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師助法 做而無求

——深圳被捕經歷與感受(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月6日】 (三) 為法坐牢心中樂 獄中弘法不忘修

我們的護照與綠卡都被沒收了,說是讓我們下午去公安福田分局去領取。下午到分局後卻又被留住問話,還被迫看誣蔑與歪曲師父的光碟,整個下午就這樣非常無聊。到晚飯時分,公安先宣布了對兩名香港學員陳先生與陳太太處理決定:回鄉證吊銷,人驅逐出境;我們則被立即送去福田看守所。在看守所公安宣布了對我們的處理:兩名深圳學員孔樊傑(音)、易露被處以刑事拘留(即無定期關押直至被判刑);我們三個美國學員以擾亂社會秩序為由拘留十五天。

我們不承認這個罪名,在朋友家聚會交流學法心得,何以擾亂社會秩序?公安說進去再說,60天以內找公安局上訴。公安局抓了人,再向公安局上訴,在國內現在誰敢為法輪功學員說話?公民權利根本得不到保證。然而,人要修煉,要返本歸真,修煉是上天賦予的神聖權利。

福田看守所位於西面山腰裏,水泥高牆上面鐵網圍著,還有高高的崗哨。裏面關押著一千多個囚犯。這種地方以前只是在電影裏見過,一輩子都不會想要來這裏。但我們大法弟子不是壞人,是天地之間堂堂正正的修煉人,今天為修宇宙大法而被關進來,心裏並不感到害怕,反而是平靜又樂觀的。歷經磨難的修煉生活是一個大法弟子所心甘情願的。這是大法給予我們的善良與無畏的力量啊!

我前三天被關在南三倉,倉內一張硬硬的通鋪佔了差不多一半地方,共十二人擠著睡,不能側臥或翻身。兩人合一張被,角落處圍著一個一米見方的地方,裏面是一個水龍頭和一個便坑。不能穿鞋襪,再冷赤腳穿拖鞋。關進來的這些人大多數都是因偷、騙、打架、吸毒等。一聽說來了個法輪功學員,大家都對我很尊重和友好,問這問那的。還馬上告訴我隔壁也有一個被叫做大法弟子的學員。後來我就向他們弘法,講做好人的道理。這些人聽說了做壞事要失德反而害自己時,就明白了出去後要做好人。有個吸毒青年,原來他母親學過法輪功,他以前也讀過"轉法輪",覺得太玄不信。他被毒癮折磨得睡不著,下半夜我就起來和他交流自己對法的理解。他表示出去後回家好好看看大法書。還有兩人也是表示出去要找大法書學。我想到師父真是慈悲無比,一再給有緣人認識法的機會。

在獄中忙著幹活如打掃衛生和其他雜活等,冰冷的水裏赤著腳,真的幹起活來也就不覺得冷了,這正好去我的懶惰心。其他人說伙食差,我也不覺得太難吃,吃飽就行。獄中最難過的是讀不了大法書,隨身帶的一本"轉法輪"在進來時已經藏在行李包裏了。臨行時想到可能要被捕,一路上趕緊背"洪吟"。真是「書到用時方恨少」。記得最牢的是第一首"苦其心志"。詩中有二句是:"勞身不算苦,修心最難過。"心性關果然來了。有一 天去山上豬圈劈柴,正巧運來幾桶泔腳剩食,要倒入豬食缸中,桶很沉,油膩膩的不好抬,不小心泔水潑在衣褲和腳上,惡臭難擋,心中不由難過與委屈起來。但想起師父經文"真修"中的話:"你們知道嗎?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得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師父為我們修煉承擔了那麼多苦,而我連這點還受不了嗎?心中真是慚愧。

第四天我被調入南四倉,只有四、五個人,多幹點活,但條件較好,倉門也不鎖。看管我們的人也是在裏面服刑犯人,對大法弟子很同情,有一個已經讀了"轉法輪",覺得好,曾經和以前進來的一個弟子討論了三個晚上,很敬佩大法弟子的人品。當然又是一個有緣人。同倉裏被稱做大法弟子的學員叫何鏡如,是惠東縣一個園藝工人,去天安門拉"法輪大法是正法"橫幅而被拘留。後來又調進來一位大法弟子叫孫軍良,新婚不到半年,與妻子一起去北京上訪被遣回關押,妻子被關在羅湖看守所。他們都因為法輪功上訪而丟了工作。我們三人在一起就經常背師父"洪吟"中的詩。也向其他兩個倉友弘法,那兩人都愛聽修煉的事情,出去時表示要找"轉法輪"看,要學。

經常碰到看守所裏的幹警和犯人問我:"出去還煉不煉法輪功?"我就笑著回答:"煉!"他們也笑了,但往往不理解。這幾個月與法輪功學員接觸最多的是公安幹警,法輪功學員的善良與無畏給他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們覺得抓了這麼多好人進來,也覺得彆扭,但是政府的命令不得不執行。

趙晨與封莉莉被關在女倉。談起她們的經歷更是感人。這裏只是簡述一下。她們剛一進倉時,倉頭大姐就喊道:"法輪功。"對趙晨說:"以後就叫你法輪功2O號。"對封莉莉說:"你是法輪功21號。"不難猜到,在這個倉裏已經關押了2O名之多的法輪功女學員。倉頭大姐與全倉女犯的熱情與尊重,使她們開始還有點緊張戒備的情緒一下子煙消雲散了。

法輪功O號是戴英,她是深圳市輔導總站的副站長李健輝的太太。大約二月前她剛進來時可沒有這樣的待遇,她被脫了褲子毒打,腿股部位被打得紫黑,路都走不了。現在李健輝仍被關在看守所等待判刑,戴英被釋放在外打工,照顧獄中的丈夫。還有深圳學員於輝進來時為了保護大法書不被奪走,被連打了五記耳光,易露也被狠打了一記耳光。但易露告訴我說奇怪的是她當時不覺得疼,心中有為大法的正念是非常重要的。後來,法輪功學員的善良表現使看守人員改善了態度,我們後來的學員沒有被打,是和先來的學員的表現分不開的。

女倉被關的很多是白粉妹(吸毒)和賣淫女,有些年紀很小,還帶著天真與無知。她們就循循開導這些人得法。趙晨與封莉莉都說,自己吃些苦還不覺得甚麼,看到她們在獄中能得大法,就要流淚。全倉的人都被大法的慈悲所深深感化,紛紛表示出去後就去學法輪功。有一天倉頭大姐一早起來就向大家宣布說:"從今天起我要用真善忍來管倉。"後來一個女孩更表示:"出去以後再也不會賣淫了。如果再被關進來,那一定是為了學煉法輪功!"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