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十惡不赦之罪的鐵證

——評江澤民「在某重要會議上的談話要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0月12日】 一年多以前,當江澤民操縱整個國家機器以「破壞穩定、威脅政權」為藉口對法輪功進行鋪天蓋地的鎮壓之時,中國乃至世界的民眾都存有一個很大的疑問:幹嘛對一群手無寸鐵的老頭老太如此大動干戈?隨著鎮壓的繼續,隨著千百萬法輪功學員毫不畏懼地赴京上訪、向身邊的人們說明真相,人們對鎮壓本身的瘋狂、殘酷及喪失人性越來越能夠清醒認識並加以斥責。江澤民究竟出於甚麼樣的罪惡意圖和動機作出如此大規模殘害善良民眾的行徑一直是各國政治觀察家,身處其中的普通中國大眾乃至「奉令行事」的各級各部官員猜測、談論的話題。

透過江澤民「在某重要會議的談話要點」(以下簡稱「談話」)以及幫兇打手奉為聖旨的「上面的精神」,透過江澤民眼中的邪光,以及嘴角的狡笑,我們看到的是一個被權欲、妒嫉扭曲了的人格,看到的是一個充滿凶殘、怯懦及宵小式刻毒的邪惡生命。

讓我們看看江澤民自曝的醜態,看看這一不同尋常的談話背後隱藏著甚麼樣的邪惡。

1、 江澤民的邪惡,在於它不惜以犧牲整個民族的前途為代價,再次以挑起大規模群眾鬥群眾的方式來滿足樹威望、撈資本、搞個人崇拜的獨裁心理。

「中央鑑於蘇聯社會主義制度消亡的歷史教訓,一直決心對各種反馬克思主義的思想、信仰和理論進行批判,奪回並鞏固無產階級的思想陣地,在意識形態領域進行一次消毒,法輪功鼓吹『真、善、忍』,給了我們動手『消毒』的機會。」

──摘自江澤民「談話」
鎮壓伊始,江澤民的喉舌大肆鼓譟,左一個法輪功「破壞穩定」,右一個「威脅政權,」這很給部份國人及國際人士造成了一種江氏雖有點神經過敏反應過度卻也似乎「可以理解」的假象。然而,「談話」的曝光,使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兇狠毒辣的江澤民從一開始就非常明白法輪功絕不會威脅任何政權,所謂「奪回思想陣地」、「蘇聯消亡」的「教訓」只不過是掩人耳目的藉口。江氏所懼怕的,是脫離了它「精神控制」的民眾正在與日俱增,是混亂的社會現實使樹立「偉大領袖」形像的希望日漸渺茫。因此,「奪回陣地」的囈語隱藏的只能是江氏圖謀達到思想獨裁的司馬昭之心而已,就如同它對「爭奪群眾」的渴望所表達的那樣。
首先,小肚雞腸的江澤民也許略有自知之明:論相貌則難以匹配我泱泱中華風範;論才幹則腹中空空了無政績;論資歷則平平無奇毫無可取;就連僅有的藉以平步青雲的那次政治投機也陰為國人不齒;至於在國際國內因不懂裝懂,慣於拙劣表演而隔三差五地出醜,以致博得西方媒體「戲子」綽號,更是早已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笑料。

於是,一介宵小出身的投機政客在渴求威望的巨大失落與手握重權身居君位的雙重刺激下,為了追求獨裁滿足它近於變態的自卑自私心理而鋌而走險也就是勢所必然的。從鄧小平死後江氏「現在要好好坐一下」的放言到「談話」中惡狠狠的「消毒」決心,我們不難窺其心態。

其次,極度的自卑與怯懦必然導致瘋狂的妒嫉和歇斯底里。此恰是「小人得志便猖狂」的真實寫照。一個醜陋的東西是容不下任何比它高尚、美好的事物的。法輪功傳出短短七年,上億的弟子相繼追隨得法,而每一個弟子對李老師發自內心的崇高敬意及為大法捨命而不足惜的堅定曾震驚得江澤民大呼「動員能力之強,組織紀律之高,非常罕見!」。這恰與經歷軍委開會竟不屑通知它這位不懂軍禮常識的「軍委主席」此類遭遇的江澤民形成了極其強烈的反差。看看「談話」中江氏無奈承認「鬥爭」了一年「仍有五千多萬法輪功弟子繼續信奉法輪功」的現實吧,看看江賊對法輪功創始人「半年多沒露面,大量法輪功信徒仍然死心塌地追隨」妒嫉得咬牙切齒的醜態吧。我們不難理解,鎮壓法輪功,並以江賊無出其右的凶殘對待法輪功學員只不過是被妒火折磨得痛苦不堪的渲瀉、轉嫁自身罪惡的需要罷了。

再次,江澤民喜歡表演,更喜歡模仿表演,儘管總是模仿得很拙劣,恬不知恥的它卻總是樂此不疲。機關算盡的江澤民滿以為這次效仿「文革」式的鎮壓運動既可達到重建思想專制、享受個人崇拜、過把癮再死的最大滿足,又可乘機剪除異己,打擊政治對手,獨攬大權,可謂一箭雙雕、名利雙收。殊不知法輪功學員以堅如磐石的大勇和亙古未有的大善不斷向政府、向世人證實大法、說明真象,面對邪惡毫不退讓,鎮壓因此而失敗。世界各國及廣大國人在了解真象後也紛紛站在正義一邊,謠言因此而揭穿。可笑的江澤民,投出的石頭不偏不倚砸在了自己的頭上,砸得它暈頭轉向以致在CBS專訪之時,在眾目睽睽之下語無倫次、信口胡編,驚得世人大跌眼鏡。

2、 江澤民的邪惡,不僅在於它的專制,獨裁及暴政作風,更在於它道德上的卑劣和毫無人性的凶殘。

「相比之下,其他氣功組織就不那麼容易解決,很可能在全國引起劇烈動盪,甚至於製造暗殺、毒氣、爆炸等恐怖暴力活動,就會給我們的工作帶來相當大的難度,對社會穩定起破壞作用,起不到懲戒的效果,法輪功講『真、善、忍』我們的打擊工作就可以放手進行。以後利用打擊法輪功的經驗,可以有效的運用於其它氣功組織。」

──摘自江澤民「談話」
從江氏的心跡坦露、真實告白中,我們不可思議地看到:原來江澤民及其幫兇壓根不糊塗,並非「下情不察、妄作決斷」的莽撞昏君。它清清楚楚地知道法輪功的大善大忍和與世無爭,也清清楚楚地了解法輪功學員「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顯著特徵。只是在它那充滿罪惡與邪術的腦子裏,如此高尚的準則如此美好的境界觸動的不是理應尚存的良知和起碼的人性,而是自以為有利可圖的貪慾和莫名深深的恐懼。正是在這種邪念的驅使下,江氏動用了所有邪惡的思想及手段選擇對法輪功大打出手作為樹立個人威風和建立獨裁暴政的機會。
在江氏架著黑框的斜眼之中,「製造暗殺、毒氣、爆炸」的邪教或恐怖組織由於「不容易解決」,可以予以容忍;鬧獨立、搞分裂並且信仰「反馬克思主義思想」的人士由於「工作難度」,甚至可以主動要求「對話」;而尊奉「真、善、忍」為原則,嚴守「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善良民眾反倒可以「放手打擊」!!眾所周知,從來只有強盜匪幫才會從打擊好人的惡行中尋找耀武揚威的機會;只有卑劣、怯懦的流氓才會從欺壓良善的囂張中獲得「誰敢惹我」的快感。可悲的是身居大國君位的江澤民,對此種市井癟三的下作手段不但不以為恥,反而引以為榮地作為獨門心得向眾爪牙隆重推銷,其道德之卑下,天良之泯滅,當真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江澤民的邪惡,源於它甘願接受邪惡的擺布,喜歡用邪惡手段達到目的。所以,這樣一個充滿各種邪惡因素的生命註定是要與「真、善、忍」宇宙大法相對立的。

江澤民的邪惡,源於它需要一個與其相適相配的不良環境支撐它生存,所以,一個億萬民眾身體健康、道德高尚的祥和局面,是江賊之流發自內心懼怕和不願出現的。而黃、騙、賭、毒四處泛濫、貪官污吏俯仰可得、道德信仰全面崩潰的亂世,反倒是江澤民自感如魚得水的好去處。

如果說江澤民因擔心「義和團」重演而鎮壓法輪功,那麼當它了解法輪功的情況後會停止鎮壓;如果說江澤民因一時失去理智鎮壓法輪功,那麼在一次次「布置」一輪輪「升級」失敗後,它會重新考慮如何收場而有所收斂,可惜以上都不是。從江氏明知是錯也要幹到底的那股子邪勁裏,從「談話」裏夢想惡行囂張「二、三十年時間」的狂語中;從它對死後仍能繼續鎮壓的迫切渴望中,我們再一次看到:這一場人類文明史上最可恥的鎮壓絕不是基於維護政權,更不是「決策失誤」。這是一個本質邪惡註定淘汰的生命企圖用瘋狂掩飾對正義的恐懼的徒勞舉措,是一個邪惡勢力的總代表在末日來臨之際的最後掙扎。絞盡腦汁的江澤民及其幫兇們甚麼都想到了,就是忘了一點:邪不勝正是宇宙恆久不變的理。

3、 江澤民的邪惡,還在於它迫害手段的歹毒,設計構陷的陰險和粉飾罪惡的無恥。

「我們公安部和國安部的同志、全國研究語言和宗教的專家,……寫出了一些『經文』,在海內外流傳,不斷瓦解法輪功信徒的意志,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要繼續撰寫這類『經文』,擴大法輪功信徒之間、骨幹之間的矛盾。」

「我們對李洪志及其法輪功絕不能掉以輕心,必須加緊各方面的工作,李洪志半年多沒露面,大量法輪功信徒仍然死心塌地追隨,可見流毒之深,特別行動小組要繼續加強行動,設計多種預案,保證刺殺行動萬無一失,首惡一死,許多問題會迎刃而解。」

──摘自江澤民「談話」
自古雲「上樑不正下樑歪,中梁不正倒下來」。當堂堂一國之君都熱衷於江湖下三濫招數之時,舉國上下的邪惡是不難想像的。
借用「XX日報」慣用的手法,既然江澤民等「一小撮死硬分子」是「有預謀、有計劃、有組織、有步驟」地發動了這場禍國殃民的鎮壓,那麼種種黑社會匪幫手段的熟練運用也就不足為奇了。

在江澤民對各部「同志」偽造李老師「經文」的嘉許中,很容易使人想到從《光明日報》開始的眾媒介發難,到「香山集體自殺」的謠言,進而到科痞何祚庥的表演,再到近期「十一」大集會的構陷,不過都是江澤民一手自編、自導、自演的鬧劇。這種先是賊喊捉賊栽贓嫁禍,進而大打出手充當正義英雄的典型黑社會招數居然被堂堂大國之君擁為看家法寶,真乃天下奇聞。

先不論一年多鎮壓過程中一萬多人是如何未經法律程序被送進勞教所、500多人是如何以「莫須有」罪名被判刑的;也暫不論50餘名修煉者是如何被迫害致死、600多人是如何被送入精神病院進行藥物摧殘的。單只從「談話」中江氏妄圖陷法輪功於絕境的兇相畢露,癡謀置李老師於死地的殺氣騰騰,就可想見這場鎮壓的邪惡程度。暗殺、綁架、勒索,拐騙、偷搶、暴力,還有精心打造的誹謗以及層出不窮的酷刑,甚至包括在封建時代就已摒棄的株連,一切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手段,一切黑幫老大的作派、流氓政客的慣技以及一切恐怖組織的拿手招數,邪教魁首的經典科律,無不統統湧現在江澤民四處鼓吹的「中國人權狀況最佳時期」!

好一個古今邪惡的集大成者,好一個十惡不赦的江澤民。

「宇宙不是為了人類而存在的,人只是最低下的一層生命存在的表現方式,如果人類失去在宇宙這一層生存的標準,那就只能被宇宙的歷史所淘汰掉」。(《再論迷信》)

江澤民是邪惡的,它以為只要擁有權力與陰謀,便可四海之內隨心所欲、為所欲為;它以為只要心腸足夠狠、手段足夠辣,便可讓所有人屈從於它的淫威,敢怒不敢言。

江澤民是愚蠢的,它不懂得「回頭是岸」,不懂得懸崖勒馬,不懂得珍惜偉大宇宙留給它的萬古難逢的機緣。而如它一樣的邪惡敗類終究也只不過在一番小丑式的表演後即將成為江氏的陪葬。揭穿江澤民的邪惡是因為宇宙中再不會有它的任何位置;揭穿江澤民的邪惡是願天下的好人,願做好人的人不會因它的邪惡而是非不分,從而給自己生命的永遠造成無可彌補的損失。

願所有善良的人們用你們的良知、正直和正義感支持我們!
願所有善念尚存的人們分清正邪、明辨善惡,給你們自己一個光明的未來!
豺狼當道,賊子邪心,願天下人共伐之!

鄭仁心
2000/10/11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