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被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1月29日】 如果我被抓,我該如何面對,這是我每次看明慧網受迫害報導時常常想的問題。

從去年年末的報導開始,有許多受害事例讓我震驚,到今年初看到陳子秀功友被害的目擊報告發表時,其血腥的場景更是讓我觸目驚心,每當這時,我不得不思考的一個問題就是,如果是我,我該怎麼面對,但又一想,答案也很簡單,打死也要堅持住,沒有別的選擇。後來我就想為甚麼總是很注意這樣的報導呢?反思自己,還是有一顆怕心,儘管知道邪惡沒甚麼可怕的,但因為自己有這一執著心還沒去淨,所以會被這些殘暴所觸動,當然意識到了,也就是在去它。

後來隨著這樣的報導越看越多,心裏反倒越發平靜了,除了為同修的堅強高興,為他們的不幸而難過外,已很少聯想自己了,許多同修順利過關的事蹟也讓我悟到了許多法理,他們之所以能過關,甚至發生一些奇蹟,大都是因為他們在最純淨的心態下用了神的一面,這使我悟到,因為我們所面對的魔難,不是人發動的,它是貫穿宇宙很高層次的舊勢力發動的,我們很多弟子面對魔難的時候,沒有用自己神的一面,而是用了人的一面,用人的邏輯,人的策略,所以關過得並不好,甚至是沒過去,事後後悔不已。那麼壞人為甚麼要這樣幹,其實它自己都不知道,它的背後是一個魔在控制它,而我們用人的辦法,人的堅強去對待它時,其實是人在跟魔鬥,心裏任何不純正的想法都會暴露無遺,怎麼能過關呢?用了人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神的一面,如果反過來,排除人的雜念,用神的一面,已修好的一面來對待,那魔將面對一位神,一位在正法的神,它自然就顯得十分渺小了,這和我們過關之後看那個難的感覺就是一樣的了,其實不是魔變小了,而是自己站在了法上,站在了神的一面,心性提高了,容積也擴大了。這時的心態就變得坦然、祥和,這是神的一面的表現。其實選擇了神的一面,也就同時拋棄了暴露出來的人的觀念。也就是說真正過關的原因是由於心性的提高,而用人的堅強和忍耐,則只是單純的消業,恐怕磨一生也消不完,當然堅強和忍耐在過關時也是必要的,但我想不是過關的主要因素。

那麼怎樣才能用神的一面呢?我認為每個人(除了沒有觀念的小孩以外)在遇到魔難的時候,都會不自覺的調用已養成的人的邏輯、人的經驗去對待,也就是不自覺的用了人的一面,反過來此時我們試想,如果不管自己怎麼說或做,都沒有後果,都與自己無關,那我最希望怎麼說或者怎麼做呢?我想此時的心就是最單純的,也最容易發出正念。比如說,面對去不去北京這個問題,我也思考過,決定不了的是,去北京和在本地洪法,哪個效果更好,答案總是不清晰,我意識到思考的心態一定是不純淨,摻雜了人的觀念,那麼我就假設,如果現在去北京上訪並沒有鎮壓,甚至國家鼓勵去,那你去不去呢?毫無疑問,我肯定去,然後再回來在本地洪法。那為甚麼環境反過來就沒去呢?看來還是環境嚇住了我,其實是嚇住了我的觀念,而真正的純淨的自己是願意去的,至此我找到了答案並付諸了行動。

我認識的一些同修,大家在一起交流時也說打死也不能說,可是被抓之後,還是說出了一些東西,之所以說出了一些東西,是因為他們說漏了嘴,他們想圓滿地回答公安的質疑,可沒想到被問出了馬腳,結果解釋不清了,最後還是得寧死不說。可是我想,當初為甚麼要回答問題呢,如果回不回答都沒有後果的話,你願意回答他的非法審問嗎?神的一面一定是不願意的,還是沒修去的人的觀念被其後的後果嚇住了,想圓滑過關,可人的辦法怎能瞞過公安背後的魔呢?所以關就過不好。

由此我想到,如果我被抓,那其後所遇到的一切都是不公正的,我為甚麼要去順從呢?我將不回答問題,不接受搜身,不背監規,不交錢(交錢只能給它們迫害增加動力)......拒絕任何非法要求,要做到這一步只需過一關,那就是對痛苦的怕(而不是對槍斃的怕)。如果去掉了對痛苦的怕心,公安就再也沒有任何辦法能動得了我了。如果大家都能做到這一步,那公安的轉化和迫害也就進行不下去了。當然即使不能一下做到,至少也知道應該達到這樣的標準。

那為甚麼要怕痛苦呢?其實都是自己欠的帳,不還能行嗎,能因為自己如何巧妙的自圓其說而不還帳嗎?可是話又說回來,如果自己在這方面的怕心去掉了,還能讓你為了消業而單純的消業嗎?記得有一次我為弟子被迫害致死而難過,可妻子說,用人的一面來看確實很難過,可用神的一面看他們是正在走完通向圓滿的最後一段路,確立起了自己偉大的威德,也許這同時就是他生命中最偉大的時刻。由此我想到師父說過(大意),那業力佛都害怕,弄到誰身上,誰都得趕快去消。看來只有人才不願消業,而我們不是應該用神的標準來看這個問題嗎,那對痛苦的怕心不就是不想讓你變成神嗎?

如果去掉了對痛苦的怕心,牢獄之災也就變得微不足道了,那麼走出來講清真相時的心態就會變得更加坦然、無畏。效果就會更好。

從另一個角度來講,師父說過(大意):眾神都在注視著這件事情,一切都早就定好,不容許出一點偏差的。我想師父在眾神之上也早就關注著這件事,讓它不出偏。那就是說如果我在洪法時被抓,則決不是因為選錯了時間或沒觀察好環境,或哪一點考慮不周等表面原因,而是我的修煉路上有這一內容,有在那種環境下要去的心,其實是你的修煉又要進入一個新階段,這不是好事嗎?我越發感到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道路更像是一個倒序的過程,先安排好最終的結果,然後再推出你的修煉過程,直至得法日期,直至你的生前。我需要做的就是堅定地往前走,不管你怕還是不怕,該發生的都會發生,因為隱藏的執著都要暴露。也就是說不管你用甚麼辦法洪法,用甚麼方式去講清真象,你該有的難都有,該沒有你的難,也不會有,去掉各種顧慮,用純淨的心態去做,結果才是最好的。

所以如果我被抓,該怎麼做,我想就用最純淨的心態坦然面對一切,不懼怕,不逃避,珍惜自己的每一步修煉之路,用人的一面去修心,用神的一面去正法。不是等待圓滿,而是走到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