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才是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1999年8月27日】現在所發生的一切,大家都知道這是對我們的不公,我們是要討公道。老師在<<法輪佛法>>(新加坡法會上講法)中寫道:「我們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是在向外看,你為甚麼這樣對我?心裏頭有一種不公的感覺,不去想自己,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個最大的、致命的障礙。」由此我們悟到:環境再特殊也是個修煉的環境,也得向內找。通過向內找,我發現了許多執著心,現略略表述如下:

1. 心有所求時,忘了以法為師。

許多學員遇到事情不知道怎麼做,就等著老師怎麼說,這能叫修煉嗎?一聽說是老師的話,就信了,並沒有用法去衡量一下:符不符合法。這就使得許多假經文得以流通,還有現在學員盼求網上消息的心太強,如果有一天網上完全被公安部門控制了,用「黑客」等手段,在網上以老師的名義發布甚麼話,要大家如何如何做,那大家是不是都會跟著做呢?如果是那不就亂套了嗎?無論何時,不可外求,要以法為師,多學法是過關的最好辦法。最近一直有假經文流傳,還是我們在這方面修得不紮實,不然它根本沒有市場,也就用不著安排假經文的事情發生。

2. 不是生死關難過,是你割捨不了名利情。

許多學員心裏明明白白知道大法好,卻在保證書上言不由衷地簽上了名,講了大法不好的話。仔細想想,都是自己的心在作怪。有的學員很堅定,但當他聽到女兒的哭聲,聽到老父親為此而病倒等等時,卻堅持不住了,名利情中有一樣去不徹底,你都過不了生死關。

我早就想過,老師講有些人要當未來的人,我就想,誰來做人呢?圓滿的就圓滿了,變異的人又不配做人,那誰來做人呢?現在好像明白了,是不是那些生死關沒過去退下來的,由於怕自己受損等等退下來的,但心裏又知道大法好,還在做好人的人呢?可能是由他們做未來的人吧。

真如此那麼想一想,我們動的每一念分量可不輕呀,關係到將來是做人還是圓滿。正如老師講的:「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

3. 太陽依然在發光,是我們有恐懼心。

有許多學員,做事躲躲閃閃,看書怕人沒收,打電話怕人竊聽,出門交流怕人跟蹤,搞得很緊張,有的學員戲稱:修佛修佛,修來修去修成特務了。這像個宇宙大法的修煉者嗎?其實大家忘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神安排的,能是偶然的嗎?

在廣場上,AB兩個學員在交流,A很坦然,B很緊張,左看右看,一會說:你看那兩個是便衣,你看那個也是。A卻神態自若。一會過來兩個警察,指著A:你旅遊的,一邊去。指著B:你練法輪功的,跟我們走。A釋然:不知這回能不能去掉B的恐懼心,疑心。

有一位學員,從北京到老家,帶去好多網上的資料,將北京及全國各地大法弟子堅定的實例講給學員,開始也很緊張,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多了,慢慢地心放下來了。最後一次,十幾個人在屋裏交流,外邊有人敲門。大家都急著問:誰。很緊張,她卻很平靜,想該我們有此難,那就面對,不該有此難,老師也不會安排。

4. 去仇恨心,無怨無恨。

有的學員,警察叫去派出所談話,一看到警察就來氣。有位學員從東北來,住北京已經一個月了,他來北京時想:大法不正過來,誓不回家,家裏工作也不要了。來後他整天就想怎麼樣才能正過來呢?那就得把誰誰怎麼怎麼樣了,都想到了使用暴力,因為他覺得自己生死根本置之度外,後來看了老師講法錄像,老師講:你不能愛你的敵人你就無法圓滿。他恍然大悟,也明白了自己這些天來的心態完全與老師講的法相悖,也違背了老師講的永遠不參與政治。明白了原來這是老師安排的修煉。

有人心裏怨恨警察太狠,逼著我們說甚麼,寫甚麼,你在造業呀,在擺放自己的位置呀等等。我說不是,還是沒有向內找。如果他是一塊石頭,而你是一個雞蛋,那他當然愛砸你,石頭打雞蛋,一嚇唬,你就說了,就寫了,他很痛快,還立了一小功,如果你是塊木頭,他砸你就很費勁,最後他明白你怕火燒,他就用火來燒你,費了很大勁,你還是不行了,毀了,如果你是另外空間的物質構成的,那他就沒轍了,他用金剛石來砸你都動不了你。誰來審你都沒結果,誰審你,最後證明他無能,哪個派出所審你,最後證明派出所辦事不力,誰還願意審你呀,他看了你內心發虛,發怵。大家都記得老師的話吧: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

5. 你心堅定,也莫顯示。

有居委會大媽找來某學員談話,問問看了電視有甚麼想法。學員口若懸河,從電視片騙人,講到自己心堅如石,說我是黨員,如果黨組織要我選擇法輪大法,還是黨籍,我會選大法,如果煉法輪大法要砍頭,我就不要這個腦袋了。

等居委會大媽走後,他反思反思覺得不對勁,後來恍然大悟,這是顯示心,你在向常人顯示你的堅定。人家沒問你那麼多,也沒問你是不是黨員,也沒問你砍頭的問題,你不是在顯示嗎,甚至還有點示威,挑釁。

有的學員拿著《轉法輪》在大街上看,書皮也不包,我覺得心也不對,是不是有甚麼想法和修煉原則不符呢?

有許多學員在等著,盼著大法來到人間正法,我覺得這個想法不好。大法現在就展現在人間,你能圓滿嗎?你配不配圓滿?並且老想著坐等超常的力量來做甚麼事。我覺得這一切都是給我們修煉用的。當我們把在這個特殊環境下暴露出來的執著心都去掉了,老師安排的這件事,包括海外弟子的修煉,一切都結束了,這個環境就不需要了,那它自然就沒了,至於到那時我們護法到哪一步,那就看我們弟子了,而常人政府說我們不好,那只是一件小事。

大陸弟子
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六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