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論的重重危機: 二、進化論,從人云亦云到親自明辨

關注度:
【明慧網1999年10月16日】當假說和事實根本對立的時候,你會相信甚麼?

2、進化論,從人云亦云到親自明辨

1859年,達爾文在《物種起源》中根據一些零散的事例,鮮明地提出了進化的觀點,認為今天複雜的生物界是從簡單的原始生物一步步進化來。 歷史好像總要在重複中循環前進。隨著科學深入廣泛的發展,歷史流轉到今天,昔日「解決」了的問題又轉了回來,許多人重新陷入古老的疑問:生命到底從何而來?近20年,大量的事實使進化論陷入了真正的危機。眾多的科學發現使真理的天平明顯地向人們意想不到的地方傾斜了。

1.「魔王的聖經」橫掃世界

達爾文曾把自己的學說稱為「魔王的聖經」[1],顯然這是針對基督教而言。當時科學正處於啟蒙階段,人們對科學了解甚少,厚厚的《物種起源》自然成了「系統」的理論。新的領域吸引了許多學者置身其中,進化論的陣營很快壯大起來。宗教的經典已經無力阻攔,在科學的旗幟下,進化論很快被人們接受了。

2.達爾文的疑惑

今天,站在對生命本質有了比較深入認識的水平上再看進化論,達爾文用作證據的事例就顯得比較牽強了,論證也談不上嚴謹了。為甚麼這麼說呢?我們舉個例子。在《物種起源》的第一版中,達爾文發表了一個大膽的設想。他認為一種熊可以下到水中,變成水生動物,最後變成像鯨那樣巨大的生物。所以他講,只要有足夠的時間,通過自然選擇,熊可以變成鯨。在以後的修訂版中,達爾文把這個說法去掉了。他重新考慮後,認識到沒有具體證據來證明,所以他想還是不發布這一條。有趣的是,他的這個熊能通過自然選擇變成鯨的觀點,正是整個進化論的中心點,一個物種可以變成另一個物種。而且,鯨魚進化的說法也沿用至今。從達爾文去掉這個例子這一點,我們也可以看到他對自己這個理論一定有保留意見甚至是疑惑。不難理解,為甚麼這些足以給進化論蒙上陰影的部份沒有講出來。

3.人云亦云,進化論登上大雅之堂

嚴格地講,進化論只是解釋生物現象的一種假說。從上面鯨魚進化的例子,大家可以看出:進化論在用猜想作證據!其實,這類猜想作證據的做法貫穿了進化論的證明。如果在其他學科,這種不嚴謹的證明是難以成立的。由於當時證據並不充份,達爾文希望將來能發現確鑿的證據。後來的學者是把進化論當作一種理論的信仰繼承下來的。因為信仰嘛,才把它作為「真理」介紹給學術界和公眾。在科學啟蒙的時代,進化的觀點很快流行了起來,人云亦云,漸漸被人們當成了真理。進化論的流行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壓制異己。反對的觀點一律被嗤之以鼻,以至得不到發言的資格,公眾也就無法全面了解了。

4.進化論陷入重重危機

然而,大家都清楚:接受的人多並不能使一個假說上升為真理,真理需要嚴密的推理和無可辯駁的證據,這正是進化論所缺乏的。達爾文一句「化石記錄不完全」掩蓋了問題的實質。隨著科學的迅速發展,進化論暴露的問題越來越多,越來越大,許多學者開始反戈一擊,在大量事實和嚴格的推理面前,進化論陷入了重重危機。當假說和事實根本對立的時候,你會相信甚麼?許多人都會說相信事實。就怕我們談及事實的時候,一些人以各種理由視而不見了。

5.在通俗易懂事實面前,親自審視進化論

多年來,進化論的研究一直都是門外人難以深入涉足的,許多專業的術語和複雜的生命結構,都搞亂了專業學者的思路,何況其他領域的人?這就使得對生命的演化的研究成了進化論者的「專利」,也就是說,進化論者代替公眾在思考,甚至代替其它領域的科學家在決定真理。真的「隔行如隔山」嗎?其實並非如此。我們知道,科學的研究的意義之一在於簡化複雜的問題,用簡明的語言把複雜的現象解釋清楚,而不是越來越混亂。我們知道,對任何問題,如果陷在其中,必然被枝節的思路纏繞不清,在細節上就事論事;一旦看清了根本所在,自然不會迷在問題當中,就能夠提綱挈領、通俗簡明地把問題講清楚。何況進化論並非艱深的數學和物理推算,主要是邏輯問題,人人都能懂的東西呢?但是,如何能夠抓住實質,總攬全局呢?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這裏,我們試圖在近來相關領域的一些突破性發現的基礎上,深入淺出地從分別幾個方面提出進化論的致命問題所在,把理智思考的機會留給每一位讀者。通俗簡明的論述使得每位讀者都可以親自來對比、明辨,再也不必人云亦云、拾人牙穢了。

參考文獻
1.舒煒光,達爾文學說與哲學,上海人民出版社,1959年第一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