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時報: 法輪功修煉者活躍在台北廣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1月18日】 台北,台灣-如果這是在天安門廣場的話,曹慧玲(音譯)恐怕還沒有做完基礎動作「佛展千手法」就會招致中國公安的重拳痛擊。

但在這塊與北京100英畝廣場類似的台北廣場,法輪功的修煉者不僅在詳和地煉功,而且人數隨著中國對這個佛家功法的鎮壓反而呈現增長勢態 。

前幾天的一個早晨,當陽光正努力穿透厚厚的烏雲時,曹女士和她的丈夫已經來到了台北中心的大廣場。儘管下著冷雨,其他六個人和這對夫婦一起開始煉法輪功精神運動的緩慢動功。

在同一個秋日,超過200名法輪功追隨者在天安門被中國警察踢打,然後被扔進等在一邊的警車中。他們的抗議標誌著對法輪功的有罪指控已經有一週年了。

但曹女士和她的功友卻沒有受到打擾,因為他們生活在台灣。當北京開始與被其指稱為顛覆政府的「邪教」進行鬥爭時,台北很高興地容許了法輪功的信仰活動。

他們的標語被擠在公交車上的一些化妝品廣告中間,但仍然引來了好奇的目光。

「中國政府在給自己找麻煩,」曹女士在談到大陸因為信仰法輪功已經監禁了數千人的鎮壓運動時說。「我們沒有想推翻共產黨;這很荒謬。如李洪志師父所說,「一個修煉者,除幹好本職工作外,不會對政治、政權感興趣」(《修煉不是政治》)。但一旦數百萬修煉者的數量超過xx黨員人數時,他們就害怕我們會團結起來對他們抗議。」

1999年10月30日,中國人大這個橡皮圖章匆忙拋出了一個「反邪教」法案,逆歷史潮流而動地將法輪功以及其他中國領導人恐懼的流行團體指控為有罪。

一年多以後,仍不乏忠烈之士準備冒著被逮捕,酷刑以及死亡的危險在天安門廣場-中國的心臟, 進行抗議。

鎮壓活動推進了由曹女士和她丈夫主持的台灣法輪功研究會,大約已達到了30,000成員。

「我在電視中看到大陸政府在天安門逮捕民眾的新聞,我想法輪功一定是好的,」韓利川(音譯)一邊揉著打坐一小時後有些麻木的腳一邊說。

每天早上,這個59歲的退休者都來到台北森林公園,與一群人一起打坐,這群人從學生到老奶奶都有。

「以前認識我的人都說『你現在怎麼這麼精神?』過去我經常感覺很累。每過去一天,我就變老一些。我感到腿,後背和腰都在疼。但是修煉法輪功以後,所有的小病都好了,」韓說。

「甚至我記憶力也非常好,現在我過著有意義的生活。如果我的腿在打坐後疼痛,我知道是師父在幫助我消業。」

返老還童的感覺在追隨者中很普遍。韓說,「我想告訴大街上的每一個人法輪功有多麼好。」

在她處於最重要的修煉「心性」的入靜當中,她的一沓傳單吸引了一些旁觀者。但與大陸不同的是,台灣的2300萬民眾好像被選擇自由寵壞了。

「這裏有宗教自由,」黃克昌(音譯),台灣宗教事務局局長說。「超過1100萬人追隨16種不同的宗教。只要他們遵守法律,他們可以相信他們喜歡的任何東西。」

「但是我們甚至沒有把法輪功當作宗教,他們做為一個體育組織登記,從來沒給我們添過麻煩。」

對於出生於1949年,中國和台灣分道揚鑣的那一年的曹女士來說,法輪功代表著她長期求索的終點。

「我閱讀過佛教的書,以及新紀元書籍,但我總是無動於衷,」她說,「我仍然無法排除心中不良的感覺。」

直到她在1998年,一個台灣人去大陸探親帶回來了李洪志師父的奧妙無窮的學說。

李先生現住美國。

在她這一邊,曹女士下決心將他的消息傳遍世界。從日內瓦到多倫多,從巴黎到悉尼,曹女士為此四處奔波。

九月,她參加了在紐約千禧年峰會抗議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的活動。

「警察說我們是最平和的抗議者─照看我們令人耳目一新,」她說。「我們希望人們了解關於我們的真相,了解中國禁止法輪功是個錯誤。我們是幫助維護社會穩定的平和,守法的公民。我們不想推翻任何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