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執著的根源修去妒嫉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我今年二十六歲,二零一六年到澳洲求學,去年決定繼續留在海外並加入證實法的項目中,下決心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修去執著、助師正法。

一直以來,隱藏在我內心深處的執著太多,又因學法不夠有時甚至產生「修煉太難」的想法,還曾有兩次想放棄的魔性暴露出來。我每次打坐都很難入靜,一坐下來腦子裏就翻江倒海,半個多小時過去也不得清淨。師父說:「人靜不下來的根本原因,不是甚麼手法上的問題,不是因為有甚麼絕招兒,而是你的思想、你的心不淨。」[1]我想遵照師父的法理,找出自己的執著,徹底修掉這不好的物質。

隱藏之深的妒嫉心

去年十二月項目小組的同修自發開始一起背法。在背法的這段時間裏,憑著毅力和對自己的要求我的進度很快,之後漸漸大家沒有那麼堅持的時候,我還在挺著,這時候我就產生了一種看不上別人的心。當時不清楚那是嫉妒心,隨後便開始沾沾自喜,冒出「我最厲害了、我真棒、我比他們都走在前頭」等不好的思想念頭。思想確實極端有偏差,但慈悲偉大的師父不計我的過錯還是一次次將法打到我的腦中。在這期間,我戒掉了一度迷戀的視頻和流行歌曲,這不是靠著抑制自己的慾望,而是意識到我是煉功人,要回歸正統,常人歌曲中的情啊、愛啊的東西只能玷污我,起不了甚麼好作用。

可能是師父看到我隱藏很深的嫉妒心,弟子自己卻遲遲沒有意識到,師父便把難提了上來。去年十二月底今年一月初,小組有同修家有喜事,早上大家知道後,紛紛對他們表示祝賀,氣氛很是歡樂。我當時直接就說,「哎,還是我幫的忙呢!記得那天事情是這樣的……」說出來後,一方面是自己意識到有很強的顯示心在裏面,顯示自己在其中起到了很關鍵的作用;另一方面,我對師父要求的「真、善、忍」三個字中的「善」有了體會,我問自己:「為甚麼我沒有向大家一樣去真心的祝福他們呢?」其中我還有怨恨心,「為甚麼同在一個小組裏,我先前有喜事的時候你們沒有這樣『大張旗鼓』的祝福我,反而他們就受到你們那麼熱情的恭喜……」這是我當時所有的心理活動。晚上到了例行小組學法的時間,我就特別「討厭」組裏的人,我不想和這些人一起學法,我知道這個想法非常的壞,我不是這樣的人,怎麼可以有這樣的惡念?!我告訴自己,如果今天晚上我不學法,我就是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舊宇宙的神不是就希望看到我不學法、看到我墮落嗎?於是我就放下一切不好的念頭,捧起《轉法輪》與大家一起學法。在學法的過程中,不知是因盤腿疼消業的緣故還是怎麼的,我總覺的有東西正從我身體離開,但卻有個大石頭始終壓在我的心臟上,連喘氣都很悶。

讀完法後,我身體舒服多了,我覺的這一切都不是事,當看到這位同修的時候,我說:「恭喜你呀!」這一句真的是發自內心的祝福,發自內心的恭喜,不摻雜任何一絲雜念。隨後我就感到,這個心臟上的大石頭移了點位置,但是能感覺到石頭還在。回家後我與先生交流,師父借他的嘴告訴我,這是妒嫉心的體現,先生問我:「你是不是妒嫉大家沒有對你那麼好?」然後我開始向內找,站在所有人的角度想了一遍,我發現別人沒有做錯甚麼,都是因為我自己心裏有嫉妒存在,師父便讓我知道。當天晚上讀到師父在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二日《去掉最後的執著》中的話:「人世間一切人、一切組織與團體,都是想在世間得到甚麼而在人類社會有所為的;而大法弟子們是去掉一切常人執著,包括對人的生命的執著,從而達到更高層生命境界」[2]。我開始對著電腦啜泣,心裏想我甚麼都能放下,不管是甚麼心都是我的執著,我都不要、不承認,連命都可以放棄,為甚麼這顆心就那麼難去?

第二天早上打坐,一下子就入靜了,那種感覺就像師父說的那樣:「感覺自己好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覺,知道自己在煉功,但是感覺全身動不了。」[3]我知道那個石頭已經不在了,我的思想也變的更加純淨,只坐了半小時就渾身輕鬆,起來時發現自己流淚了,明顯感覺自己有了質的昇華。

那以後,我能清晰認識到自己的執著,知道自己有妒嫉心問題。沒了大石頭,卻總有種去不乾淨的感覺。一段時間學法又跟不上來時還會有憎惡其他人的想法出現。

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回答弟子問題時說:「如果你們真的把這些東西看的那麼重,就能夠克制它,那你就能夠削弱它,漸漸的徹底的去除掉。如果你覺的我知道了,也挺著急,但是實踐中你並沒有真正去克制它、抑制它,其實你只是停留在只是看到、感到這種思想的活動,你沒有抑制它的行為。也就是說,你只是想到了並沒有實踐去修。再有一點,你說我也用心修了,我實踐中也這樣做了,還有,會有這種情況。因為呀,長時間養成的東西也被舊的宇宙生命壓下來的因素層層分割,所以呢,每突破一層,去掉一層,突破一層,去掉一層,突破一層,去掉一層,所以它越來會越弱,越來越少。它不會一下全都去掉,有這種表現。包括許多其它的常人心,也是這樣的表現。」[4]

我明白我要慢慢徹底去除乾淨。矛盾來時,我能清楚的意識到是那嫉妒心又湧出來,同時牽引其他不好的心出來,隨著加緊學法煉功,我開始學著以法為師,對照大法的要求去做。

妒嫉心與證實自己的問題

先前在項目中,由於覺的自己很厲害,可以獨當一面,當自己的想法不被認同時,我就經常與同修起爭執,這爭執不是指常人那種表面上動手、互相指著說,而是在心裏忿忿不平。我表面上裝作沒有事或假情假意接受,其實內心早就波瀾四起。

當我將自己的行為與法理對照時,發現自己有非常強烈的證實自己的心,我知道這是舊宇宙為私的觀念,而我作為大法弟子,絕不應該有這種心存在,必須去掉!

由於妒嫉而生出來的證實自己的心還體現在,別人抓緊學法煉功時,我不是加緊敦促我的同修們繼續精進,時間不等人;而是首先想到,「哎呀,你們都精進了,那我怎麼辦啊,不行啊,你們都比我厲害了可不行……」常人中那種爭強好勝的心逼我每天學法煉功,一開始是在這種心驅使下,但當我真正學法煉功、出去證實大法講真相,做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時,慈悲的師父再一次點化我:「你們一旦修煉了,你們就是同修,各自回各自的天國。誰修好了誰回去,誰也代替不了誰。」[5]我想,這真的是誰修誰得,為甚麼我總要去修別人呢?眼睛總要看著別人,修煉人是沒有榜樣的,每個人的路都不同,但都要在大法中去掉各種常人的執著心,乾乾淨淨的跟著師父回家啊。

現在每當證實自己的心上來時,我都能感應到,還會迅速將自己的惡劣行為與大法真善忍原則對照,有時矛盾觸及到我的人心,很難忍的時候,我沒抑制住就脫口而出甚麼話,事後我都會非常懊悔,學法時常常受到師父點化而流淚。我告訴自己,我是走在神的路上,我不能有常人的那種心,神會因為別人說了甚麼做了甚麼就動搖嗎?

妒嫉心是為私的

繼續深挖自己的內心,產生妒嫉的根源是私。其一,如果事事都能向內找,把同修當成自己的一面鏡子,我應該感謝同修們無形中的敦促;其二,我為私,怎麼去救度眾生?師父說:「你們已經知道大法弟子修煉的方式是在世間常人中修煉,修煉中又直指人心。人的執著,干擾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觀念,都是必須去除的。對於走在神路上的修煉者,除去這些人心的執著與觀念的改變就那麼難嗎?如果一個修煉的人連這些都不想去除,那麼修煉人的體現是甚麼呢?」[6]

此外,當協調某件事的負責人提出甚麼想法時,不管我自己是甚麼樣的想法,都要默默配合好。哪裏沒做或做的不好的地方,不要埋怨,自己去默默補充就好,這才能是配得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稱號的修煉人。以前真是做了一點雞毛蒜皮的好事都指望別人稱讚,現在就是真善忍,既然我們的目標是一樣的,又都是證實法的事,那誰來做不一樣,有時間有精力就做好!

結語

以前我的狀態是家人推我一下,我就學一點,不推不學,從五歲得法至今已經荒廢了整整二十一年。現在我的狀態就是每天早起也不睏,打完坐後兩條腿輕鬆的像要飄起;而且學法越學越精神,晚上學到十一點也不睏,要想睡覺的話只要一打開YouTube就迷糊……這是我以前從來都沒有過的感覺。

當學法煉功發正念都跟上來,講真相就不難開口了,我的寫作水平也上升了。當同修說,「你提高很快」,或「你文章寫得真好」時,以前會有歡喜心出來,現在就記著我的智慧都是師父給的,只要我好好學法,做好三件事,我就會有提升。

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我一定不辜負師父與大法的恩惠,去掉人心、凡事先想別人、遇到煩心事就與法對照向內找,我一定要跟著師父回家,也要拉著我的同修們一起回家,我們宇宙的眾生都在等著我們精進歸位。

時間真的不多了!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在最後的時間裏勇猛精進。再次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謝謝同修。以上是我個人修煉的一點體悟,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去掉最後的執著》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三、動作機理 〉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二零二零年青年大法弟子網絡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