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邯鄲市市委書記高宏志遭惡報落馬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據二零二零年九月二日消息,河北省邯鄲市委書記高宏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投案自首,目前正接受調查。

高宏志,男,一九六七年十月生,河北正定人,一九九零年入邪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起,歷任共青團河北省委副書記、共青團河北省委黨組書記、衡水市委副書記、衡水市政府市長、衡水市委黨組書記。二零一二年二月,任邯鄲市委副書記、市政府市長,二零一三年二月任邯鄲市委書記。

高宏志任邯鄲市委書記、副書記八年間,冤情遍地,他為撈取政治資本,明知法輪功學員信仰真善忍都是好人的情況下,仍違背法律與良知,執行著江氏流氓集團迫害的血腥指令,調動邯鄲的全社會所有資源,不遺餘力地抹黑法輪功,指揮下轄公安、司法把「掃黃打非」、「敲門行動」、「掃黑除惡」目標鎖定在打壓迫害法輪功學員上,用騷擾、抓捕、判刑法輪功學員,向邪黨表忠心,造成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致傷、致殘、致死、致精神失常、致家破人亡……使眾多家庭蒙冤蒙難。作為邯鄲市邪黨頭把交椅的高宏志難逃罪責。

二零一七年十月,邯鄲市委操控市教育局下發通知,要求邯鄲市下屬各區縣學校,以所謂的「愛黨愛國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和「致學生家長一封信」等形式,誣陷、誹謗法輪功。還脅迫學生及家長在信上簽名,對家長沒簽字的學生,班主任隨意訓責,懲罰學生放學不讓回家。

邯鄲市復興區文教體局積極配合復興區委防範辦(610),欺騙學生,強迫復興區文教體局轄內所有學生、教師及家長簽字,強迫學生觀看中共邪黨誹謗法輪大法的視頻,文教體局積極執行邯鄲市委旨意,將欺騙學生及家長教師的惡行(班會、簽字照片、微信傳播的一封信、手抄報等)發布到邪黨復興區政府網站,對外宣傳「成績」。

還有武安市教育局、峰峰礦區文教局、復興區文教體局要求學生家長必須關注邪教網絡微信公眾號--「中國反邪教網」(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簽名毒害學生。這也是邯鄲市委書記高宏志的一大政績。

高宏志在任邯鄲市委書記期間,法輪功學員吳瑞祥被虐死。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晚上八點左右,河北蠡縣公安局、城關派出所和610的十幾個人綁架了正在南關村家中的吳瑞祥,還搜走了他身上的八十多元錢;隨後,八、九個人又非法抄了他的家。一天後,吳瑞祥被劫持到河北邯鄲勞教所。

'吳瑞祥遺照'
吳瑞祥遺照

吳瑞祥被非法關押在邯鄲勞教所二大隊,勞教所為達到百分之百的「轉化率」,專門成立了「專管隊」,公開明確要求:「限定轉化時間,無論採取甚麼方法,必須達到百分之百的轉化率。」新任所長段增輝(段增輝前任所長張秀平)收用所外地痞流氓──高飛(摧殘吳瑞祥的兇手),無限度的任意摧殘法輪功學員。高飛公開叫囂:「部隊就是殺人的,勞教所就是打人的!」「你轉化也得轉化!不轉化也得轉化!你不轉化,就把勞教所裏所有的刑具──老虎凳、上繩、開飛機等等,都給你來一遍,看你轉化不轉化!」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繩」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繩」

吳瑞祥抵制所謂的「轉化」(轉化就是轉壞),被關在了「專管隊」,是勞教所惡警們重點迫害的對像。為了強制「轉化」,惡警高飛等指使犯人輪流看著他,罰站、體罰,一天24個小時不讓他睡覺,強迫他保持身體正直的坐在低矮的塑料小板凳上,侮辱他,謾罵他,恐嚇他,強行給他洗腦。惡警們長時間不讓他洗澡、不讓換衣服,阻止家人探視。

惡警還拿冒著火光的電棍威脅吳瑞祥,讓他寫「悔過書」,他不寫,惡警們就寫好了強迫他按手印。吳瑞祥不配合惡人,惡警們就把他按倒在地上,一個惡警還把他的手按在電插座上電他。

吳瑞祥被打針、吃藥十幾天,結果身體越來越糟糕。然後勞教所就一天打好幾次電話催促家人趕緊去接人。到底勞教所讓他吃的是甚麼不明藥物,打的是甚麼針,至今不清楚。 吳瑞祥回家後不久,於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含冤離世,時年才五十多歲。

高宏志任邯鄲市委書記期間,被法院誣判的法輪功學員部份名單;
羅金玉,女,二零一六年一月,被非法判刑1年半,並遭罰金
萬梅花,女,二零一六年一月,被非法判刑1年半,並遭罰金。
王英如,女,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六日被綁架,後被判刑一年半,並遭罰金。
王志武,男,二零一四年十月,被非法判刑3年。
李慧雲,女,二零一三年九月,被非法判刑,刑期不詳。
宋洪水,男,二零一三年九月,被非法判刑,刑期不詳。
武海明,男,二零一六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3年。
岳社國,男,二零一七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1年。
仝瑞卿,男,二零一二年五月,被非法判刑7年。
宋巧社,女,二零一五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3年半。
宋振海,男,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五日,被非法判刑3年。
王愛英,女,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判刑3年。
王洪亮,男,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判刑3年。
申有亮,男,二零一六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3年,並遭罰金。
李水廷,男,二零一五年九月份,被秘密開庭判3年。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二零一九年,邯鄲市遭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66人、115人次,其中,34人次被綁架,三人遭非法起訴,六人被非法批捕,18人被非法行政拘留或刑事拘留;12人次遭非法抄家;至少40人次被騷擾、或綁架未遂;一人被迫流離失所;一人失蹤。

截至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邯鄲地區十九年間的迫害數據: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至少2787人次,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106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至少88人次,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402人次。

而在其十九年間的迫害中,高宏志任邯鄲一、二把手的時間長達八年之久,佔迫害時間近二分之一,數據雖不全面,但已觸目驚心。作為邯鄲一把手書記的高宏志難辭其咎。

中共江澤民集團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顛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惡,敗壞了社會道德,同時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給中國社會帶來了無法估量的損失。

高宏志在聽黨話、跟黨走、黨叫幹啥就幹啥的絕路上,一路向地獄狂奔,不但被他所效忠的「黨媽」政治清洗,地獄延綿不斷的不盡懲罰還在等候著他。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