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佛地區一位母親在中國的鎮壓中被扣留(譯文摘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1999年12月10日】據美國《丹佛郵報》記者布魯斯﹒芬雷1999年12月8日載文報導,中國對法輪功精神運動的鎮壓正在造成丹佛郊區一個家庭的破裂。

39歲的唐建(譯音)是住在丹佛高地牧場的一位母親和計算機程序師。她於11月25日在中國廣州被拘留,截止到星期二,她已經被拘留13天。

與唐一起被監禁後又獲釋的一位先生與澳大利亞《丹佛郵報》取得了聯繫。他說警察給唐戴上了手銬,並把她關在三樓一間沒有床鋪的房間。唐和其他人正在進行絕食。

和其他華裔美國人一樣,唐離開這裏的家去反抗中國4個月以來對法輪功的取締。

唐的丈夫和12歲的女兒擔心他們再也見不到她了,除非她同意中國政府的交易。唐的弟弟唐立說,她女兒還不能理解她母親正在做的事情,她「只想讓媽媽儘快回來」。他說小金丹(譯音)「需要她的母親」。

本星期,克林頓總統公開指責了中國對法輪功的鎮壓。在星期一的一項(人權)演說中,克林頓把中國對法輪功信徒的拘禁稱為中國壓制「那些自由限度的檢驗者」的「麻煩的例子」。

星期二中國官員進行了反擊,把法輪功定義為和大衛教類似的邪教,並責難美國使用雙重標準。

美國官員說,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可能會被監禁;中國官員報告過在鎮壓中已有3萬5千例警察逮捕法輪功學員的案件。(中國使館在華盛頓DC的發言人)於說,只有150人被逮捕。

法輪功大約7年前開始在中國傳出,今年4月受到中國政府的取締。當局發布了一項對現住紐約的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的逮捕令。數以億計的法輪功學員說法輪功對他們的精神和身體都有幫助。

在遭到拘留又獲釋的人中包括36歲的孫潔(譯音)。孫住在高地牧場,有美國公民身份,是唐建的朋友。孫最近拜訪了她在北京的父母,和其他人一起在天安門煉習了法輪功,後來又去廣州進行另外一項聚會。孫說,11月25日警察闖入時,她正和其他人一起聊天。

當局對她進行了14個小時的審問。「他們威脅要將我監禁15年,因為我是法輪功學員。」她說,「在中國,這樣的事情是會發生。」

孫的被驅逐出境是「一種很大的犧牲」,她說,因為她能再次見到她年邁的父母的唯一途徑可能將是她的父母走出中國。

被釋放的被拘留者都持有外國護照。唐建的麻煩是,她只有美國的居住許可而沒有美國的公民身份。

唐建臨行前「反覆」掂量了這裏的風險。孫說:「她說有那麼多無辜的人正在因為中國政府的不道德行為而受苦,她非常關心那些人。她也知道她的女兒需要母親……。這對她來說非常艱難。」

中國官方星期二沒有提供任何關於唐建的消息。

身居美國的中國法輪功支持者計劃推進他們的事業。幾十名學員正在從丹佛和其他城市趕往中國抗議(對法輪功的)取締。孫說,星期二有一名學員離開了丹佛。

兩年前,唐建為尋求「真理」在高地牧場開始煉法輪功。

她1991年從成都移居美國,在科羅拉多礦山學院獲得物理博士頭銜。她的丈夫陳修松(譯音)和他們的女兒金丹(譯音)1991年來美和她團聚。她是阿爾泰爾通信公司的軟件工程師。

唐建和十幾個中國婦女定期在華盛頓公園煉法輪功。

此次她的中國之行使她丈夫和女兒都感到驚訝,因為他們的家人中已經沒有人留在中國。唐立(譯音)在他位於新漢普郡的家中說:「我們知道她回中國去看法輪功在中國的境遇並對中國政府抓人進行抗議。」

他補充道,唐的丈夫不喜歡法輪功。

36歲的高原和唐一起遭到拘禁,而後因為他的澳大利亞護照而被釋放。他說,在廣州,唐被警察用手銬從一個位於五樓的公寓帶走。

高說:「警察說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法輪功是非法的』。學員們不認為自己做的是非法的,所以問為甚麼,可警察拒絕回答。」

高最後一次見到唐是11月26日在一間灰色水泥牆的房間。他說,相信那就是廣州天河(譯音)拘留所。當時她已經開始和其他人一起絕食。她出來的可能性?高說:「很難講,她拿的是中國護照。」

的確,國務院一位官員在匿名條件下說,美國當局形容沒有美國護照的被拘留者獲釋可能性為「比沒有還少」。唐立說,唐的家人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們給廣州的朋友打電話。朋友試著去探視唐但沒有成功。他們說,如果簽字與法輪功斷絕關係的話,她可以在星期四得到釋放。

問題是,對唐來說,那個世界上人口最稠密國度的自由,比高地牧場舒適物質環境中的家庭團聚更有價值。

唐立說,親屬們,特別是唐的丈夫和女兒,希望她簽字。「這一切取決於我姐姐。」

(《丹佛郵報》1999年版權所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