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定去不去北京的前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位生活在澳洲的弟子,最近我們澳洲有許多弟子都在考慮去北京還是不去北京一事,我自己也經歷了這樣一個思想過程。下面就我自己的經歷同大家交流一下我的體會,有不妥的地方請大家指出。

記得大概十月初的時候,我從網上看到一篇題目叫「讓自己得法的一面主導自己」的文章。文章中談到了沒有證悟到應堂堂正正走出來的同修的各種狀態,寫得很激勵人。看了之後我有些熱血沸騰的感覺,當時就萌生了去北京的心,認為去北京是最好的護法。但轉念想想自己的實際情況,自己有一對年幼的女兒,小的才一歲出頭,大的也未滿四歲,一起帶去吧,的確很麻煩,別說尿布、食物一大堆,就算到了那裏可能也是連照顧他們都來不及;不帶去,把孩子留給先生吧,先生要去工作,這樣會影響他的工作,會遭到他極力反對的,所以同我的朋友交流一下後,就暫且沒有再談起去北京的事了。後來我國內的同修親戚正好打來電話,說他們那裏一切消息都被封鎖了,很想知道現在有關大法弟子的消息。因為我沒有傳真機,我就打電話給我的一個朋友,請他幫忙傳去一部份最新消息,有一部份是心得體會。他收到後覺得很好,就複印了許多份傳給當地各個點的弟子,有一部份人明白後因此走出去堂堂正正地護法了,有的本來已打算不修了,現在又開始修了。由此我生出一念:或許我應該買一部電腦或傳真機,幫助國內弟子提供真實消息,這也是他們最需要的,心裏一直想為護法做些事,其實師父看到我有這樣一顆心,就這樣妥善地安排了一切。這樣既不用給家裏人造成麻煩,也不用小孩和我一起去奔波。但當時的我並不悟,說不清為甚麼心中還有一種因為沒有能去北京的內疚感,總感覺去北京的弟子最了不起,能放下一切的名利情,實在太不容易了,我還懷疑自己是否放得不夠才沒去北京的,這種思想一直纏著我一斷時間。

直到有一天,一位老學員打電話給我,說他們約了幾個人都準備去北京了,他們中有的放棄了工作,有的放棄了家,一切困難都不顧了,準備去北京護法。而且聽人說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以後再也沒有這樣可以圓滿的機會了,並叫我別多考慮,不能失去這樣的機會。當時我很受他們的鼓舞,加上又不想失去這最後的圓滿機會,沒經過考慮就說:好吧,把我的機票也一起訂上吧。可靜下心來一想,不對啊,我這次是受別人影響,好像為了最後那個圓滿的機會才去的,這樣的動機去北京,又有甚麼意義呢?又怎麼能圓滿呢?這樣的圓滿如果發生了又有誰要啊!想到這,我就給同修打電話說暫時別為我訂票,我覺得這事不對,等我自己悟過來,心態擺正後,自己買票再去。之後我就問自己上次我沒去成北京,是不是我怕麻煩自己、麻煩家人才不去的,是否我有放不下對我孩子及先生的情,因為老是聽說別的弟子為了大法可以捨棄一切,那個境界那麼高,我是不是也應該不管我先生的反對,不管我孩子的感受,為大法一定去北京,那似乎是護法中最難的,吃苦也最多的事,這是不是在為自己的修煉積累威德呢?經過我一整天一整夜的苦思冥想後,我準備把我的孩子給我的婆婆帶,因為她身體不好,只帶得動一個孩子,大的孩子就跟我去北京,準備給反對我去北京的丈夫留下一張紙條就出發。我想為大法,為去我的執著心,我這一次一定要去北京。決定之後,我打電話給我的朋友,她也像我一樣,經歷了一個十分痛苦的割捨過程,還抱著她的兒子為此哭了一場,之後我倆決定禮拜六去訂回國的機票,因為當時想,為了大法有甚麼不能放棄的呢?!

有幸的是,禮拜五晚上我和大家一起學法,讀了學會的緊急通知,加上與幾位學員的誠懇交流,我的頭腦一下子冷靜下來了,我得再考慮考慮這件事。晚上我翻開師父在瑞士講法的書,認認真真地看過一遍,只覺得許許多多師父的話就是衝著我心中的疑問來的,我的心豁然開朗,明白了自己在決定去北京過程中,許多有為的、錯誤的地方。初步總結後,悟到以下幾點體會,供大家參考:

1. 當自己聽到外來的任何信息時,不管消息的來源是來自於在別的方面已修得很不錯的同修,還是他已修煉了較長的時間,一律要冷靜、理智地去對待,不要「人心浮動起來」,不要「熱血沸騰」。因為修煉是自己的事,是嚴肅的事,如果我對一個修煉中的人說的話就這樣的話,那將來有一個高高大大的神仙同我說甚麼,我不是更要跟他去了嗎?我一定要在關鍵時刻把握好自己,為自己的修煉負責。師父說:「人在發脾氣、暴烈、無理智的情況下就是魔性。人在理智、和善、慈悲狀態下的就是佛性。」就算是為了大法去做工作,如果失去理智的話,也很容易被魔所利用。

2. 修煉是修這顆心,把自己存在的所有不好的心一個個割捨掉,而並不是表面形式上做出來,叫別人看我已放棄了物質上的東西。以前我對「做到是修」這句話理解得很淺,認為自己只有在表面行動上做到了才叫做到,而其實師父說的是那顆心要一定做到。師父他不重形式,只看人心。師父在書中說道:「如果你把物質上的東西都放下了,可是你心裏邊還放不下,戀戀不捨,割捨不掉,還時常的想起來,有的時候因此還影響了修煉,我說那不是放下,那是強迫的放下。所以把物質表面的東西看得很淡那是形式。我看真正能夠修上來的原因是因為人心發生了變化,這個心達到標準了,人的思想境界達到標準了,才真的修上來了。」我們修煉人周圍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是為了我們這個心性提高上來,包括這次去北京的事,如果證明自己表面上甚麼都放下了,孩子不管了,家不管了,工作不要了,我去了北京了,可那顆心沒提高上來,那麼這種為去北京而去北京的行為一點都沒有意義,相反在我那個痛苦的冥思苦想中,我心中真正的放棄了那個情,那麼那個表面行動上的去不去北京,對我來說已沒有多大意義。師父說:「上士聞道,憑悟而圓滿。」

3. 修煉的路是師父安排的,不是自己安排的,不應刻意地去找苦的環境,不要有追求做大事而不做小事的心,好像事情做得越大,苦吃得越多,就修得越好;也不要沒到這個層次強迫地讓自己去做認為很高層次的事。就我而言,為國內弟子傳遞消息、用回國那樣高的心性標準在當地弘法所發揮的護法作用比我本人去北京遠遠地要大的多。另外師父說:「要想達到佛的境界你得有一個修煉的過程,有一個深厚的思想基礎。也就是說你在不斷的修煉,不斷地加深、提高著自己,越來越提高,那是逐漸達到的。」而不是我強求所能得到的,否則就是「拔苗助長」,「欲速則不達」。所以如果心性不能真正提高上來,我就是去十次北京,也保證不會圓滿的。哪裏都是一個修煉的環境,在哪裏都能修出圓滿,修煉不在於人在哪裏,而在於心性到了哪裏了。其實每個學員如果都能從自己的身邊能做的做起,師父自然會把我們修煉的路安排得好好的。所以我認為,走出來護法是我們每一個真修弟子應該做的,但走出來的意思並不代表一定走出澳洲,也並不代表人人應去北京。

4. 在修煉過程中想為大法做事時,千萬不要出自於對師父「感恩戴德」的常人心態,好像是做給師父看,我吃了多少苦,做了多少事,「不要用常人的心去衡量佛的心性。」師父要的是我們真正的提高,修成圓滿。「我們所做的一切不是為了證明自己已經做過了甚麼事情。」

5. 以法為師。不管聽到多麼感人的言辭,讀到多麼激勵人的文章,都要用大法去衡量,用「真善忍」的標準去衡量,過濾之後才能吸收,作為參考而已。師父每次講法中都強調看書的重要性,而我這一次的經歷再一次證明了看書的重要,是師父的書讓我明白了這一切。所以,碰到問題一定要多看書。

6. 師父如果把這個法正過來,何止是屈屈小事一件。這種天象的發生,表面上看來有些讓我們無可奈何的樣子,而實質上是為了我們每個修煉者的提高所安排的最好的環境。師父說在針對破壞法的事情發生時,「我會把它當做真正的魔去對待,而你們不行!你們碰到任何事情都是對你們修煉有直接關係的,所以你們都得把它當作是修煉,都得找自己的原因,這是截然不同的。」在處理問題時有做法上的善惡之分,師父又說「我們一定都用善的一面起作用」。而且,一個修煉的人應該在哪裏都是個好人,在家裏,在社會上,千萬不要以為了大法做工作為理由,為了成神,卻忘記了首先要做個好人。

上面的幾點主要是從我這個在海外的弟子的角度出發,針對最近出現的「去北京是最好的護法」這種傾向而體會到的,可能並不適合國內弟子的修煉環境和情況。另外要說明的一點是,我這裏並無反對任何海外弟子去北京的意思,如果你認為去北京是最合適的護法行為,或者去北京是為了看看國內弟子需要甚麼,能為他們做些甚麼,或者為了同他們交流提高等合適的原因,那麼Go Ahead!馬上就走。但如果回國困難重重,或者心裏放不下甚麼,而這裏卻有其它更適合你的途徑去護法,那就不必強求,也不用內疚。師父說「不要把你們非要幹甚麼而又幹不成的執著都說成是魔的干擾。」因為「大道無形」,而修煉只看人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