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煉與成長中走向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來自澳大利亞的18歲青年大法弟子。雖然出生在大法弟子的家庭,但是直到13歲的那一年,我才真正明白修煉的意義。在此之前,我有一年多沒有參加任何大法的活動。當重新開始修煉,突破了孩提時代對法尚不理解的地方之後,我開始按照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者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同時,我也開始參加更多證實大法的項目,並通過承擔更多責任來鼓勵自己追尋更高標準。這些都讓我明白了挑戰與突破自我大有裨益。由此,我加深了對修煉的理解,想在這裏和大家交流。

超越自我的預期、超越人的觀念的預期

今年神韻在澳大利亞悉尼市預定上演20場,票數是相較澳洲所有城市中最多的,因而售票等方面都需要更多支持。我當時剛從高中畢業,有四個月的假期,本可以選擇在完成12年的學業後休息一陣,但我還是決定到悉尼參與神韻推廣。

記得第一次參與神韻推廣售票是在2019年的演出季,當時對大法的信念尚未篤定,更多是懷著嘗試的心態。由於當時只有17歲,開始時有些不情願嘗試,但是之後發現跳出自己的舒適圈會提高的更快。今年,我計劃假期去悉尼的奶奶家待一個半月,在此期間幫助推廣。非常幸運父母都是同修,並願意幫我支付往返機票費用。由於父母和奶奶承擔了我此次行程的所有花銷,我在出發時下定決心克服萬難,絕不馬虎,為了兌現神聖的誓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在悉尼期間,我確實遇到了許多艱難的挑戰,以身體病業假相或心性關的形式將我推到極限,著實的考驗了我對法是否堅信。在所有經歷的關難中,有兩件事尤為顯著的挑戰了我當時的最高極限,在過去之後,我意識到我超越了自己對大法堅信成度和忍耐力的預期。

第一件事發生在我在悉尼的最後幾個星期。當時神韻市場推廣的不同項目上缺少同修參與,我被問及是否願意去商業區向上流社會人士介紹神韻。雖然當時自己在商場售票成功率並非理想,但已經比較適應這種推廣環境了。去拜訪上流社會人士的想法讓我望而卻步,我又一次非常不情願走出自己的舒適圈。雖然推廣模式上和商場相似,這些人的社會地位卻更高。各種擔心與恐懼佔據了我的腦海,我很擔心會把事情搞砸,這是出於對面子心的執著,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覺的從某種成度上訪客作為推廣的一方多少會受制於人。在反覆思考之後,我敦促自己答應下來。這一次感覺自己就快要退縮下來了,不過最終我還是選擇迎難而上,因為我知道按照法的要求從修煉者的角度看待失與得,失去的都是不好的東西,和得到的不成正比。

當我們走進第一棟大樓時,突然我心裏又打起退堂鼓了,怕失敗的心和面子心一擁而上。這是在所有遇到的挑戰中第一次讓我覺的無法再讓自己堅持下去的難關,並且我真的想和同行的阿姨同修說自己實在無法繼續堅持了。這一次真的是憑借我所有的正念才擊敗了這些執著心並支撐我最終堅持完成。之後數次去商業大樓的推廣中,每一次我都面臨著同樣的恐懼與心理負擔,不過這些干擾每一次都在減少,心也越來越輕了。下決心堅持下去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決定,我必須先調整思緒扭轉心態,讓自己有意志力堅持下去。

同行的一位同修說這就像師父說的「雲遊」一樣:「雲遊是相當苦的,在社會中走,要飯吃,遇到各種人,譏笑他,辱罵他,欺侮他,甚麼樣的事情都能遇到。他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擺正與人的關係,守住心性,不斷提高心性,在常人各種利益的誘惑下不動心」[1]。我們也如同雲遊一般,從一個辦公室到另一個辦公室,向不同人群推廣神韻。有些人願意接待,但是也有些非常冷淡,我感到這時自己的心性受到考驗,因為在當被拒絕或是無視時我有被羞辱的感覺。整個過程都非常具有挑戰性,必須在明知可能會丟面子的情況下依然堅持前行,但是堅持做完之後,我發現自己又破了一層執著的殼。再回到商場後遇到的很多考驗心性的情形之下,我都能不為所動。通過這次經歷,我成功的突破了對自己的限定,感到自己得到了昇華。

另一件挑戰我極限的事是關於信師信法方面的考驗。在去年神韻的演出季,我正在後台幫忙,有一天突然受到嚴重的病業干擾,導致我一週內臥床不起。一度身體失調,在一週內體重驟降5公斤。今年,同樣的情形再次發生,又是在後台幫忙的一個早晨,頭疼再次來襲。兩次我都是只能堅持到下午,之後便全身無力。去年當這一魔難來臨時,我想著休息一會等等看,便沒有及時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干擾,直接導致這一病業狀態持續了數週。今年同樣的情形之下,我的正念強了很多。當這一病業假相加重時,我開始增強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當我開始感到要失去力氣時,我不斷的在心中堅定一念「我是大法弟子,誰都動不了我」。懷著對師尊矢志不渝的堅信,正念與堅強的意志讓我的身體再次有了力量,不然我幾乎難以行動,更不用提還要爬幾層樓梯去餐廳幫忙了。因為做到了百分之百信師信法,雖不確定這一難最終需要多長時間才能過去,但對我來說戰勝它已經不是個問題了。這是一次對意志力的終極考驗,在身邊同修的鼓勵下,去年持續了5個星期的病業關今年最終5個小時就過去了。這一魔難向我展現了正念的威力,讓我看到了自己還可以提高的地方。

在悉尼的這段時間裏我到了一個不同的環境中,使我徹底跳出舒適圈,讓我悟到無論在何種境遇下都要主動提升自己從而做的更好,更重要的是突破自己對於克服難關的侷限性認識。面對挑戰時,我悟到這正是加強正念與提高對法理認識的好機會。

正信與精進的動力

從悉尼歸來,我又回到了熟悉的環境,但正是這樣的環境又帶來了另一個挑戰。離開了酷暑的炎熱和推廣的壓力,修煉環境相對沒有那麼緊張,因而執著心更加不易察覺。在舒適的環境下,保持和在項目繁忙的修煉環境之下同樣的精進和緊迫感相對困難。回家後,許多人中的事不可避免的會分散精力。我不得不補上之前落下的幾週大學課業,環境和我剛到悉尼時大不相同。我漸漸發覺自己的效率和自律能力開始下降。

師尊說:「所以我說呢,別看這種鬆散的修煉方式看上去沒有條令、沒有戒律、沒有規章制度、沒有人約束你,可是要求卻非常高,因為你得自己約束你自己,你得自己達到標準。正因為責任大、修的高,人類社會又不會出現那麼大的魔來直接給你製造甚麼麻煩」[2]。

這一問題在中共病毒爆發導致的世界範圍內的封鎖限令之下變的更為顯著。每個人都面臨著安逸心和懶惰的考驗。開始時,我竟不能保證每天至少煉功一小時。多數時日我常常是每天8點醒來,花40分鐘看手機後才起床,自我「休息」的時間常常用來睡覺或是花更多時間在手機上。我明白自己必須有所突破了。在沒有太多項目集中的修煉環境之下,只有憑著對大法的堅信才讓我克服了內心的動搖並堅持完成大法弟子最基本要做的三件事。當我在為如何突破現狀而一籌莫展時,師尊通過一件事點化了我。

這一切始於三月初在我和一些青年同修線上學法時,一位馬來西亞的青年同修和我留了聯繫方式,而當我聯繫他時,他說正在找同修一起用中文學法。很可惜的是,在澳洲本地我們幾乎全是用英文交流。後來我們也有保持聯繫,他詢問了一些關於協調青年學員的建議。一天,他問我是否可以把我加到亞太地區華人青年同修的一個交流群裏,我同意了。一切如同安排好了一般,因為那個時候我們正在準備為青年同修組織這次修煉心得交流會。

大約一週之後,群裏一名台灣同修突然聯繫到我,並詢問我是否認識另一位青年同修。我感到非常震驚,因為在好幾年前線上學法時我結識了這位同修,因為留學,她已從馬來西亞搬到了塔斯馬尼亞(澳洲的一座島嶼)。在前往澳洲之際,她曾經聯繫過我,詢問是否認識塔斯馬尼亞的同修。可惜的是,當時並沒有能聯繫上的同修,所以她將隻身前往到一個沒有家人和同修的偏遠地區。像是註定安排好了的機緣一樣,克服了許多困難,在多年後我們終於又聯繫到她。

這件事情體現出,即使疫情表面上讓大家很難面對面參與活動或交流,但是師尊為我們安排好的共同精進的緣份又將大家聯繫起來,形成一個整體。作為大法弟子,在師尊的看護下我們在修煉上一路同行。戶外講真相的修煉環境受到疫情的限制並不意味著我們可以放鬆修煉,即使周遭的一切像是陷入停滯或低迷之中,我們也絕不能動搖對法的堅信。

師尊說:「過去講,面壁九年,面壁一輩子,在寂寞中苦熬著;在寺院中,在山林中,不接觸常人社會中苦熬著,寂寞不寂寞?你們沒有那樣,可是有些人卻嫌時間長了;從來歷史上修煉還沒那麼短的,就使自己不精進;稍微有一點干擾,就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了。你知道你是在給誰修呢?給你的名?給你的氣恨?給你心裏的執著?給你的親人?給你執著的事情?給你放不下的事情在修嗎?那不正好是要去掉的東西嗎?」[3]

這件事正好發生在當我正思考著如何幫助青年同修形成整體時,我想要把它交流出來,希望青年弟子在當前局勢之下更要有精進的動力。雖然自己還沒有做到最好,但真切的感受到師尊安排了這次機緣讓我在修煉上精進起來,我悟到有責任交流出來和大家共同提高。在修煉上,我想到就像師尊說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

當再次反觀自己不精進的狀態時,我現在能從一個全新的角度認識精進的「動力」了。不同於以往認為「動力」是推動人把事情做好的來源於正面的力量,我現在認識到這只適用於常人。對於修煉人而言,還需要所謂的「動力」恰恰是人的觀念裏對情的執著,正是修煉上的一個阻礙。常人才會因為某件事情符合了他們的觀念、心情或是喜好從而才產生做這件事的動力。而作為大法修煉者,則正好相反,是不能受人的情或觀念左右來決定是否去做。在修煉中,作為一名學生、職場人士或是從事任何其他職業的工作者,盡全力將本職工作做到最好本身就是我們的責任。做事的出發點不是源於感覺有動力去做,而應出自於對法的理性認識。在感到周圍客觀環境變的低迷或消沉時,我們不應該覺的沒有了精進的「動力」。在大環境充斥著各種不確定因素之下,我們需要百分之百的正念與正信的指引來去除這一執著。我的理解是,正念與正信有一部份來自於對師尊講的「真、善、忍這種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與壞的標準」[1]這段法的理解。在不確定中僅靠正念與正信前行是艱難的,但是正因為難,相對應的轉化的德也更多。這讓我想到神韻藝術團2018年的舞劇《造像》,那位將士獨自在莫高窟中日復一日艱苦的雕刻神像,為描繪天國勝境的壁畫上彩來懺悔人世的罪孽。在疲憊中憑著一顆虔誠的心堅持克服艱難險阻與世俗的各種慾望。被他的堅信與誠心打動,神明顯靈照亮了整個洞宇,為他展現了天國的勝景,啟迪他的智慧。

前文所述之事也讓我想起神韻音樂播客中關於《造像》舞劇的配樂─2017年神韻交響樂曲《敦煌》的結束語:「古人相信神佛會向虔誠的信徒顯靈。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信徒則有神聖的義務分享他們的見證。生命遠不止於肉眼所見。」我希望每一位同修都能從這次心得交流會中得到提高,更加精進!

以上乃個人淺悟,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二零二零年青年大法弟子網絡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