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已發生失控性變異 如何救急?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三日】在大陸網絡上,一個熱貼在流傳:「明天和意外,你永遠不知道,究竟哪一個先來。但2020年底,最讓人唏噓的新聞,卻是那麼多人匆匆告別了人世。」

日本媒體報導,一位50多歲的日本議員,「因新冠去世:生前發燒數日沒來得及檢測」,2020年12月24日,這位議員出現感冒、發燒等症狀,3日後,被送往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12月29日,一位美國年輕的議員,因新冠去世,41歲的他還沒有來得及宣誓入職。

在12月26日,2016年出生、年僅四歲的美國紐約州幼童夏維爾(Xavier M.Harris),死於瘟疫。

一切來得太突然。人們本來已經習慣了某一種節奏,較高的感染率、極低的死亡率,亡故的大多是老年人。

然而,世界衛生組織官員稱,2020年我們經歷過的COVID-19可能不是最大的瘟疫,未來人類面臨的公共健康危機也許更可怕。

在人們對未來充滿擔憂的時候,《紐約郵報》12月28日援引十六世紀法國大預言家的《諸世紀》(Les Prophéties)表示,2021年人類或面臨更大的危機,諾查丹瑪斯也預言了2020年的大瘟疫流行,但是他寫道,接下來的2021年會更加具有毀滅性,也許世界上出現飢荒,導致大量人口死亡。

無獨有偶,明慧網2011年9月發表的李洪志大師講法中提到「人見人親」這個詞。李洪志大師說,「也許方圓幾十里看不到一個人,才會人見人親。我告訴大家,許多預言,不管是各個宗教,大家知道佛教、基督教,不管是甚麼,都在講現在世間是甚麼樣。有人覺的:那還很遙遠吧。也許,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好了,但是大法弟子在兌現著自己的承諾,就是要把人叫醒。」[1]

許多變化,在12月21日之後開始顯現,這一天好像是一個分界線。

12月21日發生了甚麼?這一天,英國衛生大臣稱病毒變異「失控」。僅數日間,變異的新冠病毒就傳播到了南非、丹麥、日本、韓國、印度,美國也出現了,連防控最好的台灣已出現了變異病毒。

情況將會怎樣?事情還在變化中,讓我們回顧一下歷史上瘟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情景。

西班牙大流感的「第二波」

1918年春天,西班牙流感出現,一開始與一般的流感沒有太大的不同,正如人們描述現在的新冠疫情,並沒有引起人們足夠的重視。但1918年秋季開始,情況完全不同了。

在美國國家檔案館的在線展示版本中,展現了1918年的真實記錄。1918年9月,西班牙流感掀起另一波高潮,病毒發生變異,迅速捲走更多的生命。四名婦女聚在一起打橋牌,說笑著到深夜才戀戀不捨地分開,還約定要早起接著玩。可第二天,遊戲沒能如期進行,因為有三人在睡眠中被流感永遠帶走了。白天出殯聲不絕於耳,夜晚救護車呼嘯而過,末日景象在人們面前展開。

《死亡騎士: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及其對世界的改變》的作者斯賓尼這樣描述當時的場景,1918年10月,奧地利現代派畫家席勒(Egon Schiele)因流感而病逝,年僅28歲。就在三天前,他懷有六個月身孕的妻子愛迪斯也因這場流感過世。在生命的最後幾天,儘管悲傷不已,這位畫家仍掙扎著創作了一幅作品,描繪了一個三口人的家庭,就是即將被流感捲走的席勒自己一家。

在這場大流感中,20到40歲的青壯年人口死亡率最高。大批掙錢養家的青壯年人口被大流感奪走了生命,留下無數的老人和孤兒無依無靠。

與新冠病毒一樣,那次疫情也影響了許多名人:美國前總統伍德羅﹒威爾遜(Woodrow Wilson)與英國前首相勞和﹒喬治(Lloyd George)當年都患病,巴西前總統羅德裏格斯﹒阿爾維斯(Rodrigues Alves)還因此喪命。

西班牙流感從1918年3月爆發,看起來還只是一個預告,因為到了秋天,一切都變了。變異的病毒以劇毒毒株的形式出現,患者往往在幾小時或幾天內死亡。隨後的四個月之內,西班牙流感蔓延到世界各地,包括最偏遠的社區。第二年春天疫情平息時,估計已有5000萬至1億人死亡,佔世界人口的5%。

新冠瘟疫於2019年12月至2020年1月初爆發,至今未停,2020年11月3日開始每日新增病例和死亡人數大幅度增加,但人們好像已經逐漸「見怪不怪」。其實,雖然變異病毒的威脅尚在初期,然而與2020年上半年比較溫和的疫情相比,這一次的變異毒株已經讓健康的年輕人,甚至四歲的幼童接連倒下,來自世衛組織統計的疫情感染人數,仍在以陡峭的向上斜線爬升,絲毫沒有趨平或向下的跡象。新冠瘟疫與西班牙流感的第二波襲擊頗為相似。

上圖:全球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數曲線(左)以及死於中共病毒的人數曲線(右)(數據來源:WHO官網)。
上圖:全球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數曲線(左)以及死於中共病毒的人數曲線(右)(數據來源:WHO官網)。

換個角度感受一下病毒的蔓延速度:全球感染人數到達第一個1000萬用了5個多月的時間,而第6個與第7個1000萬之間僅僅用了大約半個月的時間。

歷史上的奇蹟

瘟疫雖然兇猛,然而歷史上卻不乏在危難中,憑藉著正念與真誠,神奇地遠離了疫災的奇蹟。

在十七世紀,黑死病橫掃歐洲,數千萬人在瘟疫中失去生命。瘟疫也入侵德國的村莊歐伯阿梅高,導致每兩家至少一人死亡。萬分恐懼的村民向上帝祈禱並發誓,如果上帝能使他們免於滅頂之災,他們就每十年上演一次《耶穌受難劇》,以感恩上帝的庇護,直至世界末日。

從他們發誓那一刻起,黑死病就再也沒奪走村裏的任何性命。為履行誓言,次年歐伯阿梅高村民首度上演了《耶穌受難劇》。從此,他們保持這一傳統至今,將近400年。

祈禱的力量在世界各個國家都曾有過記載。

張天師,名張道陵,東漢天師道(正一道)創始人,他所處的東漢末年,正是瘟疫橫行的時候,張道陵就幫他們治瘟疫,方法很有效。

張道陵讓有病染疫的人,把自己一生所犯的錯誤一條條的都回憶清楚,記下來,親筆寫好扔到水中,同時向神明發誓,不再做那些錯事和不好的事,如果再犯錯就讓自己的生命終結。人們紛紛按照此法去做,果然瘟疫不見了,百姓們一傳十,十傳百,很快,病都好了,瘟疫不見了。

張道陵和他的後代及弟子,一共治好了幾十萬人的疫病。

「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相知」,「舉頭三尺有神靈」。當人真心懺悔的時候,神靈是能夠看得見的,就會把人身上的邪氣和背後的厲鬼趕走,在人類可探測的這個空間表現,就是瘟疫突然不見了,病好了。

無論德國歐伯阿梅高對於神的祈禱,還是中國張道陵教人們寫下懺悔的誓言,在祛除瘟疫的同時,人們更加敬重神明,重德向善,讓災難化為淨化社會的機緣,這或許就是信仰的力量。

如何救急?

人類進入二十一世紀,在科學領域已有許多前所未有的突破。2017年,清華大學副校長、中國科學院院士施一公教授在「未來論壇」年會演講時說,科學發展到今天,人們看世界完全像盲人摸象一樣。人們認為它是客觀的世界,但其實已知的物質質量在宇宙中只佔4%,其餘96%的物質的存在形式人們根本不知道。

美國航天計劃的開拓者羅伯特﹒賈斯特羅(Robert Jastrow)曾有一句名言:「當科學家登上一座高山後,卻發現神學家早就坐在那裏了!」

對於人體科學的研究,敢於突破固有觀念的人們已在敲擊人類認知宇宙的另一扇門。這或許正是人類面臨危難之時的福音?

早在2005年,美國貝勒醫學院的科學家們就在替代醫學領域權威雜誌上發表了論文,通過對一群法輪功修煉者的血液白細胞進行實驗,證實了:與正常健康人相比,法輪功修煉者的嗜中性白細胞之吞噬和殺傷細菌的功能明顯增強,顯著增加了與抗御病毒有關的調節基因(例如干擾素-γ),能對各種外來病毒、細菌具有更強的抵抗力(免疫力)。

有醫學專家發現:「當人們誠心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時,會與宇宙高能量場發生共振,就能增強免疫力,保護自身免受病毒感染。」

事實上,在2020年的武漢肺炎疫情中,在中國大陸已經有若干身染瘟疫的人,因誠心頌念九字真言,而擺脫瘟疫。

2021新年伊始,變異失控的新冠瘟疫已在疾速擴散。如何救急?如果有緣看到這一則消息,或許就是您生生世世積德的結果。從現在開始,靜心打坐,真誠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在人類的劫難中,給您和家人帶來生命的奇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