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學員:我找到了生命的歸宿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九日】

尊敬的師尊好!同修好!

我是香港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七月十三日,在第一次見到師父的那一天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二十五年來,師父時時刻刻看護著我。每每回憶自己得法的經歷,我心裏對師父無比的感恩。

我兩歲時,父親被冤枉而遭關押,放出來兩天之後就去世了。因承受不住打擊,母親離家去了上海工作。我從小跟著奶奶長大,十歲來到香港。

由於我自小失去父愛和母愛,心裏總是感覺無依無靠,非常淒苦。十來歲時我就開始尋道,想找到人生寄託。我找氣功書看,佛教、道教、密宗都涉獵過,也跟過印度的師父,學過很多各式各樣的功。直到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我才明白那時候甚麼都練是錯的,修煉應該專一。

年輕時,我非常喜歡上山打坐,可以坐很久,太陽曬也不怕。我知道自己前世是一個長著長鬚、很老的、遁入深山裏的和尚。我曾經想過二十歲前要去大嶼山出家,我自己也準備了一筆錢出家時用,我的家人知道了,非常怕我走上出家這條路。

我從小吃過很多苦,現在修煉了才知道,如果我沒有吃這麼多苦就未必會這麼珍惜大法。我自小經常被人冤枉、被打、被欺侮。我也學過武術,但一動手的時候,手就軟軟的發不出力。學了大法之後我才明白,原來從我小時候,師父就在管著我,甚至在我未出娘胎之前就已經管著我了。

一九九二年,我在一本氣功雜誌上看到師父在貴州一個石頭山上煉功的照片,當時我就感覺很神奇,但沒有去主動了解大法。

有一天,我路過公園圓亭,見到有人在煉功,但那時我沒有停下來。第二次見到他們的時候正好在下雨,我為了躲雨而停了下來,並坐下來聽他們讀法。那時候我也不知道他們在讀甚麼。他們讀完書後,一位學員給了我一本《轉法輪》,又問了我的電話。平時如果是陌生人問我電話,我一般都不會給的,可是那天我沒有任何戒備心,直接給了這位學員我的電話。可能是緣份使然吧,就是因為一通電話,我有幸見到了師父。

一九九六年的一天,那位管我要了電話的學員打電話給我,讓我晚上去聽師父講法。我說:「我晚上要工作,不能來。」她說:「不工作都要來,很多人求著見師父都見不到。」我被說動了,當天晚上我就去聆聽師父講法。第一次見到師父,我感動的想哭,我感到師父無比的親切。從那一天起,我真正走入了大法修煉。

我有幸在一九九七年第二次見到師父,並在一家中學的會堂聆聽師父講法。那時已經學法有一年多的我,在那一天聽到了很多天機,心裏感到無比的震撼。那天,我正在打電話叫同修來聽師父講法時,師父剛好從電梯裏出來。見到師父,我立刻向師父合十,師父也回我合十禮。當時我感覺師父非常的慈悲,師父那種洪大的慈悲籠罩著我,殊勝的感覺無以言表。

當初我修煉非常精進,我可以坐在那裏連續學一講到兩講法,不論颳風下雨,風吹日曬。因為我經常是晚上工作,所以白天有時間可以不斷的學法。我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學法煉功並不斷提高心性,很快就達到了師父所說的通周天的狀態,身體裏還出現跳動等感覺。當時我和很多學員都不理解這是怎麼回事,後來我才知道這是通脈的現象。

走入修煉,我感到我找到了生命的歸宿。如果沒有走入修煉,我都不知道我這一生會是甚麼樣子。我感到我的一切都是師父給予的,所以我每一次見到師父時都忍不住想哭,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

(香港煉功點交流稿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