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更多的美國人知道大法好

——記迎新年佛羅里達弘法煉功活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月10日】1999年的最後一天在佛羅里達州一位同修家借宿,臨近午夜,幾個人正說著話,忽然有人提議外出弘法煉功。去哪兒呢?到熱鬧的地方。2000年元旦將至,美國各州各城市都在舉辦慶祝活動,熱鬧的地方不難找。沒多想,幾個人各自把手邊的大法介紹材料一湊,拿上法輪大法的橫幅和煉功用的墊子、錄音機就出門了。

車到某市的一個碼頭時,只見到處燈火通明,各種音樂不時撞擊耳鼓,滿街都是喜氣洋洋地前來參加送舊迎新慶祝活動的人。十來個大法弟子選中了人行道邊的一塊草坪,此處光線不明不暗,既能為遊人所見又不過分嘈雜。五套功法兩小時,爭取在打坐中送舊迎新。大家把介紹材料放在路邊的綠草上便迅速開始隨著音樂集體煉功。自由、合法的煉功環境,路人善意、親切的問候,此情此景,令一位剛從大陸轉輾來美探親的小弟子不禁灑下了感慨的熱淚。

當晚碼頭上安排有各種娛樂活動、演出等等以及從新年零時開始的煙火慶典,很多遊人都在忙著看熱鬧或找個觀看煙火的最佳位置。不久,人們開始在集體煉功的草坪邊駐足、觀望,並開始拿起大法介紹材料閱讀。動功剛煉了不一會兒,感到有人站在面前。睜眼一看,果然面前聚起了一個觀望的人群。人們臉上帶著欣喜、好奇、探尋等各種表情,有幾位白人正在猶豫著不知向誰提問才好。見狀我和另兩位同修分別迎上前去。

「法輪大法?」一位學者風度的中年白人高興地問道。
「對呀。」
「哪兒有煉功點?」很顯然,他已經知道了法輪大法,現在能有這樣一個直接接觸法輪功學員的機會他覺得高興、可貴。還有幾個人關心地問我們:「為甚麼中國政府那麼怕你們?」那天的人群當中有一些這樣的問詢者,但出於各種原因,人數比例卻明顯有限。

「這是太極嗎?」「這是甚麼?」仍舊是最常被問起的問題。聽了我們寥寥數語的簡單說明後,接下來問得最多的問題就是「哪兒有煉功點」了。看來法輪功純正的能量場和優美舒緩的功法動作已經起了實質性的作用。

拍照、鼓勵,及與煉功中的學員們合影的人很多,閃光燈此起彼伏。鬧中取靜決定抓緊時機當場學習功法的人也有一些,其中格外真誠的是一位三年級的白人小姑娘。在父母親聽了學員的功法介紹並含笑答應她的要求後,她安靜地學起了功法,學了兩套還想再學一套,那種真誠和懇切不由人不感受到生命中的純真。打坐對這位小姑娘來說不是難事,她的雙盤端正自然。見到我驚喜和讚許的目光,她略帶羞怯地微笑著對我說:「這很容易。」

不覺中2000年元旦降臨。霎那間放煙火的轟鳴聲和禮花綻開的「劈劈剝剝」聲在我們頭頂成了一片。天空被照得通明,空氣中開始有煙霧迷漫。人們的腳步被引向了放花的地點。小姑娘猶豫了,捨不得離開我們的煉功地點,又被五彩繽紛的禮花吸引,於是在父母陪伴下,她在離我們只有兩、三米開外的地方望空觀花,並不時回頭看看我們是否還在。學員們抓緊這個空當繼續專心煉功。大法的煉功音樂在禮花的震響中更顯得安靜而悠揚,繼續煉功的學員也似乎置身於一切事外。

不知過了二十分鐘還是半個小時,煙火慶典結束,天空恢復了寧靜,人們開始散場。絡繹不絕的人流又開始湧來。我們的打坐還在繼續。

「新年快樂!」「新年快樂!」「新年快樂!」
「你們還在這裏?!」
「你們剛才一直都在這樣安靜地煉功?真奇妙!」
「了不起!」
「那位女士簡直一動不動,好像周圍的一切都無法影響到她,真是超級寧靜!」
「為甚麼你們能做到這樣?」
「我希望我也能這樣,(這個功法)好學嗎?」……

臨時湊來的各種大法介紹資料早已被拿得乾乾淨淨,後來的人就只有找筆湊紙地記個煉功點聯繫電話了。回家路上才想起事先沒有申請許可證。也許不需要?誰知道呢,也許我們得到了新年特別優待吧。這次從決定出來煉功弘法到完成整個弘法活動,歷時可能只有三個多小時。只想到希望讓更多的人有機會見到法輪功,心無旁騖,平時打坐時腿盤姿式欠佳的我這天盤坐得格外輕鬆、美觀;耳朵和胸口能聽到禮花的震動,但盡此而已,外面的聲音再大也傳不到打坐人的心裏。平時關於弘法和如何弘法,大家議論過不少,我也想過很多,做過各種嘗試,這天簡單愉快的弘法經歷,讓我突然意識到「無所求而自得」和「多為他人著想」的又一層含義,事後感覺自己的心好像也已變得單純和更能包容了。

深夜入睡,早上按時起床,沒有疲倦,只感到心中有種寧靜和幸福。悄悄到鏡前一照,眼前映出一張紅撲撲蠻有光彩的臉龐。不由燦然一笑:這個年過得好。不過要繼續抓緊喲,還有很多美國人不知道法輪大法,還有很多聽說了法輪大法的美國人沒有看到自己附近就有人在煉法輪功呢。--這弘法的時間和機會也是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的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