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咸寧市岔路口派出所迫害法輪功的惡行及惡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這場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中,作為最基層執行錯誤命令的派出所人員,尤其是所長、教導員起到關鍵性的協同作用,惡報也就伴隨而行,湖北省咸寧市公安局溫泉分局岔路口派出所就是這樣的例子。在湖北省咸寧市公安局溫泉分局各個派出所中,岔路口派出所表現最為突出,所謂的「政績」最大,當然惡報也就最多。

本文收集了自迫害開始至今的二十三年中,岔路口派出所歷任所長的所為及其下場,以警醒世人,尤其是仍然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派出所人員,引以為戒,立即停止夥同中共迫害法輪功。

一、歷任所長

自1999年7月20日開始二十三年來,咸寧市公安局溫泉分局岔路口派出所換了五個(副)所長:1999年7月至2001年10月,劉和平任副所長,白玉平任所長;2001年10月至2005年3月,操文卿任所長,程樂斌任教導員;2005年3月至2009年3月,程雋逸任所長,張進任副所長、陳迪堅任指導員;2009年3月至2019年3月,杜勇任所長兼溫泉分局黨組成員,張會龍任副所長(後遭惡報患腦梗塞病休)、葉小雪任副所長、陳迪堅任教導員。2020年1月8日至今,肖志堅任所長。

二、所長的處境

從1999年7月20日算起,第一任所長白玉平,副所長劉和平,2001年9月副所長劉和平遭惡報突然死亡;第二任所長操文卿,2020年8月28日因涉嫌嚴重違紀和職務違法被查,並被採取留置措施;第三任所長程雋逸,2018年12月25日被查,2020年7月30日被咸寧市咸安區法院因涉嫌「徇私枉法罪、受賄罪、行賄罪」開庭審判,未宣判結果;第四任所長杜勇,2019年3月9日因涉嫌嚴重違紀和職務違法被查,2020年7月3日在通城縣法院以涉嫌「徇私枉法罪、貪污罪、挪用公款罪」開庭審理,2021年1月12日宣判五年六個月,處罰金10萬元;教導員陳迪堅,2019年3月9日因涉嫌嚴重違紀和職務違法被查,被判刑三年;第五任所長就是現在的肖志堅,他的未來走向如何,就看他現在對待法輪功的表現了。

三、迫害法輪功的部份事實簡述

表面上看,劉和平是突發意外死亡的,操文卿、程雋逸、杜勇三位所長都是因為經濟原因被法律所制裁成為階下囚的。實質上,翻看一下他們四人的背景,看看他們在對待法輪功問題上的所作所為,就知道他們的下場是必然的,是自己迫害法輪功所招來的惡報,是上天對他們對佛法犯罪的懲罰,種了惡緣,結下的惡果。

1、1999年7月至2001年10月,劉和平所在岔路口派出所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部份事實

◇1999年7月20日,湖北省咸寧市農科院(原農科所)法輪功學員周克利(女,當時四十多歲,後被迫害致死)去省城武漢上訪,被非法關押在咸寧溫泉岔路口派出所的鐵籠子裏,晚上蚊子咬得無法閉眼。第二天被送往雙鶴看守所關押十五天,被勒索伙食費300元。

◇1999年9月,陶席珍(女,當時四十多歲)因在外煉功,被公安分局宋瑞生、原岔路口派出所白玉平、陳迪堅等一夥強行送雙鶴拘留所非法關押,勒索三百元現金。1999年12月23日陶席珍依法進京上訪,被非法關在北京西城看守所五天後,岔路口派出所陳迪堅夥同建築公司保衛科劉進喜等人到其單位拿三千元錢進京接陶席珍回本地,將她非法關押於雙鶴拘留所。惡警陳迪堅、劉武洲等一夥趁陶席珍被關時,於2000年1月3日晚十一點左右闖到其家搶走電視、影碟機、音箱,價值六千多元。2000年上半年在家中又被一夥惡警強行送拘留所非法關押並被勒索三百元。

◇2000年7月12日,岔路口派出所陳迪堅將法輪功學員李慧萍(女,當時三十多歲)騙到派出所,將她非法關押了一個多月,非法勞教一年。

◇2000年6月3日晚上十點多鐘,溫泉岔路口派出所所長白玉平指使陳迪堅一夥闖入任擴軍(男,當時五十多歲)家,陳迪堅毫無人性的將任擴軍推到一邊,將其家中電視機、影碟機、音響搶走。溫泉公安分局度志祥、宋瑞生幾次不分青紅皂白將他的妻子陶席珍綁架後,又騙任擴軍寫保證。病入膏肓的任擴軍被這一系列嚴酷的恐嚇,於2007年3月9日含冤離世。

◇1999年9月份的一天,李金橋(男,當時六十多歲)和其他的法輪功學員幾十人到溫泉大商城門前空地上參加集體晨煉法輪功,被當地惡警綁架,非法關押到岔路口派出所,當天下午四點多,他被放回家。參與迫害的惡警是咸寧市公安局溫泉分局副局長宋瑞生、政保科科長度志祥,岔路口派出所惡警陳迪堅、白玉平、程樂斌等。

◇1999年10月,楊冬香(女,當時四十多歲)被岔路口派出所綁架後非法關押在赤壁市看守所四十五天。在這期間,獄警用多種方法殘酷折磨,如四人長期連銬在一起罰跪、面壁、縮短睡眠時間等等。四十五天後非法送沙洋勞教一年半。2000年中國新年,楊冬香又被轉到武漢市戒毒中心,由幾個吸毒犯包夾折磨,超時間超強度奴役勞動,最後被迫害得眼睛也看不見東西了。

◇1999年10月份的一天,岔路口派出所陳迪堅、白玉平等七八個惡警非法闖入李金橋的家中,欲綁架他的女兒。好幾個惡警把他的女兒往外拖,他和他的老伴及他的女兒都堅決抵制,惡警把他的老伴和女兒的頭撞了幾個大血包,最後不了了之,就怏怏的走了。第二天,惡警陳迪堅還不甘心,又闖到李金橋的家中,看到李金橋的老伴及女兒還躺在床上,才走了。

2001年4月份的一天,岔路口派出所惡警陳迪堅、白玉平等十幾人又闖入李金橋家,把家裏翻的亂七八糟,他們把大法師父的法像摔在地上,見沒搜到甚麼油水,就想綁架李金橋,十幾人把他往警車上抬,他堅決不配合,惡警們就把他往外拖,強行把他綁架到雙鶴橋拘留所非法關押。那裏已經非法關押了很多法輪功學員。原來那裏是個洗腦班。惡人二個一組輪番二十四小時監視,不讓睡覺,還毆打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裏,老人絕水絕食三天,第四天,惡人看到他生命垂危,惡警程樂斌還不甘心,逼迫他出賣其他法輪功學員。還逼迫他的兒子寫甚麼所謂的「保證書」,毒害他的家人。參與迫害他的責任人是:雙鶴橋拘留所張所長,咸寧市公安局溫泉分局副局長宋瑞生,溫泉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長度志祥,還有咸寧市建築公司行政科的周斌,岔路口派出所的惡警陳迪堅、白玉平、程樂斌,等等。回家前,惡人向他勒索伙食費,他堅決拒絕,惡人自知理虧,就讓老人回家了。

◇2001年5月的一天,陳新華(女,當時四十多歲)依法進京上訪被花園派出所非法抓捕,由馬長根、陳迪堅截回本地,並搶走了現金一百元,後被非法勞教一年,送沙洋七里湖勞教所遭受迫害。在勞教所,陳新華被逼迫做奴工,如刷花生、摘棉花等,手都弄爛了,還不准休息。

◇1999年7月18日,岔路口派出所惡警在下午六點左右將任惠芳(女,當時四十多歲)從家中非法帶到岔路口派出所,由惡警陳真會非法訊問當地法輪功的情況,並告誡說不要所謂「串聯」等鬼話。7月19日晚上七點左右,她在去湖北省政府為法輪功上訪的途中,被武漢市江夏區紙坊派出所惡警劫持並強行帶到派出所非法審問和搜身,在派出所非法關押了一夜。第二天由當地派出所夥同單位人員強行帶到岔路口派出所非法關押在鐵籠子裏三天三夜後,非法轉到咸寧溫泉雙鶴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三百元才放回家。回單位上班,強迫寫不煉功的「保證」,任惠芳不寫,被非法停工,不准上班。

1999年8月18日,任惠芳依法到北京依法上訪,8月26日晚八點在北京葦溝租住的民房裏被惡警綁架,參與者是咸寧市溫泉公安分局副局長宋瑞生、惡警金國新、陳真會等,還有北京朝陽區葦溝聯防隊人員,並劫持到北京昌平收容站非法關押一天兩夜,27日下午被非法轉到咸寧雙鶴橋拘留所非法關押。在北京去依法上訪期間,咸寧市捲煙廠保衛科長王永光(已經遭惡報死亡)從家人手裏勒索了現金一千五百元。

在非法關押期間,任惠芳絕食抗議這種非法關押行為。當時的獄警是劉金龍、畢明雲。在這期間,家中親人和單位領導輪番威逼、脅迫寫不煉功、不上訪的「保證」,逼迫放棄修煉法輪功。由於拒絕配合,被非法關押十五天、勒索三百元所謂的生活費後,又被直接轉到溫泉韻泉賓館洗腦班繼續洗腦迫害,逼迫看污衊法輪功的雜誌和報刊等書籍。當時洗腦班的負責人是咸寧市經委主任王金榮,咸寧市司法局劉志、溫泉公安分局羅某某等人看守,咸寧市捲煙廠門衛陳登洲,還有胡燕等包夾夥同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一人一間房,二人包夾,當時非法關押了六名法輪功學員。

二十多天後,由於溫泉公安分局惡警羅某某被人砍傷遭了惡報後,洗腦班就解散了。隨後,任惠芳又被非法關押到咸寧市捲煙廠賓館所辦的洗腦班繼續被迫害。當時洗腦班負責人是曹志華、陳登洲、胡燕等。

因長期被非法關押,任惠芳的身心受到嚴重摧殘而出現病態。非法關押十多天後,於1999年10月9日被當地「六一零」和溫泉公安分局非法轉移到咸寧市貓耳山看守所。任惠芳被不斷非法提審和恐嚇,被看守所獄警曹迎久(女,四十多歲)強行逼迫長時間面牆下跪。非法關押兩個多月後,於1999年12月30日被溫泉公安分局度志祥從家人手中勒索一千二百元現金後,然後夥同溫泉分局副局長宋瑞生、岔路口派出所兩名女惡警一起,將任惠芳劫持到湖北省沙洋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由於絕食抗議這種非法行為,於2000年2、3月份,惡警又把任惠芳劫持到武漢市何灣勞教所六大隊迫害。

2001年4月23日,任惠芳又被劫持到溫泉雙鶴橋拘留所,當天下午由度志祥等人將任惠芳羈押到通山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一進看守所,任惠芳就被一女獄警強行脫光衣服,檢查、侮辱。在非法關押期間,任惠芳遭到溫泉公安分局宋瑞生(副局長)、度志祥(政保科長)、錢建新(副政委),還有市「六一零」等七八個人的非法審訊。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勒索五百五十元現金才放人。

2001年7月12日晚上八點多鐘,溫泉公安分局的宋瑞生、捲煙廠保衛科的王永光等一夥十幾人企圖綁架在自己家中的任惠芳(女,四十多歲)。任惠芳把房門反鎖不配合,惡警就哄騙任惠芳的丈夫說不關她,只是問一些情況。到了晚上十二點,任惠芳的丈夫由於害怕,被迫答應了這夥人,將任惠芳騙到岔路口派出所。結果,任惠芳去了就不准回家了,被非法關押在鐵籠子裏,由陳騰飛看守著。第二天早上,任惠芳趁機會走出了派出所,在外流離失所八個多月。在外期間,宋瑞生夥同單位保衛科王永光等人到處找任惠芳,並且夥同隨州派出所到任惠芳的娘家大姐家進行威脅騷擾三次。

◇1999年7月20日,鄒注嬌(女,當時五十多歲)去省政府上訪,被劫持到某廣場非法關一整晚。在北京上訪被非法截訪時,被溫泉公安分局局長宋瑞生、岔路口派出所警察陳迪堅從身上搶走一百元。第二天咸寧市溫泉原岔路口派出所程樂斌、白玉平(所長)等同單位保衛科劉英(男)將鄒注嬌劫持到當地派出所非法關一整天。1999年9月,原岔路口派出所所長白玉平以鄒注嬌去北京上訪為由,到地質隊財務室勒索丈夫老尹的工資二千五百元。其中地質隊肖慧平經手拿用八百元。2001年1月底,鄒注嬌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被惡警度志祥等綁架到沙洋勞教所勞教一年半。這次,惡人又從其丈夫工資中強行取出二千八百元,另交六百元伙食費。2001年被非法關押在通山看守所時,時任陳所長、王某某等從鄒注嬌女兒手上勒索二千八百元。累計八千八百元。

◇1999年12月,章琪(男,當時四十多歲)在溫泉大商城門口參加集體煉功,被溫泉分局副局長宋瑞生和岔路口派出所惡警綁架,被非法勞教三年,先在咸寧市官埠橋勞教所遭到迫害,後集體轉送到沙洋七里湖勞教所三大隊遭受迫害。咸寧市官埠橋勞教所期間,他被逼迫做「鋯石」奴工生產,經常加班加點,視力急劇下降。

◇1999年12月鄒注嬌(女,當時五十多歲)依法進京上訪在北京前門派出所被湖北省公安局劫持到咸寧駐京辦。幾天後,鄒注嬌被咸寧溫泉岔路口派出所惡警陳志會、小魯帶回咸寧關押在雙鶴拘留所,將近兩個月後,於2000年1月底同另一名同修被分局政保科長度志祥等綁架到沙洋勞教所勞教一年半。在沙洋大約關押兩個多月後,鄒注嬌被轉到武漢何灣勞教所六隊,三個吸毒者包夾鄒注嬌。有一次肖隊長叫包夾者陳林(音)拿了一粒藥給鄒注嬌吃,鄒注嬌吃後全身無力,昏昏沉沉,不想說話,睡不好,噁心。還有一次包夾陳靜在窗戶放了一把小鋸條(大約三四寸長),逼迫鄒注嬌說是放在那想自殺用的,被鄒注嬌拒絕。武漢夏天又熱又悶,勞教所的蚊子又多又大,包夾者將鄒注嬌的蚊帳取下,讓鄒注嬌晚上根本無法入睡。包夾者還威脅說不「轉化」,就打杜冷丁。

◇1999年底,蔡慧蘭(女,四十多歲)依法進京上訪,被惡警非法送入看守所,向蔡慧蘭家勒索四萬多元才被釋放;放回家後岔路口派出所惡警陳迪堅以跳舞為名又到她家要錢,她家只好又給一千元。原岔路口派出所所長白玉平,見蔡慧蘭家「油水」很大,遂起貪財歹念,便找藉口無故抓捕蔡慧蘭,明言拿一萬元放人,蔡慧蘭的丈夫手頭緊張但急於救人,被迫寫下白條,白玉平卻拒不放人。2000年5月,蔡慧蘭再次依法進京上訪,半路被截。關在看守所,溫泉「六一零」明言要蔡家買一輛二十萬的轎車給他們,以後再也不管蔡慧蘭了。公然勒索,且數額巨大,蔡家不堪勒索,嚴詞拒絕,蔡慧蘭於是被非法勞教一年。

◇1999年12月中旬,周克利(女,五十四歲)從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回來後被非法關押在雙鶴拘留所(當時所長張某某、惡警劉金龍和畢明雲),非法關押一個月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時任岔路口派出所所長白玉平、分局劉政委等以送沙洋勞教所勞教要周克利家裏出車費為由勒索八百元。周克利回來後經常受到惡警的騷擾,於2002年6月被迫流離失所。因周克利早已到退休年齡(1945年生),工資由社保發到單位,為了從經濟上迫害她,分局政保科科長度志祥向單位施加壓力不允許周克利子女領退休金。因她全家都修煉:兒子、兒媳、大女兒、小女兒都曾先後被非法勞教,兒子、小女兒被迫中止上班,兒媳上班的地方(咸寧毛巾廠)解體。周克利2002年6月開始被非法停發退休工資,按每月一千元計算,加後來補發的,共剋扣周克利工資將近十七萬元。小女兒被無理開除,(2003年至今九年)將近十萬元、水廠買斷一分未給。兒子2000年被無理開除至今十二年,損失工資大約二十萬元,斷絕了全家的經濟來源。被「六一零」、公安分局、派出所等單位非法抄家七次。全家被非法勞教:周克利被送沙洋關押一年半、兒子在武漢何灣關押一年、小女兒在何灣關押一年半、大女兒在沙洋關押三年、兒媳在沙洋關押二年。全家共計被非法關押迫害長達九年,經濟損失五十多萬元。

◇2000年1月17日,徐全坤(男,五十多歲)被釋放後的第三天,橫溝的舅舅和姨妹等三人前來探望,被岔路口派出所李姓警察強行帶至岔路口派出所,筆錄,後確認不是修煉者才放人。第二天強行要他在四個小時之內搬出咸寧溫泉岔路口管轄區。當時岔路口派出所先後三次上門騷擾、取指紋、筆錄、抄家,非法抄家是由當時的溫泉公安分局馬長根帶頭一共有八人。當時的橫溝派出所四次上門騷擾,其中有強行他的妻子按手指紋、一次筆錄二次非法抄家,抄走的有大法書、煉功帶、錄像帶、還秘密私自轉移他的戶口,從中又將他的女兒戶口註銷,後來不知花多少工夫才補上。兒子徐小濤當時二次被綁架,關押一個多月,被非法勒索一千六百元。累計勒索一萬餘元。

◇2000年7月中旬,岔路口派出所警察陳志會到蘇曉蓮(女,四十多歲)家以談話為由將其騙到雙鶴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又勒索三百元。2001年4月下旬,蘇曉蓮在上班時被岔路口派出所所長白玉平綁架到雙鶴拘留所十多天。上班一個月後她又被停止上班,一個月工資三百元。1999年11月下旬和12月上旬,原岔路口派出所所長白玉平、警察陳志會等以咸寧市農科所兩位學員(周克利、蘇小蓮)進京上訪為由,兩次從單位非法勒索累計六千五百元(11月下旬勒索一千五百元、12月勒索五千元)。陳志會在咸寧駐京辦以兩位學員買火車票為由騙取四百元,為自己買北京烤鴨和火腿腸等私人物品。還有一位警察說:你們在北京多呆幾天,我們就可以多玩幾天。累計經濟損失近二十萬元。

◇2000年7月12日,岔路口派出所惡警陳迪堅到李慧萍(女,三十多歲)家騙她,說找她談話到派出所一趟,只講半個小時馬上送回來,結果非法關了一個多月,非法判了勞教一年。

2001年9月28日,岔路口派出所惡警十幾個人到李慧萍家中,像土匪一般把門一腳踢開,強行把她從床上拖到樓下,鞋子也不讓穿,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當晚從派出所送到雙鶴拘留所,再送到咸寧貓耳山看守所,當時看守所不收,蒲圻看守所也不收,溫泉公安局對他們施加壓力,就收下了。

李慧萍在那裏開始絕食抗議,第三天就給她灌食,幾個男犯人把她手、腳、頭按著,強行從嘴裏、鼻腔插管,瘦小的她一動也動不了,這樣灌了三天,每天灌完後就吐了還帶血,那種痛苦一般人很難想像。到第四天,惡警看不能灌,就開始給她打針,天天把她從地上拖到婦幼院,褲子拖破了幾條,兩條腿拖得血淋淋的,打點滴的第二天,她把針頭拔了,看管她的惡警大聲罵,還叫男犯人打她,男犯人不聽她的,她當著犯人的面狠狠地抽了這位同修兩耳光,在以後的十幾天裏,天天把她手、腳銬到床上打針。後來打針也吐,看守所惡警看人不行了,就通知溫泉公安局,當天原政保科科長度志強、原岔路口派出所指導員程樂斌在蒲圻當地請客,非要他們強行收下,就又進了幾天,這樣她絕食抗議二十多天才放回,出來時人已經折磨得不成形了。

李慧平、陳新華、張慧蘭等,1999年到北京上訪,在孝感花園火車站被乘警劫留,由溫泉分局馬長根接回時勒索50元。同年10月被溫泉分局宋瑞生一夥勒索700元共計750元。請參見明慧網文章《湖北咸寧市「六一零」迫害大法弟子事實》、《湖北省咸寧市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紀實》、《湖北咸寧市參與迫害者犯罪記錄》及《咸寧邪黨610迫害法輪功十二年罪行錄》。

2、2001年10月至2005年3月,操文卿所在岔路口派出所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部份事實

◇2003年10月8日晚十點左右,咸寧市溫泉岔路口派出所七、八個惡警闖到徐玉鳳(女,當時四十多歲)家,想將她強行帶走,當時派出所並沒有向她的單位或家人出示任何證明,後來在她的丈夫和單位領導的一再要求下才出示工作證。她見他們來者不善,就跑到房內將門反鎖。這時,她家人在惡警逼迫下拿鑰匙去開門,想將她帶出來,她就準備從窗戶順布條滑到樓下,逼迫下竟從六樓重重地摔了下去,家人把她送到醫院搶救無效,她臨死前,眼睛都沒有閉上。9日晚上,咸寧出動了七十至八十個惡警強行將她的屍體搶去火化,毀屍滅跡。

◇2002年(中共邪黨十六大開始之前),咸寧市政法委田豐、六一零負責人徐孟良、咸寧市司法局、岔路口派出所劉建軍等惡人在咸寧溫泉浮泉山莊(浮山路)開辦洗腦班,其中就有法輪功學員鄒注姣(女,五十多歲)。在洗腦班,每個法輪功學員有三人陪,單位二人,公安局一人,每個法輪功學員一個房間,進行隔離迫害。惡人天天要求法輪功學員輪流看洗腦片,不准法輪功學員在一起看,逼迫法輪功學員寫思想彙報,所謂的「三書」(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整個洗腦班持續二十天左右後,有的被直接送勞教所進行進一步迫害。參與迫害鄒注姣的還有湖北省第四地質大隊的鄧美輝(女)、黃文華(女)、劉海燕(女)。

◇2003年8月,陳謙到岔路口派出所散發真相傳單,被惡警發現後強行關押,並送往湖北省沙洋勞教所勞教二年,進行高強度的奴工農業生產勞動。

◇2002年過完年,任惠芳回到咸寧後,又遭到咸寧溫泉岔路口派出所程樂斌、咸寧市公安局錢建新等人的非法審問。不久,又遭到溫泉公安分局馬長根、咸寧市公安局惡警到家中威脅和騷擾。2002年10月,任惠芳又被岔路口派出所劉金龍、畢明雲、單位保衛科劉應良和黃宇等人的綁架,任惠芳被非法關押在咸寧浮泉山莊洗腦班進行精神肉體迫害。在這期間,惡警劉金龍、畢明雲強行給任惠芳剪頭髮、照像,進行人格侮辱。市「六一零」的徐孟良找任惠芳談話,捲煙廠王會,溫泉電影公司李桃花作為包夾把任惠芳非法關押在一間房裏,看管著任惠芳,不准出房門,不准與其他法輪功學員講話,吃飯只能在房間裏,不准與其他人交往。洗腦班主要負責人是陳根新、金彪。

2003年10月咸寧竹文化節期間,任惠芳又遭到岔路口派出所畢明雲、劉金龍和分局的程樂斌等人強行非法抄家,將法輪功書籍和師父的法像搶走。

◇2004年6月4日,咸寧市「六一零」、國安局、溫泉開發區公安局、岔路口派出所、市財政局不法幹部想綁架法輪功學員陳晏平(男,四十多歲)送湖北省洗腦班,其家屬堅決抵制,迫害未遂。

請參見明慧網文章《湖北咸寧市高新區公安分局籌備組組長操文卿被查》和《湖北省咸寧市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紀實》。

3、2005年3月至2009年3月,程雋逸所在岔路口派出所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部份事實

◇2005年9月6日至2005年10月4日,咸寧市政法委和610非法辦「溫泉石化療養院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為期一個月,直接從市財政劃撥的迫害花銷達二十多萬元。涉及參與迫害的單位有很多,其中就有岔路口派出所,綁架了邵清明到這個洗腦班。當時610辦公室主任阮明貴參加「湖北省第二期省委辦公廳(室)系統處級幹部培訓班」,由610副主任姚雄負責。

◇2005年12月陳晏平(男,四十多歲)被市「六一零」綁架到湖北省洗腦班進行洗腦,其科室負責人吳成驕科長一起陪同,共同迫害法輪功學員陳晏平。

◇2008年7月10日上午,咸寧市公安局溫泉分局金國新、程樂斌、度志祥等夥同岔路口派出所陳迪堅等惡警、一號橋派出所惡警一夥,非法私闖民宅,強行搶走李金橋(男,七十多歲)家中的私人財產,邪惡之徒陰險狡詐,怕明白真相的世人傳遞消息,採取同一時間同時撬開多名法輪功學員的家門,非法搶劫私人財產。

◇2007年8月22日晚八點在咸寧市中南財大咸寧分院門口,從一輛車上竄下來的一幫咸寧市公安局溫泉分局和岔路口派出所的便衣惡警,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將原市煙廠職工黃秋珍(女,五十多歲)和許寒(女,三十多歲)綁架至公安局。公安局一人對黃秋珍、許寒進行非法搜身,發現錢包後欲歸還她們,而被咸寧市公安局溫泉分局副局長宋瑞生強行搶走了,共計八百餘元。當晚咸寧市公安局溫泉分局副局長宋瑞生、國保大隊長金國新、左水生對黃秋珍、許寒進行非法審訊,並隨即把她二人送至咸寧市貓耳山看守所(咸寧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8月23日凌晨三四點多鐘,兩個穿制服和兩個穿便衣的惡警到溫泉建材大廈叫開大門,追問黃秋珍家住哪棟樓,無人回答,8月23日下午,這伙惡警又到黃秋珍單位叫人配合抄黃秋珍的家,也被人拒絕。2009年7月下旬,溫泉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隊長金國新帶一夥惡警手提著銬子到法輪功學員黃秋珍家去準備強行抓黃秋珍,由於當時黃秋珍不在家,此次惡行未果。

◇2007年7月24日,由於咸寧市邪黨黨校裏的惡人誣告,溫泉開發區公安分局和岔路口派出所的邪惡之徒左水生、陳迪堅跑到邵清明(男,七十多歲)家中騷擾,所經核對筆跡在公安分局的真相傳單是邵爹所寫,甚至妄想非法抄家並通知分局來人企圖綁架邵爹。得知此事的法輪功學員正念加持,家人機智周旋,分局只有金國新一人來了,最後不了了之。但邪惡之徒威脅邵爹的兒子(未修煉法輪功)不到派出所寫保證就強行抓人,並說他們不抓邵爹但誰去他家就抓誰。請參見明慧網文章《湖北咸寧公安局法制支隊支隊長程雋逸遭惡報被審判》和《湖北省咸寧市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紀實》。

4、2009年3月至2019年3月,杜勇所在岔路口派出所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部份事實

◇2011年9月14日上午,溫泉公安分局程樂斌、劉寧、岔路口派出所張會龍、一號橋片警、咸寧市廣播電視局、溫泉鐵路療養院保衛科等八、九人闖入法輪功學員陶席珍(女,五十多歲)家,在光天化日之下搶走了陶席珍家中的衛星電視接收器。法輪功學員劉雲霞、吳嫻意等也遭到騷擾。據悉,東升物業人員水電工張玉林一直非法監視陶席珍。

◇2009年6月3日,咸寧市「六一零」、國安局、溫泉開發區公安局、岔路口派出所、溫泉供銷社等單位不法人員,非法從家中綁架法輪功學員黃衍壁(男,七十多歲),強行將他直接送往湖北省洗腦班。黃衍壁一路給車中人員講真相,正念抵制邪惡的迫害。到達省洗腦班後,經檢查身體出現「高血壓」病態,洗腦班不收,就又把他送回家中。後來多次被騷擾、精神受迫害,於同年11月含冤離世。

◇2012年8月2日,咸寧市國保支隊以鄒譽和岔路口派出所張會龍為首的惡警,非法闖入咸寧市煤化局法輪功學員陳建平(男,五十多歲)的家,到處翻箱倒櫃,進行騷擾和威脅。

◇2012年8月7日,以國保支隊鄒譽、劉寧為首的惡警非法闖入咸寧市煙廠法輪功學員胡偉的家,到處翻箱倒櫃,還在當天把胡偉綁架到湖北省板橋洗腦班迫害。

◇2012年5月3日上午,咸寧市建築公司退休職工法輪功學員陶席珍(女,五十多歲)在走路的途中被咸寧市六一零、市公安局、溫泉開發區公安分局、岔路口派出所等惡人綁架。陶席珍被非法關押地點在咸寧市市政府大樓後的所謂「天照生態農莊」洗腦班。

◇2012年5月3日,咸寧市溫泉岔路口藍天超市老闆法輪功學員楊小華(女,五十多歲)被咸寧市六一零、市公安局、溫泉開發區公安分局、岔路口派出所等惡人綁架。當時人被非法關押在湖北省咸寧市政府大樓背後的天照生態農莊。據說這次的迫害與周永康前不久在湖北赤壁開的政法委會議有關。

◇2013年11月7日上午八點多鐘,原咸寧市煙廠法輪功學員黃秋珍(女,五十多歲)拿著一包真相資料出門去講真相救人,剛出門不遠,就被四個便衣綁架到咸寧市戒毒所洗腦班,隨後非法抄了她的家,搶走了她的電腦等私人合法財產,惡人把她家門的大法真相對聯也撕毀了。據目擊者說,這次綁架是由咸寧市溫泉開發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鄒譽帶著惡警幹的,其中有岔路口派出所副所長張會龍(已遭惡報病休)參與綁架。

2013年11月1日上午,原咸寧市煙廠法輪功學員李學忠(男,四十多歲)在咸豐紙廠打工上班時,單位保衛科找他去,一去就被岔路口派出所惡警綁架到咸寧市戒毒所洗腦班,隨後非法抄了他的家。他被迫寫了「東西」後回家了。

◇2013年8月份,咸寧市「610」和政法委開始籌建邪惡的「咸寧市法制教育基地」,結果選中了咸寧市勞教所,在咸寧市勞教所裏掛牌「咸寧市法制教育基地」,計劃用三億元迫害全市縣法輪功學員,並從武漢「關愛協會」要了三個女人,給她們發工資,每人每天八十元,強行在「決裂書」上按手印一個獎勵獄警二萬元。岔路口派出所綁架了黃秋珍、李學忠到這個洗腦班,助紂為虐。

◇2014年2月24日,溫泉公安分局惡警程樂斌、岔路口派出所惡警張會龍、國保支隊鄒譽等,私闖陳建平(男,五十多歲)的家中,到處亂翻,搶走了打印機、電腦等私人合法財產,並把陳建平綁架到市拘留所。不久,又把陳建平劫持到湖北省板橋洗腦班迫害。綁架陳建平後,不法警察還對當地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

◇2014年4月15日上午十一點左右,咸寧市建築公司職工家屬任惠芳與其他三人一起從外面回家後,又從家中出來,準備去買菜,剛下樓,就被下面蹲坑的程樂斌和岔路口派出所惡警綁架了,直接被劫持到湖北省板橋洗腦班迫害。

◇2014年8月8日上午八點半左右,陶席珍在自己家中聽有人敲門,就習慣性的開了門,誰知一下十來人一擁而入,有市「610」頭目姚雄、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劉紅洲、國保支隊長鄒譽和溫泉分局國保大隊長劉寧、劉穎和岔路口派出所等一起十多人,在沒出示任何證件和法律手續的情況下,就綁架了陶席珍(女,六十多歲),並非法抄了陶席珍的家。當時,劉穎說,已經在陶家附近蹲坑幾天了,凌晨四點還有人蹲坑。據目擊人說:當時陶席珍雙手被銬著,被四個警察抬下樓裝進車裏劫持走的,家中的衣物櫃、抽屜只要能裝東西的地方被翻了個遍,衣、物等散亂一地。她被直接綁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洗腦班)被迫害兩個月後,轉到咸寧市咸安區看守所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她的身體狀況已經非常虛弱,國保並未找到所謂證人證據,但看守所、咸安區國保和610始終不肯放人。後被非法判刑四年。

◇2015年9月7日上午十點左右,老年法輪功學員劉純申在溫泉區中心菜市場講真相發資料時,被「610」便衣綁架後非法關押在岔路口派出所。當時綁架法輪功學員的車牌號是:鄂L.L0532.晚上九點多,劉純申就被「610」和國保強行劫持到咸安區看守所非法關押十天。此次做惡,是咸寧市「610」頭目姚雄指使吳連生當特務幹的,耍的是特務手段,搞跟蹤、監視、蹲坑、打小報告等恐怖活動。

◇2017年3月31日上午,咸寧溫泉岔路口派出所胡警察、畢明雲、石姣姣三人來到咸寧市農科院(穿便裝),首先找到該院瞿和平副院長,隨後將蘇曉蓮叫到單位開會的辦公室,說來看看蘇曉蓮父母家被強拆(單位說該拆)的房子情況解決沒有,再順便問問目前每天幹甚麼?石姣姣作筆錄。蘇曉蓮向來人講述這麼多年被迫害的情況,特別是其丈夫多年來受迫害情況,現在非法關押在沙洋范家台監獄,要去探視還要開甚麼證明等等。來人說有甚麼困難都提出來,他們記下等,說煉功就在家裏煉,不要出去等等,作完筆錄要蘇曉蓮簽字被拒絕。

◇2017年3月30日上午,咸寧溫泉岔路口派出所兩人(便裝),其中有一個叫馮波的警察,還拿著相機來到法輪功學員楊小華店中,因來人要拍照被發現,該學員向他們講述大法修心向善,弘傳一百多個國家等真相,來人也問了她每天幹甚麼?晚上幹甚麼?9月28日上午十一點十七分鐘,溫泉副食店老闆楊小華正在自己店裏做生意時,突然來了三個男人,一個穿警服,二個便衣,見面就問:你是楊小華嗎?楊小華說幹甚麼?他拿出證件說是一號橋派出所的,他問:你還煉法輪功嗎?順手拿出一沓紙準備記錄,楊小華說:「做甚麼記錄,我也不是壞人,我做生意違犯了甚麼法律?看到他們在錄像,就急忙制止,說,你們不要錄像,沒經同意就是違法的,我做生意不欺騙,不賣假煙假酒,而且我還告訴兒子失與得的道理,不做傷害他人的事,公平交易。我兒子都牢記了我說的話,多次別人多給他幾百、幾十元等他都主動退還給別人。顧客很多次把錢包、手機、現金、銀行卡、身份證和貴重物品掉在我店裏,我都一一歸還給人家。我們真的是在按真、善、忍做好人,承傳中國傳統文化,用心法自覺約束自己,這違反了那條法律?希望你們要明辨是非。」楊小華不停的講,他們一句話都不說,走了。這夥人在聽楊小華講真相的時候,穿警服的那人肩上有個微型錄音設備在錄音,一個給楊小華錄像,拍店裏的營業執照,拍店面。

◇2017年3月31日上午,咸寧溫泉岔路口派出所一行人找在公安分局打工打掃衛生的法輪功學員任惠芳,未見到。4月1日,咸寧市溫泉區六一零指使岔路口派出所警察小鎮騷擾原煙廠法輪功學員任惠芳,還非法照像,她就勸小鎮不要侵犯人身肖像權,小鎮就走了。9月26日上午九點多,任惠芳在溫泉公安分局打掃衛生時,被三個年輕的便衣騷擾,他們是岔路口派出所警察。他們問任惠芳還煉法輪功嗎?家裏有幾個孩子?丈夫怎麼樣?等等,說甚麼以後有甚麼困難可以找我們幫助,完全一副偽善的樣子,並做了筆錄,要任惠芳簽字。任惠芳拒絕簽字,他們就走了。

◇2017年9月25日上午,溫泉建築公司退休職工黃芬芳被岔路口派出所、岔路口社區和原建築公司保衛科人員騷擾,被照像,被逼迫簽字。黃芬芳拒絕簽字。

◇2017年9月21日上午,張惠蘭被溫泉岔路口派出所、岔路口社區和原建築公司保衛科人員騷擾,這夥人私自闖入張惠蘭家,用手機給她照相,她嚴厲的叫他們立即刪除。他們問她哪一年學法輪功的?張惠蘭只是給他們講真相。張惠蘭告訴他們:法輪功教我做好人,祛病健身,提升我的道德水平。做好人有錯嗎?派出所警察叫她簽字,她不簽,說:不能簽,否則害你們,也害我。

◇2017年9月25日,龍忠良(男,六十多歲)被岔路口派出所警察騷擾,他的妻子堅決抵制,不讓他們進屋內,他們就走了。

◇2017年9月25日,陳臘榮(女,六十多歲)被岔路口派出所警察騷擾,從家中搶走了師父的法像一張,她的丈夫堅決抵制,說法輪大法就是好,我堅決支持妻子修煉法輪功,他們就給陳臘榮的丈夫也照了像。這次是金葉社區李晚霞配合帶警察去的。

◇2017年9月25日,余昌川(男,六十多歲)被岔路口派出所警察騷擾。

◇2017年9月25日,張軍(男,六十多歲)被岔路口派出所警察騷擾。張軍拒絕簽字。

◇2017年9月27日,溫泉水廠職工劉明娟被岔路口派出所警察騷擾,被照相,拒絕簽字。

◇2017年9月27日,溫泉糧食學校職工高志(男,五十多歲,已被迫害致死)及妻子董月桂被岔路口派出所警察騷擾,要求簽字,高志給他們講真相,拒絕簽字。

◇2017年5月初某天上午,岔路口派出所陳迪堅(教導員)和另一穿便服之人夥同咸寧市咸安區溫泉希望橋社區兩位女士到咸運集團小區法輪功學員鄭榮珍家去騷擾。他們先在門外拍照,撕毀了第一個大門上的對聯。鄭榮珍買菜回家碰到這夥人。陳迪堅當天穿了警服,拿出證件在鄭榮珍面前晃了晃,逼迫她打開大門,陳迪堅威脅要抄家,還打電話叫人和車快來。社區一女人也打電話說問題大,要派車來。他們搶走了幾本大法書。鄭榮珍是位快七十歲的老太太,告訴這夥人不要跟隨江魔頭走,不要步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等人的後塵。她家人也叫這夥人快走,不要騷擾別人的正常生活。這夥人灰溜溜地走了。

◇2017年9月21日下午三點,溫泉岔路口派出所胡所長、警察畢明雲及六一零鎮姓三人到咸寧市農科院找單位的法輪功學員易丹、朱望生、王昌菊、曾愛雲(由丈夫陳大炎帶去的,陳大炎沒學法輪功),談話,照相,問家庭住址。胡所長說,現在國保換了人,很多人不認識,來認識一下。1999年迫害法輪功前,溫泉大約二千人學法輪功,現在統計一下,看還有多少人煉法輪功?單位的黃海紅補充說,你要想除名,就到社區開證明,寫「保證書」、「悔過書」。劉安民副院長說,現在要開十九大了,要維穩。「維穩辦」主任盧小燕積極配合六一零多次參與迫害單位的法輪功學員。咸寧市農科院現在沒有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屬於綜合治理達標單位。為此,當局給單位掛牌,給職工多發兩個月的工資,企圖用金錢收買人心,挑起職工對法輪功的仇恨。

◇2018年3月14日下午三點多,黃秋珍的大門被一夥人非法撬開,綁架了在家中的法輪功學員黃秋珍。當時黃秋珍一人獨住,兒子兒媳在外打工。這夥人開了一輛麵包車、兩輛警車,有的是岔路口派出所的,有的是溫泉國保大隊的;有穿警服的,有穿便衣的,有拿攝像機的,把黃秋珍的家裏搞得亂七八糟,大法書籍、電腦、手機等物品包括全部被搶走。黃秋珍被非法關押在咸寧市咸安區看守所。當時已經被非法關押了十個月了。2019年9月被非法判刑四年。請參見明慧網文章《2015年湖北省咸寧市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概述》、《2016年湖北省咸寧市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概述》、《2017年湖北省咸寧市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概述》、《2018年湖北省咸寧市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概述》及《2019年湖北省咸寧市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概述》。

5、2020年1月8日至今,肖志堅所在岔路口派出所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部份事實

◇2020年8月21日上午,八個老太太在龔景枝(女,70多歲)家中學法。泉塘社區鄭主任、岔路口派出所未穿警服的張所長,還有領路的地質隊政工科鄧主任和地質隊物業的王瑞明(女)一夥人闖入家中,龔景枝被綁架到岔路口派出所。當天晚上十點,被她的女兒接回家。

◇2020年8月21日上午,鄒注嬌(女,70多歲)得知龔景枝被綁架的消息後,就立即打電話給龔景枝,問她在哪裏。得知龔景枝在岔路口派出所,鄒注嬌立即趕到派出所。派出所警察就把鄒注嬌非法扣留,不准離開,並非法沒收了她的居民身份證。當天晚上十點多,被她的女兒接回家。

◇2020年,中共邪黨政法委、法學會、「六一零」統一部署,安排社區書記、主任、網格管理員、片警、鄉村安保主任等一群人,三番五次到法輪功學員家,在全國範圍開展對所有法輪功學員的所謂」清零行動」,要求法輪功學員在所謂的「反×教協議」(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書上簽字,說甚麼不簽字會影響孩子、家人等等,有的還以養老金停發相威脅,還對法輪功學員或家人暗中照相,搞所謂的大數據庫,然後根據數據庫使用特務手段跟蹤、監視法輪功學員。

岔路口派出所所在轄區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有李學平(被非法闖入家中)、鄭榮珍(非法給她丈夫打電話騷擾)、方錦紅(被非法打電話)、梁瑩(被非法打電話)、張軍(被非法闖入家中)、董月桂(被非法闖入商店裏)、陳元新(被敲門騷擾)、楊小華(二次,被非法闖入家裏、被非法闖入商店裏)、龍忠良(被非法敲門、威脅)、張桂蘭(被非法闖入家中)、蔡慧蘭(被非法闖入家中,被非法照相)、龐新明(二次,被逼迫簽字)、丘曉春(被非法闖入家中)、任惠芳(二次)、陶席珍(二次)。

◇2021年8月23日上午,地質隊龔景枝婆婆不在家。咸寧市公安局陳警察一夥八個人在地質隊保衛科陳定紅的帶領下,找到了地質隊龔婆婆的女兒,當時她正在地質隊大院裏掃地。他們讓龔婆婆的女兒把他們帶到龔婆婆家去,不帶的話,就停止她的工作。到了門口之後,他們準備撬門,龔婆婆的女兒說,我有鑰匙。進去後,他們直接就把電視接收鍋拿走了,然後又把龔婆婆的抽屜撬開,拿走了龔婆婆學煉法輪功的全部經書,就走了。下午又來了兩個警察,這次龔婆婆在家,龔婆婆說,把你們的名字和警號報給我。那兩個人連忙說;「別、別,我們只是奉命行事,不要把我們上明慧網惡人榜。」後來又來了兩次,他們是在收集所謂的證據,企圖迫害法輪功學員劉海泉。

◇2021年6月23日上午九點多,咸寧市溫泉法輪功學員楊小華在店鋪裏上班的時候,被兩個人騷擾,一個用手機照相,一個跟楊小華說話,問她還煉不煉法輪功?如果不煉,以後就不來了,就清零了。楊小華回答說煉。楊小華就給他們講真相,勸他們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

◇2021年7月7日下午五點多鐘,溫泉社區網絡員汪恆熙(18702719792)上門騷擾住在兒子家的郝玉芳,說看看在不在家?在家就好,還要照相,被拒。社區主任汪露葉(15872003262)幾次打電話,詢問在不在家,給郝玉芳家人帶來極大壓力。

◇2021年4月13日,溫泉岔路口搬運工劉海泉(男,四十多歲)被一夥不知身份的人綁架。原因是法輪功學員曹素娥存有小劉的電話,電話本被警察非法抄走,警察根據這個電話實施了這次綁架。後來多方打聽,才知道劉海泉被非法秘密關押在咸安區貓耳山舊看守所。四月二十六日,得知了新唐人電視的鍋是劉海全安裝的,有六個警察到處非法搜查新唐人電視。此六人中,一人姓石,叫石凌,是國保的;一人姓施;一人姓周,說是市局的,另三人不知姓名。劉海泉後被轉為刑事拘留。

◇2021年4月13日中午,溫泉區法輪功學員楊小華(女,六十多歲)接到陌生人的電話,問她:「是不是楊小華?在不在家?」楊小華幫助兒子兒媳經營副食店。這一騷擾,弄得楊小華的兒子兒媳都不能安心,嚴重干擾了他們的正常生活。

◇2021年4月13日下午兩點多,家住溫泉大商城附近的龔祿福(男,八十多歲)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非法闖入家中,到處翻看,搶走大法書,還被逼迫按手印。龔祿福就慈悲對這夥人講真相,拒絕配合,雙方僵持兩個多小時,龔祿福被逼無奈簽字,留下污點。

中共自篡權以來,血雨腥風,運動不斷,殺地主、殺資本家、殺中共自己隊伍中還有良知的人、殺知識分子、殺學生,殺的都是精英,中國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家庭遭受迫害,傳統的儒釋道文化、珍貴的歷史文物都被毀掉,空氣、水等自然環境被毀壞,現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把人們心中的道德、是非徹底破壞、顛倒,假、惡、鬥橫行中華大地。所有中國人都是這場無理迫害的受害者。

歷史上,大規模實施迫害信仰,往往給人類帶來沒頂之災。例如古羅馬,羅馬皇帝尼祿對基督徒的迫害非常慘烈,遭到了可怕的後果,先後四次大瘟疫降臨羅馬。現在中共的邪惡迫害招來了肆虐全球的大瘟疫。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而至今不悔改的人,不要抱著僥倖心理。要非常清楚的知道:滿天都是眼睛,在密切的看著每個人的一舉一動、一思一念,任何人的惡行都有記載,時間一到就清算,一個都逃不了。這些已經遭惡報被法律所治的派出所所長,坐牢只是惡報的開始,人間的惡報完成了,還有地獄之災,那是非常痛苦的懲罰。

本文曝光這些,不是幸災樂禍,而是為了警醒世人,希望更多的人能平安渡過劫難。真心希望那些良知尚存的人,抓緊時間冷靜想一想,看清中共惡黨的魔鬼毀人的面目,擺脫中共魔教的精神控制,為自己的生命選擇一個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