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學員的拘留所問答摘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1999年12月2日】1999年10月29日

問:你修煉法輪功幾年了?
答:5年。

問:去天安門幹甚麼?
答:聽說那裏每天都抓了許多法輪功學員,所以想去看看。

問:你是怎麼被抓的?
答:看到警車繞著廣場巡邏,不時地向路人發問「你是練法輪功的嗎?」,一回答「是」,就讓上車。我就過去說:「我也是煉法輪功的」,就這樣上車了。

問:政府不准練法輪功,你知道嗎?
答:知道。但我覺得政府要是真正了解法輪功就不會禁止人民修煉法輪功,更不會這樣抓人了。所以我想用自己修煉的切身體會去向政府說明真相。

問:你對電視裏播放的那些受害者(所謂因為練法輪功而受害的人,筆者注)有何看法?
答:那些人不是真正的法輪功修煉者,都是心不正才導致的惡果。不按照李洪志師父的要求去修煉的人算不上法輪大法的弟子,師父也不會去管他。而這些人跟成千上萬受益者相比,連個零頭都夠不上。政府怎麼可以一葉障目、全盤否定呢?好比一個國家裏總有少數部份為非作歹的人,難道就能為此而認定這個國家不好嗎?一個醫院裏總有一些病人不能治癒而死亡,難道就能認定這個醫院不好嗎?再說其中還有一些人可能根本和法輪功沒有關係,有人做手腳。

問:你對你們師父利用法輪功掙錢有如何想法?
答:我們師父是來度人的偉大的覺者,請世人不要用自己唯利是圖的骯髒心理去理解、想像、毀謗我們的師父。

1999年11月8日
問:考慮得怎麼樣了?
答:這一個多星期接觸同監的十幾個刑事罪犯,絕大多數都是年輕人,我們幾個法輪功學員跟她們交談,使她們從抱怨、悲觀、憤恨、厭世、決心出去後幹更大壞事的情緒中扭轉過來,表示要棄惡從善,出去後也修煉法輪功。有的還表示要教育親屬和子女一定要從善。所以,我想政府要是能夠弘揚法輪大法,那我們的社會該會減少多少罪犯,人們就會更加安居樂業。

問:不是不讓你們在監獄裏宣傳法輪功嗎?
答:幫助政府教育犯人,而且有特效,也有錯嗎?

問:你們為甚麼要去中南海、天安門鬧事?
答:我們不是去鬧事,是去找政府反映真實情況。一開始要是政府的宣傳部門、公安部門能深入了解一下法輪功,而不是捕風捉影、公開直接誹謗、壓制法輪功;要是法輪功學員能有正常的渠道反映自己的真實情況,當初就不會跑去報社和中南海了,現在也不會跑去天安門了,這是被逼的。大概也因為我們對政府還抱有信任和希望吧,如果完全失望了,也就不會再去反映問題了。

問:你是怎麼聽黨的話的?甚麼態度?
答:我是求實的態度。共產黨一直教育我們要實事求是、堅持真理,我是按照這個準則做人的。我在任何地方、任何時候、任何壓力面前都要實事求是,不能為了個人名利而不說真話,也不能為任何政治權勢所利用。自己在法輪大法修煉中得到了這麼多好處,師父歷盡艱辛救度我們。現在師父和大法受到如此毀謗、踐踏,還不出來說真話,這種心性就不行了,做人不能沒有良心。同時我們這樣做也是出於慈悲心,要用親身的真實體會向政府、向世人澄清事實真相,希望他們不要再給自己造業。

問:你在修煉中得到甚麼好處了?
答: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在修煉中,我明白了宇宙的法理「真、善、忍」及其提高心性的重要性;明白了具有超常智慧和能力的佛、道、神就是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大覺者,而不是甚麼神話故事中的人物;明白了其他空間真實的存在,而不是甚麼迷信。我按照師父所教的去修煉,使自己的身心得到了迅速的淨化、昇華,我覺得從沒活得這樣明白、自信、坦然。我過去非常急躁,現在一點都不急了;過去我有甲亢、胃炎、氣管炎、鼻炎、關節炎,現在全好了,而且吃的非常簡單,身體卻非常棒,家裏的人都說我換了個人。5年多的修煉,我親身確確實實地體悟到了師父所講的一切法理都是百分之百的真實。

問:你們沒有組織,4.25能同時有那麼多人去中南海嗎?
答:這個問題我們師父在答記者問中已經說得再明白不過了。我們沒有組織,原來只有鬆散管理,現在連這都沒有了。我們心中只有一部宇宙大法,每個人的行動都是自己在法中悟到的。現在的事實不是也證明了這一點嗎?研究會沒有了、輔導站沒有了,可是政府在宣布法輪功為非法組織和邪教時,仍有那麼多人去上訪,要不是政府動用這麼多警察見一個抓一個,同時在全國各地動用各種方法阻止他們出來,那麼聚在一起的肯定不止一萬人了。電視上還說法輪功有嚴密組織,還有甚麼第二梯隊、第三梯隊等等,真是令人啼笑皆非。要說法輪功有甚麼骨幹分子,那就是大法的真修弟子!而他們已不是常人了,也絕非別人所能理解和制約的了。

問:你還有甚麼話要說嗎?
答:政府為甚麼不聽一聽我們真修弟子的親身體會?

1999年11月19日
問:你以後還練嗎?
答:要煉。

問:還出不出去?
答:要看有沒有必要。

問:你要這樣堅持得判刑的。
答:這個威脅不了我們,獻身佛法是我們的榮幸。在監獄內外我們都會一樣地樂觀、自由、坦蕩。但是我想問一問,我們到底犯了甚麼罪?個人信仰有甚麼罪?找政府反映情況有甚麼罪?罪犯還有上訴權,難道一個公民就沒有上訪的權利嗎?政府如果真是對人民高度的負責,就應該兩方面的意見都聽一聽,而不能只聽一方面的。政府的宣傳部門也應該允許兩方面的意見都發表,而不能只支持、發表一種意見。千百萬人民群眾的聲音為甚麼就不聽一聽呢?我們這麼多老老實實、手無寸鐵的群眾跑出來只是為了找政府反映情況,而不是想背著政府幹壞事啊。有甚麼罪?許多外地的大法學員風餐露宿、飢寒交迫地等待在北京只是為了找機會向政府說一說自己的心裏話。懇求政府聽一聽他們的聲音啊。然而政府不但不聽,還一個一個地抓起來,甚至殘酷地拷打他們,難道政府就真的這樣恨真修向善的人民嗎?我們對政府有甚麼害處和威脅嗎?難道我一直信任的政府就是這樣「對人民高度負責和關心」嗎?我不知道自己犯了甚麼罪。

問:國家人大已通過把法輪功定為邪教,不准練,你知道嗎?
答:正是為了這個我們才跑出來的,如果說法輪功是「邪教」,那就沒有甚麼「正教」了。我們不能接受這種說法,我們是堂堂正正、明明白白地修煉,不是甚麼迷信,更沒有受甚麼「毒害」,我們每個人在社會中都是遵紀守法、勤勤懇懇工作的好人,憑甚麼這樣定論呢?人大代表對此事深入調查了解了嗎?宣傳部門不准我們發表自己的看法,法院不准我們申訴,我們只有跑出來向中央政府直接反映真實的情況,可是公安部門又說成我們鬧事,一個一個地抓起來。我不能不問我們的國家裏法輪功學員還有講理的地方嗎?政府為甚麼就不聽一聽這麼多人民的修煉體會呢?為甚麼不准我們說真話?以權壓人是實事求是的作風嗎?是對人民負責的精神嗎?

問:不管怎樣,國家制訂的法就得遵守,你明白嗎?
答:我不明白「人大」怎麼可以不弄清事情的真相就制訂出國家法令?我們對宇宙真理的認識確實就如師父所說的那樣「是理性與實踐的昇華」,所以也是任何壓力都無法改變的。而在壓力面前動搖不修煉的學員,那是沒有從理性上真正認識宇宙法理的人。

問:你還有甚麼要說的嗎?
答:法輪功是利國利民的功法,我們師父只是把宇宙真相和人類社會的真相告訴世人,要世人往好裏去做,要我們這些修煉的人做得更好。這對社會、對政府都是有益的。如果師父有半點要我們「反甚麼」的話,我們都不會相信了。我們一再地出來說明真相,實際上也是跟我們師父一樣是慈悲於人。毀謗佛和佛法是天理難容的,後果不堪設想,希望政府能為了自己、也為了國人聆聽一下我們親身實踐的真實體會,不要一意孤行、一錯再錯。我認為有勇氣正視和修正自己錯誤法令的政府才是真正對人民高度負責的政府,才會真正得人心。因此也才是真正對自己負責的政府。

北京大法弟子
1999.12.1



註﹕在整個「問答」過程中,被審問的學員心中感到能夠面對這一級的政府機構說真話,這個機會也是來之不易。所以牢記師父所講之法理,注意語氣、善心、道理,保持祥和、坦然的心態。數日後,被「取保候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