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種病毒傳播率比原來高70%

——特效解藥何處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三日】2020年12月14日,英國發現新冠病毒變種B.1.1.7,12月19日,英國首相約翰遜在發表全國講話時提到,該變種病毒傳播率可能比原來的毒株高70%。

丹麥國家血清研究所(State Serum Institute)主任克勞斯(Tyra Grove Krause)1月中旬研究發現,儘管丹麥採取嚴格的封禁措施,B.1.1.7仍在丹麥以每週70%的速度增加。

克勞斯形容確診病例激增將有如海嘯,他說,「這段時間有點像海嘯,就像你站在海灘上一樣,突然間你看到所有的水都縮回了,」「然後,海嘯又席捲而來,不堪重負。」

病毒突變「前所未有」

英國愛丁堡大學教授安德魯﹒蘭巴特在論文《對英國新冠病毒變體上刺突蛋白突變的初步基因特徵分析》中表示,B.1.1.7變體有23個突變點位,其中14個都是自新冠病毒大流行以來,全球新冠病毒基因數據庫中沒有記錄過的突變。「這是前所未有的」。

英國第一時間報導了B.1.1.7毒株之後,歐洲各國紛紛宣布限制、暫時中斷來自英國的航班,限制與英國之間的旅行,儘管如此,該毒株依然「我行我素」在全球各國嶄露頭角,目前至少在70個國家被發現。中國上海、廣東和北京大興先後也發現英國變種毒株。中共極力掩蓋北京大興變異病毒感染嚴重性,鑫苑鑫都小區、星光社區等小區被封兩週多卻不給居民明確理由。

英國首相約翰遜1月22日表示,有「一些證據」表明,B.1.1.7變異毒株致死率也有所提高,60歲以上的感染者,原毒株致死率是1%,變異毒株B.1.1.7致死率約為1.3~1.4%。該毒株還導致年輕患者死亡案例。

據全球新冠基因序列共享數據庫GISAID和GenBank,截至2021年1月14日,全球所有國家測序了約30個病毒樣本,英國測序了超過15萬,美國共測序72427個。據中科院北京基因組研究所的統計,截至2021年1月13日,中共只測序了2071個。專家指出,英國發現變異病毒,並不能確定源頭就在英國。而中共只要控制好數字,就控制好疫情了。

疫苗能跑得贏病毒突變嗎?

疫苗是通過激活人體的細胞免疫和體液免疫兩種方式來發揮作用,美國FDA專家解釋說,體液免疫主要通過抗體介導阻斷病毒進入細胞,而人體的免疫反應主要依靠細胞免疫,即依靠T細胞免疫來實現對病毒的清除,而且細胞免疫還有記憶免疫反應,可以阻止人體二次感染。

病毒變異後,疫苗還有沒有用?德國埃森大學醫學院病毒研究所一位教授指出,評估一款疫苗抵抗變異病毒的能力,最關鍵的,看它誘導人體產生T細胞免疫反應的能力,(美國)mRNA疫苗和(英國)腺病毒載體疫苗都可以誘導出體液免疫和細胞免疫,而(中國)滅活疫苗只能誘導出體液免疫。

疫苗和病毒變異誰跑得快?該教授指出:「單一的突變,可能不會破壞疫苗的效力,但一旦有很多突變,就是另一回事了。」他指出,當病毒的突變積累到一定程度,會存在讓疫苗失效的可能性。

最新臨床數據表明新冠疫苗免疫保護率下降?

1月29日,美國冠狀病毒大流行首席醫學顧問福奇(Anthony Fauci)承認,新冠疫苗對抗病毒變異的效力降低。福奇表示:「讓我每夜都在擔心的事情是,有一種可以掙脫一切的變異發生。」

新冠病毒自流行以來目前出現過的超級毒株,主要有歐洲流行的D614G變異株、丹麥水貂變異株、英國變種毒株B.1.1.7、南非變種毒株501Y.V2 (B.1.351),以及最新在巴西亞馬孫州發現P.1變異株。其中南非變種毒株501Y.V2 (B.1.351)已在30多個國家出現,並且該毒株和英國變種毒株B.1.1.7擁有同一個突變點位N501Y,即這兩種毒株都是通過受體結合區的N501Y點位攻入人體細胞。

美國強生公司單劑疫苗的最新數據顯示,疫苗在南非臨床試驗的有效性僅為57%;Novavax的數據也顯示,在南非進行的一項4400人的小型試驗中,有效性大幅降至不到50%;哥倫比亞大學的實驗室研究發現,Moderna和輝瑞/拜恩泰科的疫苗對抗南非新冠變異株的有效性降低了6.5-8.6倍。

美國已出現接種第2劑疫苗仍出現檢測陽性的案例。馬薩諸塞州聯邦眾議員史蒂芬﹒林奇(Stephen Lynch)接受了兩劑輝瑞疫苗(Pfizer-BioNTech)後,COVID-19檢測呈陽性。

美國藥品監管機構上個月在發布緊急使用授權時表示,沒有數據顯示疫苗可以提供多長時間的保護,「也沒有證據表明疫苗可以阻止SARS-CoV-2在人與人之間的傳播。」

病毒變異給疫苗有效性帶來前所未有的挑戰。紐約艾倫﹒戴蒙德研究中心主任一位教授表示:「全球已經有1億人感染了新冠病毒,那麼理論上病毒就有1億種變異的機會。」

國產疫苗安全性成迷

中共國藥和科興兩款疫苗從研發過程、臨床檢測到實際接種,其安全性、有效性相關基礎數據很不透明。中共專家們對滅活疫苗的說法口徑前後不一,疫苗實際安全性成迷。

去年12月30日,鐘南山稱「所有的希望放在疫苗上是不對的」。打完疫苗「產生了抗體會不會感染,感染了有沒有症狀,沒人知道。感染沒有症狀,但是會不會傳染給人,也沒人知道」。一個月後,鐘南山又吹捧國產疫苗免疫保護率在75%。並吹噓「輕症一般不良反應是十萬分之六,嚴重不良反應發生率是百萬分之一」,安全性高。

海外媒體曾揭露,中共國藥疫苗在海外臨床試驗中,天津電力建設公司塞爾維亞的潘切沃300人,烏干達47名中國員工,央企外派安哥拉17個員工,在接種國藥疫苗後確診染疫。北京上海的醫生很多拒絕打疫苗,北京朝陽區退休醫生夏女士表示,她認識的醫生都不會去接種疫苗,「這疫苗肯定不能打」。

上海市靜安區衛健委在2021年1月8日提交的「2020年度工作彙報」中透露:轄區內,已接種前兩劑合計12,479人次,累計報告不良反應17例,其中異常反應4例,偶合症(指受種者存在尚未發現的疾病,接種後巧合發病)1例。異常反應和偶合症均屬嚴重不良反應,5例已逾萬分之四,遠超一般不良反應的十萬分之六安全線。

國產疫苗是滅活疫苗,較傳統的研發路徑,與國外疫苗相比,中和抗體滴度低,中和性差,換句話說就是產生的抗體質量差,低端,而且滅活疫苗由於培養抗體質量差,其ADE風險要高,目前沒有實驗室證據和臨床證據證明滅活疫苗不引發ADE效應。國產乙肝疫苗、乙腦滅活疫苗、百白破疫苗問題多多,在國內屢屢釀成疫苗風波,無數家庭受害,受害者上訪無門,經常被跨省抓捕,國人應記憶猶新。

滅活疫苗在應對變異病毒能力方面顯得較為「弱智」。德國埃森大學醫學院專家指出滅活疫苗技術路線是細胞培養,過程比國外mRNA疫苗無細胞環境生長要長很多,最快也要4~6個月,面對病毒突變快的情況,很難應付得過來。而且還需要從不同病人中篩選出生長能力強的新變種病毒株,這個過程具有很大不確定性。

科學的延宕:人類重大災難面前科學的後覺後知

「同人類爭奪地球統治權的唯一競爭者就是病毒。」

它曾經摧殘了古希臘羅馬文化、中世紀城堡、印度文明,從美洲到非洲、歐亞大陸,人類許多帝國的毀滅與文明的隕落都與瘟疫有關。毋庸置疑,瘟疫曾深刻的改變過人類歷史演繹的途徑與方向。

迄今,瘟疫殺死了數十億人的生命。直到兩百多年前,病毒才從科學領域找到了對手──愛德華﹒琴納發現了天花牛痘疫苗,但天花病毒最終離開人類是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這期間,人類又經歷了黃熱病毒、瘧疾、斑疹傷寒、猩紅熱、霍亂弧菌、西班牙流感病毒、鼠疫桿菌、艾滋病毒、埃博拉等等病毒的肆虐和輪番升級掃蕩,直到本世紀的冠狀病毒出現。

人們在慶幸著盤尼西林、鏈黴素、各類疫苗誕生的同時,病毒也在生物肌體和細胞中不斷開拓新的戰線,尋找攻擊微觀細胞的脆弱環節與方便點位。在科學和病毒互為升級的膠著戰中,不幸的是,人類陣亡的數字至今仍驚人和巨大,且未來難以預測。

冷靜下來想一想,科學的盛大光環,是否正自覺不自覺的給人類製造著某種假相?我們可以期待人類在未來或將攻克冠狀病毒疫苗,但那何嘗不又是預示著新的未知病毒誕生的起點?在宇宙、時空、天體和大自然面前,科學有著難以逾越的天然缺陷。

與中華傳統文化相比,現代科學拋棄了人類道德、精神、信仰層面與人類細胞、肌體之間的能量轉換與物質作用關係,從而迴避了很多解開人體、自然、物質與宇宙奧妙關係的方法途徑。無神論立場看似客觀、理性,實際上無知地放大了人類的自我與傲慢,只允許人們以不信神、反神、背離道德的立場和方法論去研究未知領域,這無異於畫地為牢。

在共產主義魔鬼惑亂世界的今天,人類道德急速下滑,積重難返,巨大的劫難一觸即發,人類該拿甚麼拯救自己?

預言和瘟疫之源

2020年夏季,四川洪災導致四川樂山大佛腳趾浸滿在洪水中,應驗「大佛洗腳天下亂」的民諺。此前一次的應驗是在「三年大飢荒」和「文革」前夕,當時樂山大佛「流淚」不久,大量餓殍隨波漂過大佛眼前。

古今中外許多預言都提到過,人類在末劫將要經歷一場大劫。16世紀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在其《諸世紀》預言2021年世界人口將減少一半。當代馬來西亞玄商導師拿督鄭博見曾成功預言2003年SARS疫情;關於2021年,鄭博見認為武漢肺炎病毒將發生變異,受災人數將驟升。

善惡無門,唯己自招。如今的新冠病毒源頭在哪裏?話說瘟疫有眼,武漢肺炎疫情源於中共的作惡,特別是21年中對法輪佛法的殘酷迫害。法輪功追求「真善忍」,祛病健身、道德昇華有奇效,卻遭到中共的妒忌和瘋狂打壓。武漢市1999年拍攝了一部污衊法輪功的電視片,被中共作為迫害法輪功的重要決策依據,埋下了2019年冬新冠大爆發的禍根。

歷史上迫害正信信仰者,無論權勢多大,下場都很悲慘,禍國殃民。古羅馬迫害基督徒的300年間,羅馬降三次大瘟疫,死人無數,基督教平反後,羅馬人罪業尚未還完,之後的查士丁尼鼠疫徹底摧毀了羅馬。

唐武宗揚道滅佛遭惡報,「疾漸大」而亡。唐武宗滅佛同期,吐蕃王朝的朗達瑪讚普也開展大規模的滅佛運動,毀寺殺僧燒經,對佛教的鏟除手段比武宗還要兇狠,致使印度傳入西藏的佛法一蹶不振,朗達瑪滅佛四年後被人行刺致死。

但丁:「最熾熱的地方留給那些保持中立的人。」

有人說,中共迫害法輪功跟我也沒關係,瘟疫也會找上門嗎?但丁說過:「地獄裏最熾熱的地方是留給那些在出現重大道德危機時仍要保持中立的人。」

大是大非面前沒有中立。中共在迫害法輪功時,製造天安門自焚偽火,煽動民眾仇恨法輪功學員,搞拒絕×教徵簽,人人過關,人們積極表態、隨波逐流、助紂為虐,與法輪功劃清界限,甚至謾罵法輪佛法,歧視法輪功學員,惡者參與迫害,這些罪惡如果不能夠真心懺悔,改過,怎能避禍避疫呢?

也有人會說,那外國也沒有迫害法輪功,為甚麼疫情那麼嚴重?中共是迫害法輪功的元凶,瘟疫當然是衝著中共而來,有研究者發現,國外疫情嚴重的國家、地區和政要、名流幾乎都是被中共滲透地區和親共者。

目前病毒變異加速,避疫速效解藥在哪裏?追根溯源,人們只有遠離邪惡的中共,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去除身體內加入黨團隊時邪靈所授印記,淨化自身。同時,時刻牢記「法輪功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和宇宙正的能量產生共振,受到神靈的保護,如此,必能度過末世大疫之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