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清基本真相上多下功夫

——講真相的一點反饋和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我工作的環境接觸的大多是知識份子,平時我也在外面講真相、送明慧期刊,接觸到不同行業的人,我發現,基本真相不能忽視。知識份子與普通民眾,在這方面差別不大,都是基本真相不明白,只是我們講的方式靈活一些更好。講清基本真相,能從最低的水平上往起撈人、多救人。

在中國大陸,無論是知識份子和普通民眾,信神的很少,底線不高。我的一些大學同學現在是單位的領導,他們同意「三退」,也是因為了解了迫害真相,出於正義感而「三退」。進一步提到「三退保平安」,從他們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來是不信的。但是在法輪功被中共迫害的善惡之間,他們還是有人的良知,而選擇站在正義一邊,讓我幫助他們聲明「三退」。

師父說:「當前你們講真相中只要講到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啊,惡黨對中國民眾人權的踐踏、對信仰自由的踐踏啊,講到惡黨歷史上對中國人的迫害、對世界各共產邪惡主義陣營民眾的迫害,現在同樣對大法弟子也是採取的同樣迫害,這就足矣了。」[1]

建議有能力的同修寫一些文章,針對大陸民眾關心的時事、民生等話題,找到講真相切入點,既能清除黨文化,又能轉入了解法輪功真相。文章門檻不要太高,因為沒得救的人,大多認同不太高的東西,知識份子也一樣。

普遍癥結:基本真相不清楚,黨文化沒破除

在面對面講真相中,發現拒絕要明慧期刊的人都是相信了中共的妖魔化宣傳,對反黨搞政治認識不清,由於邪黨的恐嚇,唯恐避之不及。他們提出異議後,我們只要把基本真相「自焚」、「四﹒二五」、「一千四百例」講清楚,再講出修煉法輪大法的好處,身體健康,道德回升,有些人就會轉變態度。有的接受真相期刊,說想看看了。

有些對法輪功有好感的人,已經三退的,對基本真相也有不清楚的。比如有一次在一個門市提到法輪功,一個小伙子就說法輪功一定好,「要不然不可能去自焚抗議」。還有一次去修改衣服,看到裁縫桌子上擺著我們的真相台曆,和她聊起來,她也說法輪大法好,還說:「要不,能去『自焚』嗎?」我聽了非常驚訝,趕緊給她講「自焚」是中共栽贓法輪功的騙局。

也有人被共產黨欺騙打壓的萬念俱灰,啥也不信了,但是所說所想還是在黨文化中,用黨文化的思維看待一切事物。不同的人表現不同,但是癥結都是基本真相不清楚,黨文化沒破除。

針對這種情況,我平時發的最多的明慧期刊就是《真相》特刊:澄清謊言與疑問合集,傳單就是一面打印「假自焚 真騙局」,另一面打印中共為何迫害法輪功和「四﹒二五」 真相的通版傳單,還有破除黨文化的單張「走出思維誤區 選擇美好未來」,張貼最多的是A3版「天安門自焚騙局」。我覺的這類資料能從最低的水平上往起撈人。

也希望,有更貼近世人生活角度的講述基本真相的資料。

對知識份子講真相的一點思考

中國大陸的知識份子和普通民眾相比,只是多些專業技能,外表文明一些,收入多些,道德水平上兩者沒有差別,有的知識份子的道德還不如普通民眾。一些知識份子,可能被黨文化洗腦更重,更不信神,信所謂的科學。比如現在大陸研究生考試,不管甚麼專業都要考政治,必須過分數線才能考上。

對知識份子講清法輪功的基本真相、清除黨文化,一樣重要。對於「自焚」、「四﹒二五」、「一千四百例」,講的方式越靈活,越讓人有興趣閱讀。

在清除黨文化方面,明慧網上曾刊登過《看星系圖象感悟「在人間小住幾日」》的文章,文中說:「如果在我們平時的講真相當中,面對一些較有知識文化的人,我們能否換個切入點,通過我們這個宇宙來講真相呢。」我感覺這個建議很好。

我兒子正在讀大二,孩子們都不愛上政治課,平時逃課的人比較多,而專業課基本沒逃課的。但是到考試前為了不掛科,必須突擊背幾天政治,應付考試,有的時候就被歪理繞進去了。形勢與政策課對學生洗腦很嚴重,教師對當前發生的時事進行顛倒黑白的灌輸。儘管我兒子從小學就沒戴過紅領巾,也不接受老師的洗腦,但是有些事情也不知道到底咋回事,比如當前的中美貿易戰,他放假回家問問我。其實這也是民眾關心的問題,大學老師的說法和大陸媒體的口徑是一致的。我們的期刊就要有簡明正確的解讀,我給他看了《天地蒼生》中的<美國富強 中共崩裂>,他是明白了,因為他在放假的時候參加集體學法。但是他說,不知道其他同學能否接受這個角度的說法。

現在大陸一些民眾,被媒體煽動得仇恨美國和美國總統。一次我給一位男士翻看《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的小冊子年曆,看到法輪功學員在美國的遊行場面,他就表達了對美國的不滿;看到韓國的遊行隊伍,居然說:「韓國是美國的孫子。」而他本人又是因為工廠倒閉去北京上訪過,被共產黨的警察拉到荒郊野地踹了一頓,但還是黨國不分,被媒體灌輸的以為美國總有槍擊案、民主選舉會導致動亂等。後來跟他講了許多,他對大法倒不反感,就是被媒體灌輸的思維混亂。

曲高和寡,也是講真相中應該考慮的,特別是對於那些仍未得救的人。有的期刊以預言為主線,對讀者的要求,門檻是否較高?預言,有些是不准的,比如師父去了美國而沒去法國。那個預言中說是去法國,對不明真相的民眾是不是更混亂了。最好還是引導人在善惡之間做出良知的選擇,預言只是輔助,不是引導人按預言做。大陸很多人認為預言就是像算命似的兩頭堵。

師父在回答弟子問題時說:「有些預言、瘟疫,只能作為講真相的輔助,點到為止。不要把它作為講真相必講的或者是主要的東西,這樣呢會偏離你們要做的事情與目地,那樣也太依賴於那些預言了。它只能給你們做輔助的作用,不要講太多,點到為止。就是智慧的去講真相你才能把人救了。」[1]

建議有能力的同修寫一些文章,針對大陸民眾關心的時事等問題,找到講真相切入點,既能清除黨文化,讓被無神論洗腦的人看到事實真相、從黨文化中清醒,又能轉入了解法輪功真相。但是文章內容門檻不要太高。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