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與現實:突然到來的瘟疫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七日】在歷史上的數次大瘟疫中,往往在人們放鬆警惕時,瘟疫像海嘯一樣襲來,令人猝不及防。

倫敦大瘟疫:突如其來,又突然消失

1832年3月的一個夜晚,法國巴黎的舞廳裏,人們正在狂歡,身在巴黎的德國詩人海涅,親眼目睹了這個悲慘的時刻,「3月29日,當巴黎宣布出現霍亂時,許多人都不以為然。他們譏笑疾病的恐懼者,更不理睬霍亂的出現。

「突然,在一個舞場中,一個最使人逗笑的小丑雙腿一軟倒了下來。他摘下自己的面具後,人們出乎意料地發現,他的臉色已經青紫。笑聲頓時消失。馬車迅速地把這些狂歡者從舞場送往醫院,但不久他們便一排排地倒下了,身上還穿著狂歡時的服裝……」

突然降臨的瘟疫,像海嘯一樣襲來,令人猝不及防。

疫情在一年前的倫敦出現,但開始並沒有引起人們的重視。初始,英國人把霍亂誤判為窮人的專利。

18世紀末的英國工業革命,給整個歐洲帶來繁榮,人們沉醉於工業化帶來的奇蹟與無盡財富。而公共醫療也空前發展,由於歐洲曾經發生過「黑死病」,早在1518年,英國政府就在歷史上第一次公布了瘟疫法,並在其後若干年逐漸完善,染疫者禁止外出,否則判重罪甚至處死;沒有染疫的家庭成員若四處遊蕩將被當成流浪者,受鞭笞或監禁。

然而,工業革命帶來的繁榮與嚴格的防疫條令,並不能阻止瘟疫。1831年,倫敦出現霍亂疫情,不久後,人們發現霍亂並不指向窮人,瘟疫的發生、傳播和防控都像謎一樣地困擾著英國人。人們緊急從城市搬遷到鄉村避疫,可是那裏變得和城市一樣可怕,無處躲藏。

當霍亂疫情蔓延到歐洲時,1831年在德國柏林,霍亂還奪走了德國哲學家弗裏德裏希﹒黑格爾的性命。然而,神秘的倫敦大瘟疫在1832年突然停止並消失。

曾經有人置疑,是否18世紀的工業革命帶來的航運、交通,使得病毒更容易傳播?然而這樣說法,回望一下發生在公元6世紀的羅馬大瘟疫,這樣的說法就不攻自破,那時無論東西方都是封建社會,沒有任何新式的航運交通工具,然而瘟疫一樣可以在短時間傳播到廣大的區域。

西班牙流感:秋季突襲的二波疫情更為兇猛

在20世紀之初,一場被稱為「所有大流行之母」的西班牙流感(Spanish Flu),席捲全球。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和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數據,在1918到1920年兩年間,西班牙流感造成全球4000萬至5000萬人死亡。而許多科學家與歷史學家認為,當時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約18億人)曾感染這個病毒。

1918年3月份,一戰還未結束,一種病毒沿著海岸線,開始四處散播。西班牙最先受到它的發難,也正在此地,它贏得了一個極浪漫的名字:「西班牙女郎」。春季雖然是流感高發季節,但患者都能快速康復,死亡率也不比平時高。一戰佔據了當時全球的頭條新聞,流感似乎已成為歷史。

然而到了秋天,一切都變了。這種以前並不罕見的病毒再次以劇毒毒株的形式出現,在北美和歐洲肆虐。

患者往往在幾小時或幾天內死亡。四個月之內,西班牙流感在世界各地蔓延,甚至連最偏遠的社區也不放過。第二年春天,疫情平息時,估計已有5000萬至一億人死亡。

一般情況,世界性流感死亡曲線呈U形,兒童、老人和抵抗力弱的人群佔據死亡高峰。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死亡曲線卻呈獨特的W形,即在兒童、老人之外,還有一個特殊的死亡高峰人群:約20~40歲青壯年,佔據整個大流感死亡人數的50%。據推測,小於65歲的病死者佔死亡總人數的99%。

到了1919年3月份,疫情突然消失。西班牙大流感,來去匆匆,突發突止,造成的死亡數字卻是巨大而可怕的。

科學家預警:「將如海嘯般席捲而來」

持續一年多的中共病毒疫情變種後,在全球進一步擴散。數據顯示,目前全球已有一億多人感染,214萬多人死亡。更為可怕的是,英國變種病毒的傳播率比舊病毒高出70%。

據《華盛頓郵報》1月22日報導,丹麥科學家日前表示,在英國首次發現的中共病毒(冠狀病毒)變種後,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傳播,現有的減緩疫情傳播的方法,對此病毒沒有效果。

丹麥科學家克勞斯認為,變種病毒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傳播,到4月初,疫情將更大。「這段時間有點像海嘯,就像你站在海灘上一樣,突然間你看到所有的水都縮回了,然後,海嘯又席捲而來,不堪重負。」

據報,儘管丹麥採取嚴格的封禁措施,但變種病毒病例,仍在丹麥以每週70%的速度增加。丹麥當局預計變種病毒將在2月中旬成為該國病毒的主要毒株。

丹麥總理弗雷德裏克森在一篇文章中,形容變種病毒傳播速度驚人的情景,「想像一下坐在哥本哈根的帕肯體育場的頂層,這是一個可容納38000人的足球場。用水龍頭滴水將其灌滿,第一分鐘滴一滴,第二分鐘滴兩滴,第三分鐘滴四滴。」

弗雷德裏克森說,按照這樣的(指數增長)速度,將在44分鐘內填滿體育場。但在開始的42分鐘內,體育場幾乎卻是空的。「關鍵是,當你意識到水位上升時,已經來不及了。」

證據顯示,變種中共病毒,已在70多個國家擴散,除了傳播速度更快之外,致死率也可能比舊病毒更高。英國政府首席科學顧問瓦朗斯(Patrick Vallance )說,目前已知肯特郡變種病毒比舊病毒傳播更快,且不分族群,「所有年齡層的人都會感染」。

中國科研人員在《疾病監測》雜誌(Disease Surveillance)最新發表的一份報告提醒,疫情在2021年的衝擊更甚,到3月初,預計至少還有300萬人死亡。更糟糕的情況是全球死亡總數達500萬。

中國科學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一名學者的評論說,這會造成全球衛生體系崩潰,也就是說,隨著病毒的變異,變種可能隱藏在人群裏,每到季節就發作。

在此情形下,研究人員認為,大規模封城、展開檢測、執行嚴格的衛生限制措施,以阻止疫情蔓延的中國防疫模式也將無濟於事。

千萬不要被「抗疫」神話迷惑

在世界對病毒還沒有了解清楚的情況下,中共卻一直在塑造抗疫成功的形像,認為自己已經建立了完整成熟的抗疫體系。有專家信心滿滿地說:「發現即拐點」,認為只要發現患者就能大數據搜查傳播鏈、全員隔離、全員檢測等手段很快將疫情控制住。而上海更是被捧為抗疫優等生──患者都是在遍布全市的發熱門診主動發現的,而不是傳染開後被動發現的。

病毒看不見、摸不著,事實上精準防控也只能針對已經發生的案例,而病毒的無孔不入正在打破人們既有的認知。之前,專家們認為國內疫情已經控制住,病源主要來自境外和海鮮冷凍鏈等,但是河北及黑龍江的疫情確是從農村蔓延開來,僅此一點就打破了原有的認知,農村怎麼會有境外病毒?河北傳播源到底何在?

更讓人不安的是,近日,河北石家莊在確診清零之後,又被檢測出新的病例,網友的質問,無人應答,密不透風的隔離,為甚麼又冒出新的確診?人們在為大數據、整體隔離取得效果慶幸時,為疫情得到控制叫好時,總是會有新的意外出現,這是偶然嗎?還是冥冥中的安排在提醒著世人,千萬不要被「抗疫」神話迷惑。

其實,人們對病毒的認知非常有限,既有的認知與經驗僅僅是知道一點點皮毛而已。僅從歷史經驗來看,大瘟疫往往突然降臨,如果多點、大面積集中爆發,那會是甚麼景象?到那時還瞞得了嗎?而在中共成功抗疫的宣傳之下,人們已經變得麻木,不知還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可能。在大災難面前人類是渺小的,只有多一些敬畏,多一些反省,才能讓我們更清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