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純善的心救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五日】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八日上午,單位領導亞明(化名)給我打電話,叫我下午兩點前去他的辦公室找他。因為是領導,我有些壓力。

前幾天,我給他講了真相,但他沒有退黨。我還有些遺憾呢,現在這不正好是機會嗎?也許他想繼續聽真相,他要得救,他要退黨。

我一次又一次的告訴自己:改變觀念,不要把人想壞了,不要把事想壞了,這是好事。從師父的講法中,我理解到真修的大法弟子沒有病,真正在法上修的大法弟子沒有迫害。我要用一個神佛的慈悲去對待他。

下午,丈夫同修在家發正念,我去單位。在路上,我想著慈悲、純善,甚麼是純善呢?師父點悟我,純善就是沒有一點惡念,沒有一點負面思維。

到了單位,我等了幾分鐘他才到。開門見山,他說,快年底了,注意點別出事,想讓另一個領導給我倆錄個小視頻,證明他跟我見面了。我立即用手捂住他的手機說:這樣對你不好。

那位領導聽到亞明叫他,就進來了,手裏拿著一份文件,跟亞明探討了一下那份文件怎麼蓋章的問題,就出去了。我感受到師父就在身邊。

師父說:「雖然是正邪之爭,但是你們要守住自己不被干擾,同時更好的講真相救世人。講真相中不要把自己置身於常人中,擺放好自己的位置,才能不被捲入其中,才能做的更好。」[2]

我不想去問他叫我來這個事的因由,不想被捲入其中,大法弟子與眾生的關係就是救度與被救度,來了就是講真相救他。我說:其實你不找我,我還想找你呢,上次走的時候,在這院裏我一邊走一邊遲疑,我真想回來再跟你說幾句,可是你還有會呢,沒有時間了,我想找到你家裏去,又不知道合適不合適,你在哪裏住啊?他說在某某小區住。

我說:你知道嗎,很擔心你,上次給你講了修煉法輪功得福報的事,沒有給你講參與迫害遭惡報的事,怕你產生誤會,好像我嚇唬你似的,但是我想這個事關係重大,不告訴你才是對你的不負責任。法輪功是佛法,善惡有報是天理。咱們單位李強(化名)書記在的時候,你來了嗎?他說「來了」。

我接著說:你知道他被就地降職的事吧。其實,他被降職的前幾天,我還給他打電話找我工資的事呢,單位四年沒給我長工資,這事與他和李玉(化名)兩個人有關係。我多次找他,有時去他辦公室,有時打電話,他都推脫、搪塞。其實在與他的多次接觸中,我知道他也是個好人,只是不明白真相,做了錯事。我要是之前多給他講講真相,明白了真相,他不會那樣做的,因為那個事,聽他家屬說那個年他沒有過好,這個誰都能理解;一個一把手書記,當著全單位所有人的面,說他擁護上級的決定(降為第一副書記),這是上級對他工作的評價,他的面子往哪擱,他心裏能好受嗎?你得說他是有人脈的人,後來他就調走了,現在在別處當局長。這麼有人脈,上邊還一點面子都沒給他,在頭年臘月二十六,給他來這麼一出,表面上是因為工作原因,在我的眼裏就是報應。

還有我被非法關押的時候,給那裏的犯人講真相,有一個老太太,她聽我們講善惡有報時,就說她們村裏有一個人遭了報應。問她怎麼回事,原來村大隊幹部指使那個人撕法輪功標語,一天二十元錢,這個人的妻子老跟他打架,現在這個人得了癌症,快死了。這個老太太挺有悟性,她能立即想到她們村的這個人是因為撕法輪功標語遭了報應。

還有一個認識的人,打過大法弟子,還撕大法書,疫情剛過,大概五月份,那時候看見他,很精神,大概六十二歲了,穿的利利索索的。前幾天看見他,在床上起不來了,不能拉、不能尿,得了癌症,很痛苦的樣子。我跟他說:人造了業就得還。他說,要知道這樣,光幹好事,一點壞事也不幹。人哪,當報應來臨的時候,承受不起。

在來的路上,我就在想慈悲、純善,甚麼是純善呢?師父點悟我:純善就是沒有一點惡念,沒有一點負面思維,我就想我要用一個神佛的慈悲來對待。

他一直都很認真的聽著,不再提別的事了。他說:今天咱們就到這兒吧,兩點半,我還有個會呢。我說:看這瘟疫,這兒、那兒的,又有了,我師父講過這瘟疫就是針對邪黨分子來的,機會難得,好不容易來一次,在家裏我就想呢,你是要找我退黨,我用小慧這個小名,幫你把你入過的黨、團、隊退了吧,保平安。他一邊往外走一邊說:行、行、行。

師父說「修內而安外」[3],純淨內心,去掉惡念、負面思維,境隨心轉。通過這個事,我也聯想到在家裏對待孩子,也要用一顆純善的心。其實無論在任何時候,對任何事、任何人都要純善。修出純善,是我們修煉人要達到的。

以上是個人現階段的一點認識,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新生〉
[2]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台灣法會》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內而安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