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關心法輪功的人們談我的一些看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位在校學生,於98年5月學習了法輪大法。目前在社會上,有許多人對法輪功很關心,很多人存有種種疑問,因此我想談一點我個人的看法。

一. 法輪功不會參與政治

一些不了解法輪大法的人可能很擔心:修煉法輪大法的人很多,他們是否最終會以一種政治組織的形勢出現,而且這些修煉法輪大法的人都很堅定,社會階層也不低。在中南海向中央領導反映情況時,修煉者的行為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人稱組織紀律性強,其實法輪功是沒有組織的,這點稍微對法輪功有點了解的人都知道。

有同學也問我,法輪功會不會參與政治。雖然我修煉法輪大法時間不長,但是我時時銘記法輪大法的要求,決不參與政治。作為一個想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一個完全為了他人的人,不會對任何政治、政權感興趣的,這也是每個法輪大法修煉者的願望。法輪大法修煉者是對世間利益得失看得是很淡的,最終是要把生死都能夠放下的,怎麼會對政治、政權感興趣?

我也去了中南海,我覺得法輪大法的修煉者表現出的行為,是因為完全懂得了如何做一個好人的道理而自然流露出來的,是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應該做的行為。在對待是否參與政治、政權問題上,一個修煉者起碼應該做到的要求之一就是:決不參與政治。

做為一名在校的學生,我知道我上學是因為有很多沒有上學的工人、農民及其他勞動者的勞動為我創造了這些條件,我會珍惜這些的。我遵守國家的法律和學校的規章制度,刻苦學習,報效祖國,回報社會。做人的道德規範,要求我在做任何事情時,首先要考慮的應該是國家和人民的利益、集體和他人的利益。

二.法輪功不會被人利用

一些不太了解法輪功的人們認為:雖然修煉法輪大法的群眾想法是很單純的,但是會不會被某些別有用心的勢力所利用,特別是在這種複雜的國際環境下,因為國際上總是有一些對我國懷有敵意的人,總有一些希望中國亂的人。

這些擔心從國家利益考慮出發,是很有道理的。這裏我想談一下意見:一個真正法輪大法的修煉者是要放下世間名利的。這點可以從去中南海反映情況中的那些人反映出來,他們明知去中南海可能會給以後他們的生活、工作、學習等帶來影響,他們還是想向中央反映實際情況。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他們想把真實的情況反映給中央。

大凡一個人會被別人所利用,這個人總該有自己的目的、有想追求的利益,別人才能夠利用。這些把世間看淡的人,怎麼可能還會為世間的名利所帶動,會被別人利用參與政治?也許這些人寧願放棄自己的生命,也不參與世間的政治。

有的同學問我,說你有沒有自己的利益、是不是想維護法輪功。我反省一下,發現自己還有利益,這利益就是:我要做一個好人,做一個對社會有益的人,做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人。

就是去中南海也是很無奈的:如果當地有關職能部門能夠聽聽群眾的意見、遵從法律規章制度,也不會出現這些事情的。即使去了中南海,也僅僅反映意見,也沒有非得要求政府如何、如何。因為相信政府,只是覺得有些人的所做所為違背了政府的意願,請政府查明真相。這些也是公認的:因為在晚上離開中南海的時候,絕大部份人根本就不知道政府的處理意見。

三.法輪功不是迷信

現在從西方發展來的實證科學,一個致命的缺陷就是:在其理論體系中如果能夠找出一個不符合其體系的反例,其適用範圍將被質疑。這點我想大凡有一定研究經歷的人可能都贊成,在愛因斯坦相對論發現之前,人們一直沒有懷疑過牛頓力學的侷限性。現在我們接受的實證科學知識體系,在運用時人們往往忽視了其適用範圍,這就導致了人們認為超出實證科學以外的都是迷信、不可相信的:而這恰恰是對科學精神的違背。

我請大家注意一下對法輪大法的批評,這些批評是否符合現代科學的要求、是否嚴謹。如果輕易的一概以「迷信」二字下斷言,從科學的研究方法上講這是非常不嚴肅的。其實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法輪大法,但妄下下斷言也是於國於民、於人於己都不利的。

從另外一個事實看,有不少的碩士、博士、博士後、教授、博士生導師以及其他高級知識分子在修煉法輪大法,輕易地說他們是迷信、愚昧、無知,是不是有點輕率了?

四.請維護安定團結的大局

有人擔心法輪功會不會成為一個社會的不安定因素呢?我覺得法輪大法修煉者只是在講道理,在國家法律和制度許可範圍內行事。在向中央反映情況後,有些人對法輪功修煉者採取了不公正、甚至是違法的行為時,據我所知,法輪功修煉者沒有採取甚麼激烈的行為,他們只是在默默的忍受。他們是一群普通的老百姓,當生活、工作、學習受到干擾時,他們的希望是儘快讓別人了解他們的實際情況,讓別人儘快明白他們只是想做好人。

    記得有句老話「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對於這麼多人修煉法輪大法這個事實,請關心法輪功的人、批評法輪功的人種重事實、講道理。慢慢地了解、不帶偏見地觀察,隨著時間的流逝,人們會逐漸認清真正的事實的。

    一些關心法輪功的領導同志,出於善意地向其下屬提出建議,建議不要煉法輪功了。請領導們在提出建議時,一定要說明這是個人的意見還是政府的決定。因為政府從來沒有反對過煉功,如果把事情說明白了,是可以避免許多誤會的。

    還有某些領導幹部出於維護社會穩定出發,對法輪功修煉者做了一些不好、甚至是違法行為。這些貌似維護社會穩定、維護政府利益的行為恰恰可能起到了相反的作用,這可能是向社會傳達一個錯誤的信息,使法輪功修煉者感到不解,使修煉者的親朋好友感到不安:是不是政府的政策改變了?請這些領導注意自己的言行,因為你們的所做所為、一言一行是代表政府的。

    有一點我想向某些利用手中權利、向法輪功修煉者威逼利誘、強迫其放棄修煉的人,坦白我的看法:你們這麼做對一個真正的法輪功修煉者是沒有任何作用的,沒有人能夠以強迫方式改變人心的,匹夫不可奪其志。

    請注意這個事實:縱觀古今,社會產生不安定的原因在於某些人利用手中的權利徇私枉法、欺壓百姓、貪污腐敗,以至最終激起民憤。「得民心者得天下」,歷史上的例子太多了。

    我十分珍惜我國現在這個安定團結的局面,不願意看到這個安定的局面被少數人給破壞了。相信這也是所有善良的中國人的願望,這其中包括我已年邁的父母、我的妻子、我的兄妹和我那剛剛兩歲的小外甥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