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 「十一」,「法輪大法好」震撼著古老的天安門廣場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0月3日】據實報導:親眼目睹「十一」在天安門廣場江澤民之流,動用大批便衣、惡棍、打手殘酷鎮壓大法弟子及無辜群眾的事實真相。

「十一」上午9:15我們來到廣場東側道路上向東北方向走去時,發現歷史博物館南邊小馬路上,一輛110警車裝滿了向外揮手的人,一看此景立刻知道一車功友被公安帶走了。二分鐘後又一輛大轎車裝滿了揮手的功友駛過來,我立即揮手致意。這一揮手馬上招來一個警察兇神惡煞般地向我撲過來。盤問我為甚麼揮手,他恨不得把我也扔進車裏似的。跟他講不了理,在功友幫助下我們安全離開了。廣場裏到處是便衣,也有換了新警服的公安。便衣大多20~30歲,也有一些老便衣。年輕便衣是一撥、一撥的,有來有走,每撥穿的不一樣。我們走到紀念碑邊上就不讓向前走了,警察不讓進,遊人問為甚麼?警察蠻橫地回答:「不為甚麼就是不讓進。」有位年輕的媽媽帶著一小男孩要從邊上過去,警察惡狠狠地說:「你敢過一下試試,我看你敢過!」在場遊人看得清楚極了,有些遊人哄了起來,後來這名警察才說:「上面有令,只准出不准進。」原來政府下令,為了鎮壓法輪功,於「十一」上午10:06開始封閉天安門廣場附近地鐵出口,不准出入、上下一律繞行,廣場上的人員只准出,不准入。

又過了約6~7分鐘,兩邊人群衝開一個口子進去了,東邊也順勢湧了進去。我們隨人流進入了廣場中心。從此一幕幕觸目驚心的畫面頓時展現眼前。東邊一花壇前一群便衣連拉帶打的將一些人抓上車,傳來的喊聲是「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大法好」等。這輛大轎車在遊人注目下關嚴了車窗押走了。只看見他們在車裏還再喊。這時人群裏一句:「人家怎麼啦,就抓人」。立刻引來好幾個打手,在人群裏亂打量人。一波未平又一波,僅幾分鐘又抓人啦。這次發生在身邊,離我們幾步遠,突然坐下十幾位學員,遊人馬上圍過去,成一圈。趕過來的便衣一部份打、抓學員,一部份衝向群眾,說:「法輪功過來,不是的閃開。」說著也不等回答,就往車裏推,裏邊便衣伸手就抓,真有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的陣勢。我們同來的一位男功友腳沒站穩就被抓了過去,這時門邊一個便衣使勁踢他一腳,後來那功友說便衣踢他時還陰險地笑著。兩輛110警車裝滿了大法學員,大家振臂高呼:「法輪大法好!」便衣也顧不上周圍的遊人(包括外賓),甚麼狠招都用上了,才把學員們塞進警車,我們那位功友據理力爭,大聲質問:「你們憑甚麼抓我?我犯了甚麼法了?」一個老便衣一看,他沒完沒了地大聲質問,只好說:「誤會,誤會,放了,放了。」這位曾被關過的功友就這樣利用了有眾多遊人及外賓也在場的機會,向他們提問了一個他們永遠也無法回答,也不敢大白於天下的問題,而這些鐵的事實卻被江澤民利用廣播機器去胡說八道、去騙人。他們能騙得了當時不在廣場的廣大人民群眾,卻無法欺騙當時在廣場親眼目睹如此暴行的少數人民,尤其無法堵住當時在廣場平白受到毆打、屈辱的遊客百姓的嘴。請看,以下是在廣場聽常人所說的話:

「吃飽了撐的,管人家煉甚麼功。」「人家煉功礙他媽你們甚麼事啦!」

「煉法輪功的真了不起,這麼打還煉。」

「法輪功,好樣的!」

在新紀元開始的第一個國慶,這喜慶的日子裏,平白無故地被這幫惡棍在具有450年古老歷史的天安門前,在大庭廣眾之下,被打被污辱的血淚事實,會讓他們刻骨銘心地記一輩子。

這件事就發生在那兩車功友被抓的同時,我的身後。我們正望著被抓功友們想找機會拍下便衣打人的鏡頭,可是老沒機會,身邊便衣多如麻。這時身後人群大亂,我前面的,四週的便衣一下從我們身邊撞過去,我差點摔倒,急忙站穩回頭一看,一個滿臉橫肉的黑臉便衣正掄著鑲著鋼絲的軟膠皮棍在毆打一位50歲的男子,一位年齡不相上下的女子邊護著不讓打,邊喊別打人。旁邊另一便衣把已搶到手的相機打開,抽出膠卷,並將相機狠狠摔碎。與被打男女同行的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約20歲左右)明白過來後,也加入與便衣對打的戰鬥。他們四人哪是對手,那些是經過訓練的打手,正在此時,後來的老便衣聽出點道道,讓停手,因為大法弟子是沒有這種又打又罵的舉動的。老便衣據經驗知道又打錯人了,常人平白挨打,打不過就罵,這是常事。原來這幾個人是來天安門過節的老百姓,只因為便衣在打罵大法弟子時,他們正好在照相,結果便衣以為他們在偷拍,所以砸相機、毀膠卷,又打了他們一頓,真相一清,這些便衣一下全跑沒了。這四位被打得不輕,後來聽公安內部人講,帶鋼鏈的膠棍打人沒外傷,但內傷重。打人的全跑沒了,老百姓哪說理去。群眾平白受疑、翻包、被盤問、被罵、被推搡,被打一棍也是「十一」廣場平淡節目之一,不足為奇。

這時已有好幾輛車裝滿被捕的大法弟子開走了。又有一輛大轎車裝滿了學員及無辜群眾,從車窗外還可以看到打手的拳頭又高高舉起來。車開走時,車內學員向外揮手,喊著甚麼,想不到突然間車外圍觀遊人中,突然掌聲大起,也喊著甚麼,並揮手向車內告別。這可急壞了便衣們,他們蜂擁而上,想抓人,遊人卻嘩一下全散開了,只抓幾個。這些真實情況只有「十一」在廣場的遊人最清楚,哪怕有一絲善心的明白人,都會對「十一」晚新聞聯播時播出的那篇信口雌黃的彌天大謊嗤之以鼻,更何況有那麼多外賓,其中也不乏有正義之士。另外,所謂電視採訪的那幾位「群眾」角色,你們在夜深人靜之時,能否把手放在心上,對天發誓,你講的是真話嗎?在國外做偽證要判刑的,雖然在中國不全是這樣,但助紂為虐的下場,例子太多啦。

從上午9:15~10:45,這短短的一個半小時就裝走了4輛大客車,6輛110車的大法學員及無辜群眾。打傷的群眾、受辱群眾的人數來不及也無法統計,便衣和遊人的人數比例就當時粗粗估計至少對半,估計可能不過份。江澤民利用、動用國家一切機器為其鎮壓人民服務,利用電視台、報紙等製造彌天大謊,矇蔽廣大人民群眾,把黑說成白,睜著眼把十二億人民當成大傻瓜蒙來騙去,利用手中權、棍,把敢於講一點真話的人,都不用扣甚麼帽子來掩蓋一下,直接就打,打得你從此不會講真話為止,才達到他任意愚弄百姓的目的。 (2000.10.2 凌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