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委幹部:中國為甚麼容不下優秀中華兒女?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五日】我是省委組織部的幹部。96年8月我開始修煉法輪功,法輪大法使我起死回生的事實在所有認識我的人中是人人皆知,傳為佳話。我們修煉法輪大法就是修心性,做好人,提高道德水準,健康身體,使自己更能夠精力充沛無私無我地為人類為社會做貢獻。所以煉功後,我們按照老師教導的「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在工作中在社會上時時處處嚴格要求自己,得到了人們廣泛的好評和真誠的肯定。在沒有出現對法輪功這樣公開的大面積的歪曲誹謗之前,我周圍的人不管他修煉不修煉,都說法輪功是好的,確實神奇,每個人的臉上都寫著對法輪大法的敬意。因為他們確確實實看到了一個絕望的心靈在法中得到新生,一個現代醫學、眾多專家學者名人都束手無策而卻在法輪功中得到了改變的我這樣一個鐵的事實。

可是自從4月25日之後,雖然表面上中辦國辦一而再再而三地發文件發通知,強調說明各級政府從不干涉正常練功活動,可是事實上我們所有的學員都面臨著極大的壓力,各方面的威脅甚至是面對著生死的考驗。一些職能部門利用他們手中的權力,下秘密文件無中生有地造謠污衊法輪功及其弟子,攻擊李洪志師父,歪曲事實向上級政府和領導反映假信息、假情況,還暗中下秘密文件對待修煉法輪功的學員,下令收繳《轉法輪》等書籍,造成了極壞的影響和惡果。我們修煉法輪功是堂堂正正的,光明正大的,完全公開的。誰都可以看《轉法輪》,誰都可以到煉功點煉功,沒有任何秘密,對任何人都不需要隱瞞,而且希望全世界的人都了解我們,了解這個法。而為甚麼這些職能部門卻總是採用「秘密」的,不能示人的,像對待敵人一樣的方式來對待我們呢?這些職能部門如此高度重視,以至要用政府機關這麼高規格的「密級」來對待,真使人詫異啊!他們為甚麼不能像我們修煉人這樣坦坦蕩蕩呢?

更為奇怪的是,我們祛病健身的事例堂堂正正登在資料上的那些姓名、單位、聯繫電話被那些別有用心的人抄錄去之後,竟作為法輪功有組織的人員和罪名。就在我隔壁的一個委辦單位還要求人人登記「誰煉了法輪功」,就像清查階級異己分子一樣,搞的人心惶惶,人人自危!法輪功沒有組織,我們自己煉功都沒有花名冊,不用登記,怎麼還要常人來給我們登記?登記這些名單用來做甚麼用呢?總不會是發福利費或者準備提拔任用吧!可我們煉功是看淡名利的,不需要這些……。

面對這些不公的現象,我們廣東大法弟子採用了符合法律和國家政策的正常途徑向上級領導寫信反映情況,說明事實,希望這些錯誤的做法能夠被政府認識,從而得到糾正,避免不良的後果發生,因為我們不希望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和這些掌握權利的職能部門的錯誤行為,使中國遭受重大損害而遭到全世界的恥笑。可是我們那樣善良的一顆心,對政府極其負責任的願望和如此愛國的精神,卻又遭到了更加不公的對待。省委一職能部門一再追查信是誰寫的,並且動用公安來鑑定指紋,追究寫信者。

國家有信訪局、信訪處、信訪科,我們出於善意地給領導部門寫信,不是完全符合了政府允許的正常途徑嗎?有甚麼錯?有甚麼道理要來追查?!代表眾多大法弟子心願的一封信自然誰都可以寫,誰都願意寫,誰都可以寄,誰都願意送的,違背了法律哪一條嗎?!反過來是我們應該追查他!他們有甚麼權利這樣幹、哪一條法律允許這樣幹?完全是無法無天的行為。我因為是眾多大法弟子信訪者的一分子,所以被立即調換工作,三番五次地被傳去「談話」追問,公休日都不得安寧,還在會上公開點名批評,而且立即給我配上傳呼機(我原來因為學了法輪功,為著單位經濟利益著想,主動提出不配),要求隨時打開隨叫隨到。辦公、住宅電話都全部被監控,整個單位的工作程序還因此全被打亂。

我們大法弟子按照李洪志師父的教導,對工作不挑不揀,幹甚麼都是毫無怨言的,放在哪裏都是一個好人,是無所謂的。然而因為我們修煉法輪功和正常反映情況的一封信,卻把我們當作敵人一樣的對待,使我們廣大弟子的心靈受到了深深的傷害。

修煉法輪大法使我們成為最優秀的先進工作者、最優秀的公民,能夠精力充沛,更大智慧地貢獻自己的一切,然而諾大中國為甚麼容不下自己的優秀兒女?「5.1大集會」、「5.22大拜壽」、「香山集體自殺」等惡意造謠,所造成的惡果還不足以令人深思驚醒嗎?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六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