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心性捨棄臉書的心得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九日】二零一八年五月我註冊了一個臉書(Facebook)賬號,看到有很多學員在上面講真相、發生活狀態、切磋等等,包括在媒體上經常出鏡的,有時候蠻熱鬧歡喜的,就像發現了一片新天地。於是我也逐漸加了很多好友,每天發帖和看別人的帖子,還聊天認識了一些學員和常人。

由於在外地讀書生活,身邊沒有同修,除了利用臉書推講真相之外,我主要依賴它彌補我獨修的寂寞,抒發心中的壓力,還曾把它當作一個修煉人互相談體會的「寶地」。但是久而久之弊端就顯現出來了:一是被它吸引的成了習慣,總是不自覺的點開玩,浪費時間並且容易使心不靜;二是那個場不清淨,隨著修煉層次提高和接觸的人多了,後期這種感受更加明顯。

也就是說,臉書是個人心複雜、魚龍混雜之地,上面很多學員的交流和體會其實不完全純淨,有些帶有爭鬥心、顯示心、怨恨心、對時間的執著等等,以及不是大法修煉中的詞彙甚至罵人的話,吸引著那些有同樣執著的人,可能覺察不到;跟明慧網經過嚴格審核篩選之後發表的絕大多數修煉文章比,無論從語言和內心的純淨性上,還是從學好法的角度看都比不了。

本文不是否定用臉書講真相和證實法的形式,也無意讓學員都放棄這個社交軟件。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境界、標準,每個大法弟子都應當理性的走好自己的路,所以用不用臉書,只能由每個人自己決定。但是我們應當清醒,大法弟子只能把臉書當作一個主要用來講真相和證實法的陣地,也就是救人的方式之一,而不是主要用來互相交流修煉或發一些生活中沒用的帖,不能助長自己和他人的執著心。

師父說:「明慧網是大法弟子交流的平台,對外也是一個窗口。有甚麼事情可以通過明慧網說說大家的想法」[1]。明慧網是師父看著的,不會出現甚麼大問題,再算上正見網等少數幾個大法弟子辦的網站。其它平台上的東西就不一定有質量保證了,還可能有方向性錯誤,誤人子弟。

本文的目地,是把我在臉書上看到的自己和同修不符合修煉人的地方,和對其的思考,以及我從喜歡到排斥臉書、並選擇棄用它的修煉提高過程寫出來,起一個切磋和借鑑的作用。

一、徹底刪除臉書後更清淨了

去年夏天,我感到臉書那個環境太嘈雜了,總是免不了看到罵人、爭鬥、低俗和色情的東西,包括學員之間互相指責、攻擊等,而且佔用了我太多時間,對它已經形成了不小的執著,就想怎麼才能克服這個障礙。當想到很多同修都在上面講真相,就堅決的把自己的賬號徹底刪除了,連帶把Instagram也徹底刪除了。

一開始不能完全放下,老想回頭看看別人發了甚麼動態、平時較關注的那些人說了甚麼話,好像不看就落下了好東西似的,但我理性上知道那些大都沒甚麼用,很可能帶有人心,讓人難受,就堅決不再重新啟用。很快沒多少天就完全放下不想了。一個月之後,被註銷的賬戶和內容全部自動刪除。

刪除臉書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我悟到,自己的生活狀態沒甚麼可顯示的,別人的生活也沒甚麼可伸著脖子看的,默默無聞的做三件事才是了不起的。如果不是為了證實法,成天發生活帖,以前我可能覺得挺好或沒甚麼,現在則覺得多此一舉並且反感,那應該是有一種潛在的顯示心理,不然發那個幹甚麼?

以前我之所以喜歡用臉書,是因為有許許多多執著心和不正確觀念,跟那些有同樣執著的人在一起覺得好,這個社交平台為它們提供了土壤和溫床。當我基本上捨棄掉那些骯髒的心之後,層次也隨之昇華了,就真的不想用臉書了,反而感到無趣,整天七嘴八舌的心裏不好受,給我,我也不會要了。這時想起自己以前一些爭強和顯示的表現,感到汗顏。

其實,別人修的高低,跟自己毫無關係;自己修的好壞,也與別人無關。所以沒必要老是看別人如何如何,當然理性的交流切磋也是必要的,但要多查找自己的不足。從《轉法輪》中我們知道修煉提高是全靠自己的,抓緊時間走出自己的路才是威德啊。

現在我不被臉書牽扯精力和干擾了,每天不再不自覺的點開臉書,而是有時間就學法。按師父的要求,「大法弟子有時間你就學法,因為你是修煉的人,你不學法幹啥?剩下的時間能夠救更多的人才好!」[2]平時下功夫記《轉法輪》和各地講法,勤奮煉功、加強發正念等等,達到了清淨心,寫救人文章效率也高了,感到很欣慰。

捨棄了臉書之後,背法的速度也加快了,有時一天能背一講,現在已經在完整的背第十四遍《轉法輪》了,越背越熟練,跟別人學法可以不用看書了。其他四十多本大法書和經文裏講的內容也相當的多,抓緊記還難以記得全呢!怎麼還能把時間用到沒用的地方呢?

二、我過去在臉書的人心表現和不正確觀念

(一)顯示心理

顯示心是我過去最突出的一顆心,是我放不下用臉書交友、評論留言及發個人狀態的最主要原因。它表現為兩方面,一是顯示自己,如我加滿了好友,經常發生活和修煉感悟、遇到了甚麼事、吃了甚麼美食等,還關心別人的點讚數量;二是喜歡看別人表現,經常把眼睛盯在別人那裏,如哪個學員年輕漂亮看起來挺好,哪兩個學員結婚了,誰說話有「個性」能說住別人,誰多才多藝,誰與眾不同等等,甚至加以追捧。

我會多發帖,發幽默可愛的帖以吸引眾人目光,潛在的想讓別人都注意到自己,同時讓別人覺得自己認識有多好,誇獎自己等等,背後卻有不易察覺的陰暗骯髒的私心。其實我只不過是個普通弟子而已,而且還存在很多不足,沒甚麼特殊了不起的;況且大家都是普通弟子,如果不是師父救度,只能都隨著舊宇宙解體淘汰。

自己有時也會學其他同修的說話和語氣,還會特別關注那些長相好看或打扮時尚的,卻沒有用法衡量衡量,這本身就是不對的。最後發現表面光鮮亮麗的很可能修煉不深,有的人心很重,小事都過不去;能爭善鬥的人,習慣於講話刺激別人,連修煉人基本的善都做不到。當明白了跟他們學的東西很多都是錯的,就馬上以法為師改了過來。

其實修的好的,往往表面上是樸實無華的,很可能不招眼。而表面最能騙人,顯示心理就是讓人看重表面,而忽略本質,還會派生出攀比、爭鬥、妒嫉等執著心。有顯示心也就會有愛面子的心,它兩個是一回事,當自己的所謂自尊受到衝擊的時候,又會瞬間變得自卑。

常人覺得顯示才活得有意義,修煉人去掉這顆心之後,會發現這樣做很無聊,對生活中處處顯示自己比別人強的人反而覺得很可憐,有時有種想落淚的感覺。

(二)爭鬥心

曾經我之所以熱衷看臉書上那些擅長爭鬥的學員,其實是因為自己跟他們一樣,也有爭鬥心。表現上有:把不符合自己的人鬥下去了有種快感,挑戰我「底線」的人絕不給其好臉,固執己見,你語氣不好我就「懟」你,缺乏寬容慈悲之心,跟五毛幹仗等等。

必須知道,鬥爭是邪黨文化最突出的表現之一,共產邪靈用其來破壞傳統文化及普世價值,毀滅人類,是最流氓最不文明善良的手段。「鬥爭」「尖」之類的東西正好是背離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大法中根本沒有這些內涵,新宇宙神的世界裏也不會有,因為大覺者是用慈悲善化其一切天國眾生的。

大法弟子不僅要修善,還要修出大忍之心來。忍在一定層次中,包含著對還有善念的生命的慈悲與挽救。除了破壞法的,別人不好是自己害自己,要麼慈悲指出,要麼遠離就是了,與其鬥就會掉層次。

如何對待五毛,師父也講了:「當然了,這個邪惡在網上罵我們怎麼樣,我說也儘量少管它。你不理它,自消自滅;你越理它,它越曬臉。」[1]

(三)靜不下來坐不住

耐不住獨修的寂寞孤獨感,總想找別人說點甚麼;有時救了個人也要趕緊發個帖,好像不說就沒人知道似的。

有個同修對我說,找人家聊天是干擾別人修煉,犯罪,害人害己。我想雖然不至於都是這樣,但不能說沒有這樣的情況。其實,那寂寞本身不是讓我修的嗎?!

師父說:「好像年輕人心都有點好高騖遠,靜不下來。大法弟子嘛,要做啥就要踏踏實實做好,你是修煉人。那面壁九年當年都能修成神,啥也不幹,在那對著牆就能修成神了;救人的事,雖然寂寞點,你還是有事在做吧。(眾鼓掌)」[3]

「人總想做顯眼的事、叫人看見成績,不叫師父看見也得叫別人瞅見,不然心裏就不太平衡。其實,這宇宙中關注你們的眼睛啊,多到了你都想不到有多少,那個粒子裏都擠滿了眼睛,最小粒子都擠滿了眼睛。宇宙的一切生命都在關注著大法弟子做的一切。神都在看。你的每思每念、你做的一切都在記錄下來,比那錄像還真切、立體的把一切都錄像下來了(師父笑)。所以啊,給神看,不給人看。(眾弟子鼓掌,師父立掌回禮)」[1]

(四)執著常人社會形勢變化

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時候我每天都在關注,結果一年多以後,如今勇武派看不見了,立法會也沒有民主派了,中共通過了國安法大肆抓人,搞的很失望;中共採取極端強制手段控制疫情,中國大陸的確診和死亡數字表面上都很少,共產黨又「勝利」了;把一月二十號當作美國大選的最終結果,對常人斷定川普這一天一定會宣誓就職,結果拜登宣誓就職了,川普還被封號禁言了等等。

政治上一發生甚麼事就微微的動心,許多事持續關注最後卻都不了了之。當預期的願望都落了空,才發現自己以前很幼稚,錯把過程中的千變萬化當成最後的結局了。我們怎麼可能知道哪一天正法結束呢?如果知道了不是破了最大的迷了嗎?往後的修煉還算數嗎?所以任何弟子都絕對不會提前知道的。

有一次,有個學員發了個自己今天做了甚麼夢的帖,我也興奮了半天,真是好笑。還有這個那個預言很多,結果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心被其提上來扯下去的,這也是靜不下來坐不住的體現。

(五)妒嫉心

其中一個突出表現是,像常人一樣罵習某某。捧他的學員固然可能不對,但我看到就憤憤不平。後來才意識到,這種怨恨不平原來因為有妒嫉心,就再也不罵他了。現在去掉妒嫉心之後,不管看到誰怎麼說他,我的心情也不波動了。

記得當初有一次,有個同修在臉書發帖說,他如果能解體中共他給點讚,比戈爾巴喬夫了不起。我在下面留言說,你覺得可能嗎?他現在如何如何不好。意思就是他不可能也不配解體中共。她回覆說「沒必要這樣想別人」。

給不給其機會是師父決定的,我們看不到真相無權下結論。如果他壞到被淘汰的確可悲,但我們作為修煉人,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無論如何不能罵人,也不能動氣。神佛不會像常人一樣去諷刺挖苦別人,他們永遠是慈悲的狀態。

沒有妒嫉心的人,才會無怨無恨,最大限度無私的寬容和救度別人,卻從來不往壞的一面想人家,只是想要人家變好。

此外還有好奇心、安逸心等等。

三、我看到的臉書上同修存在的問題

學員中修的好的差的、深的淺的、老的新的在一起,加上各自執著和認識不同,還有懷疑誤會等等,給了舊勢力可乘之機,順學員執著隨時可以起攪亂作用,造成臉書這個複雜的修煉人環境。根本上我認為是一些同修不理性和沒學好法。

我看到有的學員今天仍不能保持理性,一觸及到個人執著就很激動,憤憤不平還覺得自己對;有的帖子人心太多,甚至不斷跟帖、爭執不下,變著法兒的證明自己沒錯,有損大法弟子形像;有的一句話不符合自己就拉黑,不善;有的想當然,站在自己的角度給別人寫的話下定義;還有的對學員的錯誤大驚小怪,等等。

更不好的是,公開在背後說同修壞話;對不了解的學員看到一點就往不好的一面猜測懷疑(這也許是妒嫉心),以提醒大家為由,對同修隨便下結論、人身攻擊甚至造謠。這種搞法,影響很不好。

師父說:「你們都是同修,你們是敵人嗎?你們為著一個共同的目標在世上救人,你們應該是最親密的,互相幫助的,你看誰不順眼?他的表面形像、行為,只是人這的,可是你們不都是神來的嗎?神那面會這樣嗎?要從修煉上看哪。」[4]

「我經常看到有些人得理不讓人,當他抓住理的時候,他可抓住治人的東西了。同時我們也不能因為一件事情看不慣,就撥弄是非,有時你看不慣的事情不一定是錯的。」[5]

結語

用臉書的過程中暴露出了我許許多多執著心。現在我覺得臉書、推特對於修煉人不過是引誘人執著的包袱,一點意思也沒有。我也再沒興趣看任何別人的生活帖子。非常感謝師尊。

為了講真相和證實法,使用臉書、推特是可以的,但一定要意識到哪些表現不符合修煉人標準,要修去執著心。學員不能在上面公開的互相指責爭鬥,有問題可以私聊指出;更不能跟常人鬧矛盾,那百分之百是錯的。

總之,我們要多學法,並且儘量理解好法,保持大法弟子的理性慈悲,和對一切能夠善意理解的狀態,不要讓臉書成為我們提高的絆腳石。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