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孫倆闖過了病業關


發表時間: 2020年06月30日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我的外孫女今年六歲,上幼兒園。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五日起床後,她說她冷,喉嚨疼,脖子右邊腫大。下午她是要去上學,我就把她送到了藝術幼兒園。

放學時,老師說:「小蕊今天發燒了,體溫39度,喝了兩杯水就好了。」

第二天外孫女的脖子腫的比前一天大了,她還要去上學。到學校後老師讓我帶她去醫院檢查一下,開個證明,能上學再來。回到家,小蕊就渾身發冷,很難受的樣子,眼睛發紅,腳、手都是冰涼,尿液是紅色,口、鼻流血,症狀蠻嚴重。當時我就想:「沒事,有師在、有法在,要百分之百信師信法。」

小蕊是大法小弟子,她四歲就學法了,能背二十多首《洪吟》中的詩詞,也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說:「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1]。就這樣我沒有給她吃藥,沒帶她去醫院,就讓她先在家呆著。這時她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不吃、不喝,眼睛紅的厲害,嘴唇呈紫紅色。她姥爺不修煉,就說:「吃藥吧!」舅媽說:「貼膏藥吧!」她卻說:「我才不吃藥呢!」「我才不貼膏藥呢!」

我和她堅持發正念,讀《洪吟》、聽師父講法。

就這樣,持續了一個星期,她的脖子消腫了,眼睛還有點紅,尿液呈淡紅色。星期六上午還難受的一直想哭,下午五點鐘就好些了,喝了小米粥,連喝三小碗。謝謝師父,給小弟子淨化了身體,消了業,她的身體完全好了。過了一個大關呀!

小蕊好了,緊接著,我出了狀況。農曆十一月二十六日晚上九點鐘接了一個電話說老家那邊二伯家的哥哥死了,叫我們趕快去。我在屋裏站著,半邊身子不能動彈了!這來的很突然,當時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請師父救我。」老伴把我扶到床上躺下,我開始噁心、嘔吐,房子在轉、床也在轉。我就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想,我已經修煉二十多年了,這不是真的,是假的,清除它!我一使勁坐了起來,堅持發著正念,讀《轉法輪》。

第二天,正好是冬至,按民間習俗這天要吃餃子。我想起床去包餃子,可是腿不會走了。我哭了,女兒(同修)也哭了。我跪到師父法像前,對師父說:「弟子身體出現這個狀況,一定是我心性有漏,今後我要彌補過失,認真做好三件事,多講真相,多救人。」正巧,這時我兒子和老伴都不在家,他們回老家的二伯家辦喪事去了,要不就麻煩了……

我手扶著牆來回走動,手不聽使喚了,樣子很不好看。女兒實在沒辦法了,說:「媽呀,你一下子撒手不管了,我還真的接受不了。」就給同修打電話說:「阿姨,求你發正念幫幫我媽吧,我媽身體不得勁,半邊身子不能動了。」

沒想到很快就來了三位同修。我們一起發正念。發了半個小時,能量場很大。我很感動,感覺身體輕了許多,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感謝同修!把同修送走以後,我的腿就能下地走了。還是整體力量大!

第三天是學法日,腿腳還是不靈活,女婿送我去了學法點。我心裏說:「不叫我走,我就走,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就來回走動。

第二次集體學法是老伴送我去學法點的。告訴他學完法來接我。可是學法結束了一會他還沒來,我就自己往回走吧。可走得很艱難,腳下像踩著棉花似的,隨時都可能跌倒。心裏背著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一步一步往前挪,又背了師父《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的一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

當慢慢的走到半路時,老伴來了,「叫你早來你怎麼才來!?」他說:「我不來你不也能走嗎?下回你自己走著來。」他這話提醒了我,是師父借他的嘴說的吧!好,下回我就自己來。下次我就能自己騎著電動車去學法,學法一次也沒有耽誤過。開始還不能往外挪車,是女兒給推出來的。來到學法點,同修幫我把車推到院子裏,走時幫我推出去。後來同修給我把大門全打開,這樣我就直接騎車進去了。同修們都太好了,都關心著我,謝謝同修!就這樣,我闖過了一大關。

以前,我心直口快,做事急躁,親情太重,遇事不能忍,有嫉妒心,怨恨心,私心,不能被人說,不參加凌晨三點半的全國統一時間煉功,都是按自己的時間安排煉,或早或晚,家務事太多。我要努力克服這些不足,用大法歸正自己。

在小蕊和我自己的過關中,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威力,師尊的慈悲。只有精進實修,實踐誓約,以報師恩!

感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廣度眾生〉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