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學法 促進實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三日】我們一廠輔導站是一九九四年五月成立的,規模由小到大,現在每天參加學法煉功的學員有一百五十多人。

一九九五年以來,遵照李老師先後兩次在北京輔導員會議上的講法,根據中國法輪功研究會和輔導總站的要求,我們站開始重視學法。

我們把學大法的時間固定在集體煉功當中。開始是早上十五分鐘,晚上三十分鐘。隨著學法的深入,又增加星期六、星期日早上各兩個小時;一段時間後,又把每週二、四、六晚上各兩個小時都作為學法時間。這樣,學法時間基本上不少於煉功時間。

首先是通讀《轉法輪》。剛拿到書時,由輔導員用了八個晚上通讀了一遍。學第二遍時,由每個學員輪著讀。然後由輔導員領讀,學員跟著讀。同時,為了照顧年齡大或不識字的學員,輔導員又領著一字一句的讀。不識字的學員在輔導員領讀時,用心聽,用心記,跟著背讀。最後是大家齊讀。至一九九五年末我們已集體把《轉法輪》通讀了八遍。

其次,背大法。我們感到這麼好的法應該背下來。於是就開始背《轉法輪》中的《論語》和書中的部份章節。現在絕大部份學員能全文背誦《論語》和十一篇經文等。

一九九五年五月十三日是老師的生日,我們站舉行了慶祝活動,集體背誦了《轉法輪》中一至三講中的部份內容。學員們認真參與,聲音洪亮,每個人的臉上紅紅的,身上熱熱的,整個煉功場上呈現一片祥和氣氛。

第三,在集體學法時間外,學員們自己也抓緊一切空閒時間學法、抄書。學法已成為大家的自覺行動。有時間就學,時間緊,擠出時間也要學,甚至走在路上也在背大法。工作休息時手不離卷,有別人在的時候看書或小聲讀;無人在的時候就高聲朗讀,還經常收聽、觀看老師的講法錄音、錄像。有些學員逐字逐句的抄寫大法,寫錯了字就從新抄。現在有的學員已把《法輪功》和《轉法輪》全部抄完。特別有不識字的學員,跟大家一起讀法後,也能認字抄書了。

第四,經常開小型學法心得交流會,讓大家談自己的學法體會。大家互相學習,互相借鑑,取長補短,共同提高,效果很好。我們還派人到外市學習、交流;聽取外省市的有關學法的經驗介紹,如《法輪大法在北京》等,及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的錄音,對大家觸動、啟發很大。通過學法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僅舉一例說明:

方懷順夫婦,是九五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他們修煉的非常精進,去煉功點煉功,不管是風雨交加,還是冰天雪地,從未間斷。六十八歲的方懷順,由於眼盲耳聾,學習大法非常困難,除了在煉功點上參加集體學法外,在家裏他就每天帶著助聽器聽他妻子給他念兩到四個小時的大法,雷打不動。在煉功前,他的左眼只能從外眼角向側面看到一點光亮,甚至面對面都看不清人的鼻子、眼睛。通過學法後,這隻眼睛能離一米遠看清人的臉和電視畫面,現在他能用這隻眼睛學法了。今年一月二十九日晚,方懷順到煉功點院外的廁所去方便,由於天黑看不清,兩腳踏空落進三米多深的糞池內,可是沒有摔著,一點傷也沒有。他在心得體會中說:「這是恩師法身悄然而護的結果,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從此以後,他們夫婦倆更加堅定了學法的信心。這件事發生在學員們齊讀《轉法輪》第九章的那個晚上。通過這件事情更加增強了大家學法的勁頭,推動了學法。

由於輔導站把組織大家學法擺在首位,促進學員們注重了心性修煉,普遍提高了悟性。大多數學員能時時、處處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例如王太權,修煉前的二十多年中,他為了名、利、情,在常人中爭來鬥去,造下了很多業。有一次在生產勞動中大錘把手砸傷而變形,他到醫院照個片子就回單位上班了,可到開工資時車間考勤員說他那天缺勤,扣了他的工資,氣的他當時把她罵了一頓,並一直怨恨不平。還有一次,他因公傷住院,領導去看他時問他報不報公傷,他怕影響升級不報公傷。可是到年末升級報表時,又是這個考勤員偷偷的給他報了公傷,這樣他就不能升級了,因此,他竟找領導鬧著為他升了級。從此,他更恨這個考勤員了,一連罵了她一個月,並想尋機報復她。一九九三年他又患心臟病住院治療,但他為拿到當月獎金和兩級浮動工資,三天就上班了。一九九四年七月,他心臟病復發兼患腦血栓,病情較重,可他為了保住「標兵」的稱號和全國先進班組的副班長,住院不到十天就上班了。但這時的他已被疾病搞的面黃肌瘦,四肢無力,心臟時而偷停。就在他走投無路,陷入極端痛苦之時,他有緣加入法輪佛法的修煉行列。通過修煉,使他懂得了大法的內涵,認識到了以前別人欺負他是業力所致,修煉就必須去掉名、利、情和爭鬥之心,他完全把以往的報復之心放下了。在讀法、背法上下功夫,悟性和心性提高的特別快,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叢玉蘭,今年七十三歲。一九九五年三月修煉法輪大法。通過修煉提高了悟性和心性,擺正了失與得的關係。她的老伴去世多年,自己含辛茹苦將兒女養大成家立業。她把自己上訪中央、省有關部門給老伴落實政策的樓房讓給兒子住,自己住平房。每月房費都由她付,她自己沒有工作。後來兒子一家搬到大連住了,房子由她兒媳婦讓給她妹妹住著。叢玉蘭去要房子,可人家說:「我姐臨走時說了,這房子不給老太太住,只讓我住。」老太太十分生氣,於是就到法院告了狀。當她學法後,學到老師關於「常人把一些摩擦、一點事情看的很大,活著就為一口氣,不能忍,逼急了甚麼事都敢幹。但是作為煉功人,別人看的很大的東西,你看的就很小、很小,太小了。因為你那目標太長遠了,太遠大了,你將要和宇宙同齡。你再想想那東西,可有可無的,你往大了想想,那些東西都能過的去。」(《中國法輪功(修訂本)》)老師的這段講法使她豁然開朗,體悟到這是心性修煉的好機會,而且失去了樓房就等於給自己消了業,還了債,在返本歸真的大道上又前進了一步。於是她心裏平靜下來了,就到法院撤回了訴狀。

輔導員馬惠平是煉功點所在地第一機床廠幼兒園的負責人,她不僅給我們提供了很好的煉功場地,而且也能以身作則,刻苦修煉,帶領大家學法煉功。今年一月二十七日晚上六點多鐘,也就是集體讀法的第七個晚上,當她來到幼兒園時,看到南樓二樓有個窗子亮著燈,她感到很奇怪,怕自己的眼睛不好,沒看清,就問前來煉功的功友是不是燈亮著,功友也說是有燈亮著。馬惠平又問院內的兩位更夫,他們也看到燈是亮著。可是大門卻是鎖著的,根本就沒有人。更夫用鑰匙打開門,後樓裏卻一片漆黑,燈根本就沒有亮。當更夫拿著手電一照,看見從二樓嘩嘩的往下噴著水和熱氣,原來暖氣片破裂了。更夫趕快上二樓打開原本全是關著的電燈,找人把暖氣修好,阻止了一場整個樓房被水淹泡的事故。學員們悟到,這是李老師用燈先告訴馬惠平暖氣漏水,及時阻止了水災的發生,也保護了我們這塊聖潔的修煉場地。由此也鼓舞了馬同修盡心盡力做好輔導員工作,她修煉也更加精進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