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學員牛津法律研討會向最高法院院長肖揚質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十一月十八日,英國著名學府牛津大學聖.安東尼學院,牛津大學亞洲研究中心,和英國司法界共同舉辦了一場「中國法律系統和司法制度的改革」專題研討會.會議邀請了中國最高級法院院長肖揚現場主講,中國方面還組織了一個
十五人的代表團,專程介紹中國司法改革的情況。

牛津大學法律專業在國際上名列前茅,所以,該演討會規模盛大,有來自英國司法界的專業人士、牛津大學法律專業學生、中國外派英國留學的法律專家、國際大赦組織和新聞界人士等近一百多人,出席了該演討會。

英國牛津區的大法學員,得知這一消息後,帶了些講明真相的資料,希望利用此難得的機會,向肖揚先生請教有關中國政府在對待法輪功問題上,出現的明顯違憲行為,和有關起訴江澤民的法律程序等技術問題等。

肖揚院長演講主題內容是「中國決心以法治國,用法律來保障社會。」這個半小時的長篇大論,其中有大約三分之一是關於中國法院法官在開庭時候身穿的服裝問題,即所謂的「法袍」問題。肖揚的講話,不時引來在場法律專家的竊竊私笑,往往是中國人笑完後英國人笑,因為中國學者先聽懂蕭院長的中文演講。

蕭院長演講完畢之後,有一個自由提問時間。前四個提問者,都是規定好了的人選,所以蕭院長洋洋灑灑,又「回答」了四十多分鐘。當第五個提問者,一名牛津大學研究法律的女學者,提出了關於勞動教養問題的時候,才算是真正的提問開始。蕭院長對於這個問題的回答是,勞動教養是行政處罰而非法律處罰,暗示作為最高人民法院的院長,他沒有責任和義務去過問這個問題。

緊接著其他的提問問題,雖然問題越來越尖銳,但蕭院長仍然逐條回答,即使不能使聽眾們不滿意,但仍算是有所交待。

問答時間結束,主持人宣布增加最後十分鐘提問時間。一位法輪功學員被選擇發問。這位法輪功學員問道:「為甚麼一個被全球幾乎所有國家,包括英國,都視為溫和的、類似氣功,合法的精神練習,而唯有在中國被視為威脅,而遭到官方法律禁止?」 這位學員因有些緊張,忘記了提到法輪功的名字,但全場人士,絕大部份都意識到問題是指法輪功,而蕭揚和在場的中國法官代表們立即面色大變。肖揚最後聲音僵硬地答道:「如果一個事情對國家、社會有威脅的話,就必須止。」

這個答案顯然不能使在座學者滿意,一時間聽者嘩然,許多人舉手表示要繼續提問,顯然學者們對中國處理法輪功的問題非常關心。為了最後打一個圓場,主持人又指定另一人提問,顯然主持人希望能夠轉移話題,使會場局面轉變。但最後選擇的提問者,偏偏又是一名法輪功學員。

這位學員問道:「信訪權力,是中國憲法所賦予的公民權益,也是受聯合國「公民及政治權力國際公約」保障的內容,而中國已在九八年十月也簽署進入該條款,承諾接收該國際條款制約,那為甚麼禁止法輪功學員上訪,並因此逮捕、勞教大批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呢?」

負責為中國法官們翻譯的主持人,面色忽變,一反大聲翻譯的常態,轉而小聲為蕭揚解釋問題,在場中國法官們尷尬得面色陰沉,蕭揚更是鐵青黑臉,半晌才答非所問的說:「作為最高法院,我們不干涉地方法院的工作。」

該名法輪功學員對肖揚先生作為中國法律部門最高長官,在國際公開場合如此欺騙世人,誤導公眾,非常心痛.休會後,就拿著國際大赦組織的一份有提及中國最高級法院明確下令要求地方司法部門嚴禁大法學員上訪的文件,上主席台,希望與肖揚先生面對面澄清此問題,但很難接近他。這位院長大人,在保鏢的護送下,帶著酒氣,又趕往另一場酒會。法輪功學員的問題,引來了在場的記者、西方法律專家、國際大赦組織成員等眾多人士的讚賞。

一位英國法律專家說:「我們都知道在剛才法輪功問題上,這位院長先生在撒謊,不過,他們一貫如此」。另一位也在場的國際大赦組織成員對法輪功學員說:「你們法輪功學員真勇敢,你敢在這樣的場合向他們直接提問,真勇敢!你要多加小心。」幾乎所有在場的西方人士都非常佩服法輪功學員敢於直面邪惡的道德勇氣。

然而,陪同該肖院長的中國代表團法官態度則非常粗暴,他們呵斥剛才提問的學員:「你那來的?國內來的?很久沒有回過國吧?是在牛津學法律嗎?」另一位中國法官說:「中國的情況就那樣,我們也沒辦法,這和西方不一樣。」在周圍的人看來,這些中國法官等於在說:法律說的是一回事,該如何做,則是另一回事,這就是中國的現狀。儘管如此,他們對法輪功問題的敏感,也證明,中國的官員們包括蕭揚院長,在面對法輪功問題時心虛理虧,他們明知道中國在處理法輪功問題上違反法律,但又被迫重複江澤民們的歪理胡說,彆扭不堪。

會議結束後,與會英國法輪功學員都非常高興。大家認為,能在這樣的國際法律權威學術會議上,將江澤民之流,違背憲法鎮壓法輪功的事實揭露出來,是非常有意義的舉動。同時學員們都從此事中感受到了師父對世人的洪大慈悲。本來在有限的十五分鐘的提問時間內,在場有一百多名中外法律專家、法律專業學生,會場氣氛很熱烈,法律界對中國勞動教養條例、死刑罪等法律,很有疑義.很多人都紛紛舉手要求提問,而不少問題已被事先已由掌握名單的人士提出,自由舉手提問人數非常有限。而在最後延長的十分鐘提問時間,全部被法輪功學員的兩個問題佔據,甚至連主持點人提問的牛津大學會務翻譯也弄不明白:怎麼會這樣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