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絕處逢生 救人兌現使命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二日】一九九五年,我去看一個算命的,她說我有嚴重的婦科病,當時我很反感,心想我哪來的婦科病?不信她。可是工友到我家說,單位體檢,誰誰得了乳腺癌,她自己也乳腺增生。我想怎麼那麼多事?我也沒體檢,我也沒有病。哪想到大難在後頭。

一、病入膏肓

九五年以後,我經常發燒,下身經常發癢,例假也不准,有兩三個月沒來事。我到醫院檢查,大夫說內分泌失調,我說:「那沒多大毛病,就放心了。」剛走到門口,一個很漂亮的大夫一把抓住我的手,她長的模樣到現在還沒忘,說「你別走,你胖就有問題。」我當時體重噌噌往上長,她說:「上去,我給你檢查一下。」我想也不是你看病,你檢查甚麼?她說,她是巡診大夫,下來查房,住院部的。我硬著頭皮上了手術台,她下手一摸,跟另一個大夫說:「她長瘤了。」給我嚇的夠嗆,她說下午來住院。

我趕緊回去托熟人,找到市婦產科有名的林大夫,我記的很清楚,是九六年九月十六日。林大夫說沒事,是良性瘤。手術做完,也沒切片化驗,刀口就縫上了。刀口很長,切出能有鴨蛋那麼大個瘤,是黑色的,感覺很硬。

出院回家,過了十月一日,我還是發燒。我想都動了手術,東西都拿出去了,怎麼還不舒服?過完假期,母親去退病號服,誰知回來衣服又拿了回來。老人不會掩飾自己,哭著說:「大夫讓你回去化療。」

當時我就懵了:「化療,那不是癌症嗎?」母親說:「大夫說已經轉成癌了,割晚了。」我嚇的三天沒吃飯、沒閤眼。周圍朋友來看我,也哭哭啼啼的。我想:我這不完了嗎?我才三十三歲呀!

大夫讓我馬上回去,因為當時過節,大夫也大意了,過完節,病理結果出來,他發現不好,又給我做第二次手術,又從刀口拉開。那刀口剛長了不到二十天,又拉開了。手術從早上九點做到下午三點,所有婦科的東西全部拿掉,從此我再也沒有月經,那時我才三十三歲。

經過半個多月的刀口癒合、疼痛,然後我開始化療。化療後,濃密的頭髮一把一把的掉,五臟六腑都硬了。我戴了三年的帽子,不敢見熟人,就怕看見同學。

九七年夏天,由於化療,我身體留下了後遺症,化療後我的五臟六腑都硬了,嘔吐、發燒是家常便飯,晚上嘔吐睡不著。每次複查,我都提心吊膽,大夫總在我的脖子上摸,然後說沒事。可是他的舉動把我嚇著了,再也不敢去檢查,生怕檢查出病來。我再也不敢去化療了,那個罪我實在遭不起。大夫說得化療六次,化了三次我就再也不去了。我的身體經不起折騰,胃口脹的好難受,臉色很難看,都是鐵灰色。我的身體已病入膏肓了。

二、絕處逢生 神奇得法

上天慈悲,給我關上一扇窗,又給我打開一扇門,一九九七年我幸運得法了。

九七年夏天,我拖著病體在院裏坐著,看見三三兩兩的人拿著坐墊從樓裏走出來,也不知他們幹甚麼。這時我身邊有個前樓的小男孩,大約十一、二歲的樣子,長的濃眉大眼,坐在我身邊說:「阿姨,我姥手上有法輪。」我當時聽的稀裏糊塗,我看見他姥姥匆匆忙忙走過去,我說,你姥姥幹甚麼?他說,姥姥去買菜,回來做飯,吃完飯去煉功。

第二天,他又坐在我身邊,他姥姥又過去,我說:「大嬸,過來坐一會,你忙甚麼呢?」她說,給幾個孫子、外孫子做完飯,就去煉功。我問:煉甚麼功?她說是法輪功。她問我怎麼了?我說我病的很嚴重。她說:「你煉功吧。你看我蕁麻疹,吃飯掉飯粒,嘴合不上,半身不遂的症狀都好了。」

我將信將疑的看著她,我不是不信她的話,我是懷疑我的身體能行嗎?她說,明天早上五點我來叫你上煉功點。我說好吧!

第二天一早,老人家就來了。吃完藥,我和她來到煉功點,離家有一站地。我看見一些人在抱輪,我只是看著沒有動彈。第三天一早,她又來了,我嘔吐折騰一宿,沒睡覺,不願去,礙於情面,還是去了。當時有許多師父的大法身照片,還有各地講法書籍,也許緣份不到,我沒有請。大嬸說,我給你請一套書,你回去看。我說,再過二十天我就去俄羅斯了。她說,你拿去看。我勉強答應。

我得法路上魔難很大,阻擋的很厲害。在去俄羅斯的火車上,我遇到一個女人,她說是某市一個功派的大弟子,她的座位就在我對面,她問我拿的甚麼東西,我把書放在皮包裏,放在小桌子上,我說是法輪功書。她一聽就開罵了,我一聽心裏煩她,心想你是個甚麼好東西,好也不能罵別人。可是她這一罵,我也動搖了,心想我哪個也不煉了。這一道,我胃脹的很難受,臉色也不好。到了伊爾庫斯科,她到我住處教我練功,我為了去病,就跟她練開了,可是甚麼用也沒有。

在那俄羅斯寒冷的冬天,法輪功的書我一天也沒看,就擺在桌子上。我病的越來越重,躺在床上流眼淚。牆上掛著耶穌的像,我心想人有靈魂,死了能去哪裏?

九七年底,我實在熬不下去了,我想我不能死在外面,本來是朋友看我病成這樣,領著出來散散心,誰知病越來越重,回去吧,馬上就坐火車往回走。在車上我疼的直拱。車經過貝加爾湖,多麼漂亮的湖面,我都沒看幾眼,發燒,根本就顧不過來,就聽別人說:「哎呀,這個人病的挺厲害。」

馬上就過年了,我回到家,晚上發燒,嘔吐,根本不能睡。第三天大嬸就知道我回來了,她來看我,說你回來怎麼也不告訴我。哎,她哪裏知道我躲著她。她問我看沒看書,煉沒煉功?我說一天書也沒看,放那沒動,也沒煉功,我說我不行。說著說著,睏意就上來了。我說:「大嬸,我折騰一宿,也沒怎麼睡,你坐著,我瞇一會,我精神了再和你嘮。」她說好。我一下就睡過去了,也就十分鐘的時間,結果就做了一個夢。

夢中我突然看見師父從天棚緩緩的飄了下來,身上的袈裟飄飄靈動,到今天那個情景我都忘不了,就是我們有一張師父法像,站著立掌的那張,一模一樣。飄到離我很近處,手指著我說:「你胃口上有黃豆粒大的瘤。」說完看看我,然後就隱去了。

我「呼」一下坐起來,非常震驚,我說:「我看見你師父了,他說我胃口上有瘤。我完了,是不是擴散了?」我放聲大哭。大嬸說:「我身後有師父法身,不只一個,你怎麼不信呢?你愛煉不煉!」說完轉身走了。

大嬸走了以後,我擦擦眼淚,哭有甚麼用?命也保不住,吃藥也沒用,化療、烀藥也沒用,而且越來越重。我冷靜下來:真有佛呀!我看見真佛了,不是假的,我都看見了!乾脆煉法輪功吧,豁出去了!我就動了這一念。

晚上上小學校看師父講法錄像,我走了兩站地,發著燒,就像有人推一樣,飄飄忽忽就到了學校。大嬸看見我說:「你不是不煉了嗎?」我說:「我錯了,從今你看我行動,我再也不動搖,修到底。」就這樣,從此我走進修煉的大門。

同修看見我很高興,把家裏的兩張師父法像、法輪圖送我一套。師父法像金光閃閃放著光,我心裏那個激動,從此我有師父了。晚上回家,一宿到第二天早上八、九點鐘,我看完了一遍《轉法輪》,我知道了生命的真正意義,再也不能渾渾噩噩的活著,我要好好修煉,返本歸真,跟師父回家。

在人世間迷失了自己,造下很多業,為了名利,你爭我奪,把身體搞的很壞,沒有三天好日子過。如果不是師父指點迷津,造業最後就是下地獄。我又看了《精進要旨》,給我的第一感覺就是這不是常人能寫出來的書,這可是神的傑作,師父真是偉大的神呀!

三、信師信法 堅定過關

剛開始學動功,在煉功點上,我就看見煉功場上紅光罩著。不長時間肚子裏就有法輪轉動,晚上睡覺法輪轉的「呼、呼」的,都給我轉醒了,那個神奇呀,大法太超常了。

過一段時間,大嬸說你該煉靜功了。這可把我難住了。我的腿上下樓一瘸一瘸的,腿是直的,根本打不過彎,別說盤腿,就往裏拿都經過了很長時間,那個疼啊,再往上單盤,可想而知有多痛苦。我還是咬牙,腿底下墊上毛線球、枕頭,經過很長時間我才把腿單盤上。打坐時,那個業力從肝部一點一點下來到左腿上,我疼的坐不住。

師父說:「有些人盤腿怕疼,拿下來了,不想堅持。有些人盤腿時間稍微長一點,就受不了。把腿一拿下來,白煉。」[1]這樣經過一個月,總是反覆,業力出不去,我的肝很難受,折磨的抗不住,心想我現在老這樣下去就等死了。

這一天,我坐在師父法像前,求師父幫幫我,我疼死也不拿下腿來。坐到一半時間,這個業力就從肝區下到左大腿處,拘在這裏不走,把我疼的又想拿下來。可又想不能拿下來,這一關一定要闖過去。我疼的實在抗不住,就大哭,我感覺這業力就像爬山一樣往膝蓋處爬,我拼了,忍著劇痛,就覺的「嘩」一下,業力衝了下去,我一下輕鬆了,不那麼疼了。

從此業力就像開了口子一樣,突突往腳上跑。寒來暑往,消了很多業力,小腿和腳爛的一茬又一茬,好了爛,爛了好,就這樣身體也發生改變了。在這期間肝區還是脹的很難受,打完坐,就像有人拿棒子打一樣,趕緊躺下休息,然後看書,休息完,我再打坐、煉動功。

師父說:「象樹的年輪一樣每一層都有病業,那麼就得從最中心給你清理身體,但是要一下子全部推出來人會受不了的,有生命危險。所以只能每隔一段時間推出一個兩個,這樣人能過的去,在難受的過程中又還了業,但這也只是我給你消業以後所留給你自己承受的一點而已。」[2]

從二零零二年到二零一三年,我是經過十幾年煉功、不定期的隔一段時間消業,身體一點點發生改變的,病業不是一下子全消掉。有時消大業,痛不欲生,在床上滾,一滾就是三五天,大汗淋漓,被子都濕透了。有時疼的大叫,三天不能吃東西,等我爬起來,照著鏡子,臉蠟黃的。我在心裏感謝師父,我又闖過了生死大關。有時同修看見我這樣,把她們嚇著了,說你不上醫院,不怕死嗎?我深知這是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債,根本不是病,上醫院有甚麼用?醫院也治不好,我就把自己交給師父了!就這樣每次消業在床上躺著,最有印象消了幾次大業,我嘔的樓上鄰居都聽到了,他們下樓來幫我。我疼的不行,就想吃一片止疼藥,可是沒用,法輪旋轉把藥打飛了,我就知道不能吃藥。

到了二零一三年,同修說你不怎麼躺了,不怎麼消業了?是啊,最後一次身體消業,我一點點爬起來,感覺身體輕鬆了,不怎麼發燒,疼痛也減輕了。走在街上,感覺天空那麼藍,沒有病多舒服啊!在這期間也有神跡出現。有一次我午睡,忽然看見有不少人一邊說話一邊揪我刀口,也許他們發現我醒了,慢慢消失了。我覺的很驚訝,另外空間的神在給我清理身體呢!還有一次醒來,就覺的飄在床上,太神奇了!

四、歷經魔難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由於妒嫉,發動了慘無人道的迫害,無數大法弟子遭到非法關押。大法弟子放下生死到天安門廣場打出橫幅,「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師父清白」,那場面氣壯山河,向師父交上答卷,從人走向神。

當時我身體正在消業,心理準備不夠,倉促和大嬸拿著橫幅走到當地車站,在長客車上被檢查,要身份證,我擔心被查出,就和大嬸打道回府。第二天,大嬸自己去天安門,被警察抓到,送到當地教養院。我想天安門不能去,那就在當地講真相、揭露邪惡。我就晚上出去粘貼真相,發小冊子。我周圍同修陸陸續續被非法勞教,由於法理不清,就動了一念:別人進去了,咱們還在外面。有求迫害的心,想進去看看。

二零零二年,由於常人告密,我和另一個同修被抓,被非法關進拘留所。一個星期前我清楚的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和同修被抓,戴著手銬,我倆喊「法輪大法好」,那警車像火柴盒那麼大,警察就像幾寸的小人。當我倆被抓時,夢裏的情景再現,其實是師父提前就告訴我要發生危險,我當時不悟,家人說那是夢,也就沒當回事,結果被非法拘留四十天,家也被抄了。中午時分,五六個警察堵在門口,師父法像和大法書被抄走。我出來後,家中電話被監控我也不知道,我在電話裏和同修說起在小區粘貼真相,一股腦的都說出來了。

深秋時節,有一天,我又做了一個夢:漫天大雪,同修像神一樣在走,我在後面攆也沒攆上,就從另一個小道跑,躲在一個房間裏,進來一些魔頭,穿著皮夾克,梳著大背頭,一把抓住我,給我扎了一針,把我嚇醒了。起來後跟母親說:我又被抓住了,他們給我扎了一針。母親說那是夢,沒事。我也不悟,又沒當回事。

一個星期後,好像要到十月一日,晚上派出所姓孫的警察來到我家,坐下和母親說了一會話,就掛電話說:在家,上來吧!一會兒,上來三四個人,說要問話,我也沒反抗就被帶走了。

在派出所,他們把我銬在鐵椅子上,坐了一宿。他們非法提審我,我就把我怎麼得病,怎麼得法,師父怎麼救我都講給他們聽,也沒甚麼怕心。突然我看見我的身影整個都在牆上,那麼大一面牆,我知道師父在加持我、鼓勵我。

第二天我被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了一個多月,後來警察綁架我去醫院體檢,結果甚麼病也沒查出,非法勞教了我兩年。

在勞教所,我一輩子沒幹過的活全幹了。從韓國拉來集裝箱豆子,從黃豆、黑豆、紅豆一直到一丁點那麼大的豆子全撿過,一天定額十多包,廠家來檢查,不合格、幹不完,晚上接著幹,從早上五點打鈴,到晚上九點,高強度勞動,有時被罰一直幹到凌晨四點,剛上床就打鈴。在那裏最缺的就是睡覺,多麼盼望能睡個好覺。我由於消業、發燒,趴在豆子上起不來,那也得咬牙堅持,在師父的加持下,熬過兩年,出來,家都不認識了。

五、真心救人 兌現使命

從教養院回家,我系統的學習了師父的各地講法,特別是《北美巡迴講法》。師父把歷史的蓋揭示出來,講了三種人得法。大法弟子是從很高地方來得法,從遙遠的天體來,代表眾生得法,跟師父來到人世間。

師父說:「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3]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撈起,不是讓我過舒服的日子,是讓我救人,我是有使命的。我想還有多少人被邪惡謊言毒害,仇視大法,這樣的生命將來就要被淘汰,我就和學法小組同修大姐一起出去講真相。

在繁華的街道,我說:「姐,你給我發正念,我講。」一開始講的少,隨著時間的推移,講的就多了,有時一天講七八個,就這樣斷斷續續講了三個月。突然有一天,她丈夫來電話,說她一宿沒回家。我預感不好,大姐出事了。果然是她在附近講真相被便衣抓住,拘留了二十天。我想不能有依賴心。我就一個人講,突破了怕心。

現在我和母親在附近早市、車站講真相也救了一些人。師父鼓勵我,有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在天上飛,群山峻嶺都在腳下,我像巡視世界一樣。我知道師父叫我多救人。我舉幾個講真相的例子。

有一天,看見一位大姐,看她的模樣像個會計,我就搭話說:「大姐,你是不是會計?」她說:「對呀,我就是個會計,你怎麼知道?」我說:「從你的氣質上感覺到的。」我問她聽沒聽說過三退保平安的事,她說:「我家門上經常有小冊子,裏邊是法輪功的東西,你說是真的嗎?」我說:「是真的。」我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講藏字石……到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輪功。我說上天要滅中共,你是不是黨員?她說是。我說是就趕快退出來保個平安,她爽快的答應了。

有一次在銀行門口,過來一位大叔,看那樣子也是黨員。我說大叔你是黨員吧,他說是。我給他講三退的事,他說沒聽說。我就講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迫害法輪功被抓,現在二十多萬人起訴江澤民,三億多人退黨退團退隊,大叔,退出來保個平安吧,他答應了,我給他U盤、小冊子放到包裏,讓他回家好好看看,他說謝謝!

我經常到早市買菜,然後遇到合適的人就講真相,給他小喇叭、U盤。有的是黨員,退完了我再去核實,問他看沒看,他說看了,這書裏說的真好,都是真的。我真高興,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病業〉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