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萊陽殘害大法弟子的惡人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1月3日】自99年7月22日以來,萊陽的邪惡勢力對這些偉大的正法修煉者犯下的罪行,惡果累累,罄竹難書。

下面我們把萊陽第一批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公諸與世,讓廣大人民群眾認清甚麼是正,甚麼是邪。

王學宮:萊陽市政法委秘書長,萊陽駐北京法輪功小組成員。
自去年11月以來,被邪惡利用,瘋狂迫害大法弟子,極其猖獗。極盡所能搜刮錢財,每個大法弟子都要搜身,從孩子手裏的7角錢到學員包裏上萬元的錢不等,據為己有。用皮鞋底、拖鞋底打大法弟子的臉,直到打累為止。用竹竿抽、用腳跺。給大法弟子上手銬,銬在暖氣管子上整整一宿。幾乎每個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都打過了。用鞋底打10幾歲孩子的臉、罰蹲馬步並給他們灌酒。

於洪文:嵐子鄉政法委委員,妻子:張永紅,火車站電信局職工,宅電:7213618
張少華:嵐子鄉派出所所長
李曉東:嵐子鄉政工書記
在它們的帶領下,自今年6月開始嵐子鄉男女20多個鄉幹部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有的拿塑料管子、有的拿掃帚、有的拿手打耳光、打腦門,用手電筒打下巴,用手擰胳膊,用木棒、膠皮棒等打腿、臀部等,用穿皮鞋的腳踢。直打的滿嘴流血。

於洪文打起大法弟子來像一頭暴怒的野獸,揮舞雙拳猛擊大法弟子的頭、兩腮,並用重拳、兩腳猛烈擊打兩肋及胸部。用手銬把大法弟子銬在排椅上,用塑料管子猛抽背部、臀部,直打的口吐鮮血、血肉模糊,一個打累了另一個接上,幾個人輪番打。晚上銬在院子裏電線桿上餵蚊子。並揚言:「上邊下指示了,打死就打死了,沒有人管,往死裏打。」[據它們內部透露是萊陽公安局讓打的]。大法弟子告訴這是侵犯人權,是犯法行為。於洪文說:「揍你法輪功不犯法,你的人權我侵犯定了,你上上面告去。」這些大法弟子有的是在家裏幹活被帶走的,有的是去看望老伴被毒打的。有年過半百的老人,有年僅10歲的孩子。喪盡天良地用皮棒打、用手打孩子耳光不算,還用煙頭燙孩子的手心、腿等。打的孩子慘叫不止,仍不住手。並且每個大法弟子罰款幾千元不止。

姜曙東:團旺鎮政工書記。其妻在中醫醫院上班
在它的帶領下團旺鎮20多個鄉幹部自今年3月份以來對大法弟子進行了殘酷的迫害。姜曙東帶頭用塑料軟管子猛抽大法弟子,並揚言:「往死裏打。」有的被打昏死後用涼水潑過來,兩個人抬著往排椅上一扔。打昏死了拉到醫院掛上吊瓶,拉回來再打。今年7月,有的大法弟子在地裏幹活,有的在家裏做飯,就這樣被無故強行帶到鄉政府「往死裏打」,有的被打的從脖子以下、腳以上全是紫的。並且雇了一些地痞無賴,用木板子,往死裏打大法弟子,並且每個大法弟子罰款幾千元不止。姜曙東帶人到大法弟子家搶走了拖拉機、還有其孩子的摩托車等。

徐希收:譚格莊派出所所長
譚格莊對大法弟子用的酷刑:拳打、腳踢、電棍、警棍、就不用說了,有的被摔的昏迷30多分鐘,有的遭電刑,還有的用電棍電嘴唇等。給大法弟子強行搜身,搜的錢裝自己腰包。冬天給大法弟子脫去外衣,只穿一件秋衣秋褲,赤著腳銬在雪地裏凍,不讓大小便。正月讓大法弟子在一個沒有玻璃的空屋子裏凍,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整整坐了4天4宿,這其間還經常拳打腳踢。一個鄉幹部一邊踢一邊問:「這叫不叫侵犯人僅?」。徐希收帶人搶了大法弟子家的糧食、電視、VCD、錄音機、化肥、水泥、牛、拖拉機等。正月有個大法弟子在回家的路上被無故強行帶到派出所,不讓穿棉衣銬在外面柱子上整整一天,非法拘禁9天。大法弟子每人被罰款1000-5000元不等。

宮玉柱:康復中心[原精神病院]院長。老伴孫XX:已退休。女兒:宮小紅。宅電:7288868
姜翕球、尉秀峰:三療科主任
王秀慧:護士長
它們喪失醫德,對萊陽20多位大法弟子進行了慘無人道的折磨,令人髮指。它們喪盡天良地給大法弟子注射大劑量的藥物,是真正精神病人的5倍還多。給大法弟子超幾倍的藥吃,不吃就捆起來強行灌。目的是破壞大法弟子的中樞神經。大法弟子身心受到了極大的摧殘,那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慘不忍睹。有的被折磨的渾身無力,不能行走。有的被折磨的長時間流口水,有的被折磨的整天整夜睡不著覺、渾身打顫,等等等等。大法弟子說:「我們沒有病,更沒有精神病。」姓王的說:「知道你們沒有病,治的就是你們上訪的病。」這些「白衣天使」真是滅盡人性,草菅人命。有個大法弟子被折磨了4個月之久。

辛江仁:萊陽看守所指導員
在辛江仁的親自指揮下,看守所對大法弟子施以酷刑。醫生黃保安,喪失醫德,把大法弟子像死刑犯一樣手腳用鐵鏈子捆在床上整整15天一動不能動。死刑犯還能坐起來。給大法弟子強行灌食。大法弟子煉功就用電棍電,用鐵鏈子鎖。並且讓犯人折磨大法弟子,每天都打、罵,不讓上床睡覺。強迫大法弟子幹活。不幹,辛江仁就親自跳到床上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可笑的是它經常在廣播上冠冕堂皇地說不要打人。

程勝:萊陽開發區分局副局長,其妻:姜海靜,交通委客管所收費處。父親:程孟德,萊陽政法委副書記
經常帶人無故到大法弟子家裏抓人,從家裏帶走就拘留15天或30天。經常帶人從牆上爬到大法弟子家裏抓人,經常到大法弟子家抄家,收繳大法書籍,趁機偷拿學員的錢,沒翻到錢就到掛的衣服、褲子口袋裏翻……。開發區分局劉宏濤,私藏大法弟子家鑰匙,趁家沒人私自潛入進去,大法弟子家一萬多元錢的手飾不翼而飛。孩子口袋裏80元錢也找不到了。大法弟子不讓搜身,程勝就用電棍猛電大法弟子。並用腳猛踢。

這是萊陽大法弟子曝光的第一批惡人、惡行,也只是簡單地概述了一點。以後將詳細揭露這些惡人的惡行。每個真修弟子身上都背負著難以訴完的血與淚,冤與屈。河洛鎮政府的政工書記修樹嬌,派出所教導員於忠才。沐浴店鎮政法委書記辛科、秘書李岩松、紀檢書記譚美麗、計生委助理張濤。西至泊大隊書記,萊拖保衛科科長焦士愛,柏林莊鄉政府,中心醫院院長,萊陽衛校校長等等都是殘害大法弟子的兇手。

一年多來,萊陽大法弟子只不過是同全國大法弟子一樣,按照《憲法》賦予公民的正當權力,以大善大忍之心向各級政府反應他們的心聲和正當要求。廣大修煉者抱著對人民政府的無限信任,完全用善的方式,希望各級政府能傾聽廣大人民群眾的肺腑之言,還大法清白。然而,他們這一合法行為給他們帶來的卻是非法拘留、罰款、抄家、非人的折磨、送精神病醫院、刑事拘留、勞教等等。但是廣大修煉者在殘酷鎮壓和種種暴行面前,無怨無恨,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以慈悲之心對待一切,修煉越來越堅定。誰正誰邪,公平自在人心。

這些惡人,必將逃脫不了天理的審判與制裁。終將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遺臭萬年。

萊陽大法弟子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