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使我起死回生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五日】十一年前,當我還是28歲的時候,有一天,在單位校對稿件,突發腦血管意外偏癱,經醫院治療一個月後恢復行走。但從此以後,不能動腦,不能費神,講話、呼吸都困難,睡覺要仰著頭倒吊下去大口大口地喘氣,死命敲打按摩才能鬆弛,記憶力嚴重衰退,那種難忍的痛苦使你恨不得揪起一把頭髮一錘把那個叫做腦袋的東西狠狠砸爛了才解恨!而且因為誤診和用錯藥,體質一敗塗地,畏寒怕冷,體質虛弱,最嚴重時,冬天戴過三頂帽子,夏天穿過毛衣、外套,睡覺都要戴著帽子穿上襪子,一邊發冷又一邊出虛汗,身上整天貼身背著一條長出衣服之外的長毛巾,以防汗濕,又厚厚地穿著一堆臃腫的衣服,全沒一個人樣,人家見了我那眼神總是怪怪的。有時上街,人家看見我那一幅衰敗的樣子,甚至問我:「你是不是吸毒的?」

患病十一年間,我全休了六年;中間斷斷續續上過一下班還是堅持不了,又繼續全休。辦公室連我的一張辦公桌都沒有了,新來的同志都不知道自己的辦公室還有我這麼一個人。那時,我開水喝不了,青菜水果也不能吃,涼了不行,燥了也不行。每天都是湯和藥,而湯也是中藥湯。我用過的病歷有那麼一大摞,吃過的中藥渣都不知以甚麼單位來計算,吃到已經熟透各種藥性可以自己開出藥方了!中醫西醫、氣功特異功能、頻譜儀、爽安康加氧氣……所有能夠治病的方法都嘗試過了,可還是根本改變不了現狀,甚至連病因都搞不清楚,反而病症逐年增多。剛到11月份,我早已穿上三條毛庫,戴上帽子和手套了(廣東11月份氣溫大概10~20攝氏)。我怕風怕光怕水,從不敢靠近風扇和空調,稍有不慎,就會帶來身體加倍的不適。三十來歲的我就這樣不能思維不能講話沒有頭腦,不能像一個正常人一樣的生活,十一年沒有穿過一件短袖衣,夏天沒有穿過一條裙子,春夏秋冬都是一個模式──厚厚地包裹著全身上下。

為甚麼是這樣的?醫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腦血管太細了影響供血造成的?我呆呆地望著別人手背上那縱橫交錯的粗血管,心中呼喊著:父親、母親,你們為甚麼不給我一根健壯粗大的血管啊!我無數次地跪拜的神案前,裊裊的清煙牽出我無限的渴望──仙人啊,救救我,給我健康和力量吧!可是所有虔誠的渴望都無法擺脫陰暗的命運,我只有在困境中艱難地煎熬、掙扎,這麼一耗,就是長長的十一年。

面對我的還不僅僅是如此,各種磨難接踵而來,真的連走出門都是不好的事在等著我!身體的、生活的、事業的挫折已經使我痛不欲生,而外在的精神上的壓力更是使我倍受摧殘。我承受不了這種沉重的壓力,幾乎到了精神崩潰的邊緣。我不知道人生還有甚麼意義,真的覺得自己再也無力面對這個世界了!我曾去過廟裏追尋一個夢,可是尼姑們告訴我,她們是為了解決一口飯的生計才削髮為尼的。這哪裏是我所期待的那塊淨土啊?我還想湊很多很多的錢到天涯海角去找一位好師父,給我治病,教我練功。我拿著電話,按著書上提供的那些名字天南海北地聯繫,當然找不到滿意的答覆,還幾乎禍害了自己。

96年夏天,當我病倒11年後,經磁共振查診為腦血管病變。醫生建議手術治療。我知道自己的身體承受不了任何點點的折騰破壞,更不要說手術!可這樣整天半死不活植物人似的又有甚麼意義?!最後決定做伽瑪刀手術。我作好了準備,手術不死的話,就辦病退,死了一條心了!儘管我還不滿四十歲,而生活對於我來說已經沒有指望了!

我預支了4萬元的手術費。一切準備就緒,但兩次進了手術室,兩次消了毒,都因為心情太緊張而,一種莫名的恐懼感使我拼命從死裏逃出來──手術沒有做成。緊接著,我讀到了《轉法輪》,於是一切從這裏開始,真實、神奇而又迅速地改變著……

讀完《轉法輪》,思想上受到極大的震動,一切原來是這樣的!所有的困惑都得到解答。《轉法輪》使我明白了所有人生的道理,讓我看到了生命綠洲。這麼多年來,我覺得自己的靈魂就像一個無家可歸的孩子,四面碰壁,頭破血流,受盡磨難,無所依托。而現在,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家,終於看到了自己的親人了!李洪志老師告訴我們的是博大精深、無可辯駁、實實在在令人折服的真理。我確確實實、徹底地被這本書所征服!就在這一刻,幾十年所建立起來的世界觀,人生觀全部瓦解!

從讀完《轉法輪》的那一刻開始,無論心靈深處還是身體就開始不斷地發生著改變。過去,我腦缺氧,頭髮幹,看不了東西,費不了神,多少年沒看電視了,很多時候連報紙都瀏覽不了。而拿到《轉法輪》的一個星期裏,我從頭到尾,連續讀了兩遍。除了吃飯睡覺,每天從早到晚,連續不停地看,居然不會頭痛氣喘,真是奇蹟!十天後,我開始煉功,煉到第四天,睡了十一年夏天都不能離開的棉褥子就掀開了,重新聞到了草蓆的芳香;第6天,講話、聽電話都不喘氣了;第7天可以寫字不頭痛了;第16天手可以下冷水洗衣服幹活了,第21天能吃生冷食物、吃冰了;到了第31天,和正常人一樣穿上裙子了!記憶力完全恢復,兩個多月後,我重返工作崗位,和別人一樣正常第工作,上班了!過去,我嘗盡了不能自由自在主宰自己的所有悲哀,而現在,我精力充沛,渾身輕鬆,有用不完的勁。腦筋越來越好使,看書寫字自然隨意,洗衣抹地所有家務都能幹,青菜蘿蔔開水稀飯甚麼都能吃。脾氣也大大改變了。從前各種折磨使我變得非常急躁易怒,甚麼都看不順眼,隨便罵人,無理粗暴。實在不順心的時候,甚至踢凳子,摔東西,從不管別人怎麼想怎麼說,因為我太累了,我要罵人,我忍無可忍!可過後又後悔,自責,申辯,非常無奈的一種心態。可自從讀完《轉法輪》那天起,就再也沒有發過脾氣罵過人,看到那些過去自己討厭憎恨過得人,內心裏覺得好像對不起別人似地有著深深的歉意。

十多年的沉痾病體,在修煉法輪功一兩個月中就全面改觀,這件事周圍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而我深深地體會到法輪大法的無比洪大、慈悲和真正威德!這是因為大法直指人心,讓我明白了過去到處求神拜師找神醫都治不好病的根本原因,懂得了大法修煉首先要做一個好人,以積極的態度對待人生。當我把過去那種對社會、對生命、對別人都怨恨的執著心放下了才得到的。我明白李老師給予我的,並不僅僅是一次兩次生命,師父給予我的,是永遠的解脫!有人好心地勸我:「修煉下去又能怎麼樣,還是盡情地享受人生吧。」可是我已深深地體會到過一個常人的所有痛苦,而且還苦得不明不白,毫無出路。現在我是多麼輕鬆自由啊!那裏面得奧秘真是無法言說!我由衷地感到:得到大法,這一生沒有白活了!是的,惟有返本歸真,這才是生命唯一得意義。

1996年11月

後記:

現在,我的身體越來越好。過去每年醫藥費幾萬元,年年超支公家醫療費,有時一個星期單位就要支出上萬元治療費。煉功後到現在近三年多,我沒有吃一粒藥,沒有用過一張記帳單,為國家為自己節約了大量的醫藥費,而且按照師父「真、善、忍」的要求,提高心性,做好人,不求名不求利,努力工作慈善待人,有了好處先考慮別人,有了矛盾先找自己。得到大家的愛護和肯定。上班後第一年被評為部先進工作者,第二年競爭上崗民意測驗列前三名。現在我家已有8個親屬在修煉法輪大法,還有數不清的親朋好友也在修煉法輪大法,他們也都深深受益。所有認識了解我們的人都曾經感歎:這個法輪大法太神奇了,看見你就相信是真的!

可是這麼好的功法現在卻被人攻擊、迫害,一些職能部門下令查扣、收繳、處理《轉法輪》等大法書籍,一些單位甚至將法輪大法學員開除、調離、停職反省,難道我們做一個好人都有罪嗎?甚麼人才怕好人呢?現在我們想告訴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們:我們要修煉!我們要健康!我們要做好人!我們將以最崇高的敬意,最純淨的心,擁護我們的師父和法輪大法!

1999年6月4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