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鞍山市檢察院副檢察長王殿軍被逮捕調查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繼遼寧鞍山市檢察院原中共黨組副書記、常務副檢察長劉新和鞍山市鐵西區檢察院檢察長江明海落馬後,據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鞍山消息,鞍山市另一名高官檢察院副檢察長王殿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抓捕審查。

隨著全國紀檢組對公、檢、法、司機構人員的大清洗,越來越多的高官隨之落馬,表面看似貪腐所致,其實也大都是因為迫害法輪功遭了報應。現在鞍山市大大小小官員紛紛落馬,或成階下囚,看似偶然,實為必然!

2007年12月19日,王殿軍被任命為鞍山市鐵西區檢察院檢察長一職。王殿軍作為鞍山市鐵西區檢察院檢察長聽命於鞍山市政法委、六一零非法組織的擺布,與鞍山市鐵西區公安局國保大隊相勾結,以莫須有的罪名構陷起訴多起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案件,並把他們起訴到鞍山市鐵西區法院非法庭審判刑定罪。

王殿軍擔任鐵西區檢察院檢察長第一年間,也就是2008年,其中有兩人被起訴後非法判刑,送去監獄迫害,因為迫害十分嚴重,最終死亡。

案例一:鞍山市七十九歲的法輪功學員楊鎖林女士,遭三年勞教、七年冤獄,直到離世前,中共司法人員還在騷擾、恐嚇這位年近八旬的老太太。

楊鎖林女士是鞍山市風機廠的一位領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江魔頭團夥瘋狂打壓法輪功,她去北京上訪為大法說句真話,卻被警察綁架,送回鞍山,被鞍山看守所一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楊鎖林女士還曾經被非法勞教三年,非法拘禁在鞍山教養院遭受迫害。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六日,鞍山市鐵西區永樂派出所警察綁架了楊鎖林女士,並非法抄家。非法抄走的真相小冊子、光盤和耗材設備,被鞍山市鐵西區檢察院定為犯罪的依據被誣陷起訴到鞍山市鐵西區法院,冤判七年,後送去遼寧女子監獄迫害。

楊鎖林被送往遼寧女監時已經七十三歲了,在遼寧女監二監區受盡非人折磨。半個月不讓睡覺,強行灌輸污衊大法的言論暴力洗腦,基本不給飯吃,當時天氣已經很冷了,只讓她穿一件單衣服,獄警讓犯人包夾看守,白天洗腦,晚上罰站,不讓睡覺、經常打罵,不讓說話。七十多歲的老人被折磨六年,到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三日送回家時腰以下都沒知覺了,大小便全然不知,翻身甚麼都不會。就是這樣鞍山六一零還沒放過她,有個司法所人員每個星期都打騷擾電話,恐嚇楊鎖林的女兒、兒子,不讓楊鎖林接觸煉法輪功的。最後楊鎖林於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

案例二:海城市法輪功學員吳博,年僅四十歲的他,於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含冤離世。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七日下午二點多鐘,吳博和他姐姐在家中被鞍山市鐵西分局警察綁架,警察非法沒收了他姐姐的私家車和房產,並在她姐家門外安裝了監視器。吳博被鞍山市鐵西區檢察院非法起訴到鞍山市鐵西區法院,冤判八年,後被非法關押在大連監獄二監區一中隊,因他不放棄信仰,拒不轉化,被迫害的十分嚴重。起初監獄警察採用全體犯人責任制的方法,挑起他人對法輪功學員的仇恨,如果不放棄信仰他們將一起被罰,後來所有犯人向他身上吐口水,欺辱他,每天罰站三小時,在吳博多次向他們提出抗議無效後進行絕食抗議,惡警把他二十四小時綁在床上,用野蠻灌食的方法進行迫害。近一米八的個子,三十多歲,瘦到六、七十斤。迫害吳博的二監區一中隊的惡警馬洪池唆使犯人開批鬥會迫害吳博。由於長時間的迫害,內臟各器官、身體機能已經衰竭,因長期被綁在床上,腿部受到嚴重的創傷。

吳博出獄後走路一顛一顛的,還會經常出現尿失禁的現象,後來出現嚴重的病業狀態,在家人的陪同下來到醫院治療,換了幾家醫院,最後醫治無效,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含冤離世。

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就在中共暴政下冤死了,那些在暴政下充當打手的警察、檢察官、法官們,此時的你們又作何感想呢?內疚、麻木、還是無動於衷呢?王殿軍雖然升職到了鞍山市檢察院副檢察長,但是別忘了「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報,時刻未到」這句老話。王殿軍今天成為階下囚也是他咎由自取所致。

由於中共謊言塗抹,顛倒是非善惡,使眾多官員和公檢法司人員在無知中助紂為虐,對好人犯罪,天理不容!善惡有報是宇宙運行的法則,因果報應,如影隨形。那些積極參與迫害的黨羽,惡報已然現前。無論首惡或幫兇,都逃不過人間法律、道德法庭的審判,更逃不過老天的懲罰!

身為公檢法人員,如果上司命令你參與迫害,「槍口抬高一釐米」是人類面對惡政時的抵抗與良知的自救,也是明哲保身的智慧寶典。正義終將戰勝邪惡。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