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軍人的來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七月三日】

中央軍委、X總書記:

您們好!

我是一名軍人、黨員、幹部,入伍十幾年來,一直接受黨的教育,在部隊的大學堂裏,把我從農村的一名學娃培養成一名軍官,可以說我是在黨的關懷下成長起來的,對黨是絕對忠誠的。

96年我接觸過法輪功,開始並不相信。後來卻從我的親人身上看到了不可思議的變化。我父親是一位農民,因家裏困難,從十三歲開始幫助家裏幹活,起早貪黑的過度勞累,全身風濕病較為嚴重,每年的醫藥費就有二、三千元之多;再有我的三弟,前幾年總覺得頭昏沉沉的,幹活沒有力氣,總喜歡睡覺,特別是血小板低,經常出血不止,多次住院也未見好轉。他倆參加法輪功的修煉以後,上述病狀皆不治而癒。我覺得奇怪,在98年4月份,我也開始煉法輪功。

通過煉功後,我自己感覺身體輕鬆多了,同時自己的思想境界也得以昇華。李老師說:「煉功要重德,從一個好人做起」(大意如此)。在98年的7~8月,(約一個月時間)我部下屬空勤灶一下增加了近二十名飛行員就餐,因股裏當時人較少,我便主動下廚幫忙,自己的工作擠時間完成。下到灶上之後,甚麼苦活、累活、髒活都搶著幹,發現問題,提出自己的建議和改進方法,有時累得連腰都直不起來,還在堅持。空勤灶原來的老班長(曾保障過總參XX將軍和海軍司令員XX將軍用餐)深愛感動,逢人便說好。

自己家屬單位不景氣,開個小吃店,需要大米和麵粉,而我現在正好負責我部的軍糧供應工作,自己卻沒有因為有此特權而買過、拿過部隊的一粒糧食;在沒煉功之前,曾在部隊拿過兩口白鋁行軍鍋,又主動承認錯誤,送回部隊;在下屬灶上用餐,主動交伙食費。有的人不理解,說我傻、精神有毛病,如果我不參加法輪功修煉,不猛然良心發現,我也做不到這一點。我介紹自己煉功以後的變化,是因為我覺得法輪功好,是教人修心向善,對社會有百益而無一害,能夠使人類的社會道德回升,對國家的發展、社會的穩定都能起到積極的促進作用。

自4月25日法輪功學員聚集中南海向國家領導人反映情況,正好這一天我參加了某市的法輪功學員交流會。過後領導多次找我了解情況,後總政又提出「二不准」,「三不准」,禁止練習法輪功,現在軍隊甚至把清理煉法輪功人員當成一個「硬仗」來打。這說明我們國家和軍委對法輪功缺乏一個必要的了解。

我所知道的,法輪大法完全是公開的、光明磊落,不干涉國家的政治,完全是鬆散的管理形式,完全都是教人向善,任何組織、壞人都不可能利用法輪功製造事端,因為修煉法輪功的都有嚴格的心性要求,有一個超常的理來約束自己,不管他(她)來自社會哪個階層,只要是真修的都能做到這一點.《轉法輪》是一本寶書,一本奇書,這也就是我們軍隊為甚麼有那麼多人在學、在煉,那麼多老紅軍、老幹部,各個階層的軍官都有人在如飢似渴地在讀在看,而他(她)們在部隊的工作中都很出色,軍委為甚麼不去調查一下,法輪功在軍營出現,不但不能影響部隊的穩定,相反對密切官兵關係,加強部隊團結,提高部隊戰鬥力都能起到積極的作用。

最後,我也提個建議,中央軍委的領導同志不妨也找一本《轉法輪》來讀一讀、看一看,不過讀的時候最好一口氣讀完,不要挑著讀,感到不可思議的地方先存疑,不要因不理解就放下。我相信,只要領導們靜下心來看兩遍,不帶任何觀念去看,保證您們會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xxxxx部隊: XXX         
1999 年 6月24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