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網絡講真相請守住「講基本真相」這個基點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一日】看到一些同修在油管(youtube)上同修的頻道裏公開進行修煉討論,討論比較玄的東西,嚇退了一些常人,起到了反效果。

昨晚,恰好在油管上又看到一個評論。某油管頻道在諷刺進化論,而其中有個評論說(大意):「法輪功師父在很多年前就說過人類存在史前文明,但由於中共邪黨的作為,中國人對這些不得而知。」

我不知道這條評論究竟是思想不清晰、還是中共五毛故意混在我們之中起反效果,但這些不重要,因為這個現象在我們網絡講真相中不是個例。總結來看,就是在網絡講真相的過程中,超過了常人的普遍承受力。

對真相還沒有清醒認識的常人,看到這種言論,直接加強了對大法的負面印象;而對真相已經有認識的常人,如果他的立場不是特別堅定,可能會被這種言論帶偏,重新懷疑我們,甚至重新走向反面。

以下是我發現的幾種現象及我的觀點。

1、不要動不動把師父搬出來

首先請大家不要動不動把師父搬出來,除非是必要的情況,例如在破除「自焚」謊言的時候,可能需要把講法中關於不要殺生和自殺的內容搬出來,以便澄清事實。

在我觀察到的現象中,把師父搬出來,超過半數起到的都是不好的效果。就比如上文中我昨晚看到的那條評論,之前我也看過很多這種主觀上想要講真相的評論,我都能預料到不明白真相的常人(或五毛)要怎麼開涮了。這是我們要的講真相的效果嗎?

讓常人覺得我們師父很偉大,和讓常人只是覺得我們是被迫害的,我們是正義的一方,哪個比較簡單呢?

我們只需要破除邪黨對我們的污衊,這個人就明白基本真相了。而把師父搬出來,那麼如果這個常人認為我們在搞個人崇拜、在拜佛、我們心目中師父比其它神要高,等等等等,那麼你得做多少工作,才能讓這個常人發自內心認為,我們不是一個迷信於某個領導的宗教組織、我們的師父真的比歷史上所有覺者都要高?是不是要讓每個聽你這樣說的人都要去系統的學法?你是不是打算陪他看完所有講法,從宇宙正法、歷史上的副元神修煉等眾多角度來解釋師父度人與其他覺者的相同和差異?

網絡上有很多無端仇恨者和五毛煽風點火,如果一個常人,腦子裏除了原有的來自邪黨謊言而對大法有誤解之外,因為某個學員講的過高,又無端生出了新的疑惑。那麼,是不是給救人製造了障礙?

往往有一個學員給某個常人造成了認知障礙,之後需要其他同修做多少工作,才能破除先前製造的障礙,然後才能從頭開始救那個人。

如果這個常人原本簡單的看一下自焚真相,看一下《九評》,或者在國外旅遊的時候路過真相展板,就能對大法有正面認識了,我們為甚麼還要人為地給他們造一個比山還高的門檻呢?

2、不要隨意提及超常現象

現在的年輕人,哪怕是得法前的我,尤其是那些能夠看到你網絡講真相內容的,也許就是受過一定教育、有能力隨時翻牆訪問油管等海外網站的人。這些年輕人中,有很多是全世界最不相信超常現象、最死抱著科學教條不放的人。

我們是救人,還是非要破除他們對科學的執著、幫他們成為修煉人呢?一定要糾正他所有的現代觀念?如果不是,為甚麼又要在網絡上強行這樣做,造成一些本來可以得救的人走向反面呢?這方面的例子我見過很多。

例如(僅用來說明問題,不一定是一個具體例子),在真相影片評論區,一個常人評論說「我不相信修煉,但是我支持法輪功反迫害」。跟普通人比起來,這個人其實已經相當不錯了,因為他願意站出來為大法講話。但是有時候就會有同修在下面評論,跟這個人說我們可以治病、我們是修煉、我身體的哪個病修煉多久就好了、一個人誠念大法好之後病就好了……而且還跟這個常人爭論來爭論去,你這不是在跟舊勢力一起考驗這個人嗎?

你直接說「非常感謝你的支持,你非常有正義感,我們大法學員都是一幫修煉內心,不斷昇華自己道德的人,我們對社會是有益的,如果全社會都能像你這樣有良知,中國就不是這樣了,中共對我們的迫害就能停止……」然後再祝福他三退保平安──這不就把這個人救了嗎?非要再考驗他是否相信法輪功可以治病、是否相信世間有神佛且大法弟子是其中一員嗎?

3、用常人的感情來講真相,而不是用抗日神劇式的表現手法

有一次我看到大紀元的某某在油管上直播真相視頻。劇情記不清楚了,粗略記憶是,大法弟子被迫害,還要去救度警察。我覺得非常好,邊看邊在一旁發正念。但是視頻播著播著,裏面出現了直接觸動觀眾的觀念、讓很多人接受不了的鏡頭。看到觀眾反饋,我的臉都熱了。

時事評論中的負面評論,雖然有五毛,但是我也看到一些真實評論。這些評論者的大意是,本來很支持某某,也支持大紀元講真相,但是這個視頻看起來就像傳教,所以這些人產生了一些排斥的心理。

我非常理解這幫人,如果我沒有走進修煉、我的家人不是大法弟子,我看到這種類似傳教的東西,可能我也會產生反感,說不定我也被淘汰了(感謝師父給我安排大法弟子家人,從而讓小時候的我避免了走向對立面)。

試想一下,如果今天你不是大法弟子,是中國大陸的一個偶爾翻牆看新聞的常人,無神論很嚴重,各種觀念很多,突然看到一個短視頻是宣傳大法的,演技還比較誇張,就像大陸的抗日神劇那樣,一味地塑造大法弟子偉大的形像,你會怎麼想?有些人難免會覺得:「哇,是不是太誇張了啊……」

常人很多時候都是感性的,其實我們很多時候何嘗不是這樣呢?何嘗不能利用我們人這一面暫時保留的情,把它正用、發揮好,用來切入常人的心扉呢?電影是靠感人的細節來吸引人,來感化一個人,來重塑一個人的思想的。我們會因為一個小女孩眼巴巴的看著商店裏的糖而落淚;我們會因為這個小女孩的媽媽被勞教了,然後這個小女孩被同學們下課的時候在廁所裏毆打而義憤填膺;我們會因為看到邪黨的警察把細針插進大法弟子的指甲縫裏,大法弟子承受無盡的痛苦而感慨。這種劇情只要刻畫得夠細,讓常人切身體會到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可怕、悲痛,讓常人為我們的遭遇而憤慨,就足以救度世人了。

但是,如果小女孩看到商店裏的糖沒有落淚,因為修煉人沒有執著;小女孩被同學欺負的時候義正詞嚴呵責那些同學,同學們因為小女孩的正念而失去外來因素的控制,當場給她下跪;大法弟子的指甲縫被邪黨警察插入細針的時候表現得雲淡風輕,還出現了佛光特效,那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因為沒看到足夠的、能夠理解的鋪墊,就可能反而不理解了,可能就被推開了。

不妨只對常人講:我們只是一個做好人的團體,我們一味的做好人,我們有時候也會無助,但是我們幾十年來堅忍著,因為做好人沒有錯──我覺得這個立意點才能針對有能力翻牆的年輕人,真的把他們救了。

大家對中國大陸這些有能力翻牆的年輕人的心理世界如果不夠了解的,推薦你們上一下大陸的知乎,上知乎的人跟有能力翻牆的人是有很大一部份重疊的。在知乎上,別說神佛了,也別說甚麼外星人、史前文明了,就算是你稍微說中醫哪個藥方可能是有效的,都要被人拿出一堆西醫理論批判得體無完膚──這幫人堅信科學,堅信自己對世界的理解要超過普通人,堅信世界上所有東西都可以被自己的認知所理解。對這些年輕人,你一說神佛就超出了他的接受能力。只有站在常人的角度,用悲慘的遭遇和殘酷的事實真相來清除他們的毒素,避開他們的對科學的執著,發揮他們願意伸張正義的那一面,他們才能對大法產生正面認識。

我們不是幫助他們去執著的,我們只是在讓人明白基本真相,從而達到救人的效果。有能力翻牆的年輕人,也就是最近大陸說的「後浪」,他們有很多的缺點。隨著大陸軟性文革的啟動和信息封鎖的一步步升級,他們的世界觀已經離信仰、神佛越來越遠了,這是這些年輕人的思想毒素、觀念和弱點。但與此同時,他們也有人性的閃光點。比起祖輩,他們在社會上自私自利、與人爭鬥的思想要弱一些。比起現實利益,他們能比上一輩人更加堅守理想、更加堅守他們心中的正義。與其直接摩擦這些年輕人對於科學的執著,為何不去發揮好這一代人的正義感?讓他們了解殘酷的真相,讓他們的正義感變成發自內心的為大法聲援?

4、宣傳傳統文化和神佛不是我們的任務

在微信公眾號,在大陸各種社交平台,我經常看到有同修宣傳傳統文化,例如古人的思想、古人的道德、中醫的奇效,然後看到他們在文章的結尾,隱晦的指向大法。然而,這種隱晦的含義只有同修才能參透,對於普通人來說通常毫無意義。

我覺得,像正見網這樣講傳統文化的,首先是建立在大法弟子對傳統文化的過濾,保證它們真的是傳統文化,而不是現代人包裝出來為了賺錢的虛偽的傳統文化;其次是世人已經很明白這個內容是大法弟子寫的,所以在了解傳統文化的過程中,就是在感受我們對於傳統文化的正見,也是在進一步對大法弟子和大法產生好感。

然而,在大陸的網絡環境裏,只講傳統文化,不講大法真相,就是對講真相資源的純粹的浪費了。比如我在大陸某個平台上看到一個同修的小站,裏面的文章變著法的引用《轉法輪》的觀點,例如一篇文章是講植物的感知能力,也有一些人點讚,一直沒有被封殺。之所以沒有被封殺,是因為連邪黨都不覺得這個跟講真相之間有甚麼聯繫,世人就算很喜歡看,又有甚麼用呢?

還有最近幾天邪黨在台灣扶持的傀儡韓國瑜被台灣人民罷免,我看到一條非常像出自同修之筆的評論,大意是「韓國瑜被罷免,是萬能的神佛的見證」。這種評論如果不被別人知道你是大法弟子還好,頂多是對講真相沒有任何效果;萬一被人知道你是大法弟子了,五毛或者心懷仇恨的常人會不會藉機污衊呢?

對於這種事情,如果要評論起到講真相的效果,可以從這件事引入邪黨對台灣統戰的思考,例如「中共又少了一枚棋子,經費又白花了」,這是最起碼的,然而該評論區裏已經有很多常人這樣做了,我覺得沒必要我們來做了,我們應該進一步把評論引導到相關人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這方面。如果沒有事實依據可以引到這個觀點,從而真正講真相,我覺得倒不如甚麼也別評論。

5、不必糾正常人對修煉的錯誤認識以及給他傳法

前文提到,有一次我看到油管裏一個真相視頻評論下,一個常人評論了一句話,他已經對大法產生了正面認識,他說:「我不練功,不過我支持你們。」這個情況我已經在前文說了,直接感謝他,誇讚他站出來說公道話的勇氣,有機會的話看看能不能勸退。但是一個同修在回覆評論的時候,直接開始跟他傳法了,大意是說:「我們主要是修心的,煉功是次要的,你可以試著閱讀《轉法輪》……」

然後這個常人就開始抵觸了,說:「你們去『煉』就好了,我怕火。」然後那個同修又開始跟他探討「煉」功和「練」功的區別,卻沒有了解是否那個常人是否需要了解自焚真相──這個基本真相。

看到同修這幾個評論,我真的很傷心。在現實中,緣份大的人確實可以傳法給他,但是那是建立在面對面溝通、充份了解對方心態的情況下的。

我覺得油管(youtube)上神韻官方頻道在消除對一些常人誤解性的評論時,就很值得大家學習。有一次我看到一個英語評論提到中共病毒,大意是擔心神韻演出團的中國人傳染中共病毒給觀眾。對此,神韻就用很專業負責的口吻回覆說,神韻團隊是來自紐約的,跟中國大陸沒有關係,然後給了個介紹鏈接。如果回覆說,我們是修煉人,能消滅中共病毒,試想是不是就把這個網友和所有看到評論的人害了?

6、網絡講真相更應該守住「講基本真相」這個基點

在面對面講真相中,我們可以充份了解對方此刻的心態,針對性的講真相,如果對方緣份大、接受力強、對大法好感十足,我們可以根據情況講高一點,只要對方能接受,起到的是正面效果即可。

然而網絡講真相是不同的。第一,我們很難完全了解對方此時的心態;第二,一句話講得太高了,對方走了,我們不能像現實中那樣伸出手挽留對方然後及時澄清誤會;第三,網絡評論是公開的,即使你跟對方可以講得高一點,也要考慮其他看到的人的感受。這些人不一定評論甚麼,然而一走一過看到了,產生了甚麼想法,也許就決定了他的未來。

在網絡公開講真相中,我們的每一句話從孤立的角度來看,都不應該超出普通網民能理解的範圍,應該緊抓中共對我們的造謠、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慘狀、大法對社會道德提升的益處等世人能完全接受的角度來講,不應該講超過普通常人理解範圍的事情。畢竟我們最需要救的就是中國大陸被邪黨毒害的中國人,他們由於被邪黨毒害最深,所以信仰的缺失、對未知領域尤其是神佛的理解障礙也是最大的,我們的每一句超過他們承受範圍的話,可能都在衝擊他們的觀念,從而害了他們。

個人境界有限,僅供參考,請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