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鄒松濤家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1月26日】 聞聽大法弟子鄒松濤在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心裏沉重如山,不覺中淚水已充滿眼眶,平靜的心實在難以平靜。又一個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無私無我的法輪大法弟子慘遭邪惡暴徒的毒手!世人們啊,你們都在幹些甚麼?

我的思緒中記起了往日的鄒松濤。他很早就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對整個青島地區大法的洪揚、大法弟子的整體提高以至目前的講清真相、證實大法都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記得三月份去過他家,融融(松濤的女兒)總是哭鬧個不停,妻子張雲鶴(也是大法弟子)"責備"他說:"你怎麼看的孩子,她總哭,你沒聽到嗎?"小鄒憨憨的一笑,接著就抱起剛出生幾個月的孩子,儼然是一位慈祥的父親。他們家庭幸福美滿。還記得四月底最後一次與小鄒見面的情景。那時在一個法會上,小鄒說:"我們許多學員說到北京去正法,其實正法的只有師父。我們應該是去證實法,這次法會的主要目的是共同提高上來,希望那些沒走出來的學員認識到相互之間的差距,都走出來證實大法。"許多大法弟子在此次法會後,逐漸提高了上來,不斷走出來證實大法,走出了決裂人的關鍵一步。我也是其中一個。

鄒松濤去世後,我們又見到了張雲鶴和融融。雲鶴面色憂鬱,心情悲慟。我們共同談起了鄒松濤的一些事情和淄博王村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邪惡迫害。

淄博王村勞教所對大法弟子進行了極端邪惡的殘酷迫害,男學員用十幾條電棍電,一電便是幾個小時,女學員被關在水牢裏通電。目前淄博王村勞教所任何消息透露不出來,除非再有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融融見到我們高興得不得了,一會伸手拉這個,一會伸手拉那個,多麼可愛的孩子啊,她還不知道今生再也不能見到愛她的父親了。她的父親,我們的功友鄒松濤死的是如此的悲壯!……

如果不是親眼見到,我真不敢相信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那樣變成了一具屍體!28年來他沒享一天福,總是在吃苦。

我們記得小鄒組織最後一次法會是團島法會。當時有四十多人,便衣突然闖入開始抓人,四十多人都被帶走。小鄒因與其他學員聯繫,晚到了一會,倖免被他們帶走。後來被抓的學員在警察的審問下把握不住,供出是小鄒一人組織的法會。法會場所的選定、實際的安排和通知學員都是小鄒一人忙活的,他真是一切為了大法!雲鶴回憶說:"松濤是替大家在承受,組織法會肯定要有人找場地,安排時間,通知學員,他們把難都加到了松濤身上,由他一人承受,……"

我們看了小鄒去世前給張雲鶴的最後一封信,她把信上的真實含義解釋給我們。「好好教育好孩子,讓她走正路。」他是希望也讓孩子修煉大法,走正路。「原在十大隊後轉到九大隊」說明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很多。「隊長們害人很賣力,晝夜加班,臉色很難看。」說明這些邪惡的敗類們對大法弟子晝夜折磨,手段極其殘忍,惡毒,是九大隊隊長迫害死小鄒的。

這時融融突然用手指著那封信,大喊:"爸爸,爸爸!"雲鶴輕聲問:"爸爸在哪?""……,爸爸在天上!"

"我很好,千萬不要為我擔心,我一直在走自己的路。師父為我們吃了很多苦,我永不能忘。希望大家都好。"小鄒直到最後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一直在走自己修煉的路,同時希望大法弟子真正提高上來,都能功成圓滿!11月4日大法弟子去小鄒家收拾東西時,看見窗外有一串佛珠,金光閃閃。

最後我說:"聽到小鄒的事我很痛心,難過,但我希望你不要這樣悲傷,小鄒看見了也會很難受。希望你能走出這段陰影!""相信我,我一定能挺過來!"她說。融融向我作著鬼臉,我要去抱她,她搖了搖手,又用手拍著母親的頭,似乎在說:"想開點,不要難過。"笑容在她那純真的臉上蕩漾。

松濤,你真不愧是真修弟子,不愧是法輪大法的勇猛精進者,不愧是一個了不起的大覺者。雲鶴,你也是!我為那些受過松濤幫助的卻走不出人來的弟子而痛心,小鄒為我們承受了太多的苦難,許多常人甚至大法弟子都難以承受的致命的迫害,我們在幹甚麼?!就像其妻雲鶴所言:"我為眾生的麻木不仁而痛心!"正如師父所言:"那些在魔難中遭到迫害的弟子就是在痛苦中等待他們哪!等待著他們走出人來。"

王村勞教所是繼馬三家勞教所之後的又一個邪惡勢力的黑窩,對大法弟子犯下了滔天的罪孽,"不能使罪惡再延續了",我們應該主動去運用宇宙大法鎮邪、滅亂之偉大法力,窒息邪惡,除盡邪惡勢力的黑窩。

覺悟吧,真修的大法弟子,用生命來兌現我們神聖的誓約!
覺悟吧,沒走出人的學員,師父在慈悲地等待著你們!
覺悟吧,尚存良知的人們,衝出欺世謊言的矇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