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煌的史前文明

——科學家探索史前人類之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六日】 近代考古學家發現了大量的史前人造工具及史前人類遺蹟,並測定了它們的年代。測定地質年代的方法很多,一般根據化石中含有放射性元素的半衰期來測定。這些考古發現的年代測定結果表明,人類的歷史要比我們原先想像的要古遠得多。

在美國得克薩斯州Glen Rose的拉克西河(Raluxy)河床中發現有生活在白堊紀的恐龍的腳印,考古學家們吃驚地在恐龍腳印化石旁十八英寸半的地方,同時發現有12具人的腳印化石,甚至有一個人的腳印迭蓋在一個三指恐龍腳印上。把化石從中間切開,發現腳印下的截面有壓縮的痕跡,這是仿製品無法做到的,顯然不是假冒的。另外在附近同一岩層還發現人的手指化石和一件人造鐵錘,有一截手柄還緊緊留在鐵錘的頭上。這個鐵錘的頭部含有96.6%的鐵,0.74%的硫和2.6%的氯。這是一種非常奇異的合金。現在都不可能造出這種氯和鐵化合的金屬來。一截殘留的手柄已經變成煤。要想在短時間內變成煤,整個地層要有相當的壓力,還要產生一定的熱量才行。如果錘子是掉在石縫中的,由於壓力和溫度不夠,就不存在使手柄煤化的過程。這說明岩層在變硬、固化的時候,錘子就在那兒了。發現人造工具的岩層和恐龍足跡所在岩層是一致的,而其它岩層都沒有恐龍足印和人造工具。這說明人類和恐龍的確曾生活在同一時代i。

三葉蟲是5.4~2.5億年前的生物,早已絕跡。美國科學家麥斯特(William J. Meister,)在猶他州羚羊泉(Antelope Springs)的寒武紀沉積岩中竟然發現一隻成人的穿著便鞋踩上去的腳印和一個小孩的腳印,長約10.25英寸,寬約0.5英寸,嵌在岩層中,就在一隻三葉蟲的化石上面。經猶他(Utah)大學著名的化學家Melvin A. Cook鑑定這的確是人的腳印ii。

1976年,著名考古學家瑪麗*D*利基(Mary. D. Leakey)領導的研究小組在非洲坦桑尼亞北部、東非大裂谷東線,一個叫利特裏(Laetoli)的地方發現了一組和現代人特徵十分類似的腳印,這些腳印印在火山灰沉積岩上,據放射性測定,那火山灰沉積岩有340~380萬年的歷史iii。腳印共兩串,平行緊挨著分布,延伸了約27米。從這些足跡可以明顯地看出,其軟組織解剖特徵明顯不同於猿類。重力從腳後跟傳導,通過腳的足弓外側、拇指球,最後傳導到大腳拇指,大腳拇指是向前伸直的,而猩猩及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直立行走時,重力從腳後跟傳導,但通過腳的外側傳導到腳中指,且大腳拇指向側面伸出iv。

1817年,考古學家Henry R. Schoolcraft和Thomas H. Benton在美國密西西比河西岸附近的一塊石灰岩石板上,發現了兩個人類的腳印,長約10.5英寸,腳趾較分散,腳掌平展,與長期習慣於不穿鞋走路的腳印相近。腳步強健有力,腳印自然,各種跡象均表明:其壓痕是在岩石很軟時踩上去的。據鑑定,這塊石灰岩石板有2億7000萬年的歷史v。

1880年,地質學家J.D惠特尼對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太波山(Table Mountain)的地下300英尺的地方挖出的各種石器工具作鑑定,發現有類似現代的杵一樣的工具。據測定,發現這些工具的地層年代是在五千五百萬年前i。

1887年考古學家 Florentino Ameghino在阿根廷的海濱、一個叫Monte Hermoso的地方,發現了350萬年前的燧石、雕刻的骨頭化石及古代壁爐等,證明那時就有人類生活i。

1999年5月27日《科學時報》第二版報導,西班牙古生物學家在該國北部布爾戈斯省阿塔普埃卡山區,發現了30萬年前的史前人類骨盆化石、股骨及一些石製工具。同日該報在第一版配發圖文報導,在我國浙江考古發現的、7000年前的水稻種子,已被中國科學院植物所標本館保存。

1998年美國權威雜誌《Science》11月20日報導了考古學家Tim Appenzeller、Daniel Clery等人在亞洲西部半島安納托利亞(Anatolia)發現一個9000多年前的城市遺蹟vi。1998年5月該雜誌還報導,在澳大利亞New South Wales的Mungo湖、Willandra湖附近發掘出2萬6千年之前的135個人類骨骼、壁爐等史前古器物。在Mungo三號坑出土了一具完整的3萬年前的、男子骨架化石,塗抹著赭石染料,手臂疊放在胸前,是按照葬禮儀式埋葬的vii。

1965年,考古學家Bryan Patterson和W. W. Howells在肯尼亞的Kanapoi發現一件經鑑定為400萬年前的人類上臂肱骨化石。加州大學的Henry M. McHenry和Robert S. Corruccini教授稱,此肱骨和現代人的肱骨幾乎沒有任何差別。1972年在肯尼亞的Turkana湖發現的大腿骨化石也幾乎和現代人類形態十分相似,其年代是在200萬年前。1913年德國科學家Hans Reck在坦桑尼亞Olduvai峽谷發現一具完整的現代人類骨骼,它處在約100萬年前的地層中i。

1998年4月6日《人民日報》在第四版以「科學家對"巫山人"遺址鑑定證實我國200萬年前已出現古人類」為題報導:97年11月,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和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黃萬波、北京圖書館徐自強教授率領考察組,在重慶市巫山縣廟宇鎮龍骨坡「巫山人」遺址進行挖掘考察時,發現了大量舊石器。經過著名古人類學家賈蘭坡院士等權威學者的鑑定,這些在與 「巫山人」同一地層裏發現的石器一樣,都帶有人工打擊的痕跡,是古人類所使用的工具,這一結果,再次有力地證實了200萬年前「巫山人」的存在。巫山人類化石首先是由黃萬波於1985年在龍骨坡發現的。從1988年到1996年,美國Iowa大學、北京大學考古繫、中科院地質所等5個單位先後運用古地磁、電子自旋共振、氨基酸測定等3種方法對這些化石進行鑑定,顯示其地質年代距今約為200萬年。1995年美國古人類學家石漢博士和黃萬波合作在權威科學雜誌《Nature》第6554期上發表了「亞洲的早期人類及其人工製品」一文,報導了他們的發現。由於當時只挖掘出2件石器,當時學術界對「巫山人」是古猿還是人存在爭論,這次最新發現結束了這次爭論。權威人士稱,這一最新發現不僅把中國人的進化史向前推進到200萬年前, 動搖了現有人類進化理論,而且為在中國境內尋找更為古老(200萬到300萬年前)的人類化石以及文化遺存,從而揭開人類起源之謎,提供了更為紮實的科學依據。

1999年6月2日中國中央電視台以「我國發現迄今最早人類遺存」為題報導,中國古人類研究又獲得重大突破。中國考古學家在對安徽繁昌人字洞進行發掘時,發現大量石製品和骨製品。經專家聯合鑑定,確認這批石器是200萬年至240萬年前的早期人類遺存,從而把人類在亞洲出現的歷史又提前了至少30萬年。新聞配發的評論指出,人類起源問題,多年來一直是考古專家和古人類學者關注的熱點問題,各國科學家多年來一直在尋找最早人類化石;隨著大量化石的出現,人們對人類起源的認識也在不斷修正。

以上事實表明,史前人類是存在的。事實上,考古學的證據還證明人類的史前文化是十分發達的,在史前建築、天文、地理、物理、冶金、醫學、藝術等方面均取得驚人的成就,有的甚至連現在的科技水平也達不到那種程度。

一、史前建築學

在建築學方面,地球上有很多史前巨石建築群,其特點是非常高大宏偉,用非常龐大的石塊砌築而成,而且拼接得非常完美。而這些巨石要用現代化的機器才能搬運,有的甚至現代化的工具都無能為力。這些建築中往往都運用了十分準確的天文知識。建築物的三維尺度、角度和某些天體精密對應,蘊涵著很深的內涵。

比如埃及胡夫大金字塔由230萬塊巨石組成,平均每塊重達2.5噸,最大的達250噸。其幾何尺寸十分精確,其四個面正對著東南西北,其高度乘以109等於地球到太陽的距離,乘以43200倍恰好等於北極極點到赤道平面的距離,其周長乘以43200倍恰好等於地球赤道的周長。其選址恰好在地球子午線上,金字塔內的小孔正對著天狼星 viii。另外,法國化學家約瑟夫*大衛杜維斯從化學和顯微角度研究,認為金字塔的石頭很可能是人工澆築出來的viii。

基沙高原的獅身人面像,正對著東方,經最新天文分析和地質分析,其建築年代可能要比考古學家早先的估計要久遠的多。美國地質學會修齊教授說,獅身人面像的身體受到的侵蝕似乎不是風沙造成的,風沙造成的侵蝕應該為水平、銳利的,而獅身人面像的侵蝕邊緣比較圓鈍,呈蜿蜒彎曲向下的波浪狀,有的侵蝕痕跡很深,最深達2米。另外上部侵蝕的比較厲害,下部侵蝕程度沒這麼高。這是典型的雨水侵蝕痕跡viii, ix。而獅身人面像暴露在空氣中的時間最多不會超過1000多年,其餘時間被掩埋在沙石之中。如果真是建於埃及卡夫拉王朝而又被風沙侵蝕的話,那麼同時代的其它石灰岩建築,也應該受到同樣程度的侵蝕,然而古王朝時代的建築中沒有一個有獅身人面像受侵蝕的程度嚴重。而從公元前3000年以來,基沙高原上一直沒有足夠造成獅身人面像侵蝕的雨水,所以只能解釋這些痕跡是很久遠以前、基沙高原上雨水多、溫度高時的時代殘留下來的。另外根據天文學計算,公元前11000年~公元前8810年左右,地球上每年春分時太陽正好以獅子座為背景升上東方的天空,此時獅身人面像正好對著獅子座。根據以上分析,考古學家推測獅身人面像很可能建於一萬多年前viii 。

位於南美洲玻利維亞與秘魯交界處的蒂亞瓦納科(Tiahuanaco)文化遺址位於海拔4000米左右的高原上,距離喀喀湖不遠,是由重達幾十噸甚至數百噸的巨石嚴密砌成。考古學家還在巨石的縫隙中發現了一些小金屬釘,其作用是固定石頭,據推測,這些金屬釘是把金屬熔化後再倒入鑿出來石頭模子中製成的。可能最引人注目的還是整塊岩石鑿成的石門,它矗立在長30英尺、寬15英尺、厚6英尺的基座上,而基座和門是用同一塊岩石雕鑿而成的。在蒂亞瓦納科古城的太陽門上雕刻有1萬2千年前滅絕的古生物「居維像亞科」(跟現在的大象類似)和同期滅絕的劍齒獸。太陽門上還雕刻有既繁複又精確的天文曆法。在蒂亞瓦納科遺址挖掘出了大量的海洋生物貝殼、飛魚化石,顯示它過去曾是一個港口,擁有完善的船塢和碼頭,其中有一座龐大的碼頭可供數百艘船舶同時裝卸貨物使用。而建造這座碼頭所用的石塊每塊大致在100~150噸之間,最大的達440噸。根據畢生研究蒂亞瓦納科文化的玻利維亞學者Posnansky教授用天文黃赤交角推算,該古城可能建於1萬7千年前viii。

在南美州安第斯山區印加國首都庫茲科北郊有一古老的薩克塞華曼城堡,由重量超過100多噸的巨石堆砌、精緻雕鑿而成,其中有一塊巨石高達28英尺,估計重達360噸(相當於500輛家用轎車)。

位於古巴比倫遺址的、建於5000年前的巴比通天塔,長寬各91米,用巨石砌成,共七層,高達上百米viii。在英國西南索*爾茲巴尼平原,豎立著高大的巨石圍欄,一般認為已有4000年的歷史,其中巧妙地隱含了很多天文知識viii。這樣的巨石建築世界上還有很多。

二、史前天文學

在天文方面,古代瑪雅人不知道望遠鏡,卻知道天體的精確運行周期,並和現代極為相近。比如,太陽年(即一般意義上的一年)現代的精確測量值為365.2422天,而古代瑪雅人卻知道太陽年的長度為365.2420,比準確數字只少0.0002天;同樣瑪雅人概念中月亮繞地球一週的時間為29.530588,而現代的測量值為29.528395。瑪雅人對金星的會合周期的計算能精確到每6000年只差一天。在危地馬拉Quiriga出土的一塊石碑,標明了4億多年前某一天的日月位置,其計算過程清楚viii。在非洲有一個叫「多汞」(Dogon)的部落,在他們的思想概念中,對天狼星具有十分詳細的了解。而天狼星是如此的難以觀察,以至於現代人直到1970年才獲得它的第一張照片。在多汞人的傳說中天狼星是雙星系,而現在天文學家用最先進的天文望遠鏡觀測發現,天狼星果然有兩顆伴星。多汞人還早就知道土星有環,木星有4個主要的衛星x。

三、史前地理學

在地理方面,土耳其人哈基*亞哈馬德早在公元1559年所繪的地圖上就標明了南北美洲的海岸線,但是旅行家和地圖繪製者發現美洲卻是整整兩個半世紀以後的事。另外在距今3500年的西藏古文書也有關於美洲的記載。土耳其人奧倫奇*費那烏斯在公元1532年繪製的南極地圖海岸線與現代南極地圖極為相似,另外還精確地繪出了南極在8000年前冰封前的大陸形狀。而現代人知道南極冰封下的地形是公元1958年科學家通過穿透冰層的勘測才知道的。上面所有這些16世紀的地圖都是他們依據更為古老的地圖臨摹下來的viii。

四、史前物理學

在物理方面,在非洲加蓬共和國的一個著名的鈾礦奧克洛(Oklo)發現一個大型的核反應堆。1972年6月,進口奧克洛鈾礦的法國一鈾提煉廠驚奇地發現,運來的鈾礦石中鈾-235的含量不足0.3%,而其他任何鈾礦中的鈾含量都在0.72%左右。後來有很多科學家去考察,發現這是一個20億年前的古老的核反應堆,運轉時間達50萬年之久i ,xi。1975年6月23~27日,國際原子能機構在加蓬的利布維裏專門召開了奧克洛現象專題學術研討會,大會收到共有來自19個國家、2個國際組織的74位代表的40餘篇論文。

五、史前冶煉技術

在冶煉技術方面,在南非的克萊克山坡,礦工們發現了幾百個金屬球,而這些球所處的地層據考證有大約28億年的歷史。環繞鐵球的凹槽十分精緻,制鐵技術專家認為很難解釋成是自然過程形成的i。1968年,考古學家Y.Druet和H.Salfati在法國的一個叫Saint-Jean de Livet的地方,在6500萬年前的白堊紀地層中發現了一根金屬管i。1871年考古學家William E. Dubois在美國伊利諾斯州(Illinois)的Lawn Ridge旁鑽井時,在距地表114英尺深處發現了一枚類似於錢幣的東西,據伊利諾斯州地質勘探局(IllinoisState Geological Survey) 鑑定,其所處地層屬於更新世(20~40萬年前)i。1852年6月5日《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 )》以「過去時代的遺物(A Relic of a Bygone Age)」為題報導,在馬薩諸塞州Dorchester地區6億年前的前寒武紀岩石層中發現了金屬花瓶,是一種呈鋅白色的合金,經測定,含有大量的銀成份i。1966年夏,美國地質勘探學家維吉尼亞*麥金泰爾博士在墨西哥鑑定了一批在麥阿科勒克出土的鐵矛。起先估計這些鐵矛的歷史不到兩萬年。但測試結果表明是25萬年i。豎立在印度新德裏(New Delhi)一座寺院裏的、一根估計至少有4000多年歷史的古代鐵柱,至今沒有任何生鏽現象,磷、硫、風雨侵蝕對它都不起任何作用xii。

六、史前醫學

我國現存最早的中醫學經典著作《黃帝內經》,含有《素問》、《靈柩》等共18卷162篇,論述豐富,除醫學外還涉及天文、地理、物候、氣象、曆法等。內容大致包括攝生、陰陽、髒像、經絡、論治、運氣、藥性理論等。經絡已經被現代科學證實其客觀存在xiii,並在此基礎上製造了腴穴探測儀,耳穴探測儀等儀器,來探測穴位。儘管很多穴位十分隱蔽,即使現代的儀器都很難探測準確,古人已經發現並熟練地利用它們來為病人治病。中國的針灸被西方人稱為「東方魔針」,被譽為世界醫學史上的奇蹟。一根銀針可以從人的頭頂插下來,從下顎處穿出,不流血,不疼,而且還可以針對病症多穴位進針。古人是如何知道經絡、穴位及針灸術的呢?這不得不令現代人稱奇。

七、史前藝術

在藝術方面,秘魯納斯卡荒原上雕刻有神秘的巨型圖案,最大的一個圖案長度達5公里。這些圖案栩栩如生,只有在空中俯瞰才能清晰地看出它的全貌。圖案溝紋的深度寬度是根據旭日斜射率精密計算過的,使圖案恰好在晨曦中躍然地面 viii。1997年5月17日《中國科學報》發表《我國發現億萬年前的太古石畫》一文,報導中國考古工作者在廣西寶山的一個採石場發現栩栩如生的石畫,據地礦部國家專業試驗室鑑定,這些石畫距今已有4億5000萬年。該文配發了一幅名為「早春」的石畫照片,評論指出:「每一幅都是無可仿製的絕世珍品」。考古學家Eric Wendt用C14測定非洲納米比亞南部阿波羅11號洞出土的一小片石刻藝術,確定其年代大約是2萬7千年前,與歐洲的古代巨石藝術(the Supper Palaeolithic Art)大致是同時代的i。1998年美國《Science》雜誌11月20日報導了考古學家在世界各地發現的大量史前雕刻、壁畫藝術。如在法國Grotte Chauvet發現的3萬2千年前的壁畫,刻有懷孕的婦女、各種動物,如獅子、熊、犀牛等。美國哈佛大學考古學家Alexander Marshack,在對德國Vogelherd出土的3萬年前的象牙雕刻的動物研究後,認為這些動物雕刻具有豐富的文化內涵和很高的工藝水平。在匈牙利的Tata出土了一塊5萬到 10萬年前、用猛犸像的牙拋光製成的牆壁裝飾板。在中東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發現的一塊25萬年前的、被稱為Berekhat Ram的史前古器物上,刻有一配戴精緻頭飾的婦女頭象xiv。

以上羅列的考古學發現還可以開出很長很長的單子。傳統觀點認為現代人類出現文明最多也不過幾千年歷史,幾千年前還處於刀耕火種、茹毛飲血的原始社會,那麼以上這些古老民族是從甚麼地方獲得的這些與當時科學發展水平極不一致的知識呢?幾萬年前、幾十萬年前怎麼會有人類文明的遺蹟呢?現在科學家們正在努力探索這些問題,或許關於人類的起源之謎揭開的日子不會太遠了。

北京清華大學供稿 1999年秋

【i】 Forbidden Archeology: The Hidden History of the Human Race, Michael A. Cremo andRichard L. Thompson, Published by BBT Science Books, Govardhan Hill Publishing,Alachua, FL, USA, ISBN: 0-89213-294-9. Hardbound, 952 pages.Also see in : The Mysterious Origins of Man, NBC"s Special, Hosted by CharltonHeston, BC Video, Shelburne, Vermont, USA, February 25, 1996
【ii】 William J. Meister Discovery of Human Footprints with Trilobites in a CambrianFormation of Western Utah, see in Chapter 6, 「Paleontological Evidence」, in book:《Why Not Creation?》, Author: Melvin A. Cook, Editor Walter E. Lammerts(Phillipsburg, New Jersey: Presbyterian and Reformed Publishing Co., 1970), pp. 185-193.
【iii】保護利特裏的早期人類足跡,Neville Agnew, Martha Demas, 《科學》(《科學美國人》中文版),1998年12月,第244期,重慶:科學出版社;譯自《ScientificAmerican》1998 Sept. Vol. 279 No.3【iv】 The Pitted Pattern of Laetoli Feet, Russell H. Tuttle, 《Natural History》, March1990, pp. 61~64
【v】 Remarks on the Prints of Human Feet, Observed in the Secondary Limestone of theMississippi Valley, Henry R. Schoolcraft and Thomas H. Benton, The AmericanJournal of Science and Arts, Vol. 5, 1822, pp. 223-231
【vi】 Transitions in Prehistory , Tim Appenzeller, Daniel Clery, and Elizabeth Culotta ,《Science》 1998 November 20; 282: 1441
【vii】 Aboriginal Groups Warm to Studies of Early Australians, Elizabeth Finkel,《Science》, Volume 280, Number 5368 Issue of 29 May 1998, pp. 1342 - 1343
【viii】 上帝的指紋,【英】漢卡克著,李永平,汪仲 譯,北京:民族出版社,1999.1
【ix】 Experimental Study on the Salinization and Slaking of Pyramid Stone (MokattamLimestone) , Chikaosa Tanimoto, Kiyoshi Kishida, etc. , Proceedings of the PreservedTechnology of Ancient Remains, pp. 549 - 553, Research Committee of Soil MechanicalPreserved Technology of Remains J.S.S.M.F.E., Jan. 1995.
Also see in: The pyramids and the Sphinx were once under water, Re-edited version of the report to the World History Association on the Sphinx controversy, published in《the World History Bulletin》, Vol. 11, No. 1 (Spring-Summer 1994), pp.1~4.
【x】 水晶頭骨之謎,揭示人類的秘密--過去*現在*將來,克利斯*馬頓等著, 田力男 譯, 光明日報出版社, 1998.10 北京【xi】 放射化學基礎,【德】C*克勒爾著,朱永 等譯,北京:原子能出版社 1993,pp.236Also see in: Introduction to Nuclear Engineering, John Lamarsh", Addison-Wesley Publishing Company - Reading, MA, USA 1983)
【xii】 An ancient pillar made of iron, see in: 《Chariots of Gods? Unsolved Mysteries ofthe Past》, Erich Von Daniken (Translated by Michael Heron), Published by G. P. Putnam"s Sons, New York
【xiii】 中國大百科全書,中國傳統醫學卷,北京、上海: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2 年9月
【xiv】 Evolution or Revolution?, Tim Appenzeller, 《Science》, Volume 282, Number 5393Issue of 20 Nov 1998, p 1451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