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兩次破除魔難的經歷與感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九日】我是九六年因病走入修煉中來的,每天學法煉功,不知不覺中我一身的病好了,人也變精神了,周圍的環境也好了。通過學大法,我的好多執著心也在不知不覺中放下了,也明白了人生真諦,心性也不斷的提高。

二零一五年,有一次協調同修和本人有點摩擦,當時沒向內找,第二天一早去協調同修家想理論理論,同修不在家,我剛下樓就跌下了兩個台階,我一下抓住樓梯扶手沒摔倒,當時我沒有怕,心裏在想沒關係,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師父救我。就這一念,我站起來了哪也不疼,一步一步的往家走。在回家路上,覺的我右半個身子不靈活,到家門也打不開了,手也不好使;進屋後全身癱在地上不能動了。

兒子把我扶到床上,送我去醫院,我告訴兒子不去,你別怕,我是煉功人,這不是病,一會就好,並叫兒子把大法經書和煉功帶、師父講法mp3拿來放到我身邊,叫他回自己房間。這時我全身疼痛無法忍受,就發正念清理自己一個多小時,疼痛輕了、身體也輕鬆多了,我就學法,可手沒知覺,抬不起來,右手不能拿經書就用左手拿,這時我控制不住自己眼淚流了下來,心裏想著:師父,弟子怎麼辦?這時想起師父的法:「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1]我有了正念,我就甚麼都不想了,堅定的一念信師信法。

兒子還是堅持要送我去醫院,我說不去,說話發音困難,兒子說不動我,就把《轉法輪》放在我左邊腿上(當時雙盤),我用左手慢慢的翻頁看。剛看時鬧心、看不下去,我想這狀態不是我,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誰也干擾不了我,請師父加持弟子。就這樣一想,手比以前靈活多了,我告訴兒子明天我就好了,不用擔心。

到了晚間,上廁所很困難,腦中打來一念,「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1]我手扶著牆慢慢走,心裏想謝謝師父又為弟子操心了。一晚上一點睡意也沒有,就聽師尊講法。當聽到師父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因為矛盾產生的時候,會突然間出現,可是卻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當作煉功人,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1]師父的法說到我心上,師父是在說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呀!

靜下心向內找,才發現自己有爭鬥心、怨恨心、不讓人說的心。師父說:「在我們弟子中間,發生的任何矛盾,你們都應該去找自己。是不是我自己哪裏做的不對?人人都應該這樣去做,修你這顆心。你自己不在你的心上下功夫,你上外面去下功夫,去找別人的缺點,你怎麼能提高呢?別人都好了,你指出別人的缺點了,他修上去了,那你還是在這兒。所以我告訴大家,發生任何矛盾,心裏頭覺的不舒服的時候,你就要找自己的原因,保證原因就出在你這裏。」[3]學了師父這段法後,我感到懊悔,對不起師父。

第二天早上,兒子拿來濕毛巾給我擦臉手,我想師父就在身邊,我就下床站起來了,但右手挎筐,腿也劃圈,但是自己能走動了,說話發音正常、稍慢點,就和常人得腦血栓狀態一樣,我想不能給大法抹黑。每天我就堅持多學法、多煉功、多發正念,雖動作稍差點也堅持煉,再加上同修幫我發正念,一天比一天強。

到十天左右,沒有再強起來的感覺了,是甚麼原因呢?向內一找才悟到,同修幫我提高心性,這是慈悲的師父精心的安排,師父借同修的嘴用重錘敲打我。還有甚麼怨言呢?真的從心裏謝謝同修。明白之後,再向內找,找自己隱藏很深的執著心:顯示心,爭鬥心,怨恨心,不讓人說的心,證實自我的心,名利心,怕丟面子的心,向外看別人的心。找到這些心後,觀念也轉變了,我不再怨別人,把每一天都視為修煉的一天,我都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嚴守心性、發自內心的善待同修,我不再去看同修的表現,保持修煉人特有的平和、善良,要求自己做到處處為別人著想。身體隨後得到了康復。

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三日下午,我坐電腦前整理真相電話號碼時感覺到眼睛看不清數字,慢慢甚麼也看不見了,我叫同修馬上幫我發正念,一個小時左右同修問我,現在狀態怎麼樣了,我說發正念半小時就看見了,現在正整理呢, 同修告訴我不要整理了,停下來要多學法,發正念。在心裏求師尊加持,一會就整理完了,當晚十二點起來發正念,下床站不起來,起就摔跟頭,左半個身體不能動,還尿在地上了,只能爬到廁所找毛巾擦乾,膝蓋都爬破了,我不想驚動兒子,到廁所後拿毛巾和盆,怎麼也站不起來, 求師父幫助我,得站起來呀,舊勢力安排假相我不承認,我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馬上站起來了,扶著牆,回房間擦乾淨後,上床坐下發正念一個半小時,一切正常就休息了。

第二天照常晨煉,吃完早飯後洗刷完,一轉身整個身體趴下起不來了。兒子聽到聲音出來,把我抱起來,扶到床上。這一摔一動,我全身都痛、連頭都疼,想起來得有人扶。兒子一看就著急了,說我這是第二次了,需要去醫院檢查。我告訴他說,我是個煉功人,有師父管,沒關係。可是兒子背著我告訴他三姨了,他三姨兩人開車來,把我從床上架起來去醫院。那時正是疫情最嚴重封城期間,醫院不看病,只看發熱疫情病。我告訴他們不檢查,兒子心裏沒底就要求做全身檢查, 檢查頭部時右邊頭上血栓血管堵塞一公分。孩子們要求住院,我求師尊我不往院。醫生說醫院沒床位,回家保守治療。

在回來路上,我向內找,我才發現自己有爭鬥心,怨恨心,不讓人說的心,做事心,名利心,怕丟面子的心,這些平常去的都是表面,沒從根子上去掉,這次我一定要連根拔掉,我這樣想師父就安排提高心性的機會,兒子叫我吃藥,我拒絕,他說不管我,也不給我做飯吃;也不給買菜了。當時我說我是修煉人,有師父在、有法在,會好起來的。當時同修在我家幫我發正念學法,知道這種情況馬上給做飯,就這樣兩個同修輪流給我做飯,兩個同修她們救人沒耽誤,疫情期間每天每人都能救六至八人,同修說只要按師父要求做師父就會安排,同修每天出去講真相,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多救人。

同修的行動感動我兒子,又買菜了,也知道大法好了。我兒子看到我身體的變化,他也轉變了。師父苦口婆心的教誨我們:「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4]我悟到一個理:只要信師信法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師父就加持你、保護著你。

找到執著心之後,我感到身體比以前輕鬆了,一個半月自己能自理,兩個月恢復正常,我又走入師父安排救人項目中。感恩師尊對弟子的保護,感謝同修的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