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來以不同的方式證實大法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0月5日】十月一日八點四十分,由第一批打開橫幅的弟子開始,廣場上拉開了千人請願的序幕。很快的,大批警察和便衣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弟子展開了暴力鎮壓,他們把打橫幅的弟子強行拖上車,其中不乏有反抗的,就被幾個人抬著扔了上去。警察和便衣的老拳連老人和孩子也不放過,但小孩的哭聲和警察的咆哮一度淹沒在弟子們「法輪大法好」的呼聲中。這樣的情景持續了將近一個小時,雖然增援的警車一直不斷,但不斷在人群中打出橫幅和散發資料的弟子還是弄得他們手忙腳亂。最後警察不得不出動大批武警清場。他們一邊驅趕國慶旅遊的人群出廣場,一邊大叫「是練法輪功的都進裏邊來」。周圍的人群在驅趕下不斷向後退的同時,有人在那裏質問便衣「人民警察怎麼能打人呢?法輪功都是好人」「怎麼國慶都不讓在天安門呆?」這些善念猶存的遊人有緣目睹了這一幕,他們也由此成為歷史的見證人。

被抓上車的功友先是被集中到天安門分局大院內,當時天空中一直飄著小雨,弟子們在雨中高舉著打開的橫幅,還有的功友乾脆穿著印有大法標記的襯衫。其中一位功友的襯衫已經被撕扯的不行了,但前胸後背的「法輪大法」和「真善忍」字樣依然清晰炫目,前胸被撕開的口子更是巧妙的被一枚小法輪章別了起來。

隨即,分局動用了至少5輛公共汽車,把拘捕的弟子們首先送到昌平拘留所。每一輛車都裝得滿滿的,空氣沉悶,即使這樣,車窗的旁邊還專門有武警死把著玻璃不留空隙,因為以往有功友不惜生命跳窗而出的情況。汽車開出天安門的時候,大街上站滿了剛剛被驅逐出來的人群,弟子們不顧早已喊啞了的嗓子,一邊向外招手一邊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在昌平拘留所外,北京各個縣的警車早已在外等候。我們50個弟子被分配到了延慶。一個半小時的車程,隨車的警察向每個人催要了30元路費。其中一個功友動作稍微慢了一點,就挨了幾巴掌,見此情景功友質問到「是你們把我拉到這來的,你們還跟我要路費,這不是和強盜一樣嗎?」警察無言。

下車後弟子們得以在一起交流,幾天的提審下來,功友們漸漸認識到,延慶拘留所的主要任務就是個中轉站,目的是問清原籍姓名後遣送回去了事。用他們的話說就是「送你回家」,實際上是責任轉移,推給當地政府後,當地政府就可以把邪惡擴大到株連九族,因為人的根在那裏,親朋好友,各種社會關係,都會在當局的邪惡鎮壓中牽連進去。從這一點上來講,我們就更不應該配合他們。而功友們因此承受的難就很大,有一個女功友,編號是34,就因為不說姓名,第一次提審就被刑警打的昏死了過去。

還有一位功友,也是女的,編號是45,在提審時不說姓名,警察就把她銬上,讓她雙手扣在腦後同時蹲馬步,她受不了了,就站起來對警察正色言道「我不蹲了,你們願意打就打吧!」結果警察只是比劃了幾下,然後就拿出《悉尼講法》給她讀。功友回來說,她看到老師的法像笑瞇瞇的看著她,鼓勵她做得對。

交流中大家還悟到,每個人的修煉道路都不同,但對大法的心是絲毫不能有折扣的。有一個功友在提審中對預審洪法,預審聽得很投入,還問她,作為警察,服從是天職,我知道法輪功是好人,你說我怎麼辦?功友說,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人民警察身為國家公務人員更應該講真話,那你就把你看到的法輪功都是好人的事實講給你的親人同事乃至上級聽,你們是最基層的工作人員,也就是最基礎的,最重要的,如果你們也都能認識到國家針對法輪功的政策是錯誤的,我們共同努力,相信這個錯誤會扭轉得更快。這個功友講著講著,腦子裏突然冒出來這樣的念頭:出去向更多的人講清真相,更好的助師世間行。她意識到,這一念是發自於本性純真的想法,是在法上的,於是她改變了堅持不說的做法,說出了姓名和地址,她想,一切順其自然吧。果真第二天,這位功友被原單位接回後同時免去了牢獄生活,又走入了洪法的洪流中了。

在延慶,幾天下來,已經有許多功友被遣送了,而那些繼續堅持不說姓名、地址的功友承受就更大。但是無論在哪裏,我們一樣都可以以不同的方式證實大法。

大陸大法弟子
2000年10月4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