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靈武市張蘭芳生前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寧夏報導)寧夏靈武市法輪功學員張蘭芳女士因堅持信仰「真、善、忍」,被非法判刑、洗腦迫害,多年遭騷擾,2017年張蘭芳出現乳腺癌,經過幾年醫治無效,於2020年6月27日離世,終年六十五歲。張蘭芳家的多名親人也因修煉法輪功遭迫害。

張蘭芳原來是靈武市家具廠的工人,以前患有氣管炎、肺氣腫、頭痛、頭暈、而且經常肚子疼,肺氣腫每年犯幾次,生完孩子後又得了胸椎結核。多種疾病把她折磨的痛不欲生。因為身體不好脾氣也不好,遇到矛盾不能忍讓,對人生茫然。2000年8月喜得大法,修煉後以「真、善、忍」為標準做好人,道德提升,各種頑疾不知不覺痊癒。人也變的平和、善良了,能夠寬容別人,做事能夠考慮到對別人有沒有傷害。

由於修煉法輪功,張蘭芳女士曾被綁架關押、非法拘禁在洗腦班、非法判刑一年半,多年中持續遭騷擾迫害。以下是張蘭芳2015年在訴江狀中自述的遭受迫害的經歷:

1、無辜被綁架關押

2004年1月的一天,我在菜市場碰上法輪功學員鈔志明(已被迫害致死)就聊了幾句。在我們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靈武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長楊永峰帶著一幫警察突然衝出來,給我倆戴上手銬,把我連拉帶拽地弄上了警車,送到公安局。隨後楊永峰、楊勇強、梁紀紅等人審問我:你丈夫叫甚麼名、家庭住址、你是怎麼煉上法輪功的?隨後就把我丈夫叫到公安局,煽動蠱惑我丈夫仇恨我和大法。審問到晚上11點半,1月14日把我劫持到銀川看守所,隨後到我家拍照抄家,把我的大法書籍、煉功帶等東西全部強行抄走。在這期間,丈夫和兒子一直向他們要人,半個月後我辦了取保候審回家了。

2、遭勒索、非法拘禁洗腦班一個月

當年大年三十的時候,楊永峰來我家勒索兩千元。那時我們夫妻都下崗(失業)了、非常拮据,逼得我丈夫去老公爹家、親戚家借錢給了他,他(楊永峰)拿走了兩千元後還不斷到家騷擾。2004年3月份,楊永峰、楊勇強、梁紀紅把我傳到公安局,又騙我到銀川洗腦班非法拘禁了一個月,強行逼我轉化。洗腦班整天放污衊大法的光盤和書籍,警察輪番逼我寫轉化書、讓我揭批師父和大法。我說我不會寫,楊勇強就幫我寫,然後逼我簽字。在強大的壓力和怕心驅使下,我違心的簽了字,幹了讓我悔恨終生的事。後來我發了嚴正聲明:在殘酷迫害下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律作廢。從那以後,靈武市公安局、「610」和派出所人員不斷地來我家騷擾。

3、被非法判刑、關押、幹奴工

2005年9月份,我去固原老家照顧母親。就在這期間,楊永峰等一幫人天天騷擾我丈夫。我丈夫無奈叫回了我。我回家後被傳喚到檢察院簽字,後來又把我構陷到法院。

2005年12月16日上午,靈武市法院對我非法開庭。當庭法官讓我罵師父、罵大法、罵煉功人。我不罵,我給他們講我受益的事實,他們就誹謗污衊大法和師父。我說:我師父沒有那樣說。他們說:你還敢叫師父?此後我被非法判刑一年半,關押到了寧夏女子監獄。在女子監獄我被迫幹奴工加班加點做服裝,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

4、多年一直被騷擾

從監獄回家後,靈武市國保大隊、「610」、北郊社區居委會的人一直不停地到家或打電話騷擾我,給家人施加壓力。

2009年10月份,我家從糧食局家屬院搬到了新小區,國保大隊、「610」的劉希剛等三人聞訊後,又到我家,說讓我到洗腦班,不去就要寫「保證」、簽字。我丈夫發火了,責問他們:給你們寫甚麼?不寫,你們還騙她轉化?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她在監獄都沒有轉化,還騙她去轉化可能嗎?他們的詭計沒有得逞就灰溜溜的走人了。

因為國保、「610」人員多年的騷擾施壓,張蘭芳的丈夫承受到了極限,嚴厲地看管張蘭芳,不許她與修煉法輪功的任何親友接觸。

張蘭芳姊妹四家七個修煉人,遭受了綁架關押、抄家、勞教、判刑、騷擾等方式的迫害,其中:張蘭芳的大姐夫徐耀珍、二姐夫瞿柏春(後來放棄了修煉)、二姐張淑芳含冤離世;大姐張玉芳遭寧夏女子勞教所迫害致殘,至今不能自理;妹妹張利芳被非法勞教三次共五年,2019年9月再次被綁架關押在固原市看守所至今;外甥女徐燕被非法判刑三年。2019年下半年,固原市公安國保人員到處搜捕張利芳時,曾到張蘭芳、張玉芳、徐燕家搜查。

張蘭芳本人和多名親人屢遭迫害,其中三名親人離世,致使她身心俱傷,2017年下半年,張蘭芳罹患乳腺癌,在寧夏人民醫院做了切除手術,此後幾年中做了幾個周期的化療治療。就在她身患絕症,痛苦欲絕的幾年中,靈武市公安國保的警察、居委會人員依然每年幾次騷擾她。2019年下半年的一天,警察突然闖入她家搜查,說是看看張利芳(張蘭芳的妹妹)是不是藏在她家,沒找到人才離開。

2020年6月27日,張蘭芳含冤離世。此前,2020年春季,警察還騷擾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