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赤峰市國保劉彩軍作惡多端遭惡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內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公安局國保大隊大隊長劉彩軍,男,五十三歲,翁牛特旗廣德公鎮人。劉彩軍現已身患癌症,這是他長期以來拼命參與迫害法輪功招來的天譴。在此曝光其惡行,以警示那些仍在死不改悔的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那些人。

由於中共邪黨的封鎖,劉彩軍具體甚麼時間調入公安國保大隊不得而知,從二零零七年開始,知情人員不斷揭露劉彩軍的惡行,樁樁案例,個個觸目驚心。從詳實的案例中推斷分析,劉彩軍直接參與抓捕迫害法輪功學員,至少有十五年的時間,期間他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實施酷刑摧殘、入室搶劫、經濟勒索等卑鄙低劣的手段,致使眾多家庭飽嘗身心迫害。

十五年來,深受劉彩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不計劉彩軍的殘忍,多次勸善,讓他停止迫害,為自己選擇未來。劉彩軍置若罔聞,緊隨中共邪黨在通往地獄之路上狂奔,造下了滔天的罪惡,不但欠下多個人命,還明目張膽的公開威逼高豔春等法輪功學員拿出巨大數額的錢財以換取自由,加之入室搶劫的錢財,目前無從詳細統計其搶佔的財物數額。以下舉幾例迫害事實。

一、五人遭綁架四家庭破碎 楊桂芝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凌晨,元寶山區任素英在翁牛特旗烏丹鎮新華街,被翁牛特旗三名惡警綁架。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楊桂芝、楊桂華姐妹與於樹林、任素香夫婦四人,去翁牛特旗營救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任素英。楊桂芝四人被翁牛特旗警察劉彩軍等人綁架,楊桂芝被非法判刑四年半,被劫持到內蒙古女子監獄迫害,楊桂芝曾在監獄被下達了病危通知,後來出獄後離世。

劉彩軍親手製造的這起先後五人被綁架的冤案中,任素英的姐姐任素香、姐夫於樹林夫婦都被非法勞教,任素英被非法判刑五年。楊桂芝被非法判四年半,楊桂芝的妹妹被非法勞教兩年。楊桂芝原是赤峰市元寶山區五家中學校長,她為人正直、善良,是德才兼備的好教師。

好端端的四個家庭被劉彩軍活活拆散,導致一人被迫害致死。連帶這四個家庭的老人、子女、以及親朋都承受了難以言表的痛苦。

二、杜德蘭遭三次綁架 驚惶度日含冤離世

法輪功學員杜德蘭被劉彩軍反覆騷擾、綁架關押,長期處在高壓恐怖中。杜德蘭被劉彩軍綁架三次後,一直處於被迫害的陰影中,再加上劉彩軍經常去杜德蘭家裏騷擾、非法抄家,給杜德蘭及家人造成了極大的傷害,無法在正常的環境中生活,二零一五年六月份杜德蘭突然發病,含冤離世。

家人還處在生死別離的劇痛中,在這種情形下,已失去人性的劉彩軍,在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帶著手下共有三人,拿著錄像機再次到法輪功學員杜德蘭家中騷擾,給杜德蘭的家人造成極大的傷害。

三、李桂榮、李榮蘭母女遭迫害

李桂榮是一位七十歲的農家老太太,家住赤峰市翁牛特旗五分地鎮,為人善良、純樸。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五日,老太太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綁架。在劉彩軍的陷害下,李桂榮於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八日,被赤峰市翁牛特旗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八年三月把老太太送到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女子監獄迫害。李桂榮在監獄遭受了很多苦難,出獄後仍然遭受監視等,最後已不能下床。

李桂榮的女兒李榮蘭,曾多次被翁旗公安綁架、勞教,在勞教所被酷刑迫害。這幾年,被迫害得離婚,李榮蘭租房與母親李桂榮,娘倆相依為命。但是,翁牛特旗公安邪惡警察到處追找,圖謀加害。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在劉彩軍的操控下,翁牛特旗公安警察,不敢用警車,而是用摘掉牌子的普通汽車開到李榮蘭在赤峰市紅山區租住的平房,強行叫開門,因李榮蘭不在家,就逼李榮蘭不能說話的母親、還有來看望姥姥的兒媳說出李榮蘭到哪裏去了。

四、遭威逼恐嚇 於佔華被迫流離失所案例

於佔華是赤峰市巴林左旗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二日被劉彩軍等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51天,遭刑訊逼供,生命出現危機狀況。回家後,身體未恢復,仍被翁牛特旗國保大隊長劉彩軍騷擾,於佔華被迫離家出走。

以劉彩軍、邢曉民為首的警察和小薩(蒙族女)還有另一個小警察,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在翁牛特旗看守所逼供誘供,非法審訊於佔華一上午。二零一九年五月七日,在翁牛特旗公安局警察非法審訊於佔華一天,逼供誘供共八個多小時。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在翁牛特旗公安局,警察又非法審訊於佔華,逼供誘供一天共八個多小時。

當時,於佔華被非法關押51天,屢次被逼供誘供,被迫害成心臟病和多種疾病,在律師和家人的交涉下,於佔華才被釋放回家。

在於佔華身體沒有恢復的情況下,劉彩軍繼續給於佔華的丈夫打電話,讓於佔華辦理所謂的程序,企圖繼續迫害於佔華。於佔華不配合他們,被迫流離失所。警察就向她丈夫逼供,讓於佔華丈夫說出於佔華在哪裏,在他們逼供誘供沒達到目的的情況下,不擇手段的把於佔華在網上非法通緝,叫囂懸賞一萬元,企圖繼續迫害於佔華。

於佔華被綁架後,她的丈夫、子女都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一雙兒女的精神幾乎崩潰。劉彩軍等給於佔華的家庭製造的災難,有形無形的加起來,損失巨大。

五、多人遭非法敲詐勒索

翁牛特旗廣德公鎮法輪功學員高豔春,二零零九年十月四日被綁架後,劉彩軍等向她索要1萬元,最終交了8千元才被放回。之前敲詐程春英、劉延峰各3千元,當年的國殤日前夕程春英、劉延峰二人又遭非法抓捕,劉彩軍又向程春英敲詐3萬元,否則就以判刑相威脅。程春英家境十分艱難,她是家裏頂樑柱,還有一雙目失明的丈夫,程春英的女兒十幾歲就開始打工以微薄的收入養家糊口。劉彩軍一邊綁架迫害著好人,一邊又高額敲詐勒索,把善良人的家人也逼入絕境。

六、幼小的孩子被嚴重驚嚇

二零一零年八月初的一個傍晚,劉彩軍又帶領五、六個警察闖到法輪功學員蓋雲智家,當時只有她十幾歲的小女兒在家,孩子不給開門。劉彩軍等謊稱收自來水費的,把門騙開,進了門就翻箱倒櫃,把孩子嚇壞了,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事後蓋雲智的小女兒經常做噩夢,這種惡行給孩子造成的心靈上的創傷永遠也彌合不了。

七、酷刑摧殘案例

1、王學軍遭受六、七天的酷刑折磨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一日中午,赤峰市翁牛特旗法輪功學員王學軍,被赤峰市翁牛特旗公安局國保大隊劉彩軍帶領手下秘密綁架,隨後王學軍遭受六、七天的酷刑折磨,王學軍的慘叫聲在公安局門口都可聽到。

2、任素英被電夾子夾住手指尖、卡住大動脈……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凌晨,任素英在翁牛特旗烏丹鎮新華街,被翁牛特旗三名惡警綁架,遭到劉彩軍等惡警的毒打折磨,以致昏死過去。任素英為了堅持自己的信仰絕食抗議,遭到野蠻的灌食迫害,甚至生命垂危。

當時,劉彩軍、李顯儒、楊鳳林、張瑞東等幾人把任素英銬在鐵椅子上逼供,開始毒打,打完後劉彩軍把任素英兩手給背銬上,用電夾子夾住任素英手指尖,然後卡住大動脈,當時任素英就昏死過去了。

任素英醒來後發現雙手已經被解開。見她活過來,劉彩軍又開始打她,左手抓住頭髮右手打嘴巴子,用拳頭打臉。張瑞東把她從鐵椅子上拽下來,推到屋子一角,用衣服把她的頭包住,踢開兩腿劈開到極限,然後用手打臉。又用鞋子打嘴巴子,打完後拽回到鐵椅子上又銬上。任素英的兩腿成了黑紫色。張瑞東用他的腳踩任素英的腳背,捻的沒有了知覺。楊鳳林用竹掃帚枝紮任素英的耳朵眼,用不乾膠粘臉,韓偉用水往任素英的臉上潑。

劉彩軍等把任素英送到看守所時,任素英的腿腫得變了形,嘴裏和兩腮的肉都被打爛了,四天後才能吃飯;惡警再次提審時又折磨了她長達十九個小時。

第三次非法提審任素英是在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上午8點左右,劉彩軍等從看守所把任素英拉到公安局,劉彩軍用拳頭打任素英的太陽穴、打頭部、端下頜、往後背脖子、撅脖子骨等惡毒手段,折磨任素英一天,晚上七點多把任素英送回看守所。到看守所後任素英的頭和脖子都腫起來了,不能進食,這次迫害全是內傷,喉骨疼痛很長時間。

任素英的姐姐任素香、姐夫於樹林還有元寶山區民族中學教師楊桂芝、楊桂華姐妹,不忍善良的任素英被迫害,於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去翁牛特旗公安局找到國保大隊劉彩軍,要求無罪釋放被非法關押的任素英。劉彩軍從攝像頭見來了四個人,不由分說就綁架了這四位法輪功學員。任素英知道後,心裏很難過,四天沒吃飯,第五天他們把任素英拉到醫院插胃管,進行灌食迫害。他們給任素英插胃管打進很濃的鹽水,回到看守所後又給她戴上腳鐐子,當晚任素英吐了一夜的胃粘膜和血沫子。

法輪功學員多次勸善而無果,在看到劉彩軍繼續行惡時,有人就斷言:劉彩軍的手上沾滿了善良人的鮮血,如果還不醒悟必遭天譴。如今,劉彩軍開始將要無休止的償還其造下的無邊罪惡。願那些還在參與迫害的人,趕快清醒吧,不要等到惡報臨頭,到那時悔過亦已晚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