唯物主義信仰者所不喜歡。但是,中國政府對法輪功不能容忍的態度,以及多年來對西藏佛教的迫害,揭示了唯物主義是惡劣和殘酷的東西。建立在這個基礎上的專權統治是邪惡的統治。羅納德﹒裏根因指出了這一點而遭到嘲笑,但是這是嚴肅的真理,為上個世紀的悲劇所證實。

你們的,
莫尼閣下,皮克因森林,斯爾布瑞志,扣.克以迪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