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大學部份法輪功修煉者的公開信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五日】我們是清華大學的一部份法輪功修煉者,我們寫這封信的目的是向你們彙報一下我們在修煉法輪大法過程中的一些體會和感想。

作為清華大學的科技工作者,我們認為現在對未知世界的認識手段,主要是以西方的實證分析方法為基礎的,這裏必須要澄清一個概念--「科學」。當「科學」作為形容詞時,我們通常是指「實事求是的」、「客觀的」等等意思;當「科學」用作名詞時,我們一般指的是「西方實證分析的研究方法」。實證分析的研究方法發展到今天,已經有許多科學家對這種研究方法提出了質疑。很顯然,以不完全歸納法總結出來的公理和定律為基礎的體系,在適用範圍和準確程度上,必然存在著固有的「 先天不足」。但是對於只能感知一個三維空間的人類而言,這似乎成了認識世界的唯一途徑。其實不然,在多年對宇宙探索的過程中,我們認識到「實事求是和客觀 」並不恆等於實證分析的研究方法」。事實上,有許多「在我們這個空間中摸不著看不到的,但客觀上存在的,而又能反映到我們的這物質空間來的現象,實實在在的表現」(選自 《轉法輪》論語)是用目前人類已有的科技能力無法去證實的。而我們要想進步,就必須有勇氣「重新認識一下自己和宇宙,改變一下僵化了的觀念 」(選自《轉法輪》--論語),這就是人類每一次獲得重大進步前,所必須要作的努力。

幸運的是,目前在我們這個文明中,就同時存在著兩種不同的認識世界的思維方法。作為中國古代思想的傑出代表,中醫理論以其較好的療效多次在國內外引起轟動。例如針灸、按摩、推拿、點穴等等,這些技術的理論基礎就是二千五百年前《黃帝內經》上所著的經絡學說。但是由於不能被西方醫學的解剖學所證實,人體經絡學說一直倍受冷落,在西方國家更是難以理解,有的人甚至認為它是迷信或巫醫。直到前蘇聯學者基利安夫婦發現了「基利安效應」〔1〕,在活體上拍攝到了與 <<黃帝內經>>記載完全相同的人體經絡圖,在國際上引起了轟動,人們才認識到中國古代中醫理論的科學性。這個例子說明,我們現在通過實證分析的認識方法,雖然對人類文明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但目前對人體的認識是相當膚淺的,遠遠落後於中國古代對人體的認識程度。那麼中國古人是如何認識到經絡的呢?顯然,它們當時沒有我們現在的科技,他們走了完全不同的認識道路,他們對世界的理解是「生命的宇宙觀」。因此直接奔著「人體、生命、宇宙」去研究了。在當時社會的各行各業中都講究靜心、調息,做事講德性。因此,我們有理由認為古人所認識到的宇宙、人體,和以「機械宇宙觀」為認識基礎的我們有著根本的不同。

在學習法輪大法的過程中,我們理解到,不僅僅存在「生命的宇宙觀」,而且也存在著「多時空的宇宙觀」。在修煉界裏,人們把各個不同的時空稱為不同的「道」。愛因斯坦把時空結合起來建立了四維空間。現在西方還有許多科學家認為宇宙中不只存在著一個四維空間。在每個四維空間中都有各自時間場的作用,但是其中一個空間的時間對另外一個空間的物質不起作用,也就是說,每個時間場只對它所在的空間中的物質起作用。按照這種思維方式,我們就有可能就中國河北香河縣老太太的屍體〔2〕,在常溫下為何不經任何處理而可以長期保存作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即老太太生前通過修煉,物質身體被另外空間高能量物質所充滿,甚至替代,所以不受我們所在空間時間場的制約。而這一現象--一個不經處理而能在常溫下常年不腐的事實是用現在的科技思維方式難以解釋的。在佛教寺院(如安徽省九華山、山西省的五台山)中,也保存了一些和尚的肉身,他們都是歷經百年而不腐爛,也是一個道理。舉個具體例子,1998年7月9日<<人民日報B海外版>>報導:「百年僧屍不腐如今端坐蒲團」。據考證新發現的不腐肉身是法眾達簽,圓寂已有170多年。在沒有任何防護條件下,其肉身不腐不爛,軟組織仍有彈性。需要注意的是,所有的這些不腐爛的屍身在生前均是一個修煉者。修煉者所獨有的現象還包括和尚或喇嘛的虹化及舍利子等,這些都是基於單時空理論的實證分析方法所難以解釋的。舍利子帶有光澤,有能量,有人相當然地認為是人體的結石,然而帶有結石的人不在少數,為何他們燒不出來舍利子呢?顯然,這種牽強附會的說法是不能成立的。其實,修煉界認為舍利子就是修煉時在另外時空採集的高能量物質,所以帶有能量,有光澤,但不是我們這個空間的物質,所以也就無法確定它的元素成分了。人的結石的成分主要是鈣元素,他是會與強酸起反應的,而舍利子就不會,這一點是極易被證實的。我們認為法輪功是我們目前被公認的實證分析方法難以證實的科學。這是因為兩者是在不同的基點上發展起來的。修煉者對宇宙的理解基於「生命的和多時空的宇宙觀」,而僅僅建立在「單一時空觀和機械時空觀」上的實證分析方法難以解釋也就不足為奇。機械的宇宙觀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是一種表面上的帶有描述性質的方法,並非是實質意義或揭示內部根本原因的科學,因為它被單一的時空所侷限。比如我們觀察到了地球圍繞著太陽在轉動,就通過一組公式來描述它的軌跡,至於它為甚麼轉動──即第一推動力的問題就無能為力了。牛頓在定義了質量概念的基礎上,通過驚人的洞察力直接得到了萬有引力公式,來描述我們在自然界裏所觀察到的現象。如果另外的人通過其他的解釋方法也能總結這一個規律的話,我們應本著實事求是而不是先入為主的原則,審慎對待這兩個認識方法,看哪個更接近實質。事實上,修煉界對此也有它自己的解釋,一樣可以說清楚。所有目前存在的不能被實證分析科技解釋的現象,促使人們對科學本身進行思考,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修煉界許多觀點的正確性。我們本著實事求是的態度來對待這些事實要比機械地維護已有的科學體系有意義的多。比如美國的一位從事電子研究的專家--巴克斯特〔3〕,在使用測謊儀時發現了驚人的事實:植物有感官,有思想。他的實驗過程如下:首先讓一名學生當著一棵植物的面,將另外一棵植物給踐踏、踩死了。然後,將這棵植物移入另外的房間接上測謊儀,讓五個學生輪流進來,前四個學生沒有引起測謊儀的任何反應,當第五個學生--踐踏植物的學生進來時,測謊儀急速地畫出了人們在極度恐慌的情況下出現的信號波形。巴克斯特做了許許多多的實驗,其結果是一致的,並將這些結果發表了出來,在國際上引起了轟動。目前,全世界許多國家的科學家都在加緊這方面的研究工作。以上事實說明:植物不僅有感官,有思想,而且他們的思想表達對於測謊儀而言與人的思想表達方式是一致的,都能被電子儀器所識別。因此,人們很可能想到下面的問題:即精神和物質的關係很可能是一致的、統一的、一性的,都是物質的。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法輪功是唯物的,而且是更徹底的唯物主義。

事實證明法輪功的修煉不是迷信,而是真正的、超常的科學。法輪功學員當中有許多是高級知識分子,有許多是科學家,有許多是博士、碩士,特別是在美國那個環境下,有很多,不下幾千人,那都是拿幾個學位的。這些人不聰明嗎?他們非常聰明。比如說,在我們中國大陸,有許多人是高級知識分子,有許多是高級幹部,甚至於是搞政治工作的,他們經過了文化大革命,有過思想信仰,追求過,也有過盲目的信仰,也經歷了這樣、那樣的運動,這些人是傻子嗎?他絕不是,他能夠盲目地追求一個東西、盲目地信仰一個東西嗎?這些人是絕對不會。(選自?李洪志老師悉尼會見中文媒體?)」 目前,對於這些事實的態度,還存在著以下幾種人:「固執的人硬是無根據而找理由說成是自然現象,另有用意的人違心地一概扣上迷信的大帽子,少於追求的人以科學不發達而避之(選自?轉法輪?--論語)」。有些另有用意的人雖自稱為「科學家」,但是他沒有、也不願意去了解和認識他知識面以外的現象,把他們統統說成是迷信,這是一種不負責任、不謹慎和不實事求是的行為。何祚庥多次違反1990 年國務院關於人體科學和氣功「不宣傳、不批判、不爭論」的三不方針。公然在各宣傳媒體上污衊法輪功。通觀其文,空洞無物,不顧上億法輪功學員身心受益的事實(歡迎國家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身體狀況進行考察),作為一個對法輪功不了解的人,閉著眼睛反對:因為是偽科學,所以是偽科學。我們認為這種態度的本身就是在大搞偽科學。他不負責任的言行敗壞了中科院的聲譽,極大地傷害了廣大人們群眾的感情。其行為不是科學家的行為,而是一個政治投機者的行為,為了積累政治資本,不惜影響國家的安定團結,唯恐天下不亂,一次又一次地在全國挑起事端。幾乎每次人民群眾善意地自發地向領導反應情況都是由於此人歪曲事實的言行所致。今年,何祚庥又一次在天津無故製造事端。無視人民群眾身體變好的明顯事實,稱廣大人民群眾的祛病健身活動是偽科學,是迷信,極大的傷害了人民群眾的人格和尊嚴,在社會上造成了極壞的影響。如果這一趨勢繼續發展下去,廣大人民群眾將無法堅持正常的煉功活動。因此,在不得已的形勢下,法輪功學員本著修煉者的心性標準,自發地、善意地向政府部門反映事實情況,在反映情況的過程中,沒有標語,沒有口號,完全不同於靜坐或請願。雖然去反映情況的學員很多,但他們都是代表自己去的,當政府提出選取代表時,我們可以看到每個學員都希望去作代表,並不像許多不了解事實的人認為的「必然存在組織者」。許多學員自發地維持交通秩序,自覺地清潔路面,這麼多人安安靜靜不喧嘩,處處體現了法輪功學員的心性,這些文明舉動在當今的社會上是罕見的,已經令廣大群眾感到陌生和難以理解了。只有心性提高了,自己願意嚴格要求自己才能做到這一點,而僅僅靠他人的管理或者組織者的組織是難以做到的。因此,法輪功學員根本不會影響社會的安定,正相反,他們是維護社會穩定,有利於社會精神文明的好公民。如果真要追查這次事件的肇事者,不難看出何祚庥才是真正的製造混亂的人,是真正的不安定分子,是造成這一次在中南海反映情況的直接責任者。如果沒有他超出正常學術討論範圍的、不負責任的誣蔑行為,就不會有這次事件的發生。

法輪功不是宗教,沒有任何宗教形式,沒有花名冊,鬆散管理,不注重任何形式上的東西。而宗教是根本做不到這一點的。法輪功修煉者修煉法輪功的目的就是要向善,沒有組織,不參與政治活動。任何想將法輪功拉入政治為目的的行為都不會得逞。因為這種行為直接與法輪功對修煉者心性的要求相抵觸。修煉法輪大法,沒有名、沒有利,沒有官當,就是修煉;沒有組織,自己管理自己,提高自己的心性,以「真、善、忍」為準則,是不會被其他邪惡的思想所利用的。而且,我們一旦發現別有用心的人妄想利用法輪功參與政治,我們都會配合國家揭露他們的行為。例如,河北某地的劉廣義、劉春延冒用法輪大法弟子名義,公開書寫、散發有涉政治內容觸犯國家法律、危害國家安全的所謂「告人民書」。1998年12月15日,當地法輪大法學員發現二劉的「告人民書」信函後,以法輪大法修煉者應有的心性標準,本著遵守國家法紀,對人民負責、對社會負責的態度,在當夜23時許直接向當地公安部門舉報這一事實,再次說明法輪大法修煉者是維護社會穩定與遵守國家法紀的積極因素。

試想,在全國有這麼多人願意作一個好人,在社會上、家庭中嚴格要求自己的心性,有甚麼不對向自己的內心去找,不用警察管了,自己管理自己,社會風氣不就好了嗎?因此,人數多不是壞事,相反,好人多是好事。法輪功修煉沒有甚麼秘密。歡迎國家政府部門調查,我們相信其他的法輪功學員都願意配合政府部門的工作,並希望更多善良的人了解大法,在身心兩方面受益,這對於國家的安定、社會的發展和人民群眾的幸福、健康都是有益的。

清華大學部份法輪功修煉者
1999年5月15日

註﹕
〔1〕 弗拉基米爾.伊裏辛教授的科學論文"基利安效應的生物本質"
〔2〕 1998年7月22日,北京青年報
〔3〕 植物的奧秘?(The Secret Life of Plants)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