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大陸的環境與弘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十月二日】近日,在網上看到許多同修的文章,對我關於大陸修煉形勢和弘法護法的方式提出善意的質疑和建議,我想就這個問題再談一點個人觀點。

我先說一說我為甚麼在4月25日,7月21和22日去中南海。4月25日去中南海,我可以說目的不是非常明確,只是簡單地覺得這是一個考驗自己是否可以為大法站出來,是否有放不下生死這個心,而且好像是簡單地從師尊在經文「挖根」以及在新加坡等地的講法推導出來應該那樣去做。

4月25日以後,我慢慢回憶自己當時的心態,覺得雖然去做護法的事情,但中間還有僥倖心理,就是覺得政府反正不會將這麼多的人怎麼樣,另外好像還有希望這是一次考驗弟子是否能圓滿的機會這個心理。我覺得從這兩點來看都沒有達到真正的標準。

到了7月21日,北京的環境已經十分嚴峻,比如我在南長街看見滿滿5輛軍車的武警,同時網上登出消息,就是政府對武警可以使用的武器和程度都做了規定。大規模的打壓已迫在眉睫。但是,在政府沒有正式發布給法輪功定性的消息以前,做為弟子,我想每個人都有責任盡全力去阻止這件事的發生。7月21日晚,很多弟子商定第二天再去中南海反應我們的真實情況。7月22日早上起來,我和家人在鎖門時,人人心裏都非常平靜,我沒有想到自己還能再回那個家,甚至是抱著去坐牢或失去生命的心去的。但我當時還認為只是政府不了解我們,還有一線挽回的希望。


7月22日政府新聞公布以後,我經常在琢磨關於如何能護法的問題。記得老師在今年5月22日加拿大講法中說,有些人是不配得法,不配聽法的。還記得有人問老師說她想通過婚姻讓另一個人得法,老師說大法是神聖的,不是非得求著誰得,他想得就得,不想得就算(都不是原話)。所以,我們想弘法,護法,那麼我們給誰弘呢?我覺得反正不是給不配聽法的人弘法。給那些明知道大法是甚麼的「人」,為了自己罪惡的目的和妒嫉心打擊大法的弘法…。

記得明慧網上有這樣的文章,談到大法歷次經歷的人間磨難,其中談到原來的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對法輪功調查後做出過結論,朱總理給政法和公安系統的對法輪功的「三不」批示,我們還能說政府對我們不了解嗎?那天朱總理出來和學員見面時只帶了4個警衛,而且都跟在他後面,當時他笑容滿面,我覺得他是對法輪功有很深的了解,知道我們是好人才會如此不加戒備的。那麼在對法輪功有如此了解的情況下,政府裏還仍然有人能昧著良心編造謊言,這說明甚麼問題呢?

師父在「清醒」這篇經文中談到「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為目的,除去這兩點都是無意義的。」我上次的體會中說過,我向那些能走出去弘法護法的弟子對大法的至誠之心和無畏的精神致敬,但我們做這些事情目的是甚麼?從網上發表的文章看來,很多學員確實通過走出來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而且也使一些人得了法,我們是否能說這是「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唯一的形式?是否是弘法護法的最好形式呢?

這裏有一點,我覺得很重要,政府如果真能向公眾澄清對法輪功的歪曲與誣蔑固然是好,否則我們為甚麼不能從自己周圍環境做起向公眾澄清大法的真實情況呢?我們弘法的對像是面向廣義的所有的有緣人。說白了,我們弘法的目的是不落下有緣人。每個人想得法就得,不想得法,甚至誣蔑法,誰這樣幹誰也是在擺放他個人的位置。他們這樣做了,給法造成了損失,他能改過就等於給了自己一次機會;而我們就從每個人周圍的環境做起,挽回負面宣傳造成的惡劣影響。

歷史上曾有過四次佛教的法難,而佛法沒有隨著法難而消失的緣故是因為在民間,在老百姓的心裏。如果他真能改過,而且如果真能從正面宣傳法,那也是一件大大的好事,但卻也絕不會是師尊安排的有緣人得法的主流形式,因為我們走的是「大道無形」的路,師尊講過主要是兩種得法方式,一個是外面有人煉功,書店裏有大法的書;再一個是人傳人,心傳心(不是原話)。我不知道說明白沒有,但我覺得挽回損失的方法不止是現在這種「走出來」這一個。

大陸的環境和海外的環境不一樣,我覺得在海外的弟子,為了大法不被當地政府誤解,所採取的弘法護法方式非常的好。也確實使大法在其他國家得到了大力的弘揚。因為當地政府和公眾不了解我們嘛,我們讓他們了解就是一件大好事,但大陸是完全不同的情況,我個人認為就不能千篇一律地看這個問題。

大陸之所以前一段時間出現過許許多多假經文,目的也就是為了誘捕學員,也許我是人的想法「不去上當」,但從「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這方面來看,我確實不贊成無謂的行為。出了9月8日假經文的事情,我覺得其實在那邊可能有很多便衣在,冒充大法弟子,利用大法弟子對法至誠的心來破壞大法。我們倒不是怕甚麼,但政府一些人花樣翻新的陰謀都是利用了弟子的有求之心或常人之心。現在人一個一個都被他們抓進去關起來了,關鍵時刻大法真正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還能做甚麼呢?

最後引用一段師尊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的話:「我們還有的人在兩個人爭論的情況下,都在法中找我的話來互相之間爭辯。你們都是用常人心在斷章取義大法。你們都沒有站在法的角度上去認識。你們換一個角度去認識你們就不會這樣。碰到的任何矛盾都與自心是有關係的。」可能我的體會仍然有誤,如這樣,希望及時批評指正,互相探討,以便共同提高。大家的出發點都是如何維護和弘揚大法,感謝對我的觀點進行質疑的同修,讓我能反觀內心,並進一步提高認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