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深州市政府迫害法輪大法弟子實錄(部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1月3日】自99年7月份中國鎮壓法輪功以來,全國各地大法學員放下生死,前赴後繼進京護法。與其他地區一樣,河北深州市的法輪功學員在99年11月份,不斷進京上訪,去北京八達嶺,天安門煉功證實大法,善意地向國家政府說明法輪功真相,證實法輪大法是偉大的宇宙大法,決不是邪教。12月份左右上訪的學員被陸續從北京押回,關押在深州市看守所。在此之前還有被當地政府認為比較頑固的學員早已遭到關押了。

被關押的學員70多名,其中2號、6號監室為女學員,男學員大部份被關押在8號監室。其中有6名學員被帶往饒陽縣看守所代押。開始時因對大法學員不了解,上至所長管教下至犯人對待大法學員態度極為蠻橫,任意辱罵師父和大法,說老師宣揚世界末日,當即有學員善意的解釋說:「俺師父從沒有這麼說過。」立即就遭到一頓毒打並帶上刑具。很多學員因堅持煉功而被毆打並加戴刑具或抱腿(所謂抱腿分兩種:雙抱和單抱。雙抱即將兩人各一隻手共用的手銬銬在兩人各一條腿共用的腳鐐下面。單抱腿則是除戴腳鐐外還要強制人的兩手臂摟住大腿,再把手銬上)。這兩種刑罰都不能使人直立行走,只能彎腰艱難地移動,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都要人幫忙。據說這種刑罰連死囚都不用,卻用在大法學員身上。加戴刑具時間最長的達三個月之久,並強迫寫保證書,不寫就不摘刑具。在此期間並責令學員在保證書上寫「與法輪功邪教組織徹底決裂」等等。揚言如不悔改,則撤消黨籍、團籍,開除公職、學籍,甚至株連九族。親朋好友、家屬子女,連探視有時也要給門崗送禮。有的家屬難以承受政府的高壓,被迫無奈只好到看守所向自己的親人哭天喊地,連打帶鬧。看守所門前每天不下數十人,多時百餘人,拘留所裏上有60多歲的老人,下至十幾歲的孩子,他們睡的是冰冷的水泥地,喝的是帶冰茬的冷水,吃的是帶冰渣的死麵窩頭(有時還是半生的),裏面時常有老鼠糞、沙子。有的長時間兩人銬在一起(兩人各一手一腳),晚上不能睡覺,手腕、腳腕腫的很高,都起了膿瘡。雖然這樣,大法弟子們對大法的信念依舊堅如磐石。他們認識到我們的一切都是大法給予和開創的。他們無怨無恨,以苦為樂,不懈的向周圍的犯人、管教弘揚大法。有的學員剛從北京回來,便被拉到大街上示眾宣捕。其中有一位叫徐豔香的學員,被捕後宣布為刑事拘留,押往饒陽看守所代押,當被押回深州市看守所時,官方卻向其家屬索要拘留費。按照《治安管理處罰條例》規定:刑事拘留不需要交納拘留費,只有行政拘留才交納,可悲的是這種違法亂紀的行為又何止發生在這一位大法學員身上呢?

新年將至,女學員被兼併於2號、6號,男學員則分散於1、3、5監室,他們將刑事與行政混押在一起。有的學員與死囚重犯在一起。眼看拘留日期已滿,仍無人問津,超期關押。學員們依據在押人員的權利,寫信向上級反映,所領導不但不管,還拒絕買給學員紙和筆。當一位學員王雲者向領導反映時,這位領導暴跳如雷,將該學員的信撕個粉碎,並聲稱這位學員帶頭起哄,立即將其轉為行政犯,在本人拒絕簽字的情況下強行送至饒陽看守所代押。學員們連在押人員的一點兒權利也被剝奪了。

正在此時,公安部門來人,學員們藉機將上訪信件交給他們,希望其向上級反映。但杳無音信,學員們不得不向檢察院反映,要求見政法委領導直接面談,但等待學員的卻是一頓譏諷。萬般無奈學員們只好絕食,以取得自己的合法權利。當天傍晚,公安局來了一位領導模樣的人稱:「甚麼超期關押,我想加就加,這不又開了一個月,滿了我再加一個月。」說著還拿著一疊紙晃來晃去的。據說這是拘留證。但那個所謂的續加手續至今也沒到學員手中。不過政法委領導還是來了,但沒有作出明確答覆就匆匆走了。

通過不斷向犯人、管教弘法,漸漸地他們對我們有了一些了解,知道我們是好人,態度也與以往不同,並摘去了學員身上的刑具。但在此期間有兩名學員史從軍、張瑞峰分別被判以三年、三年半的有期徒刑。因為兩名學員在法庭宣判時否認自己是罪犯,拒絕帶銬而遭毒打。據其中一人講法院判刑的唯一理由是進京上訪。另一女學員高俊蓮被判三年勞教,現已送往石家莊服刑。上訪本是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權利,卻因此被超期關押,甚至判刑!究竟是誰在踐踏中國人權?!是誰導演了這場歷史醜劇?!是誰在使中華蒙羞?!

通過互相交流,一些地方官員對我們的處境表示同情和理解,他們也表明,是上邊的意見,他們也沒有辦法。再後來政法委再次來人經過很融洽的談話,一部份學員終於得到釋放,但按照程序還要進入學習班進行深入徹底的轉化。剩下的兩名學員(王雲者,徐豔香)被視為特「頑固」分子,不予以釋放,直到現在還在看守所,已經被超期關押8個多月。

說起學習班,其實與看守所沒有太多的區別,只是活動範圍由籠子擴大到院子。學習班成立於99年底,以市政府政法委和司法部門領導為核心,也就是主管全市法輪功的610組織。他們名義上是對法輪大法學員幫教,進行思想轉化,實際上是讓學員家屬對本人施加壓力,迫使其在決裂書上簽字,然後拿錢換人。至於學員本人是否真正轉化則另當別論。學習班上的學員除了從看守所過來的外,還有因在家煉功而被帶來的。學員出入需請假,住的地方一律是床板直接鋪地面,伙食自理。據看守人說,現在環境比原來好多了,以前學員們睡覺都要被反鎖在屋裏,不得出入,生活用品由親朋好友代買。一般從學習班上回家的人需交納管理費200~1000元不等,並實行五戶聯保政策,簽字立狀。如果被保人再次進京上訪,擔保人則受到經濟上的處罰。學習班現仍有七名學員遭受強制轉化這折磨,他們是:劉負瑟、張肅清、李少中、向今還、孫豔恩、楊潰哲、董佔營。

這些學員在學習班上為學法煉功,進行了不懈的努力。有的學員因拒絕交出大法書籍而多次被威脅送回看守所。八月十五前幾天,班上一名領導叫我們去610辦公室開會,而另一邊卻叫人去學員們臥室搜書,後經學員發現,就去找他們理論,幾經周折,被搜去的書才回到學員手中(這種做法是不正確的)但卻導致了又一次更加嚴厲的搜查。一名學員劉蘭朵因向本市政法書記尹玉珍寫了一封上訪信,在搜查中這封信的草稿紙被搜出而被公安部門帶走。據她個人講就因為這一封信而被行政拘留半個月,但至今期滿未曾獲釋。事後學習班上的電被掐掉,並將七名學員分別反鎖在七個屋裏,上廁所要報告,中午放出一人做飯,然後將飯送到各屋,不許講話。第二天又採取了一系列非法行為整治學員,直到10月11日電才送上,學員在黑屋子裏呆了兩個多月。

自十月一後,江澤民赤臂上陣,又掀起了新一輪鎮壓法輪功的行動。據當地一名領導透露,現在已經不是教育轉化時期,而是法輪功與政府對立,如再發現書或傳單等輕則拘留,重則判刑勞教。學員們只有兩種選擇,一是寫保證書回家,二是再度被送回看守所。

我們呼籲所有善良的人們,請關注法輪功,關注受迫害的所有法輪功學員,為了國家,為了人民,也為了自己!

河北深州市大法弟子
2000年11月3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