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邪之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1月16日】一年了。X教這兩個字,像一座山重重地壓在億萬法輪功修煉者的頭上。一夜間,輿論抨擊鋪天蓋地,公安抓捕緊鑼密鼓。非法組織--X教--反革命,定性在升級;取締--打擊--鎮壓,迫害在加劇。70多人被殘害致死,數百人被判刑,50000多人被勞教,更多的人被抄家,億萬人在一夜之間被推向了政府的對立面,成了鎮壓的對像。這一組組數字足以證明這場正邪大較量的慘烈和空前!

然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圍繞著正邪這兩個字展開的。一方為正,另一方即邪,這是毋庸質疑的道理。那麼究竟誰正誰邪,孰是孰非呢?茫茫宇宙,包含多少未解之迷;渺渺人生,掩蓋多少事實真相?!

其實,無須揭露謎底,明眼人也一看便知了。

第一, 正邪非為人定,定性本身就是錯的。性本為事物的本質,自在其中,何須用定?人就是人,鬼就是鬼,邪魔裝扮成君王也終究是邪魔,「定」了也是這樣,不定也是這樣。人為地去定性,定,不是個人的主觀意志?正如我們的師父所說:「邪教就是邪教,不是由政府來決定的。難道邪教要是符合了政府中一些人的觀念就可以定為正的,而正的不符合自己的觀念也可以定為邪的嗎?」法輪功自92年傳出,93年被「國家氣協」評為「明星功派」,獲「邊緣科學進步獎」;96年以前一直是「國家氣協」的直屬功派,99年7.20被定為非法組織,99年10.26被定為X教,2000年10月被內定為反革命組織。這一日三變的定性說明了甚麼呢?且不說定性的本身,單就從這一個過程就足以使人看到點甚麼,不是嗎?你這一連串的定性,哪一個是準確的呢?是法輪功一出來就是邪的,上億的人修煉,而政府沒有發現,還是一開始是正的,後來修煉的人數「太多」,而變成所謂「邪」呢?如果是前者,那麼何來明星功派?為甚麼獲「邊緣科學進步獎」?國家為甚麼不早制止,而使更多的人誤入「歧途」,這個責任不應由國家來負嗎?如果是後者,那麼又何來「歪理」「邪說」之詞,因為一開始就是《轉法輪》,沒改過,沒變過,怎麼前幾本是正的,後來就邪了呢?這不是人為地信口雌黃,胡說八道是甚麼?擁有了至高無上的權力,掌握了國家機器,控制著輿論工具,並不等於就擁有真理,更不等於就是正的,時間能證明一切,終有一天詆毀者會自掘墳墓,被定在人類歷史的恥辱柱上!

第二, 法輪功的功理告訴世人:這個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體現,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能夠順應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那才是個好人;背離這個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壞人。...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這句句真理,哪一句是邪的呢?道家的真、佛家的善、儒教的克己,盡在其中。這宇宙的大法涵蓋了一切,既然承認道教、佛教、儒教,那為甚麼要詆毀佛、道、儒賴以存在的大法呢?毛澤東講過真善美,劉少奇《論XX黨員的修養》都是邪的嗎?而事實的根本是:不是因為宇宙特性符合了佛道兩家的修煉,而是符合了宇宙特性才成為正教。況且,在此末法時期,人類無心法的約束,道德急劇下滑,已經滑到極其危險的境地。在此危難之時,講真善忍,呼喚人性回歸道德。修煉者返本歸真,何邪之有?而有的人連這通天大法都敢詆毀,其罪可想而知。

第三, 從修煉者本身看。大法修煉機理告誡世人,要修煉就必須同化真善忍標準,其修煉過程也是從做好人開始,不斷淨化自己,做更好的人,最後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按此標準,眾多的真修弟子,向內找,修自己,無時無刻不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我可以肯定地說,街頭任意兩個打架罵人之人,決無一個大法弟子。有這樣一個群體,何用掃黃、打非、治黑!那麼捫心自問:這樣一個「心中無惡念,口中無惡言、行為無不忍」的修煉群體如果是邪的,那麼還有誰是正的呢!即使在當前,在遭受毒打、鎮壓,被剝奪生活的權力,甚至被剝奪生命的權力,他們依然無怨無悔,默默忍受這一切,這是多大的善德,何等的忍耐!換個角度,那些鎮壓法輪功的兇手,他們做得到嗎?社會上任何一個甚麼教,做得出嗎?難道是弟子們害怕嗎?不!我們的師父說:「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為其捨命而不足惜的。」(我的一點感想)在當今形勢下,任何一個人都清楚,法輪功弟子的腳只要一踏上天安門,他在人間所擁有的一切瞬間就會不復存在,他很可能被關押、被毒打、被判刑,甚至為此付出生命代價。換句話說,大法弟子只要想去天安門,邁出這一步,就必須放下常人的一切,直至生死。這樣一群連生死都不怕的修煉人,遭受百般虐待而無任何不良之舉,如果這還是邪的,那麼還有正確的嗎?

「佛來世中行,常人迷不醒;毒者甚害佛,善惡已分明。」警醒吧,世人!天網恢恢,天理昭昭,善惡一念即定終生;正邪不分,必定穢滿自身;為虎作倀,也只能是做魔鬼的陪葬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