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昌「法輪功轉化學習班」見聞錄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0月11日】 在武昌青菱鄉紅霞村,近半年來一直關押著30多個堅定的法輪大法修煉者。6個月來,他們經受了肉體摧殘、精神折磨和思想迫害,他們用自己的真、善、忍的言行證實著大法的偉大,改變著周圍的環境。

這個「法輪功重點對像封閉式學習班」的很多人是連抓帶哄地被帶來的,有些連監視居住都沒辦,其中有工人、學生、教師、工程師、大學教授……,既有五、六十歲的老人,也有十七、八歲的少年。

1、「我們無罪」

一開始負責人就宣布了「紀律」。這些「紀律」完全限制了人身自由。平時坐在房間,連坐的姿勢都規定死了:坐在床中間,兩腳並攏,雙手各自放在身體兩側,不准互相交談,出房間要喊報告,不准背經文,不准煉功。並告之:這裏所有的工作人員都可以對他們進行「管理」。到處掛滿了污衊大法、誹謗師父的標語。每天軍訓,再就是上課強制性灌輸攻擊大法的言論。不允許有自己的思想,不允許發言,只許聽和服從。動輒把要發言、要煉功的學員用手銬吊一排。銬的手法包括吊門梁(用手銬將手腕吊在門樑上,足尖點地或懸空)、吊窗台(雙手後仰銬在鐵窗上,後腰被窗台墊住,身體不能伸直)、背寶劍(一手過肩往下,一手由後腰往上,在背後銬在一起)。

桂紅,女,33歲,多次被打、銬,曾被吊在門樑上,雙腳離地,痛得眼淚直流,長達20多分鐘,雙手因此長期麻木。

蔡銘陶,男,27歲,大學英語教師,多次被打、銬,曾被銬在鐵架上站著過了兩天一夜。

陳燕文,38歲,交通警,曾被投進看守所最「黑」的一個囚室,犯人們在公安的授意下毒打他達20天,逼其寫保證書,他堅決不從,左肋骨打斷了3根。進學習班後,他曾提出要拍片檢查,一工作人員聽後威脅他「再說老子打死你」,不予理睬。就在肋骨斷翹的情況下,僅因為和別的學員說話,被吊在門樑上近一個小時,痛苦難當。

鄭翠華,女,48歲,有一次被銬得休克過去。

他們還給學員帶近30斤重的腳鐐。劉桂傑,女,50歲,一連好幾天帶鐐行走,沒喊一聲疼;吳克燕,女,54歲,高碧珍,女,52歲,二人被一把腳鐐拴在一起,上廁所、洗澡都得一起去,行動極不便,腳都銬破了。

學習班如此虐待學員,到底關不關心人民的健康呢?

4月底,學員們開始要求煉功,幾乎所有人都在早上喊「報告--要煉功」,警察銬他們、打他們、罰跑步、做俯臥撐。中醫學院學生吳志紅,一次「背寶劍」2個多小時,痛不欲生,一道「背」的還有丁紅芳、胡曉玲。桂紅,一次「背寶劍」3個小時,疼得頭往牆上撞,想撞昏了就不知道疼了。

跑:繞操場跑20圈、50圈、100圈,老太太都在其列,有時需要2個多小時,跑完了有的還要做「兔子跳」。

俯臥撐:女的50個,男的100個,累了只許趴著,直到做完。

打:蔡銘陶,一次被打得滿臉是血,問他還煉不煉,他平靜地說:「要煉」。又打,問:「煉甚麼?」,答:「法輪功」,再打,問:「到底煉甚麼?」,他依舊平靜地答:「法輪功」。徐曉東,女,55歲,因要煉功被警察狠踢,踢累了,乾脆拿鞋子打她,臉被打腫了,身上青一塊紫一塊,回到房間裏,同室的功友哭了。

2、「精神控制」

五月的一天,管教叫幾個經常要求煉功的學員到教室去,強行讓他們聽污衊大法與師父的錄音磁帶,裏面盡是編造的謊言。蔡銘陶對他們說「你們不能逼我們聽這些。」馬上背後一拳打來,他仍禮貌地指出「你們這是搞思想控制。」又一拳打在臉上,他說「到底誰是真正的邪哪?」此時的拳頭已是兩面開弓,打得他滿臉鮮血,血沾滿了前襟,其他學員都忿而指責他們的暴虐,蔡銘陶被帶到禁閉室銬在了鐵床上,此後左臉腫了近半個月。

第二天,又強行讓全體學員聽黑磁帶,一女學員背誦「善惡已明」,被拉了出去,不一會兒,全體學員背起了「論語」,整齊的誦讀聲莊嚴而洪大,遠遠地湮沒了錄音機的聲音,錄音機被迫停放。第一個背書的學員被銬進了禁閉室,一銬就是七天。

幾次這樣下來,這盤磁帶一直只放了個開頭就放不下去,後來乾脆就絞斷了,至此,放錄音之事就告一段落。

後來又有學員做清潔時把黑板上污衊大法的話擦掉了,該學員被關了7天禁閉,手也銬了7天。

5月20日早上軍訓,十幾名女學員用休息的機會把牆上的標語扯下了一大半,她們立即被銬在鐵窗上(當時還銬斷了好幾副手銬)。22日其中4名學員被送往看守所,刑事拘留一個月。之後,一輛卡車掛破了橫在院子中的一張大幅標語,後來又起大風,把標語撕成了兩半,院子從此明亮了許多。

作為大法修煉者,他們坦然地承受了一切虐待,對任何一個工作人員都以善相待,受到打也好、罵也好,學員從沒有用同樣方式對待他人。學員曾多次反映過這種標語的無恥、無聊與對人精神的折磨,學習班置之不理。他們花人員的血汗錢來製作這些惡毒的標語,動用警察、媒體、刑具、暴力手段對付這群善良的人們,實在是不應該。

願我們的人類不再有這種精神虐待、思想迫害、心靈摧殘,願眾生皆在善行中慧悟!

3、「他們都是好人」

工作人員中不乏善良的人,他們時常為學員的遭遇偷偷落淚,有的用各種方式使學員少受些折磨。

幾乎每批工作人員剛來時,都有人不敢同學員睡一間房,因為官方宣傳報導中把煉法輪功的描述成暴徒和精神病。於是幾乎每次都有負責人做他們的工作「他們絕不會傷害你們的,這一點你們可以放心,他們都是好人,他們只是思想問題」,工作人員才將信將疑,後來看到學員們待人彬彬有禮,不說假話、髒話,以善待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這才放心。有的工作人員私下裏感歎:「我好長時間一直想說,我發現你們煉功人從不浪費糧食,連掉在地上的飯都撿起來,而我們一些工作人員卻總倒飯倒菜。」也有人發現,法輪功學員之間從不鬧矛盾,他們互相幫助,對誰都好,以真善忍自律待人,而工作人員之間卻總是勾心鬥角。

4、「610,解銬子!」

6月21日,那五個被送去拘留一個月的學員回來了,她們精神飽滿,似乎旅遊歸來,顯然這一個月是修過來的,不是熬過來的。吳克燕回來後又有兩次被銬暈了過去,有一次請來醫生為她急救。有時,警察把她和另一學員(53歲)銬在一起,她們在房中,悲憤地喊「610,解銬子!」、「610,上廁所!」、「610,要洗澡!」。每天工作人員胸前都帶著「610辦公室」的牌子,「610」,這個從去年起全國設立的一個專門打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機構,此時儼然成了腳鐐、手銬、打人、罵人、造謠、誣陷、關押、迫害家庭、摧殘生命的代名詞,成為邪惡工具的化身。

學習班配有醫務人員,但主要是給工作人員看病去了,因為學員們都很健康,儘管經常受折磨、挨打上銬。幾位50多歲的學員絕食絕水6天,這6天中仍與大家一道參加軍訓,醫務人員檢查她們的脈搏、血壓都非常正常,驚嘆不已。用的水是湖水,裏面常有一條條的紅蟲子流出,洗澡、喝都用它,很多工作人員拉肚子,而學員們不受其害。

這裏的生活費是一天30元,對個別學員是一個月3000元,伙食標準每天4-5元,吃的是水煮老絲瓜等素食。許多學員因修煉法輪功單位對他們停發了工資,有些退了休,他們還不知道這筆錢從哪裏湊齊。大家學法輪大法都出於自願,買一本《轉法輪》也只12元,所有煉功點義務教功,相比之下,誰在斂財,不是一目了然嗎?

5、「不許打人」

7月一次「上課」,一些學員當場指出發言者捏造事實的錯誤和長時間攻擊謾罵的無禮,立即遭來巴掌待侯,不許他們說。剛回到寢室,警察就把一名叫張劍的學員拖出去,在院子裏三個人圍著暴打,全體學員們憤怒了,站在門窗前大聲喊「不許打人!不許打人!不許打人……」,正義的呼喊響徹了整棟樓。

長期的暴行連許多善良的工作人員都看不下去了,從那以後,管理者的方式緩和了許多。

半年多來,全體學員始終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在任何折磨下堅修大法,給工作人員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少人私下表示有機會要好好看看《轉法輪》。

學員在要求煉功的同時還抓緊時間背經文、學法,一次還集體將《洪吟》背完。有學員說得好,你們能銬住我們的手腳,可銬不住我們的嘴,即使銬了我們的嘴,也銬不住我們的心。

我們上訪無門,申訴無門,只能在這裏向世人講述:法輪大法好。希望有關部門能知道我們的拳拳之心。

武漢大法學員
2000年10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